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国庆前夕,维权人士谢福林成了“盗窃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湖南长沙有一位叫谢福林的先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维权人士。前不久,维权人士谢福林被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盗窃罪”为名先是刑拘,继而逮捕。看趋势,检察院起诉、法院定罪判刑是在劫难逃了。

    敢于维权者,个人道德品质会否较为高尚,本人不敢妄下结论,但在遵纪守法这方面,我却可以毫无顾忌的说,他们比一般的人要做的更好。要不,你的权利尚未维护到,而红着眼睛密切关注你维权动向的那些侵害你权利的先生们,早就先下手为强向无产阶级专政机关对你进行指控了。我与谢福林先生是朋友,他的情况我是较为熟悉的,因此,对于长沙市公安局指控他涉嫌的所谓“盗窃罪”,我自然不会混账到诚惶诚恐去相信。
  
谢福林一家是老长沙人。他的父辈在长沙市著名的浏正桥街(说浏正桥著名,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佬毛泽东当年在井冈山与大美人贺氏缔结了百年之好,而遗弃在长沙的杨开慧却依然顶着毛夫人的名号,于1930年被国民党在此地枪杀),给后裔们留下了一栋谈不上宽绰也不算寒酸的住宅。谢福林即生于斯长于斯。大约到了文化革命那年月,在那杀人放火什么都有的一夜间,谢家安身立命的祖产忽然遭政府莫名其妙地没收了,没了。这种事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中国人都曾遭遇过,虽然大家愤怒到极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藏在心底叹叹气而已。好不容易熬到政府官员常常在口头上冠冕堂皇责怪中国老百姓素质低,不知道用法律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上世纪八十年代,谢福林于是不愿再做没有素质的中国人,他在长沙率先抱着法律维权了。他决定要坚决地讨回凝聚着父辈血汗的祖产。他跑街道,跑居委会,跑区政府,跑市政府,跑省政府,甚至还像“精神病患者”般的多次上访伟大的共和国首都北京。风里来雨里去,二十几年,弹指一挥间。事实、理由、法律依据无懈可击,加之他执着的不依不饶如同“东东教授”所说的“带病态的”维权举止,政府终于承认他的祖产曾经是被政府没收了,施舍般地许诺会考虑还给他。
 
但是,他的祖产政府早已拆除,建了高楼大厦。小小百姓总不能住在宽敞、明亮的大堂厅,白天可以看蓝天白云,看小鸟飞翔,夜晚可以看月圆月缺,看牛郎、织女,并且随时可以笔挺身子,俯瞰、傲视芸芸众生是怎样的为着生计来去匆匆的吧。终于,政府在附近旮旯处给他找了一栋低矮闷暗白天都需点灯才不至于摔跤的两层楼小宅,权作他谢福林生命不息维权不止的回报。
 
 然而,政府虽然勇于认错,干事却不怎么干脆利落,或者叫着不作为吧。政府至今只偿还了谢福林祖产的一部分暂且不论,单只说政府把这栋小住宅补偿给了谢福林,但房产所有权证却迟迟不发给他。在现代城市里,一个人住的房子如果没有房产证,那可是办样样事都几乎是行走艰难的。在这里,读者或许会认为,这是政府在给向自己维权的人穿小鞋,故意刁难刁难他几下而已。错了。如果是这样,“盗窃罪”的帽子今天就不会落到谢福林柔弱的头上去。政府不给谢福林发放房产证,完全是在预设一个法网恢恢的大伏笔。
 
 谢福林有了这栋低矮闷暗白天不点灯都会摔跤的小楼房,首当其冲的是要解决照明问题。现代都市不再兴蜡烛,煤油灯也早已淘汰,唯一的途径是找电力部门牵线装电。电力部门却一口拒绝了谢福林,理由是谢福林没有房产证。无奈中的谢福林只得又一次地去跑居委会,跑区政府跑派出所,请求他们出面同电力部门做个疏通,先给装上灯,等有了房产证一定及时把手续补上。派出所、区政府、居委会表面上也都出了面,但是不管你是什么情况,电力部门的规定硬是雷打不动,就像当今的白衣天使,如果你没有钱,哪怕你病的要死了,也与咱们医院无丝毫关系。怎么办?是去复兴蜡烛、煤油灯,给灯光灿烂的现代都市点缀一些古色古香,还是让历经二十几年艰辛维权讨回的祖业仅仅做一个摆设,把珍贵的资源白白浪费掉?
 
