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光:收缴《往事微痕》为哪般?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杜光
     (博讯 boxun.com)

    
    
     不久前在网上连续看到几则关于查禁、收缴《往事微痕》的消息,诧异、愤怒之余,不觉哑然失笑。那些掌控着舆论导向的的文化刽子手,居然把屠刀砍向这个小小的山寨出版物,这只能再一次地暴露出文化专制主义的卑劣和无聊,此外还能说明什么呢?
    
     从西双版纳、荆州地区和昌都地区有关部门的报道来看,这次以《往事微痕——北大专集》为主要对象的政府行为,不论用的是什么名义,“扫黄打非”也好,“环境治理”也好,“文化市场检查”也好,都是来自中央宣传部或新闻出版总署的统一部署。对付这么一个民间出版物,竟然要大张旗鼓地在全国范围发通报、下指令,搅动文化专制主义在全国各地猖狂肆虐。其实,《往事微痕》的发行范围很有限,像西双版纳、荆州、昌都这些地方,根本还没有《往事微痕》,竟然也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去检查,去“打非”,去收缴;除了庸人自扰以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可以收缴的了。
    
     《往事微痕》是几个右派难友在去年五六月间创办的非正式出版的刊物,主要发表1957年遭难的右派难友的回忆文章,作为交流参考的非卖品而流传于社会。这些文章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验,揭露了当年反右运动和劳改场所迫害知识分子的真相,控诉毛泽东炮制“阳谋”的罪恶,坚持了要求认错、道歉、赔偿的正当权利。由于执政当局长期以来坚持“反右派斗争”“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只是“被严重地扩大化了”的错误结论,而且禁止任何媒体和出版机构报道有关反右运动的信息和文章,以致广大民众无法了解这场既违反宪法、又悖情逆理的政治运动的真相。2007年的年初,中共中央宣传部甚至明令文化界和出版界,不许开展纪念反右运动50周年的活动,不许发表或出版有关的文章或书籍。采取这些明目张胆地剥夺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行径,分明是要掩盖专制主义为非作歹的历史真相,不仅对右派难友是再一次的伤害与侮辱,而且也是对全国人民的欺骗与藐视;是对宪法的公然违抗,是对历史的蓄意抹杀。出版《往事微痕》,是对多年来的这些倒行逆施的政府行为的抗议,它既体现了右派难友们的公民意识的觉醒和行使自由权利的勇气,也表示了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和对历史负责的精神。
    
     今年2月底出版的《往事微痕——北大“五一九”运动专辑》(以下简称《北大专辑》),收辑了13位当年被打成右派的在校学生的文章,还选录了其中5位难友在那个运动中所写的大字报。我应编者的要求,为这个专辑写了一篇序言,题为《给历史留下真实的记录》。我在这篇序言里说:“当年北大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学生有六百余人,许多人在社会最底层经受了二十多年各种各样的摧残,悲惨地含恨去世;经过‘改正’而脱离苦海的幸存者,近三十年来也有不少离开人间;能够拿去笔来记录当年运动和改造生涯的苦难、揭露专制主义罪行、陈诉自己的反思与感悟、重申民主主义呼求的难友,已经为数不多。他们所写的文章,既是历史的记录,也是血和泪的控诉,收集起来,传之后世,是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的。”
    
     《北大专辑》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以个人经历的微观细节,揭穿那个“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弥天大谎,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六十年来,官方的历史真假参半,是非莫辨。执政当局多年来对还原历史真相的民间作品,始终采取打击、查禁的方针,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专制主义的丑恶历史。收缴《北大专辑》(有些地方连所有《往事微痕》都要收缴),就是要维护那个弥天大谎,从而维护专制主义的法统;掩盖那个运动的真相,从而掩盖主帅毛泽东和副帅邓小平的罪恶。这是文化专制主义对待历史问题的一贯手法。
    
