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司法难民赵景洲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胡锦涛主席你好:
    
    我是黑龙江省上访的公民,赵景洲。
    
    2009年9月23日十一将至,我在家劳作 事从天来。片警再次造访我的家,因我诉(五常工商局行政机关权利抢劫)案胜诉后,判决书缺斤少两,被剥削和克扣了,省内诉讼无果,进了几次北京,就被列入黑名单。在祖国上下准备庆祝共和国60大寿时,他们的行为太让我不解与反胃。
    
    法院给我执行了部分钱后,我在这里买了房子,妻子是本市户口就落户在我这个房照门牌上,虽然我也是这个市的辖区县级市的《城镇户口》。我至今不能落户在我所购买的房子里。我住在我自己买的房子里,睡在我妻子的床上,片警还多次让我办暂住证,弄得大家哭笑不得。不知道我的暂住证办完了,我是否只能暂时居住在我的房子里?暂时睡在我妻子的床上?房照、和结婚证是否还有效?
    
    2008年3月,我在家附近的路边租了一间小房,开了一个复印社。因为房东的违约和无理纠缠,2009年9月20日,我夫妻忍痛将“惠娟打字复印社”搬出租用的街面房,搬回了家。通知房主后,第二天房东的儿子刘先生带着他们的诉讼代理人赵女士来了。刘先生再次暗示,不是他们家不想把房子租给我们,而是另有隐情,也是迫不得已。但具体是社区,还是派出所,还是什么机构,他不再继续往下说了。事情只能到此告一段落。因为房东曾今说过:他太压抑了,如果我们跟分社和派出所整明白了,房子还租给我们。
    
    因为家里的住房已经有两年未住,真的很脏,加上搬家也很乱,收拾了三天仍未见清爽整洁。
    
    妻子正在外面擦窗户,只见片警小苏直奔我家而来,我听见片警开口就问:“老赵哪?”妻子回答:“在屋那。”片警小苏一进门就问我:“打字的牌子怎么又挂上了?”我回答:“不挂上我们吃什么?”片警小苏又说:“那营业地点不对呀?”我回答:“怎么不对?当初就是用这个房子的房照起的营业执照,早已备案了。’’
    
    片警小苏转了话题:“十一上不上北京?什么时候去?去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回答:“行。”片警小苏没给我留下一分钱电话费,不知在我的生活条件下能否完成他的这个任务?
    
    出了门,片警小苏不放心地继续追问:“十一在哪过?在家吗?”
    
    我回答:“不在家过上哪过?没钱,你给出钱我也出去旅游。”最后,我提了一个意见:“回去跟你们领导说说,十一来串门不应该空着手来呀。”片警小苏回答:“咱们不是熟吗?”党啊亲爱的妈妈,您是我亲妈?还是后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十一“举国欢庆”,我们家应该怎么欢庆?用什么心态迎接你?送走它?为什么国家有了大事、小事首先要控制我们这些依法诉讼,上访、揭发检举腐败的、为祖国揪出蛀虫的公民?为什么不能在天安门画出四十平方米的地方,在空中安装八十个摄相头,直通您们的办公室每月定时向全民开放,看看您的公务员是怎样骗你的?了解一下是上访有罪,还是劫访有罪?
    
    为什么国家不能在信访诉讼接待机关采取温和手段加班、加点、取消节、假、双休日。工作人员24小时轮流接待人民来访,各级接访人员对上访者一包到底,负责处理。错案终生承担制,让来访群众来时带来的一肚子怨气,走时全消,都满意?从而减轻人民群众上访的成本,这些上访人自动站到维护社会和谐的行列中来。不要把他们这些相信党的政策,依靠民主法制的优秀中国公民们逼向对立面!为什么要用另一种方法打压?坚决彻底在中国取消劫访,惩治打人、抓人、绑架人等犯罪人员,杜绝以上的丑恶现象,同时也能减轻各级财政的劫访开支,节约人力、物力、才力,这才能确保国家的和谐。因为这些腐败分子正在从中牟利,中饱私囊,发国家财、发访民财。不敢想象,如此打压下去,将把人民共和国逼向何方?
    
    黑龙江哈尔滨司法难民——
    用自焚唤醒黑高院法官——
    缺斤少两判决书胜诉人——
    赵景洲
    
    联系电话:15904604879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2009年9月24日起笔 9月29日修改
    
    司法难民赵景洲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
    司法难民赵景洲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

_(博讯记者:绿十字联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签署人赵景洲被传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