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欺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国务院军转办、中央军委信访局侵犯转业干部孙自卿人权,邪恶权势露狰狞

    
    以下是孙自卿本人的叙述,后面有相关文件:
    我转业十二年了,部队为了赖帐把我扔在半道军队和地方都不管,这样的状况是经国务院军转办批准和中央军委信访局书面认同的------
    
    本文以明确的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为依据,叙述和驳斥侵权者对本人出示的文件、文字结论处理决定;本人所受的人身伤害有相关事件证明。(国务院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小组办公室在人保部,简称国务院军转办)
    
    我是孙自卿,1997年元旦过后我所在的武警河南省总队洛阳市支队副政委给我谈话,组织确定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副政委给我谈话时说希望我回原籍县城工作,如果我不回老家坚持在洛阳市安排工作,支队领导没有人为我跑关系,到时候地方政府分配啥样是啥样。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回老家县城工作,我在县城里还有些关系,安排工作心里多少有点底气。
    
    部队干部结束军旅生活到地方工作,内心世界是很茫然的。从十几岁入伍到四十岁左右退伍,人生的鼎盛时期都献给了军队,脱下军装面对新的人生转业干部要重新适应社会。
    
    家里条件好或者有关系有势力的转业干部可以无忧无虑,没关系和势力的转业干部面对茫然的未来,只有拼命送礼和挣扎了。
    
    上个世纪后期正是经济混乱时期,大批国有企业被当权的干部私吞乱占弄的崩溃破产,大量制假企业遍地开花;高官走私、军队护私,整个国家乌烟瘴气。
    
    在这种环境下,转业军官的命运可想而知了,分到行政事业机关的就像上了天堂,分到破产倒闭企业的就像下了地狱,哪个转业干部心里不焦急忧虑?
    
    轰动全国的洛阳军转团职干部跳楼事件,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军转干部安置情况。这个转业干部找人托关系送了礼,当被告知自己的希望不能实现时彻底绝望了,纵身从楼上跳了下去摔断了双腿。和此事有关的洛阳市军转办(属人事局)主任被追究责任免了职。
    
    我的一个战友被分到一个快要倒闭发不出工资的机械厂里,他不敢去报到,托人送礼奔波两年,最后被安置在区政府上班,历尽艰难总算达到了目的。但是他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赔光了老本。
    
    并不是所有转业干部都是这样的境况,你有关系的时候就是另一个天地了。我在军转办里奔跑了12年,目睹了有特殊背景军转干部的安置情况。原河南省省委书记李克强的警卫秘书想转业了,电话打给河南省军转办(属人事厅)刘主任。刘主任告诉他说,让他先去河南省委秘书处上班,次年办个手续就行。工资还在原单位发,办完手续后新单位发,一切就这么简单。
    
    和所有的转业干部一样,在老家县城我也开始了送礼托关系,以求安置的好一些。刚好县公安局扩编,人事局科长给我说把我们几个对口分到了公安局,我听了觉得很满意。可是公布分配结果的时候,政法行政系统一个转业干部都没有分。我去问人事科长,科长说县领导更改了分配计划,政法行政系统不分转业干部。可是在人事局我却看到了警校学生被分进公安局的审批表。我问科长咋回事,为国防献身了大半生的军队转业干部还不如读了两三年书的学生?科长说都是政策分配,没有高低之说,一切都是当权者谋之,他无可奈何。
    
    我们分配的编制也有别于其它的地方,自收自支,财政不管。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在选择单位的时候总是小心谨慎,万一有的单位效益不好,将来麻烦的还是我们自己。
    
    我找到了管分配的主要领导,这个领导说停停再给我调整。等了半年这个领导调换了工作,原先说好的事情泡了汤,我只好重新说一个工作并开出了向单位报到的手续。
    
    安置地政府人事局的人事科长带着我去分配的单位报到,接收单位局长说市领导没有打招呼,拒绝接收。
    
    军转干部是政策强制性分配,地方每个单位都要无条件接收军队转业干部,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问题。再正常的事情,往往因为靠权力的运行,总是弄出不正常的结果。
    
    单位不接收,各级组织也不采取措施,问题一直僵持着。1999年8月,在河南省军转办的办公地点战友宾馆,我的原部队河南省武警总队和河南省军转办商议后,原部队干部处转业办主任通知我,把我调回总队并让我在家待命。
    