 天地间似乎从来没有绝人之道。正在谢福林陷入穷途末路举手无措之时,隔壁的一家叫环卫所的单位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在谢福林用电手续办好前,先在他们单位的供电线路上搭线用电。在公元二零零八年八月的那个夏天,谢福林一家终于见到光明,享受到了自己来之不易的维权果实。据说那天晚上,谢福林特意办了一桌酒菜,邀来几个朋友,大家以豪饮的方式分享他的快乐、喜悦与兴奋。
  
 然而,这种滋润舒畅的日子一年尚未满,今年的7月22日,谢福林就因涉嫌“盗窃罪”而被公安局一举逮捕。维权人士谢福林会盗窃什么呢?一打听,原来盗窃的是电力部门的“电”。盗窃于何处?原来是他为了使政府退还给他的低矮闷暗的小宅子不至于漫无边际的黑下去,经环卫所同意,在其供电线路上临时搭了一根照明线。平心而论,未经电力部门批准擅自搭线用电确实是错误的,是违法的。但令笔者想不通的是,谢福林擅自搭线用电背景特殊,并非他可以合法用电而贪图小利硬要铤而走险去非法用电,尤其是区政府、派出所,包括电力部门对他的非法用电从一开始就清清楚楚,也不去干涉,显然是默认了的,这种情况下,电力部门即使现在要严格依法管电,在我们国家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正常的处理办法都应当是剪断违章搭的线,对行为人口头警告,外加三千、五千罚款,而现在,突然一下子把“盗窃罪”栽到谢福林头上,就像当年一夜间把他的房子没收了一样,这于情于理于法从哪里可以讲得过去?谁能接受?现代心理学教材一般都会例举海兹因为患病的妻子去偷药的故事,目的是要说明人的成熟了的心理应当具有下面这个观念:任何法律的执行,都要考虑到对人的终极关怀,否则就是不道德的。而作为管理社会的政府把只能以行政方式解决的问题却变换成必须受刑事指控的犯罪,请问这样的政府还有管理社会的能力、良知和道德吗?如果把谢福林搭线用电认定为“盗窃”,那么从一开始就知悉他在“盗窃”却又不去制止的区政府、派出所、电力部门岂不是在故意纵容犯罪?岂不是犯有“玩忽职守罪”?而早先无法无天强行没收谢福林住宅,其后则不作为迟迟不给其发放房产证,致使其无法正常用电,导致谢福林被“逼良为娼”的政府,在这一 起“盗窃案”中又当承担什么样责任?我们国家难道真的是政府无论怎样违法犯罪都统统免受追究,而平民百姓稍有过错就可以上纲上线,实施无产阶级专政?现实中,笔者曾经千百次领略过“刑不上大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国粹古风,在这里有幸竟又添了一次。悲夫?
 
  不过话说回来,假设谢福林仅仅只是为了讨回自己的合法财产而维权,他的维权又未曾伤害到任何一个在职官员的个人利益,在历经了漫长的风雨之后终于见了彩虹,而他遇好就收,到此打止,那么我相信,或许公安部门就不会这样生硬、不近情理、牵强附会、远离法律地把“盗窃罪”帽子栽到他的头上去了。在咱们中国,权益受到侵害的老百姓何止千万?对每一个维权者如果都要妄定罪名,然后判罪处罚,我们的司法机关包括监狱即使再扩大十倍,也会忙得它手足无措,屁滚尿流。政府对众多的维权者,不可能统统都走正儿八经的刑拘、逮捕、起诉、审判、定罪、处罚这途径,这太麻烦了,因而对他们无非是采取拖、骗、哄、搪塞,或是恐吓、驱赶、殴打、关黑监狱、送精神病医院的方式解决,例如一直在上访的被冤杀的聂树斌家属,例如长期申诉得不到理睬声称要与法院院长决斗的彭老汉,例如在北京常常游行抗议的有冤无处伸的访民,他们至少在目前未遭到公安局以构陷的“这种罪”“那种罪”被执行逮捕。所以,谢福林遭公安局以“盗窃罪”关押,应当是有其它深层内幕。
 
