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自贡上访举报人在京关黑监狱押回属地再关黑监狱(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5日 转载)
    
罗世模

    2009年9月16日,9月17日笔者连续发表了《自贡上访人吴昭玉罗世模(图)等人在京再次被抓捕关黑监狱》和《北京访民遭暴力殴打从黑监狱内发出紧急呼救声》这两份文章在国内,外中文网站发表后,受到各网络媒体记者和各界正义人士高度关注,纷纷致电向北京110警察报案,向北京安言鼎保安公司主管黑监狱负责金主任,和自贡市政府驻京办负责人,要求无条件释放上访举报人吴昭玉、罗世模、曾孝凤、张玉华等4人。在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努力,北京安言鼎保安公司,用一辆依维科汽车车牌号:京N0B089,和8名黑看守人员押运,将吴、罗等4人,于22日从北京黑监狱内出发,23日下午约3.30分钟,押运到达四川自贡市交给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
    
    9月24日下午约4点钟,罗世模先生,由檀木林派出所、东街街道办事处、保安等6人,跟踪押送到自贡市“民间信访局局长办公室”向刘正有局长投诉,北京举行60大庆阅兵式,大清理在京各地上访举报人,他和各地上访举报人被抓非法关押在北京“黑监狱”,受到恐怖的遭遇等情况。
    
    据罗述,“9月12日下午约3点钟,在北京郊区马各庄路上被便衣警察突然把警车开到他(她)们4人面前,不由分说,强行抓入警车。我们没有关押在国务院信访总局办的马家楼,和久敬庄正规的黑监狱里,是关押在北京南6环北藏村附近的北京安言鼎保安公司私设的黑监狱内。北京安言鼎保安公司,招收社会上的混混打人充当看守人员,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有穿全身黑色衣服,和黄红色衣服,头戴钢盔帽,凡是看见不顺眼的人,想打就打人取乐,湖南的上访举报人,不堪忍受,集体绝食才获释。19日上午来了许多警察和看守人员,大巴车,把我们从3号大院黑监狱集体转入小红门2号大院内关押,男女混居的一个大型仓库房屋内。其中,有一个科学家也被关押在黑监狱里,他是广西农业科学院秦远福先生,当秦先生被广西政府接走时,我和秦老师抱头痛哭。罗世模说着说着当场再次放声痛笑,笔者和在场人员都流下了眼泪。罗接着说,黑龙江省也有个搞科技术研发明的高级知识份子,他在北京来申请专利,他身背大包在前门走就被便衣警察抓住,他多次向警察声明,不是来北京上访的。北京警察不由他声说,也被抓入黑监狱里,和我们上访人一起关押。”
    
    23日下午约3.30分钟,从北京押远回自贡,沿途不给饭吃,吃干粮和榨菜矿泉水。北京押运车把罗世模送到旧市安局办公楼内轮留审问,要求罗写保证书,不再去北京上访,上访是违法的,不写就不准走人,至到深夜2点钟,仍遭到拒绝写保证书。吴昭玉送东兴寺派出所审问,张玉华送檀木林派出所审问,曾孝凤送回凤凰乡审问。据查,罗世模现拘押在自流井区四医院对面的檀香居旅馆内,每天由警察和保安16人,三班倒守候,和严密跟踪监控,罗回到家乡有家不准回家居住仍关押在当地政府私设的黑监狱内,失去人身自由。吴昭玉女士,现拘押在自己家中,每天由警察和保安16人,三班倒守候,和严密监控仍失去人身自由。曾孝凤女士、张玉华女士等2人,现情况不祥。据说,曾被关押在自贡郊区某山庄内,张被严控在家中。
    
    我国亿万上访举报人,他(她)们才是本国真正反腐败的中坚力量!是本国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腐败贪官们的克星。为此,上访举报人遭到各级公权力残酷迫害的家徒四壁,有的被非法抓捕入狱,有的家破人亡,有的死亡在上访举报的冤情路途中,仍坚持不屈不饶的反腐反贪,他(她)们的反腐反贪精神,将永远记入本国历史史册内。中国上访举报群体为祖国和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真正才是祖国最可爱的人!
    
    刘正有
    
    2009年9月25日于四川自贡租住屋
    
    转自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镇长因迷信"克夫"与情人分手被其举报
  • 李春光涉黑违法侵权举报材料(多图)(图)
  • 毒奶粉举报者的妻子王海珍被软禁,孩子由老师照看
  • 河北举报“涉枪涉爆”最高奖1万
  • 天津农民举报5.6万土地阴谋被迫害并入狱
  • 镇压举报人的谢思芳拟升任孝感公安局长 书记将成专业刽子手
  •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图)
  • 山东青年网上发帖举报被刑拘150天 获赔16798元 
  • 荆门国税公务员罗中华到国务院举报大贪官胡宏新(图)
  • 农民举报村支书被“示众”后判刑(图)
  • “改革家”吕日周对举报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袁凌
  • 河南8村民举报村官被挂牌示众后判刑 (图)
  • 海口一环卫女工因丈夫举报其单位待遇差被迫下岗
  • 陕西百余干警举报前局长 集资建房4千万去向不明 (图)
  • 宁夏中卫安置房当作商品房卖 村民举报被抓(图)
  • 曝陕西户县103名警察举报公安局长
  •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支书陆顺芳利用家族洗钱
  • 一人举报,诛连九户---来自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的报道
  • 公安部公布电话:举报涉枪犯罪最高可奖2万
  •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 严重声明;郑州蔡爱民此次137次进京举报与中国泛蓝联盟活动无关 
  • 实名举报被杭州公安遭报复 匿名举报省委又不受理怎么办?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控告举报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用报废仪器和假药/李淑珍
  • 拔出萝卜带不出泥:纪委不可回避“洋举报”
  • 一封举报巨贪裸官犯罪集团的公开信 /蒲树林
  •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 重大举报 居然可假可真/盐巴
  • 王琳:12309网被点瘫暴露举报无门的尴尬
  • 不举报杭州政府罪恶官员!让违法的凶徒更猖狂!
  • 举报污染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侯宜中
  •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 环保官员举报污企为哪般?
  • 举报:天津开发区泰达公交公司腐败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冒名“35名警察”举报背后的举报困境
  • 中国很多人为何不积极举报腐败?
  • 胡范军兄弟举报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反贪局长文斌、黄玉龙
  • 中组部开通举报反腐网站/崔秋雷
  • 实名举报发改委高官长期包养二奶/钱晓斐
  • 我也说说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的腐败/举报人:永泽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