    2000年元旦过后,原部队和河南省军转办到我的安置地县级市政府,磋商安排我的工作。我提出了一个单位,河南省军转办主任和原部队领导看过后,说我很讲道理没提过份要求。不知何故,此次协调不了了之。
    
    政策在各级组织中被当作了儿戏,我被拖了一年又一年。我要求河南武警总队给我落实干部政策,补发工资,解决生活问题。河南武警总队始终不见具体行动。
    
    河南武警总队出尔反尔,和安置地政府互相推卸责任,在多次会议上双方争吵。
    
     2002年,武警河南总队继续给我作转业安置。按照军官法和军转干部政策,原部队应该先处理我的遗留问题,结清我的合法利益,干干净净向地方政府移交。可是我的原部队拒绝赔偿,霸王硬上弓,强行移交。
    
    武警河南省总队向地方军转办移交档案时,平顶山市军转办拒绝接收。直到平顶山军转办给河南省武警总队和河南省军转办写了个要求,我的遗留问题由部队处理后,地方才接了我的档案并移交给了下级安置地政府。
    
    此时,我已无力和河南武警总队讲政策要赔偿了。为了孩子能够上学,为了家人能够生存,只要是活路赶紧走。
    
    我再次从安置地政府人事局开出向接收单位报到的手续,我去报到时,接收单位领导说,我的情况特殊,组织之间说好再定。地方单位不想跟着部队装糊涂,更不想擦部队的屁股。
    
    地方政府没有接收我,按照规定就要在当年年底前把我的档案退给原部队。县里把我的档案退给了平顶山市军转办,平顶山市军转办把我的档案退给河南省军转办的时候,河南省军转办不让退,平顶山市军转办主任把我的档案扔在河南省军转办主任的办公室里扭头就走。
    
    组织之间也有争斗。
    
     2003年5月,我到河南省军转办询问我的档案在哪里,河南省军转办刘延光主任告诉我,部队不接我的档案,省军转办准备下劲坚决把我的档案退回部队,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听到省军转办主任这样说话,我很相信,看来我的问题不会再被推来推去了,就回家耐心等候。
    
    没有过几天,我的问题就有了消息。我满以为河南省军转办把我的档案退给了部队,部队必须按政策解决我的问题了。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几个任务独立、业务对立的军地、中间组织坐在了一起,共同把矛头指向了我,给我搞了一个联席会议纪要(有证据)。
    
    这个联席会议纪要是河南省武警总队授意河南省军转办两家搞的。河南省军转办的单位是省人事厅,人事厅就在河南省政府的大楼里。保卫河南省政府大楼的武警就是河南省武警总队。就是说河南省武警总队给河南省军转办站岗,他们能不吭哈一气吗?
    
    河南省军转办、河南省武警总队、平顶山军转办、安置地县人事局的联席会议纪要里,把责任全部推给了我个人,极力表白他们如何恪尽职守。他们把政策当儿戏的事只字未提。
    
    这个纪要叙述了我如何不听组织的话,做出了一个决定,不赔偿我的合法利益,我的档案河南省军转办保管。
    
    这个联席会议纪要是错误的,它违反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的《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第64条。第64条规定部队转业干部被安置地政府接收了,出现问题由地方政府处理;地方政府接收前出现的问题,由原部队处理。
    
    我现在没有被地方政府接收,应该由原部队处理我的问题,军转政策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河南省军转办可以按政策移交我的档案,无权参与处理我本人,也无权在规定期限之外存放我的档案。河南省军转办为何敢装糊涂把水搅浑呢?
    
    新中国转业了四百多万军队干部,军转办里侵害军转干部的事件屡见不鲜,像这样军转办配合部队不转干部档案,参与部队侵害转业干部的手段还是创举。
    
    河南省军转办干了全国其他军转办恐怕避之不及的事情,把粪尿往自己身上倒,不知羞耻。
    
    军转办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的部队转业干部安置中转机构,军转办里存放的档案都是部队干部的档案。军转办按政策向下级或本级政府接收单位移交转业干部的档案。当年地方没有接收的转业干部的档案,年底退回原部队。这就是军转办的工作,也是唯一的工作。
    
    河南省军转办置政策和法律于不顾拿着我的档案7年了,7年时间哪里都不移交也不发生活费,这哪里是军转人事部门干的事?
    