是的,确实有内幕。这就是谢福林不但为他自己维权,重要的或者可恶的是他以自己在维权过程中沉淀的经验与教训积极帮助他身边众多的权益受侵害者去维权。近几年,湖南发生过好几起重大的群体性维权事件,如江永县非法征地的受害者上访,如访民在湖南省委门前爆发的下跪请愿事件,如湘潭市非法征地受害者的上访,如长沙市太平街强制拆迁受害者的上访、如长沙经租户的集体上访。作为有过相同遭遇的谢福林,对上访维权者内心的痛苦、迷惑、无助及愤怒有着太多太多的共鸣,因而正义感促使他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受害者一边,尽自己所能予以帮助,鼓励他们面对手握大权的侵权者要无所畏惧,要勇敢,要死死抱着法律,要不依不饶,要。。。。。。于是谢福林就犯了一个大忌。一般人都知道,当今中国老百姓要维护的权益,正是许多官员为着升官发财而必然要滥施权力的标的,如果放弃,就等于放弃自己升官发财放弃包二奶包三奶的机会。请想想,权力不受监督的官员们会轻易地让老百姓通过维权把这些东西“维”回去吗?官员们不是恨不得维权的老百姓在瘟疫中全都死掉才怪!在这个当口上,你谢福林出来了,一个局外人,你竟也和他们一道起哄,鼓动他们维权,要与我们官员作对,抢我们的时刻可以添加新顶戴的乌纱帽,抢我们的花不完可以带到地狱去的孔方兄,抢我们的“权中自有颜如玉”的美人儿。如果你谢福林的利益确实进了我们的囊中,不肯退还你,你到那里吵几句,喊几句,发泄发泄,只要不造成蛮大的不稳定,我们权当不听见,不看见,硬是闹得太过分时,派公安、派当兵的把你驱逐赶走就了事。可是你谢福林被我们霸占的房产我们已经给了你,你却还要帮他人来维权,阻止我们官员过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好日子,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你这种人不打击打击谁?对这种人必须毫不留情狠狠地整治,哪怕再麻烦也在所不惜。于是官员们起先埋下的伏笔派上了用场。我们退还给他的房子不是未给他发房产证吗,没有房产证他不是无法用电吗,他无法用电不是非法牵线已经用电了吗,他非法用电不是快一年了吗,给他定个“盗窃罪”送进监狱他不就成“死猪”了吗。这样,经过一系列的严密的逻辑推定,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大庆前夕,维权人士谢福林锒铛入狱了。

这就是维权人士谢福林成为“盗窃犯”的来龙去脉。这就是内幕。
 
 据说,目前关在看守所的谢福林通过律师表示,他的所谓“盗窃罪”纯属子虚乌有,是某些官员枉法对他实施的迫害。看来,维权人士谢福林看问题尚不炉火纯青,还有缺陷。对他实施迫害这一点他看穿了,至于对自己的“盗窃罪”喊冤,就说明他对中国社会的法律制度过于尊崇,过于信奉。他难道不知道,只要他帮助他人维权了,即使不定他“盗窃罪”,也会有其它什么什么的罪名安在他头上?帮助拆迁户维权的上海律师郑恩宠,不是被判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吗?帮助公民维权的北京“公盟”许志永,不是被公安局搞了个什么“偷税罪”关进了号子?谢福林,你虽然认为自己没有罪,但在你生活的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有罪没罪不是你说了算,不是事实说了算,不是律师说了算,不是法律说了算。你明白吗?
 
又据说,谢福林妻子金焰女士为她夫君无罪被逮捕一事向省委书记张春贤写了一封公开信,发在红网论坛上。第二天就有公安警察威胁她说:你要这样搞,只会加重法院对你丈夫的处罚。我闻之,唯有再一次摇头。还是那句话,再重复一遍:金女士,在你生活的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你夫君有罪无罪,不是你说了算,不是事实说了算,不是律师说了算,不是法律说了算。你明白吗?
    
    湖南:江上之风    写于2009年9月2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9/25)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长沙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行政拘留通知书(图)
  • 谢长发被无端关押,谢福林被非法软禁(图)
  • 李海、谢福林等看望病中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视频)
  • 泛蓝联盟再次遭打压 张起判四年谢福林强制旅游
  • 快讯:长沙谢福林兄弟被抓
  • 长沙谢福林和弟弟谢树林昨晚被抓
  • 长沙经租房主谢福林和其弟仍被非法拘押
  • 谢福林兄弟一案是以刑事为名的政治迫害
  • 谢福林兄弟一案是以刑事为名的政治迫害!(图)
  • 长沙经租房主谢福林被刑拘疑与当局对泛蓝联盟成员采取更严密措施有关
  • 长沙经租房主谢福林兄弟被刑拘与“窃电”无关 与“严打”有关
  • 谢福林兄弟蒙冤 急需援助
  • 呼吁声援被关押的谢福林兄弟
  • 湖南长沙看守所,律师会见谢福林兄弟
  • 谢福林兄弟被正式逮捕 在看守所病情恶化(图)
  • 谢福林兄弟身体不支律师将申请保释
  • 谢福林一案最新情况
  • 谢福林的案件背后因素
  • 独立作家谢福林 部分作品选登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的公开信
  • 谢福林一案进展
  • 谢长发与谢福林最新情况
  • 谢福林案最新进展 金焰女士遭威胁
  • 国庆前夕,维权人士谢福林成了“盗窃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