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无锡市民王建芬遭锡张高速公路逼迁被迫离婚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少波
    
     王建芬是无锡市锡山区羊尖镇人,几年前,王建芬与丈夫用大半辈子辛苦劳动的积蓄在羊尖镇购买了一套三四层楼房,证件齐全,土地使用年限为70年,其中,底层房屋为商业用房,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该地门面房每平米约8000元、套房每平米4000多元。但锡张高速公路通过镇里给王建芬的补偿价格是每平米3188元,而且242平米的面积被缩水为180平米(其中底层60平米的补偿价只有每平米386元)。 (博讯 boxun.com)

    
    因为不满镇里给予的拆迁“一口价”,王建芬拒绝接受这样的拆迁补偿标准,今年3月以来不断遭受骚扰,羊尖镇委托的拆迁公司工作人员(每次都是一群着装统一的光头)屡屡辱骂王建芬:“畜生,想靠这房子发财啦?!想靠这房子吃到死啦!也不想想自己背上筋阿粗?共产党的钱不是好拿的,拿了也要找你秋后算账。”
    
    因为不堪骚扰,王建芬夫妇被迫将家中的机器搬到外面租房生产,4月24日,“光头党”破门而入,不由分说关掉电闸,致使多台机器毁坏,生产难以继续进行。当天,因不肯签字,王建芬及丈夫遭到光头党的殴打。此前,他们已遭遇多次类似骚扰。4月24日之后,他们被迫关闭两人经营多年的小厂。
    
    王建芬曾经到镇里找负责拆迁的副镇长张建国交涉,张建国指着办公桌后面的书架说:“你别看这么多法律的书,真在实际工作中是用不着的,所以我是从来不看的。”意思是在羊尖镇,政府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自拆迁工作开始以来,王建芬家中窗玻璃和大门被砸、锁孔被胶水堵塞,多次被打,报案后警方长期不予处理。
    
    在遭遇种种威胁和打击之后,不堪忍受的丈夫与坚持不肯签字的王建芬选择了离婚,从此,王建芬不得不独自一人面对强悍的“光头党”,但与王建芬离婚后的丈夫还是无法摆脱当地政府的纠缠,他所办的生产作坊被工商、税务、环保、安监等部门多次故意找茬,三个月前被迫停办,而这一切仍只是为了逼迁。
    
    目前,王建芬的家中早已被断电断水,门窗被砸坏,屋顶也被掀去一大片,一下雨雨水就直接从屋顶流到底楼,四层房子到处是水洼,家里一片狼藉,还多次遭遇偷窃,报警也没有人管,自逼迁开始以来,王建芬正在上高中的儿子跟着她四处流浪、担惊受怕,成绩直线下降,原本活泼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当地政府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强迫王建芬及邻居们签字,但是王建芬至今坚持不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她无法接受当地政府及拆迁公司采用种种违法犯罪的做法逼迁,目前仍在四处申诉。(张少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锡拆迁户在网上号召国庆日万人集会游行
  • 国庆60周年无锡将举行万人抗议“非法拆迁”游行示威活动
  • 《王进生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系列(图)
  • 南京一女子为阻止拆迁咬伤城管队长
  • 江苏南通国保到济南捉拿拆迁受害人张华
  • 漂泊在外16年 被拆迁户要赔偿-武汉花楼街佳丽广场被拆迁户的声明
  • 无锡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在玩躲猫猫
  • 北京借国庆,加大拆迁力度(图)
  • 副镇长担任房产公司法人代表,对被拆迁人大打出手
  • 江西余江县交通局办公大楼拆迁中倒塌
  • 广州“最牛钉子户”60平米索330万拆迁款 (图)
  • 是乡长周俊本人肆意胡为还是环渚乡政府在集体违法拆迁
  • 山东同圆公司遭野蛮拆迁(图)
  • 临近国庆:武汉经租房、医疗纠纷案、拆迁户开始进京上访喊冤
  • 上海周康拆迁办主任被人剁脚,政府保密,百姓叫好
  • 政府官员承诺作废,被拆迁人上访被抓
  • 至江苏省委书记公开信:泰州市违法占地,野蛮拆迁/陈昌钊等
  • 上海政府大拆迁逼死82岁老人
  • 美国人北京抗拆迁,中南海静坐聘纹身保镖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惠林泉: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城市拆迁矛盾不会终结:访民走失在官衙的迷宫
  • 张剑刺死拆迁者案的九个问题/王令(图)
  • 本溪张剑案:拆迁之痛/王令
  • 如何破解拆迁难题?
  • 过去土匪在深山 如今土匪在拆迁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表示,拆迁工作要以政府为主导/吴志峰
  • 前门村夫:北京拆迁补偿新政令人失望
  • 反对暴力拆迁,还我家园/林锋
  • 关于喀什古城的拆迁问题 谁来作个解释
  • 江苏宿迁拆迁砍人事件,请公民投票表决/惠林泉
  •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 “权力自肥”的潜规则早该“拆迁”/王旭东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中央路72号地块拆迁的市民投诉
  • 促进宪法实施、落实公民权利 严惩拆迁腐败,真正落实社会和谐
  • 靠违法暴力拆迁拉动经济将毁了中国/惠林泉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