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连市长海县两个海岛将整体对外出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3日 转载)
    大连市长海县两个海岛将整体对外出租
    远处小岛即为长海县獐子岛镇的大耗岛和小耗岛。
    大连市长海县两个海岛将整体对外出租


    褡裢岛在长海县獐子岛东北约4公里海域,距大耗子岛西北约1.3公里,因形似褡裢而得名
    8月上旬,长海县獐子岛镇对外发布拟将其下辖的褡裢岛和小耗岛对外整体租赁的消息,这一超前性设想立即引来强烈关注。这两座岛屿是什么样子,他们为何计划出租岛屿,岛上如今的生活怎样,租岛设想距离现实有多远?带着这些问题,日前记者登岛采访,一探究竟。
    
     1. 两岛欲出租
    
     10多年前的设想,化作今日之概念
    
     在人民网大连视窗频道“獐子岛在线”页面上,《大连两海岛将整体对外租赁》的新闻赫然挂在醒目的位置。8月8日,獐子岛镇第十届渔民节商情推介会上,镇政府郑重对外宣布,拟将其下辖的2个小岛整体对外租赁。这则消息随即引发激烈讨论。
    
     拟对外出租的是褡裢岛和小耗岛。獐子岛镇全镇人口约2万人,由4个有人居住的岛屿组成,这些居民绝大部分住在面积较大的獐子岛上,褡裢岛、小耗岛和大耗岛3座小型可居住岛屿其实就是该镇的3个行政村,当地人称獐子岛为“大岛”,称其他3座岛为“外三岛”。
    
     9月21日,记者来到獐子岛。说明了采访意图后,獐子岛镇方面委婉地表示,目前,对外出租两个小岛的事儿只是停留在概念上,并没有实质性的举动,因此现在谈此事还为时尚早。
    
     其实早在10多年前,獐子岛镇就规划了“小岛迁、大岛建”的发展思路,獐子岛镇由1个大岛3个小岛组成,如果动迁小岛上的居民到大岛上来,然后集中资金建设大岛,既整合资源又惠及居民,但这一思路变成现实的条件是需要时间、资金等多方面准备成熟。而在搬迁之前,租岛被作为概念提出,有其前瞻性,海岛出租可缓解动迁投资压力,也为海岛长远发展提供了一个思路,一举多得。
    
     此次拟对外出租小岛设想的提出,有两个重要的背景。一是,直到2008年11月27日,这个海岛县才正式对外开放;二是,长海县这几年一直实行“大岛建,小岛迁”的政策,就是把小岛居民迁到大岛,以减少小岛基础设施的重复建设,岛上的一砖一瓦都是从陆地上用船运来的,成本很高。
    
     2.遐想与困难
    
     未来岛主的自由与禁令,受制因素有很多
    
     獐子岛镇每个小岛都是一个村,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交通、水、电、通讯、供暖、海水淡化、就业、医疗、教育等方方面面都要兼顾,据了解,为了维持3个村级小岛组织的正常运转,政府每年需投入三四百万元,码头、路灯、电缆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每年也得几百万。从未来发展角度讲,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为外三岛将来的建设、发展打好了基础。
    
     獐子岛镇方面表示,租岛这个概念的提出,只是对未来的一个设想,在提出概念的同时,也描绘了一个粗略的框架,给公众一个遐想的空间。记者注意到,在对外宣布拟招租信息时,獐子岛镇在措词上就格外谨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及土地租赁政策”,“拟对褡裢岛和小耗岛进行对外租赁开发建设”。
    
     同时提到,将以土地租赁的形式,出让小岛土地的使用权,租赁对象不限,私人也行,企业也行,但要具有土地租赁资格。同时,獐子岛镇政府将负责两座岛屿居民的搬迁。此外,拟对外租赁的小岛都是资源保护完好的原生态村级小岛,獐子岛镇政府将给“新岛主”很大的发挥空间,租赁者可以自己对小岛进行规划,前提是不违法,不破环生态环境,甚至严格到“连一棵树都不能毁坏”。
    
     小岛拟出租的消息发布1个多月来,许多人与獐子岛镇联系,表达租岛的愿望。对此,獐子岛镇方面表示,现在谈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租岛面临着很多不确定因素,前景很难判断,现在只是处于探索阶段,还没有进行充分、科学的论证,因此不好对外进一步表态。
    
     这一设想的现实环境和基础是需要决策者慎重考虑的,獐子岛镇方面表示,这不是獐子岛镇和长海县的事情,如果付诸实施,需要通过市、省、国家的层层审批。此外,岛屿出租的价格、时限等等最现实的问题都不明了。而且,还要兼顾国家在海岛保护方面的法律,獐子岛位于大连市长山群岛最南端,因此更得慎之又慎。
    
     为什么没有将大耗岛也一并列入拟出租范围呢?大耗岛陆域面积约2平方公里,户籍人口267,近几年,镇政府投入很大,出资建了几座楼房,居民大都搬到了封闭小区里,獐子岛镇也准备在这里搞旅游开发。
    
