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柳湾煤矿上访人毕彩珍紧急求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6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瀚之报道)本网义工通过网友收到山西柳湾煤矿毕彩珍辗转发出的紧急求救信。发信人毕彩珍因为举报柳湾煤矿矿长的贪腐行为遭到报复,其丈夫被杀害。毕彩珍在9月23日到国家信访局信访时被送往久敬庄非法关押,当日下午被当地接回,随后她一直被拘禁限制其人身自由,期间毕彩珍曾绝食144小时表示抗议。截止到发稿时止,因为无法按所留电话与毕彩珍直接联系,所以不知她是否已经恢复人身自由。
    
     下附毕彩珍的求救信: (博讯 boxun.com)

    
    一、求救人:毕彩珍(曾用名毕彩秀)女、37岁山西省焦煤汾西矿业集团柳湾煤矿工人,家住山西省孝义市阳泉曲镇柳湾煤矿一区22楼1单元12号,电话:03587687718
    
    二、被求救单位和领导:1、国家信访局局长、副局长2、公安部部长、副部长
    
    三、求救要求:1、立即恢复毕彩珍人身自由2、追究非法拘禁有关人员责任3、依纪依法解决所反映问题。
    
    事实:
    
    2009年9月23日上午我到国家信访局反映山西焦煤汾西矿业集团原双柳矿矿长刘志耀贪污4亿多元巨额国有资产和为掩盖其贪污,在我丈夫王崇嵦和刘的叔叔刘恒本财务交接过程中,雇佣当地黑社会杀手将我丈夫杀害的事实。国家信访局212房间接谈后我被送到北京市久敬庄接济管理中心,下午被山西焦煤汾西矿业集团新柳矿郑富所、闫心富等从久敬庄接出后,在没有本单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用雇佣的“黑保安”(其中一女子姓宋,手机号为13269279320;司机叫红军,还将我右眼眶打青)将我押回单位。紧接着我又被新柳矿公安、信访办、社区工作人员共20余人三班轮流看守,关押在柳湾矿公贸公司四楼招待所,时间大约是2009年9月24日早晨4点左右,到9月28日4点已超过96小时。求救人以绝食方式(144小时)表示抗议,要求恢复人身自由。
    
    理由: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公安机关传唤后应当及时询问查证,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情况复杂,依照本法规定可能适用行政拘留处罚的,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新柳矿公安已违法。
    
    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也就是属地管理原则。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9月23日我一直生活在北京。如果在北京违法,其行使权力的机关应是北京市所辖的公安局,地方公安根本无权处罚。到目前北京市所辖的公安局没有处罚,只能说明我没有违法!
    
    3、根据《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在六个月内没有被公安机关发现的,不再处罚。退一步说即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那也超过了追溯实效。何况没有!
    
    4、根据1991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中国人权状况》白皮书指出:劳动教养是行政处罚和《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属地管理原则”,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9月23日两年多我一直生活在北京,北京市所辖的劳动教养委员会没有下达劳动教养决定,只能说明我没有违法!地方根本也无权决定。
    
    5、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之规定,山西焦煤汾西矿业集团新柳矿公安、信访办工作人员、社区工作人员已构成非法拘禁罪。
    
    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提出如上求救要求,望领导在百忙中过问一下此事,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恢复我人身自由,为盼!
    
    此致
    
    公安部部长、副部长
    
    国家信访局局长、副局长
    
    山西:毕彩珍
    
    委托人:一访民
    
    2009年9月28日上午9点24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访民上访37年无果 质疑“合法上访”
  • 山东集结号已吹响 济正人分批上访进京
  • 港商财产遭侵占 派代表上访北京出站即被拘盘问
  • 唐山访民刘硕祥因“零上访”目标国庆前夕被劳教(视频)
  • 天津奇冤:高考被毁、母亲刘勇上访被打
  • “虚抑革命 ”之一:64屠杀后的革命,组党,法轮功,维权到上访
  • 重庆警告候远全“国庆”上访将被打
  • 残疾复转军人陈风强在北京上访被正式逮捕
  • 自贡上访举报人在京关黑监狱押回属地再关黑监狱(图)
  • 上访冤民:纸船明烛照天烧(图)
  • 对10年内上访者全监控 中央要求国庆上访零进京(图)
  • 揭秘:天安门安检过程-上访者如何被抓(视频)(图)
  • 国庆前夕,各地对上访人员严加看管
  • 村民选举受挫上访无效 花钱雇人发帖曝光
  • 山西省临汾市暴力迫害教会升级教会被迫决定到北京上访(图)
  • 外地公安进京搜捕上访者 大学生练习平乱
  • 60周年大庆清城:民众上访不果 铤而走险申冤
  • 北京3日两宗血案 法女游客遭上访者刺伤(图)
  • 上海市掌权者:“你到北京上访吓唬谁呀”(图)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农行员工团结起来一起上访
  • 书记和上访者
  • 中共不倒 上访不已/林国奋
  • "文字狱"再现,逼人上访/林国奋
  • 白岩松:乌纱帽压力致地方堵截上访
  • 民主国家 不用上访/何事忠
  • 上访与福利挂钩就能“和谐”吗/陈谊军
  • 李蕊蕊案:看守就是纳粹兵,上访户就是犹太人,简易房就是集中营/余楚媛
  • 上访女被强奸 总理岂能不管?
  • 上访女被强奸 总理岂能不管?/李平
  • 杜明容:中国政府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我被长期迫害多年上访雪上加霜!
  • 邀请六四事件受害者上访/田晓明
  • 剃头挑子一头热,乡镇或村级干部要陪同群众上访
  • 上访还须官陪,软硬兼施防民之技已穷
  • 上访者都不是良民吗/刘国均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古巴无人上访/张心阳
  • 别找记者上访去/杨继斌
  • 沦陷的民生除了上访别无选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