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将对网络游戏业进行大清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9日 转载)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将在年底前,企业需持具有网络游戏经营范围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方可从事网络游戏服务。有分析认为,当局的行动将进一步打压网上的言论空间。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报道。
    
     据北京官方新华社报道称,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将完善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制度,一旦发现未经批准进口的境外游戏,或在境内为境外游戏提供运营推广服务者,一律坚决取缔;对于国产网络游戏在出版运营前未履行备案手续者,将停止其运营。对已履行审批或备案手续的网络游戏将动态监管,防止其传播暴力、血腥、色情等不健康游戏内容,并要设置防沉迷系统。 (博讯 boxun.com)

    
    消息指,中国现时共有3.2亿网民,其中超过两亿人玩网络游戏。深圳的网络游戏爱好者张进军星期五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如果就喜欢这个东西,那也无可厚非,那是他个人的选择。暴力的东西来讲,当然是不好,网络游戏这个东西,我认为,现在国内的游戏也没有太多血腥的东西。就是我们国家是牵涉到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然后政府就是要这样,要由他来选择,你要玩什么,或者你要看什么,你要听什么,现在他还希望他能够直接就控制你应该说什么,不说什么。我认为这是不正常的,到了21世纪还这样,我认为这是应该改变的。”
    
    对于相关的消息,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网友们的跟贴也较理性,部分网友对当局的做法表示支持,但是提出质疑的也不少。有腾讯网的网友说:网络产业不是归文化部管么?什么时候归新闻出版总署管了?国家宪法里也没这条啊,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网游是出版业,还是新闻业?也有网友说:什么时候把贪官清理干净就好了。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最新调查,截至2009年6月,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到2.17亿人,较去年底增长3000万人,其中以中小学生和低收入人士居多。根据该中心的分析,由于网络游戏花费少、又能得到较强的娱乐体验,因此成为民众的新爱好。
    
    据报道,在中国国庆节前,新闻出版总署在对200多款网络游戏集中审查,有45款被责令关闭,26款被查处,27家企业收到警告通知书。
    
    事实上,不少网络游戏当中也有讨论区,网友们往往通过这个平台发表各自不同的看法和言论,到目前为止北京当局对这些讨论区的监控相对较少。对互联网比较熟悉的湖北异议人士刘逸明星期五对本台说,当局是以清理不健康游戏内容为由,希望进一步实施对网上言论的控制,他说:“清理网络游戏在我看来是迟早的事情。以前对于这个板块,新闻主管部门可能不是太重视,因为不管是新闻网站也好,网络论坛也好,管制都非常严厉。但是在网络游戏领域,似乎就比较放松。有的游戏,既可以玩游戏,又可以聊天,而且聊天时不会设什么敏感词。我认为他们之所以现在要对网络游戏下手,其根本目的不是为了屏蔽所谓的色情内容、暴力内容,而是为了实行进一步的新闻封锁。如果连网络游戏也整肃了,那网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言论空间了,可以说所有的网络上的领域都被他们控制住了。那时候,只有通过突破网络封锁,到海外的网站上去发表言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人权宣言》开放签名
  • 张清扬:自称黄埔毕业,网络骗财骗色—山东22岁男子诓骗180名女性(图)
  • 《网络人权宣言》正在大陆博客上快速传播和蒸发(图)
  • 呼吁网络公民联署《网络人权宣言》
  • 中国当局严查关闭违规网络游戏
  • 中国知识界15人发表《网络人权宣言》
  • 最富创意的十个网络流行新词
  • 中共加强网络封锁 大陆俨然孤岛
  • 河南多人因网络发帖涉及“新疆针刺”谣言被拘留
  • 四川设立网络新闻发布厅 偏重于民生和突发事件(图)
  • 德国女孩唱歌为外长拉票 红透网络(图)
  • 有法可依 新疆人大立法禁止在网络挑起民族仇恨
  •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 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遭网络封杀
  • 陕西现企业网络诽谤案 发帖者遭刑拘
  • 广东15厅局设网络发言人:可用虚名
  • 全国网民都要记住这个名字-网络打手胡启恒(图)
  • 网络频传西安惊现针刺案:官方否认
  • 济南维权人士、网络记者张金凤仍被禁见律师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 “最牛区长已阅”:一枚官腔网络版“图章”(图)
  • 今天,谁也阻止不了“网络电视”
  • 传媒、网络与NGO:大陆公共话语权天下三分
  • 网络+拳头带来民主/力勇
  • 王力勇:网络+拳头带来民主
  • “节客拯救地球”网络签名活动
  • “贾君鹏”引发网络狂欢 “网闹”成为网民新宠(图)
  • 网络热起给“严晓玲遭轮奸致死”发帖者寄明信片(图)
  • 网络问政无现实力 强卫顺水推舟/陈赫
  • 胡星斗:中国的网络与媒体开放
  • 评:国内的网络恐怖是为了什么?
  • 咱们网络有力量/于啸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境/贺卫方
  • 政府能控制“网络群体性事件”(图)
  • 伊朗选举争执:新一代发动网络抗争/张翠容
  • 中共推行的网络工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