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沙11"钉子户"协商拆除 开发商申请破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4日 转载)
    长沙11钉子户
    
    长沙11钉子户协商拆除 开发商申请破产


    
    长沙11钉子户协商拆除 开发商申请破产


    
    9月24日凌晨2:43,短短十几分钟“长沙最牛钉子户”就被拆除,不少路人在围观
    红网9月24日报道 23日晚7时30分,被拆迁户户主将6个铺面的货物搬出商铺。
    
    23日晚8时20分,长沙市城南供电局将商铺电源截断。……
    
    23日,随着长沙市天心区政府与黄兴南路一栋商铺的户主代表签下协议,被称为“长沙最牛钉子户”的最后一栋房屋,拆除已成定局。被拆迁人户主代表说,这是协议拆除,并非强制拆除,拥有房屋产权的11个户主都签了字。
    
    谈判进度
    
    23日达成协议,门面已清理
    
    “经过多次谈判,终于在23日下午与被拆迁户代表签下协议。”天心区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按照协议,被拆迁户应于23日下午交出被拆迁房屋的钥匙。
    
    记者现场观察到,从23日下午3时开始,被拆迁户就开始主动清理铺面了。
    
    23日上午生意还很红火的商铺,到23日晚7时30分,所有的货物全部清出。
    
    晚上8时20分,长沙市城南供电局的工人师傅已将商铺的电源全部截断。
    
    “这个铺面就是我们自己的,无所谓到期不到期。”说话间,店内一女子透露出自己就是户主之一。
    
    两年前开发商与被拆迁户一直因价格问题协商不下,为何此次又如此顺利地签下了协议呢?天心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说,双方都有诚意解决这个久拖不决的老问题,经过多次协商,且通过被拆迁户相互间做工作,问题终于解决了。
    
    “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不拆,通过谈判方式解决拆迁补偿问题的大门从来就没关闭过。2007年8月就只差一点点,开发商与我们的谈判却断线了,近两年我们一直在等开发商跟我们谈。”被拆迁户代表说。
    
    拆除时间
    
    初步计划今日凌晨拆除
    
    协商已成功,那么长沙南门口“最牛钉子户”这最后一栋房屋具体什么时候拆除?天心区一位正在现场指挥清理的工作人员透露,初步计划在24日凌晨拆除。但究竟是凌晨几点,他没有透露。
    
    这位工作人员说,南门口紧临黄兴南路商业步行街,人流量和车流量都相当大,直到晚上12点还很热闹。被拆迁的这栋房屋就在路边,如果白天拆除,对行人和车辆恐怕都不太安全。
    
    天心区相关工作人员说,这栋房屋不是很高,用一般的铲车或炮击个把钟头就可推倒。
    
    协商价格
    
    最后的协议价格为200多万
    
    这栋房屋最终究竟以什么价格达成协议的呢?对此,天心区政府多个相关负责人和被拆迁户户主都避而不谈。但记者了解到,双方最后的协议价格为200多万元。
    
    这栋最后拆除的房屋共有11个继承人,两年前共开了十多次协调会,都没达成统一的意见。其中一次,11个户主有7个签下协议,但因有4个没签而拖到了现在。
    
    “房屋的确有11个继承人,房屋从上世纪50年代初修建开始,一直就是门面。”被拆迁户户主代表陈俊欧介绍,房屋是他父亲陈玉煌和伯父陈玉琨1951年共建的,陈玉煌有6个孩子,陈玉琨有5个孩子,两大家子直到书院路拓改房屋被拆除前,一直没分过家。陈玉煌与陈玉琨两兄弟那一辈去世后,这个门面作为财产平分给11个人。50多年里,也有出租给别人的时候,也有自己经营。不管是别人经营还是自己经营,生意都十分火爆。一楼共40个平方米,当前可按2万元价格出租。
    
    “当初,跟开发商协商的不是货币补偿,而是按开发后商业楼面等面积补偿。”为什么没谈成呢?陈俊欧透露,商业楼面有公摊面积,开发商提出每个平方米补偿0.7平方米,后来才改为货币补偿的。11个户主要求开发商补偿400万元,开发商愿意补偿320万元。经多次谈判,11个户主退让到了大约370万元,仅10万元之差。但到最关键的时候,双方都没继续谈了,一拖就是整整两年。
    
    [声音]
    
    业主:我不是长沙最牛钉子户
    
    “南门口‘最牛钉子户’由三栋做门面的楼房组成,南面的一栋去年被强制拆除,北面的一栋也于2009年8月拆除,现在要拆除的是正中间这一栋最大的。”按照天心区委区政府设想,要将黄兴南路商业步行街风格延伸到黄兴路与劳动路之交的劳动广场,而新大陆·银座项目是商业步行街南延的首个项目。从2004年到2006年年底,新大陆·银座项目用地内的绝大部分房屋拆除已经完成,唯剩下黄兴南路边上的三栋没有拆下来,成为闹市中的拆迁钉子户。
    
    此次,最后一栋拆除的房屋中,被拆迁的11个户主之一否认自己是“长沙最牛钉子户”。他在红网发帖说,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南门口的拆迁工作始于2004年,直到2007年4月份,开发商才正式与被拆迁户(11户共有产权)接触,先后洽谈了几次,2007年8月份开发商与被拆迁户中的7户业主按320万元的补偿价签定了协议,另有4户业主认为补偿价格偏低没有签字,后来开发商又找这几户谈了两次,4户业主也作了适当让步,眼看谈判即将成功,开发商却突然人间蒸发,直到2009年8月12日开发商突然出现,对被拆迁户送达了听证告知书,“从这一点上看,造成房屋迟迟不能拆除的原因不在被拆迁户,而在于开发商”。
    