     当然,对于当今的领导人来说,几十年来的专制主义历史包袱是过于沉重了,以至于无法正确面对。其实,要正确面对并不困难。一方面,现阶段的政治权力是从毛邓时代继承下来的,对于那个时代的过错和罪恶,应该承担历史的责任。另一方面,历史上的许多错误和罪行,同现领导都没有直接的牵连,因此,如果能够为毛邓时代的罪过承担责任,谢罪认错,赔偿损失,只会表现出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和负责精神,得到民众的理解、支持和拥戴,增强执政的合法性。这样做可以说是有利无弊。德国的前总理勃兰特1933年20岁时就因纳粹上台而流亡国外,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但毫无责任,而且在国外参加了反法西斯的英勇斗争。但他1969年担任总理后,却在1970年访问波兰时向华沙的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献花下跪,代表德国政府向二战的受难者谢罪。勃兰特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态度,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和尊重,1971年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个良好的范例是很值得效法的。
    
     《北大专辑》的意义和价值,还表现在作者都是1957年奋起争取民主自由、因此而罹难的右派学生,他们继承了“五四运动”的民主传统,是北大精神的体现者和发扬者。反右运动开始以前,在共产党的“帮助党整风”的号召推动下展开的大鸣大放,是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关节。但就大多数后来被划为右派分子的知识分子来说,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作为社会群体来说,自觉地提出民主自由的要求,并能从制度的缺陷来批判“三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的,只有青年大学生,特别是北大的学生。从5月19日贴出的第一张小字报开始,接踵而现的大字报、辩论会、传单、刊物,都充分表现出学生们对于民主自由的渴求;要求民主自由的呼声,构成为这次学生运动的主旋律。难友们把1957年遭到反右运动镇压以前的学生运动称为“五七民主运动”,是很有道理的。《北大专辑》正是五七民主运动的忠实记录,和对那个运动的反思与感悟。
    
     正因为《北大专辑》的意义和价值,在于批判专制主义和呼求民主自由,所以查缴它的本质也就不难理解了,那就是维护专制制度,反对民主自由。这个压制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政府行为,已经构成为一年来朝野反对政治体制改革高潮中的又一个波涛,但它之所以在印出后的短短两三个月内就遭到收缴,还应该“归功”于北大官方的有关人员。
    
     在反右运动及建国以来的其他政治运动中,北大的掌权者扮演了非常可耻的角色。不论是反胡风、肃反,还是反右派、反右倾、反精神污染、纪念“九一八”,以至“六四”后的清查,学校的领导者无不自觉地充当运动的打手和帮凶。在这次全国清剿《北大专辑》的浪潮里,北大校方更是把这种可耻的传统进行到底,成为清剿运动的发难者和告密者。
    
     《北大专辑》印出后,两位参与编辑的北大难友兴冲冲地前往母校,把它赠送给校友会、校史馆、图书馆和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作为北大校友,把全部由校友撰写的书籍送到母校的有关部门,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特别是北大长期以来抹杀这段历史的整个过程和前因后果,已有的校史里甚至连最简单的记述都没有,《北大专辑》正好补充了校史的空白。对于北大来说,继承了“五四运动”传统的“五一九民主运动”,是北大的光荣;把六七百个优秀师生打成右派分子,则是北大的耻辱。北大校方不敢接受“五一九民主运动”的光荣,又不愿面对反右运动的耻辱,现在由一些校友把这些既光荣又可耻的史实记录下来,保存在校史馆、图书馆里,这是他们对母校和校史所作的贡献。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善良的愿望和行动,却被校方的某些小人用来作为告密邀功的筹码。我无法看到有关查缴《北大专辑》的书面通知或电话记录,但从西双版纳自治州“扫黄打非”办公室5月11日的通知中的“严禁任何政治性非法出版物在校园内传播,严禁校史室、校史馆、图书馆接受右派人员赠与的政治性非法出版物”可以看出,这些说法只能出自高层有关部门的通令;而通令的来源,只能出自北大的报告。呜呼,北大!堕落至此,夫复何言?!
    