    为了试探河南省军转办到底有多狂野,还能干出什么事来,我给河南省军转办主任刘延光写了一封信,问他敢不敢直接把我的档案给我本人。
    
    河南省军转办给国务院军转办打了个报告,请示能否把我的档案给我本人,国务院军转办批准了河南省军转办的请示,河南省军转办、河南省武警总队联合签名把我的档案给了我本人(证据附后)。
    
    把我的档案给我本人难道需要国家批准吗?国家有什么权力批准把我的档案给我本人?国务院军转办就可以胡作非为吗?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需要把档案给我,也用不着国家批准,杀鸡何须用牛刀。
    
    国家直接把我的档案给了我本人,我是军队的人还是地方政府的人?我自己拿着档案往哪里去?去地方政府?去部队?恐怕哪里都去不成。你说这个国务院军转办荒唐不?野蛮不?有人性没有?
    
    十几年了,我在县里省里部队北京来回奔跑,写材料打电话,跑断了腿花光了钱,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精神上的折磨和痛苦就更不用说了,亲友的冷漠,家人的指责,未来的渺茫使我夜里常常做噩梦半夜惊醒,血往上涌脑袋撕裂般的疼痛,瞪着眼睛到天亮。
    
    各级组织的枉法,特别是军转办和武警部队的野蛮侵权给我的伤害,我没有逆来顺受,而是进行了坚强的抗争。
    
    从2000年开始,我就到北京武警总部反映我的问题。刚开始武警总部还管一管我的事情,指示河南武警总队解决我的问题。时间久了,武警总部和河南省武警总队站在了一起,不再管了。
    
    解决问题无望,我在武警总部进行了抗议示威。我用白布写上河南省武警总队侵犯干部权力的大字横幅挂在武警总部的三环路上,用白纸写成标语贴在总部大楼四周,揭露黑暗让人民群众观看。
    
    我在北京上访,河南省军转办和河南省武警总队不屑一顾。河南省军转办主任刘延光说,你一人单枪匹马闹腾不出结果;河南总队说,谁制定的政策你找谁解决。
    
    国务院军转办的法人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现在他们侵了权,我写了起诉书准备了材料,准备起诉国务院和武警总部。我找到了当时在国家图书馆租房办公的某周末报,希望报纸跟踪报道,被拒绝了。我把起诉书寄给北京市高级法院,泥牛入海一点音讯都没有。后来在新的诉讼法中看不到国务院可以被起诉的内容了。
    
    对于国家的政权,我显得太无知了。
    
    继续上访,十年军地不管,这样的冤情中央军委一定会管的。
    
    实际情况击碎了我的幻想。
    
    2004年5月,我开始到中央军委信访局的厂桥爱民街1号上访。登记后给了我一个去武警总部的乘车线路小纸条,除此之外啥也没有。我问接待的人员,给我个这有什么用?接待人员说,我们只负责传达,不处理问题。
    
    事实上,信访局不会让你的问题顺利解决的。
    
    信访局解决不了问题,却有另外一个职能,搜集上访人的黑材料,联合公安局打击迫害镇压上访人。这个功能发挥的非常出色。
    
    在中央军委信访局这里,同样是上下勾结在一起,侵害上访人的权利。你到窗口和他们理论,他们知道说不过你,把头扭一边不理睬你,或者干脆躲到内室玩去了。他们只在上午上班,上访人少的时候他们就提前下班,把你轰出去。个别坚强的上访人他们留在最后对付,几个人一齐上拧胳膊拽头发把你弄出去。
    
    现在信访局增加了电子扫描,对上访人百倍警惕。
    
    中央军委信访局不努力解决信访人的问题,压制上访人的恶劣行径,上访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为了抗议中央军委信访局的不作为,我多次在信访局接待室的墙壁上贴标语写字,揭露军队上下组织的黑暗,遭到了军委信访局的打击。军委信访局的军官两次把我拖到后院小屋殴打(打人者:侯干事、大李干事团职、小李干事、保安),打完后又指示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厂桥派出所两次拘留我(有证据)。
    
    中央军委信访局给厂桥派出所的指示中说,我的问题处理完了我是闹访,要派出所严肃处理我(有证据)。
    
    2006年6月11日我拦截温家宝总理的车递交上访材料,被北京东城公安分局拘留(有证)。
    
    我为武警部队、国家贡献了20年青春,部队没有按政策把我移交到地方政府而是扔在半道,中央军委信访局和国务院军转办就说我的问题处理完了,人权何在?人性何在?
    