     3.登岛探访
    
     风暴眼中的小岛,岛民生活平静而祥和
    
     站在獐子岛的高处往东北方向极目远眺,西侧狭长型的岛屿是褡裢岛,褡裢岛的东侧是大耗岛,小耗岛藏在大耗岛身后,只露出半个身子。小耗岛陆域面积约1.9平方公里,户籍人口515人,有客货码头一座,海岸线长12.1公里,距离獐子岛为7海里。
    
     22日上午,记者乘船驶往域面积约1.62平方公里褡裢岛,6海里的路程,27马力的小船却足足走了1个多小时。褡裢岛户籍人口有928人,海水清澈透明,沙滩细软,她犹如瑰丽的钱褡裢镶嵌在蓝天碧海间,东西两岛潮起时海水相连,潮落时岛民才可往来其间。几十年前,政府修建了拦海大坝,如今已将两岛紧密相连。岛上,红瓦房错落有致地点缀在青山碧海间,村间小路干净得一尘不染,虽然出租海岛的消息已在外界激烈地讨论,但小岛却十分平静,岛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一如既往。
    
     码头上一番热闹景象,几十支待发的渔船泊在湾里,三三两两的渔民正在往船上装笼,准备出海捕捞海螺。码头的尽头,岛民老蔡将鱼钩甩向海里,半分钟后,线被绷紧了,他麻利地收线,2条10多厘米长的鱼递到了老伴儿手里,老蔡说这鱼叫刺毛,记者也尝试了一番,钩下去后很快就感觉线往下压,提上来一看,也是2条刺毛,决不空手而回!半小时,盛鱼的小篮子就快满了,老蔡家午饭和晚饭的餐桌上又丰盛了很多。
     老蔡说,很多老人退休后,就到海边来钓钓鱼、散散心,这是每天生活的一部分。4岁的孙女则在一边把玩着海星,老蔡的老伴儿说,孩子都搬到大连去住了,这几天才将孩子接到了岛上,“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搬走了,岛上多是老人、妇女和还不到入学年龄的孩子了。”走进村子,见到最多的果然是老人和妇女,大家都忙着将旧网剪掉重新织网,或者是侍弄院子里的蔬菜。
    
     岛上老人说这里民风淳朴,不会丢东西,也很少有人养狗,听到最多的就是马达的轰隆声和海浪声。67岁的石老太太家里还有8间房子,院子里种满了蔬菜,她说岛上生活安逸,蔬菜可以自给自足,儿子在岛上开了家旅店,大女儿已经搬到大连去搞养殖了。“听说过小岛动迁的消息,这样的好事儿,我们也盼啊。”老人说,上世纪60年代她结婚时,就是拎着一个小包裹坐着小船,从另外一个小岛来到这个岛子,在小岛上生活了一辈子,她也很向往岛外的生活。
    
     除了土生土长的海岛人,近年,一些外来人口也来到岛上。中午时分,一位50岁左右的外地人推着小车,吆喝着“卖豆腐啦,卖豆腐啦!”他说,别看岛小人口少,一天能卖出70斤豆腐。在他眼里,小岛上唯一的不足就是物价贵点,一吨煤块运到岛上,比陆地要贵100元,每斤豆子也贵一两毛钱,但他说岛上有线电视等基础设备都很完备,还得意地说:“电视剧《乡村爱情》里王老七和小蒙怎么卖豆腐,我就怎么卖!”另一位在此居住了近20年的铁岭老汉说,他已经在这里扎根了,“五六年前就听过搬迁的消息,我们也关心岛子将来的发展,但现在还是要安安稳稳地打渔过日子。”4.教育迁徙
    
     为解决孩子教育问题,很多人搬离小岛
    
     现在,褡裢岛上有近十家商店,水、电、药店、银行、旅社等设施一应俱全,但即使这样,与镇政府驻地獐子岛相比,小岛居民的生活质量还是大打折扣,在医疗、教育、交通方面表现尤为明显。2005年,该镇对小学进行了合并,外三岛的小学生都集中到了獐子岛上。
    
     21日下午,獐子岛小学放学后,家住獐子岛的3年级两个女学生说,外岛的学生都住在学生公寓,有160多人住校,“有人专门给外岛的学生做饭,每天晚上,老师都陪着他们写作业,我们回家写就行,有妈妈辅导功课。”
    
     褡裢岛上只有一所幼儿园,没有小学,出行靠每天一班的客船。一位家长说,孩子7岁就得上一年级了,个别孩子还尿床就得住进学校了。一位老太太说,她12岁孙女正在獐子岛的小学读六年级,孩子读二年级时就随学校一起搬走了,孙女吃住都在学校,有时候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孩子在镇上上学,村里镇里都有补贴,要不真承受不起啊。”她说,现在褡裢岛上原来的学校已经改成小诊所了。
    
