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8日 来稿)
     新中国第一代畜牧师晚年医疗医保遇尴尬
    
     (博讯 boxun.com)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报道
     沪上七旬老人楚福燧,早年支援新疆数十年,调沪后不久查出一种南方极为罕见的怪病――“肝包虫病”,并于1987、1991年,两次在上海中山医院实施肝部手术,其中第二次右肝被全切除。据介绍,中山医院主治医生当时即表示,这种怪病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发病几率,楚福燧老人是沪上包虫病临床治疗肝全切第一例。
     早年在新疆牧区糊里糊涂得的病,垂暮之年在沪治疗一再遭罪。近期复查,患者肝部又有不明阳性“结节”出现,全家人非常着急。因为肝包虫病属于西部农牧区地方性寄生虫病,地处东部沿海的沪上医院并不擅治,没有一定的肝包虫病治疗手段,楚福燧老人体弱多病长途跋涉赴疆治疗有很多困难。
     寄生虫病研究专家说,肝包虫病主要发生于西部边疆牧区,造成这种疾病一定数量的发生,与不洁饮食、饮水以及不良的卫生状况有很大关系,其中一个传染源就是牧羊犬的粪便。楚福燧老人,1962年大学毕业,分配到边疆在天山风口下的巴尔鲁克山放牧。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畜牧师,楚福燧老人说,当时他们在牧区的工作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常年不见蔬菜瓜果,放牧时就吃牛粪烤出的稗子面馍馍;天气好的时候,常常站在齐腰深的冰雪水中给羊群除螨洗澡,坚持在刺骨的冰雪水中劳作,几天下来腿部皮肤溃烂,疼痛难忍;可以说,在当时的环境下,一个人的生命安全都只能靠天保佑,更不要说得了病不知情……
     1985年,楚福燧在支援新疆建设23年后,按照国家政策调沪陪老,重新开始了新的工作;1987年,沪上工作单位组织的集体体检中,楚福燧不幸查出肝包虫病,同年即实施了第一次手术。中山医院的主治大夫,从未做过肝包虫病类手术,术中不慎将肝部10×10cm虫囊刺破,包虫流得整个腹腔都是――当时从患者肝部取出了整整一脸盆包虫,实施手术的医生、护士,术后恶心得连午饭也没办法吃。而这一病灶,到手术时已在患者体内整整生长了十多年。
     1991年,楚福燧在例行体检中发现包虫在相同部位复发,不得不接受第二次手术。专家介绍说,肝包虫病的虫卵,肉眼是看不见的,但它们会随着血液流动,随意流动和寄生。为了防止复发,免得留下后遗症,第二次手术整个切除了患者右肝。专家说,即使两次手术,但仍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所以楚福燧现在每年需要去上海市地方病寄生虫研究所复查。最近一次复查,再次发现阳性包虫,出现不明“结节”。
     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党和国家领导一再要求,对于那些曾经在艰苦地区工作过的干部,地方政府应当在政策和制度上给予关心照顾。据介绍,目前在新疆肝包虫病治疗是全部免费治疗。但新疆返沪的楚福燧老人,因为这一职业病,每年在不高的退休金中,需要拿出许多来承担治疗费用中20%-30%的“自费部分”。
     楚福燧老人所患的肝包虫病,显然不是其他一般的疾病,而是属于地方性职业病范畴,而且因包虫病右肝实施了全切手术,目前这在沪上仅此一例。
     既然属于职业病治疗,何来自费部分?患者再次出现肝包虫病复发迹象,虽经多年反映,职业病认定至今遥遥无期,靠不多的养老金生活的老两口徒呼奈何,拖累的孩子们也叫苦不迭。政府职能认定工作,的确需要尽快到位,职业病认定久拖不决,让这位七旬老人很是郁闷,无形加重了病情。
    上海地方病寄生虫研究所的专家称,肝包虫病研究攻关项目,已经被列入国家星火计划。据报道,由新疆武警总医院庄仕华院长领衔的专家组,已经在肝包虫病临床治疗与科研领域取得重大成果,每年高质量完成手术治疗上万例,正在为新疆地区肝包虫病治疗做出杰出贡献,曾受到军委主席胡锦涛等领导的嘉奖与肯定。
     期待沪上有关方面积极落实政策,帮助楚福燧老人确认职业病,落实治疗费用,联系新疆肝包虫病专业医疗机构,急人之急、疆沪联手,给予科学规范的治疗,帮助患者彻底解除病痛;体现人道主义关怀,让楚福燧老人拥有一个少痛苦、无痛苦的晚年,真正落实党和政府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宗旨。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那些受职业病危害的人们(图)
  • 2亿中国人或受职业病危害 “开胸验肺”验出了什么?
  • 职业病肆虐 缘于监管不力甚至缺位
  • 卫生部6月9日通报 去年新发职业病13744例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农民工职业病维权仍艰难 一纸诊断证明难得
  • 到底谁得了职业病/五岳散人
  • 工伤职业病救济机制亟须改革
  • 谁来关注“职业病”?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