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民网再度刊文,为刘逸明被拘留平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6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论文]谣言传播冷思考——基于熊忠俊被处罚一事
     (博讯 boxun.com)

    王权
    
    2009年10月15日13:56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喧嚣一时的杭州飙车案风波本已平息,一则更令人震惊的消息却令风云再起。8月24日,新华社记者从湖北、浙江两省的公安机关获悉,“利用网络捏造、散布杭州‘5·7’交通肇事案出庭被告人胡斌是‘替身’谣言的湖北省鄂州市无业人员熊忠俊,日前被湖北鄂州市公安机关依法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
    
    此案一出,网络上言论汹汹,传统媒体上也不甘示弱。争议的焦点是,熊忠俊发表在网络上的言论是否为谣言。
    
    传播谣言为社会所不容,此乃定论。我国也为传播谣言设置了三种法律责任。重者可治以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轻者也可能承担民事责任。但考诸《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和《民法通则》及相关法律法规,其并未对谣言作出准确的法律解释。
    
    那么,何为谣言呢?
    
    《辞海》中解释为“没有事实根据的传闻;捏造的消息” 【1】。《现代汉语词典》中解释为“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 【2】这些权威的辞书中,对谣言的定性都强调“没有事实根据”或“捏造”,那么熊忠俊的言论是否有根据呢?除非熊忠俊是“替身说”的首发者,否则,此事在网络上已闹得沸沸扬扬了,而且熊用以说明问题的两张照片都是正规媒体传播出来的,基差别之大是常人一看即知的,因而他的言论和“没有根据”或“捏造”都是不沾边的。但新闻报道中并未说清熊是否为首发者,故笔者不敢妄加揣测。新闻中还说,在相关部门发布澄清意见后,熊仍然发布相关文章。但是,我们都知道,杭州方面发布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澄清消息?他们初对网络上的质疑不屑一顾,再以不可能为理由,后又以胡斌的亲属及朋友并未提出疑问进行自证,并让胡斌的父亲出面。特别是胡斌在看守所因生活规律而长胖的说法更是直接挑战全国网民的智商。这样做自然难以消除人们的疑虑。事实上,现在是相信了杭州方面的说法的人多,还是因害怕重蹈熊忠俊的覆辙而不置一词的人多,这仍是个问题。
    
    奥尔波特曾提出谣言(Rumor)传播强度的公式:R=i*a。其中i(importance)指信息的重要性,a(ambiguity)指的是信息的模糊程度。
    
    从本案看,自胡斌飙车案始发即受到全国的关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杭州方面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公布真实情况,甚至弄出个最后不得不道歉的“七十码” 来,使得案件事实模糊不清。常识告诉我们,在类似飙车案这样的危机事件中,最佳的行动就是保持坦率和诚实,做一些便于媒体报道的事,因为媒体不管有没有当事方的信息,都要刊出或播出新闻。而如果没有官方的坦诚的信息,只会助长猜疑和谣言。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新闻秘书迪迪·迈尔斯(Dee Dee Myers)说:“开诚布公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尽管《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范的只是行政部门的信息公开行为,对司法机关并无直接约束力,但信息公开的理论和理念是一致的。事实上,某些抱着传统思维的官员甚至可能求助于对媒体传播的压制,可是万千之口,是压而不服的。
    
    其次,传播谣言无论承担何种法律责任都须有危害后果。本案中,湖北警方认定熊忠俊构成违反治安管理的依据是其捏造的所谓谣言“引发网民猜疑,误导公众舆论,扰乱公共秩序”。这三个分句间是什么关系,因新闻报道中材料不足,难以认定。从常识判断,三者间或是并列,或者前二者是后者的原因。如果是并列关系,那么“引发网民猜疑”和“误导公众舆论”不能成为追究说话人行政责任的原因。因为凡说话引发他人猜疑则应负行政责任,这和箝民之口无异。1999年便将 “依法治国”纳入宪法的中国,理应不出现此举。再者,最能引发公众猜疑的是杭州方面未完全真实地公布相关信息,依此说,散布“七十码”的杭州警方应负何种责任?至于“误导公众舆论”更是无稽之谈。传播学理论告诉我们,正面传播尚有负面效应,何况一个公民针对官方欲掩还羞的信息而发的揣测之辞。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3】。不负告诉之责的个人,尚能以“人不知而不愠”自勉,难道有告知之责的官方连“人不知而不愠”的自信都没有吗?不论三者间是什么关系,本案中,“扰乱公共秩序”都是不存在的。且不论“公共秩序”是个多么模糊的字眼,新闻报道中并未说明哪里的、什么样的公共秩序受到破坏。在这个“策略传播”开始盛行的时代,“传播真相”这一媒体的“本份”反而成为需要勇气去做的事情。这难免会“引发网民猜疑”了,到底是湖北警察没有掌握这些资料呢,还是新华社记者采访中未获知这些资料?如果是前者,那么湖北警方便是陷人于不义,如果是后者,那么新华社记者也太饭桶了,新华社的脸丢的也太大了。事实上,一切都未因熊的网文而发生质的变化,除了他自己的生活。
    