    [动态]
    
    开发商已向有关部门申请破产
    
    “也许因长沙最牛的钉子户4年没拆下来吧,开发新大陆·银座的开发商邓先生目前已正式向有关部门申请破产。”相关负责人透露,经过多年的折腾,开发商再也没法拖下去了,申请破产可能是出于无奈的比较明智的选择。但记者多次拨打开发商的电话,都没得到对方或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投资上亿元的项目多年没有回报,对于一般的开发商来说根本没有办法挺下去。”相关负责人介绍,因几个钉子户没拆除,整个项目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办到产权证。新大陆·银座一开发就吸引了全国各地客商,中西餐项目、休闲项目、百货项目等多个全国品牌项目云集黄兴南路。但由于没有产权证,这些客商纷纷要求退房。
    
    记者现场了解达到,2007年10月26日就已经开业的新大陆·银座开业,目前却关上一至五层大楼的大门。仅有一楼的几个门面在勉强开着,并且大都悬挂着“大洗货、大降价”之类的牌子。一栋雄伟的商业大楼,竟变成一栋大门紧闭得悄无声息的楼房,几乎所有路过的市民和外地游客都有些难以理解。
    
    [背景资料]
    
    南门口“最牛钉子户”拆除史
    
    2007年10月26日,位于长沙南门口的新大陆·银座开业,但因补偿价格未谈拢,三栋破旧的房子以坚定的姿态矗立在商厦前,破旧的房子里,经营户一如既往地经营着。
    
    2007年9月,一篇题为《长沙最牛钉子户三年未拆除》的帖子在网上各大论坛流传。此后,长沙“最牛钉子户”成为了南门口的一道“风景”。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为它拍照片,各地媒体也纷纷来到长沙,只为亲眼目睹这个“最牛钉子户”,关于它的报道也陆续见诸报端。
    
    2009年8月7日凌晨3时,长沙市南门口,其中1栋破旧房子悄然拆除。自此,长沙南门口最牛钉子户的3栋房子,因其中一栋已于之前被强制拆除,加上当日凌晨被拆除的这栋,只剩下最后一栋,也是面积最大的一栋。
    
    2009年9月23日,长沙市天心区政府与最后一栋房屋的户主代表签下协议,户主将6个门面的货物搬出,房屋被拆除已成定局。
    
    新闻回顾:长沙一钉子户旧房挺立商业大厦门口3年(图)
    
    虽然拆迁项目已启动三年,3栋孤零零的旧房子依然挺立在长沙繁华的步行街旁。该房产业主称该路段寸土寸金自己房子小只能拿很少的补偿款,希望能置换到同路段的商铺。开发商却表示必须要将差额款项补齐才能置换。 (本文来源:红网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漂泊在外16年 被拆迁户要赔偿-武汉花楼街佳丽广场被拆迁户的声明
  • 无锡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在玩躲猫猫
  • 北京借国庆,加大拆迁力度(图)
  • 副镇长担任房产公司法人代表,对被拆迁人大打出手
  • 江西余江县交通局办公大楼拆迁中倒塌
  • 广州“最牛钉子户”60平米索330万拆迁款 (图)
  • 是乡长周俊本人肆意胡为还是环渚乡政府在集体违法拆迁
  • 山东同圆公司遭野蛮拆迁(图)
  • 临近国庆:武汉经租房、医疗纠纷案、拆迁户开始进京上访喊冤
  • 上海周康拆迁办主任被人剁脚,政府保密,百姓叫好
  • 政府官员承诺作废,被拆迁人上访被抓
  • 至江苏省委书记公开信:泰州市违法占地,野蛮拆迁/陈昌钊等
  • 上海政府大拆迁逼死82岁老人
  • 美国人北京抗拆迁,中南海静坐聘纹身保镖
  • 上海市杨浦区平凉西块动拆迁------地方政府暴力的真实演绎(图)
  • 北京一镇政府强制拆迁民房 被法院一审判定违法
  • 安徽颍上警方助开发商毒打被拆迁人
  • 武汉拆迁户集体投诉控告信(图)
  • 民工在拆迁房内发现待发状态迫击炮弹(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评无锡市南长区政府回复“扬名镇五爱村厉巷地块有拆迁许可吗?”
  • 城市拆迁矛盾不会终结:访民走失在官衙的迷宫
  • 张剑刺死拆迁者案的九个问题/王令(图)
  • 本溪张剑案:拆迁之痛/王令
  • 如何破解拆迁难题?
  • 过去土匪在深山 如今土匪在拆迁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表示,拆迁工作要以政府为主导/吴志峰
  • 前门村夫:北京拆迁补偿新政令人失望
  • 反对暴力拆迁,还我家园/林锋
  • 关于喀什古城的拆迁问题 谁来作个解释
  • 江苏宿迁拆迁砍人事件,请公民投票表决/惠林泉
  •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 “权力自肥”的潜规则早该“拆迁”/王旭东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中央路72号地块拆迁的市民投诉
  • 促进宪法实施、落实公民权利 严惩拆迁腐败,真正落实社会和谐
  • 靠违法暴力拆迁拉动经济将毁了中国/惠林泉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