    生活在亚洲四小龙、美国欧洲等富裕民主国家的人民是多么幸运啊!他们不用上访,所有的侵权者都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所有的黑暗权力都会暴露在公众的媒体上。他们没有执政者的舆论忽悠,没有言论封锁。他们的当权者把国家治理的美丽整洁,科技发达,人们富有,出问题时还得向人民跪拜谢罪。
    
    向人民谢罪,在华夏文明的历史长河里,开明的先民统治者早就有之。秦宣太后,指挥军队失误,自尽以交待国人。
    
    1975年,驻马店水库决堤,结果死了数万人,谁向人民谢罪了?
    
    上海江海海关大楼是清朝外国人霸占我国主权建造的,能抗八级地震百年不倒。我们学校的房子都不高,抗八级地震的话,孩子们完全有逃生的时间,不止于整班、整楼、整校的惨死。重庆綦江大桥、上海在建十五层住宅楼、北京西单工地浇灌混凝土楼板,不用地震,该倒的倒该塌的塌。
    
    不公平的社会和权力是冤案的工厂,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刘少奇、华国锋、赵紫阳也不能自保,何况平民百姓。孩子们的人权呢?被家长殴打责骂,反被认为不算啥;子女不孝,把老人推出家门忍冻挨饿,不孝子女心安理得。
    
    一个不能实现公平的社会是当权者的乐土,巧取豪夺,尔虞我诈,社会发展缓慢,人民的生活艰难。辽宁沈阳市长慕绥新一百多人腐败案,广西自治区主席成克杰、广东恩平副市长郑荣芳、綦江县委书记张开科、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洛阳市委书记孙善武、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河北省国税局长李真等贪污腐败案,给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什么气急的朱镕基要斩杀三千贪官,以正国风。何以没杀,杀三十万也杀不完啊。发达国家的少数民族为什么不闹事?贫穷是根源,腐败是祸根。
    
    当今社会一切都是金钱交易,靠自己奋斗何其难啊。鉴定一个重伤,交完费用了,拿证的时候你还得再出500元才给你盖章,你不出他们就说这里有问题哪里有问题。人口大省的青年参军入伍,没有工作指标的掏一万,带工作指标的,掏三万。部队转一个士官,掏三万,续一期掏一万。入党表一个2000元,士兵调动掏2000元盖章费。提拔一个年龄超过两岁的副师级,伍拾万。法院法官判案,根据案值收钱,三百案值的收伍拾,一千案值的收二百,一万的收一千,依次类推。军官转业分配,一个信封装2000元,不掏钱靠后安置。不属分配的社会其他人员也没关系,掏十万左右哪里都能进。你被侵权了或者其它事情,给记者送钱,可以跟踪曝光。等等很多,无限的多,办事就得花钱,求谁给谁钱。
    
    当官管事的说,官不是祖父事业,不会让你干一辈子,有权不使过期作废,不捞白不捞。
    
    外国巨富凭才聚财,富而不奢回馈社会同情民众;中国巨贪心黑手辣,欺压人民玩弄社会。
    
    媒体只说好事,无数罪恶都被掩盖了。罪恶越盖越多,掩盖罪恶等于助长犯罪。
    
    2009年9月4日,某省委书记在全省电话会议上讲话,坚决打击缠访闹访。打击吧,受害人不缠不闹了,贪污者侵权者就可以继续作威作福下去了。
    
    60周年国庆前夕,派出所警员找到我,不让我国庆节到北京上访。我质问派出所人员,你有什么权力阻止我依法维权?国庆节了国家就不守法执法了?警员说都是上面逼的。我怒斥他,你的上面在犯法,你听从违法者的命令你自己负全部责任。
    
    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民在遭受同类的侵害,联合国处死一个萨达姆是远远不够的。国际法庭应该审判更多的践踏人权的犯罪者,使人类的地球更加美好。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0/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军委信访局直接侵犯转业干部孙自卿人权(图)
  • 军队正团转业干部刘公宽状告人事部行政不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