    再者,对公共事件的讨论中应允许错误的存在。世界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什么样的声音都有是常态。事情越是重大,越是公众热议的焦点。俗话说,“灯不拨不亮,理不辩不明”,允许大家讨论,质疑,甚至是错误的指责,天不会塌下来,这是伟人早就教导过我们的。换个角度看,由于个人接受、理解、传播信息方面的差异,因而任何人的判断都难以达到百分百的正确。如果要求人们只能传播百分百正确的言论,那实际上是剥夺人们的言论自由。“在那种气氛之中,从来没有而且也永不会有一种智力活跃的人民”。【4】给一个熊忠俊以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的寒蝉效应,会使千万个熊忠俊“自觉”噤声,而使千千万万个熊忠俊在心里发出更大的猜疑声。现在各地各级政府都很重视网络舆论,人们希望他们重视的是各种不同的舆论,而不是对质疑政府的网络舆论“如临大敌”。多年前,胡适先生就说过,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对错误言论的宽容只会增加政府的公信力,那种妄图杀一儆百的做法现在已没有市场了。
    
    谣言自有其杀伤力,《诗经》曰“谗言罔极,交乱四国”,古人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但是,在今天,从谣言针对的对象看,针对私人的谣言,受害者自己可以主张侵权之诉或刑事自诉。针对公权力机关的谣言,只要这些机关积极的应对,而非“犹抱琵琶半遮面”,谣言也难有栖身之地。但现实中,很多机关先自觉不自觉地“配合”谣言的传播,后又采取不适当的措施大张旗鼓地打击传谣者,最终伤人害己。如今年发生在湖北的“石首事件”。
    
    就本案而言,熊忠俊的言论亦非无懈可击。根据公开的资料,其第一篇网文名叫《荒唐,受审的飙 车案主犯“胡斌”竟是替身》,这种不留余地的直言判断很容易授人以柄。文中其对杭州方面及胡斌家人也用了一些不太准确的揣测之语,不过如果胡斌家人觉得这样的表达伤及其人格权,他们自可诉诸法律,警方似不必越俎代庖吧。
    
    抛开本案不谈。
    
    传谣、信谣似乎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劣根性之一。鲁迅先生说:“我一生中,给我大的损害的并非书贾,并非兵匪,更不是旗帜鲜明的小人,乃是所谓‘流言’”。
    
    先生非常推崇的史密斯在他的《中国人气质》中直接写道:“中国是一个谣言泛滥的国家……无限度的轻信和互相猜疑,构成产生谣言的土壤,在这种土壤中,令人恐怖的谣传在繁衍,在扩散。……中国所有地方都适合谣言迅速传播”。 【5】
    
    这就更值得我们深思了,因为这种劣根性是法律管不着的领域,警察也无能为力的。
    
    注释:
    
    【1】《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版,1158页
    
    【2】《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3年版,1348页
    
    【3】《论语·学而》
    
    【4】密尔,《论自由》,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第39页。
    
    【5】[美]亚瑟·亨·史密斯著,张梦阳等译:《中国人气质》,敦煌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第197页。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
    
    http://media.people.com.cn/GB/22114/44110/142321/10199158.htm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删除我天涯ID者断子绝孙
  • 网络红人刘逸明(熊忠俊) 四报纸图片(图)
  • 张清扬:《北京日报》再批刘逸明:网络言论不是绝对的(图)
  • 《北京日报》顶风而上,大胆发文痛批刘逸明
  • “杭州飞车案”作家刘逸明获释 刘晓波再次见律师(图)
  • 刘云山PK刘逸明
  • 张清扬:因质疑飙车案,著名网络作家刘逸明被行政拘留
  •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 张清扬:宜将剩勇追穷寇——刘逸明再揭飙车案(图)
  • 张清扬:刘逸明揭开杭州飙车案替身面纱(图)
  • 刘逸明:荒唐,受审的飙车案主犯“胡斌”竟是替身
  • 因“内容敏感”,刘逸明的博客被强行关闭
  • 新闻主管部门下令网络媒体封杀刘逸明(图)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 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 刘逸明: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图)
  • 刘逸明: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刘逸明: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 南方周末:刘逸明被拘,让公众失去质疑权?
  • 想来想去,我还是要为刘逸明说几句公道话
  • 我们都是“刘逸明”!
  • 刘逸明: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图)
  • 刘逸明: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 刘逸明: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 刘逸明:他是嫖客,更是侠客
  • 刘逸明:央视的女主持人什么时候也能裸一回?
  • 刘逸明: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 刘逸明: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 刘逸明:天堂杭州已成死亡天堂
  • 刘逸明: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 刘逸明: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 刘逸明:《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