     更为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居然把当年蒙冤落难的校友称为“右派人员”。对难友们的称呼,从右派分子,到摘帽右派、改正右派,再到右派人员。在这些大人们的眼睛里,我们仍然是危害社会的敌对分子,以至大学的图书馆、校史馆里,都不能容纳我们所写所赠的出版物。他们把这些出版物称谓“非法出版物”,我在好几篇文章里都已经指出,这个“非法”之法,乃是违反宪法之恶法。所以,“非”了恶法,却遵守了宪法,堂堂正正地行使了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这本是光明正大的好事。但这样的出版物既然为违宪的恶法所不容,就不妨比照为朝廷所不容而落草为寇的饥民,把它叫做“山寨出版物”。在现阶段的文化界理论界,“山寨出版物”引领了说真话、求真理的时代精神,体现了先进知识分子关切社会发展的爱国情怀。《北大专辑》和其他各期的《往事微痕》作为山寨出版物而受到社会的欢迎,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北大专辑》因为它具有批判专制主义和呼求民主自由的意义与价值而被收缴,当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但它被收缴一事本身,说明它触到了专制统治的痛处,使他们无法容忍,以至大动干戈,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查禁收缴。这恰恰表现了《北大专辑》的意义和价值所在,这是它的光荣,也是所有作者的光荣。我作为这本专辑序言的作者,一方面对违反宪法的收缴行为表示愤慨与抗议;同时,也不免窃窃于心,产生“与有荣焉”的感觉。是耶非耶,尚希社会关注。
    
     2009年9月21日
    
    
     《往事微痕》编者按:刚编好这一期《往事微痕》,就读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官方网站的报道:该总队的执法三队今年8月11日在西城区“国二招”(大概是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吧)召开第七次辖区片会,执法总队的副总队长张伟在会上说:“近来,执法三队连续打了几个硬仗。7月底开始,查堵非法出版物《往事微痕》,与安全局、工商、交通等部门联合蹲守邮局,暗访、核查黄某印制非法出版物窝点,并迅速对所涉嫌的复印店召开执法检查。同时,还集中力量对辖区印厂进行筛查,按审批注册逐一核查。”
    
     读了张副总队长这一番惊心动魄的供述,不禁义愤填膺。在首善之区的北京,为了查缴一个小小的民间刊物,居然出动了那么多执法部门的鹰犬爪牙。在全国各地普遍开展的这个“打非”运动,该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老百姓拿钱供养的国家工作人员,就这样被用来封堵人民的嘴巴,剥夺老百姓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这究竟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是“中国特色的专制主义”?
    
     《往事微痕》怎么啦?无非是发表了一些右派难友的回忆文章,说出他们的经历、反思和感悟。这个曾经被贬为贱民的社会群体,经受了二十多年的非人生活的磨难,许多人家破人亡,死于非命;多少人在残酷凄惨的劳改场所累死、饿死、被打死;“改正”之后,又有多少人不堪贫病交迫,陆续死去;能够在《往事微痕》上发表文章、回忆那段历史的,只是死剩下来的少数人中的少数。把我们所经历的那个暗无天日的往事记录下来,把五十多年来的体验和今天的感悟留给后人,既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责任。《往事微痕》只不过是行使我们自己的权利,履践我们自己的义务。这对国家前途和社会发展来说,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政府应该支持我们,帮助我们,为什么不但不支持,不帮助,反而在全国范围内追堵查缴呢?
    
     《往事微痕》的最大特点,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真”,揭露真相,探讨真理。在当前这个金钱至上、人欲横流的社会形势里,最需要提倡的,就是这个“真”字,有真心,动真情,说真话,求真理,待人真诚,办事认真。这正是治国当政者应该提倡、应该鼓励的,为什么不但不提倡,不鼓励,反而把它当作敌对行动而进行打击呢?一个害怕揭示真相、不许探讨真理的政党是没有前途的。
    
     反右运动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迫害我们的罪魁祸首毛泽东和邓小平也已死去多年,你们为什么还要继承他们的残暴专政的衣钵,替他们承担罪责呢?中华民族向来就有尊老的传统。我们是你们的父辈,是那些查缴任务的执行者的爷爷辈。对你们的父辈爷爷辈长者的利国利民之举,也要这样赶尽杀绝,你们于心何忍?良心何在?
    
     我们控诉这个专制主义的法西斯暴行,向全国人民控诉!向全世界控诉!
    
     2009年9月25日上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问“有关部门”:《往事微痕—北大专辑》有什么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