[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紫阳九十冥诞 六四相关者自由遭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9日 转载)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诞辰90周年,当局限制了多位与六四相关人士的行动自由,以软禁或恐吓方式让他们无法到赵家悼念。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10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90岁冥诞,赵家子孙在家中举行小范围的纪念活动。据香港苹果日报星期天的报导,有乡亲准备帮赵紫阳修缮故居,甚至有大陆的网民在网上发帖集资,说要为他的河南故居翻新,至今已得到数十人响应。而故居所在的乡政府,更是不怕宣传当地「培育了著名的国家领导人赵紫阳」,并将它列入乡里的景点之一,对外推介。对于许多网友的好意,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表示:“我们感谢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不是办法。因为他住的地方是政府的房子,如果需要修缮的话,应该是政府来修缮。如果政府不认为需要修缮,你捐的钱也修缮不到这个地方的,不是这么个方法,不用这么做,谢谢大家的这种心意吧。” (博讯 boxun.com)

    
    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星期一告诉本台记者,有数十位到一百位父亲生前的好友、亲戚及民主人士到他们家悼念,但部份人士因受限制以致无法前来。本台记者周六收到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的短讯,他表示自己在当天原本要和慈智妙觉法师前去「富强胡同六号」赵家,并说自己为此行做好了准备,一定要替身在牢狱的胡佳祭拜,但当天早晨出门就被警察阻止。记者之后多次尝试致电齐志勇,但电话都无法接通,发短信也迟迟没有回复。
    
    慈智妙觉法师告诉本台记者当天经过:“我是17号约好和齐志勇去纪念赵公90冥寿。后来志勇被国保控制了,出不来。我又和几个居士去李海那里准备接李海过去,李海他也是被打电话说不准去,他们老欺负李海,他要是去了,他们可能又修理他。我是一无所有,他要么就把我抓进去,没有什么好报复的。他们报复他就比较容易,把你家里翻箱倒柜,搞搞破坏,捡捡这,查查那。”
    
    妙觉法师说李海在10月17日前便遭当局几度恐嚇,命令他不准参加当天的活动。本台记者致电李海时,他表示不方便响应此方面的问题。而除了北京的六四相关者外,曾在四川成都晚报上登六四广告的维权人士陈云飞也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了几天。他告诉记者:“我觉得反正那里头是小监狱,外面是大监狱,没什么区别,在里面我还可以练字之类的。”
    
    记者:这一次就是为了赵紫阳先生的冥寿他们把您送进去的是吗?
    
    陈云飞:对,应该是。我觉得他们这不应该算什么合法政权,应该是豆腐渣政权,我外面走一走有什么好害怕的。说是和谐法治国家,怎么全部不依法律程序,全部靠黑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高自联主席 疑被香港警方押送内地
  • 六四20周年 诺贝尔和平奖添变数
  • 中青网惊现部队官兵要求为“六四”平反公开信(多图)(图)
  • 89“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在医院受到国保警察四班倒“保护”(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 89“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人民英雄)现在建宫医院住院治疗(图)
  • 获悉“六四暴徒”孙宏突发脑血栓/孙立勇
  • “六四暴徒”孙宏突发脑血栓 (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在北京建宫医院住院声援许志勇(图)
  • 张清扬:大陆禁枪未见“六四”丢失枪支踪影(图)
  • 六四前夕 泰州高港警方下发到学校的通知!!
  • 爆六四最新内幕:挡坦克的王维林生死
  • 维权人士纪念六四控颠覆罪,国庆前打压升温
  • 浙江对于纪念六四20周年的几位民间人士的处理近况 (图)
  • 浙江民间歌手因纪念“六四”被处一年半劳教(图)
  • 公民自由联盟支持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救援工作(图)
  • “六四”二十周年过去了 “国庆”六十周年还会远吗?—《参与》专访独立学者、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王光泽(图)
  •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董盛坤(全文)
  • <华人基督徒有关六四二十周年的宣告〉的签署行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胡启立参与1989年六四事件/李扬
  • 六四事件已经发生二十年了,什么支撑方政站起来?/曹长青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澳大利亚成立六四之友俱乐部
  • “六四暴徒”的作案动机
  • “六四”的记忆/孙丽
  • 评《首知联: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古川
  • 邀请六四事件受害者上访/田晓明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首知联
  • 共軍血腥鎮壓維民的新疆七五事件是北京六四事件的翻版/張英
  • 新疆大屠杀案——中共2009年的“六四”屠城
  • 关于六四“坦克人”(Tank Man)的疑惑/六月血
  • 上海冤民张翠平:“党的生日”与“八九六四”
  • 八万“六四”血卡留学生们在哪里?/詹望
  • 哀我華夏,從六四到七一/孔捷生
  • 走向宪政 --「六四運動」的精神歸屬/達爾
  • 六四亲历者纽约讨论中国宪政民主
  • 再谈六四反思:“事后诸葛亮”可以休矣
  • 杨林/再谈六四反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