     为解决孩子上学问题,家长自发从外三岛迁到獐子岛、县城乃至大连市区。17岁的杨远东正在读高二,12年前,比他大7岁的哥哥要上中学了,一家人决定从小耗岛搬到镇政府所在地獐子岛,他们在獐子岛买了一处平房,一直住到现在,后来哥哥读完高中后,又回到了岛上做潜水员,现在家里人已经在獐子岛给他买了新楼,准备结婚了。
    
     杨远东一家只是搬到了镇上,有很多人搬得更远。杨远东的同学蔡铭旋是褡裢岛人,他也在读高二,他说,“上小学时,我们还在小岛上,我们班有25个人,后来有3个同学家都搬走了,到大连读书去了。”这群在外读书的孩子,听到小岛拟对外出租的“风声”,也表现得十分兴奋,“ 听说要租出去,做旅游,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快吧。”杨远东说。
    5. 行路难
    
     选好良辰吉日,也往往被“风吹雨打去”
    
     通常,每天都有一班客船往来獐子岛和外三岛之间。外三岛上,几乎家家都有小船,但因为船只通航受天气影响较大,遇到恶劣天气,居民们经常会被困在小岛上,40多岁的王先生说,这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在本岛或附近岛上找对象,结婚迎亲时都是用船迎娶,但如果挑好了良辰吉日,偏偏遇到大风大浪,就只能提前或风停了再去迎亲,因此只要风平浪静,对岛上人来说都是好日子。
    
     17岁的杨远东去过大连很多次了,他说自己很向往陆地上的生活,“以后考上大学,就不回岛上了,即使考不上大学,也争取在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杨远东只在小耗岛生活了5年,印象里老家有4间平房,从獐子岛回家,需要先坐船,到码头后,还得走一段山路,然后爬山,再经过一个长长的防空洞才能到。
    
     因为恶劣天气交通遇阻后,需要政府紧急救援的情况也事有发生。獐子镇政府1名工作人员说,两年前冬季的一个大风天,褡裢岛上有人受伤,伤势不轻,但村卫生无法对其进行有效治疗,必须马上把他送到獐子岛的医院进行救治。得到消息后,镇上紧急派出一艘400马力的摩托艇,风平浪静的时候,全速行驶只需五六分钟就能到。可是那天在大风浪中,摩托艇走走停停,还要不断校正偏离的航线,竟然足足开了两个小时。
    
     对慕名来到岛上的游客来说,獐子岛以及外三岛可谓是休闲度假好去处,这里是全国的文明镇,这里四面环海、冬暖夏凉、空气清新,夜深人静时,出租车司机王先生说,经常有游客到小岛来度假、钓鱼,但是这里的娱乐、休闲生活还不是很丰富,晚上入夜后,小岛就更加静了,“外面的人都住不长,主要是耐不住寂寞。”
    
     22日一大早,记者在一小餐馆遇到了从瓦房店来岛上做厨师的一位“大陆人”,他是9月8日来到岛上的,才过了不到半个月,就觉得憋闷得慌,“从小岛东头走到西头,也就个把小时,天天出来转,也觉得没意思了,尤其是出岛的交通不便,从这里回趟家得半天的时间,船票还贵。”他说,因为这里的工资要高一点,他就暂时坚持了下来,准备慢慢适应寂寞的生活。
    
     6.展望
    
     村级小岛出路在何方?“整岛搬迁”已有先例
    
     长海县所辖9个村级小岛,哈仙岛、塞里岛、大耗岛、小耗岛、褡裢岛、乌蟒岛、巴蛸岛、格仙岛、瓜皮岛,这些人口稀少的村级小岛出路在何方?长海县政府负责人在今年全市农村生态建设工作会议上透露,长海将有计划、分步骤地对不足500人的小岛和大岛散居渔农户进行搬迁,同时在大岛中心区或中心村统一建房、集中居住,以借此进一步整合资源,保护生态,改善人居。
    
     虽然租岛一事没有实质性进展,但租岛概念还是快人一步,在搬迁前,对其未来发展有了谋划。其实,在“小岛迁、大岛建”的工作思路之下,长海县已经有一个村级岛进行了“整岛搬迁”。
    
     在长海县广鹿乡原本还有一个村级小岛,这就是陆地面积仅有0.64平方公里的洪子东岛,从2004年开始,全岛百姓开始陆续搬迁到广鹿乡,住进了新村,生活环境有了较大的改善。可见,“整岛搬迁”并非“海市蜃楼”,有着一定的可行性。
    
     21日,记者了解到,通过整体运作,洪子东岛已经腾空,目前岛上仍以养殖业为主,其未来的发展规划还在进一步探索之中。记者了解到运作高端旅游已经成为国际上开发海岛游的一种方式,但到底该怎么走、步伐该迈多大都是需要继续探索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职工罢工!
  • 夏德仁任大连市委书记 李万才提名市长候选人
  • 大连市政府官员与私企老板联手侵吞巨额国有资金
  • 高级工程师在大连市公安局的冷冻柜中被活活冻死
  • 大连市委书记坦言:大连居民收入的确比较低
  • 大连市法院执法不公 长海县政府执政欺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