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市民花10万元刊登整版广告:向打黑致敬(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6日 转载)
    重庆市民花10万元刊登整版广告:向打黑致敬
    
    重庆市民花10万元刊登整版广告:向打黑致敬


    
    易大德刊登的“感谢打黑”广告
    云南信息报10月16日报道 10月9日,重庆市长寿区市民易大德在《重庆商报》花10万元刊登整版彩色广告:“向奋战在打黑除恶一线的人们致敬”。
    
    去年7月,在一次殴斗事件中,易大德失去一子。该案曾由“涉黑”的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经手。
    
    “我们以前经常受到恐吓”
    
    农民易大德所在的万顺镇处于重庆长寿区和四川省邻水县交界处,在当地大洪湖以养殖业为生;已与其签订承包合同的重庆市大洪湖水产有限公司,反悔后欲无条件收回易大德承包的水面。
    
    记者:我知道这个广告后面有一段很深的故事……
    
    易大德:对。我们一家人靠养鱼。我们那里属于(水)库区,人均只有三分地,除了外出打工,就是养鱼。
    
    记者:在那片水面养鱼怎样?
    
    答:还可以。党的政策好,我们镇的村民靠养鱼,都富起来了。
    
    记者:他们公司一直都想收你的这块地?
    
    易大德:对。
    
    记者:但是他们提前要你归还?
    
    易大德:别人都到期了就还了,也有几户是没有到期的,他们没有还。但是他们都是十户八户组成的,唯独我是单独一个人,因为是一个交界处,面积不大,但风险很大,如果养不好,大水来了,鱼冲走了,你什么都没有的。再说如果你要我交(湖),和我协商好也可以,可是他们强行拆我的网。7月1号拆的,他们组织了一百多号人,我怕嘛。我就去找政府,找渔场,我写了十多封信,都没有反应。
    
    记者:他们以前恐吓过你吗?
    
    易大德:恐吓过的啊,经常恐吓的。
    
    儿子诉说冤情见到王立军
    
    2008年7月29日,是易大德的三儿子的生日。当天大洪湖水产有限公司人员纠集闲杂人员共近百人,双方产生冲突,对方人员手持凶器将正在进行拉网作业的易大德一家和亲属5人砍成重伤,其中二儿子当日下午死亡。四儿子脑子受伤留下后遗症,大儿子和易大德也躺在医院,三儿子跑到了朝天门附近要跳楼。
    
    记者:那天本来是一家人的喜庆日子。
    
    易大德:是我三娃子30岁的生日,一家人都回来了。当天他们就过来闹,我的手指被砍掉了,头上挨了三棒。最可怜是我二儿子,后来开渔船的说,他看到他们是打三次才把他打死。 我儿子爬起来就打,爬起来就打。
    
    记者:三儿子跳楼的事呢?
    
    易大德: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因为我在医院里。三娃子后来跟我说,他当时没地方去,但听说重庆来了个打黑的王局长,是个“王青天”。他就去那个楼上,他在那里哭,说有冤情想跳下去,想见王局长。后来见到了王局长。
    
    记者:王局长真的来了?
    
    易大德:王局长真的来了。
    
    记者:他说什么呢?
    
    易大德:他把我的娃子背下去的。他说案子一定秉公办理。
    
    登广告目的就是感谢政府除恶
    
    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易大德等了一年。7月份的终审结果,让易大德并不满意。致死二儿子的凶手只判15年,这让易大德难以接受。
    
    记者:在判决书上,最后定义的性质是聚众斗殴。你认可这个说法吗?
    
    易大德:不。我认为他们是黑社会。
    
    记者:引起媒体和有关部门关注,重新去审看这个案子,是不是你这次登报的一个潜在目的?
    
    易大德:我主要目的还是要感谢政府打黑除恶的精神,其他没有想法。
    
    记者:怎么会想到去登广告?
    
    易大德:我起先不是想登广告,而是想一种方式(去感谢),本来想到和我的亲戚朋友们到解放碑去拉一个感谢条幅。可是后来亲戚说,这种形式影响交通,也想过网上发帖子,但是我们不会。所以想到登报。
    
    记者:谁出的主意?
    
    易大德:我们一起商量的,登出来的字是我想的。最初,我想写感谢薄熙来、王立军。我们先是和另外一家报社谈,可能他们有顾虑,没有同意。后来我们就去了《重庆商报》,8日去的,第二天广告就登出来了。
    
    记者:一个整版,篇幅特别大。
    
    易大德:我们重庆人敬酒不会只喝一半,一定要满心满意地敬,如果只发半个版,那就是半心半意。
    
    记者:你这么高调,不怕引来麻烦?
    
    答:现在我是这个想法,反正我是死了一次的人了,我没什么可怕的了。
    
    记者:损失得到赔偿吗?
    
    易大德:我们损失了1000多万,赔了500万。现在鱼塘是政府出面恢复了,还是我的。还是该感谢政府。
    
    记者:现在的打黑风暴如火如荼,你关注吗?
    
    答:十分关注。特别是挖出来最大的黑社会文强,我很高兴。当时主抓我们案子的是黄代强,是文强的骨干。
    
    问:你和老伴怎么看最近的打黑除恶?
    
    答:相当高兴,对“平安重庆”是相当好。
    
    
    新闻回顾:重庆打黑民警无节假日每天工作16小时
    
    重庆全市打黑除恶斗争进入攻坚阶段,全市7000多名打黑民警放弃节假日,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民警审讯黎强等涉黑团伙首犯时,常常通宵达旦,累倒在岗位上已经是常事。
     (本文来源:云南信息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打黑除恶取得全线突破
  • 重庆打黑除恶取得全线突破 抓捕2000余名嫌疑人
  • 重庆市“打黑除恶”60岁的薄熙来,将进行政治生涯中最后冲刺
  • 王维绪出席哈尔滨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
  • 打黑除恶是否要从砸烂公检法开始?
  • 有人对重庆“打黑除恶”疯狂反扑重庆挺住
  • 打黑除恶,缘何见"黑"不见"伞"
  • 打黑除恶中的“黑打”现象/张耀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