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遭网络封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1日 转载)
    
    台湾作家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问世不久,传出遭大陆网络封杀,无法转发其相关文章的消息。龙应台盼望大陆读者因为她的书而更认识台湾,深入看见台湾社会背后的脉络。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博讯 boxun.com)

    台湾作家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九月先后在台湾、香港上市,由于此书推出时正是大陆准备欢庆建国六十周年大庆前夕,因而隔外引起外界关注。龙应台在九月十八号,九一八事变七十八周年当天在香港大学举行首场相关演讲,吸引大批港大师生及外界人士参与。龙应台在会上表示:“关于这本书我想说的是,我一点都不想控诉,没有任何的控诉,没有任何的谴责,它甚至完全不是谈谁是正义的,谁是不正义的,我唯一想做的是借这本书说明,我们海峡两岸三地华人世界,刚刚好走到了六十年这一个关卡,而六十年我们都觉得是一个重要的关卡,因为人生最长就碰到一次所谓的六十年,对于那些千千万万往生了的人的亡魂,我用文学在六十周年的时候给他们上了一炷香。”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目前尚未在大陆发行,龙应台透露已经有许多中国出版社与她联系,表示兴趣。然而该书尚未发行,却不断有消息传出在大陆被封杀。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曾撰写《唐山大地震》等书的钱钢,18日发表文章指,日前北京各网站接到北京市网管办通过MSN,下达「删除全部龙应台的文章,并不能再发她文章」的禁令。《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尝试去丈量、探查,以及最重要的去聆听,这些「失败者」身上所披载的身世和生命密码。
    
    因透过推特等网上渠道发布福建严晓玲奸杀案的消息而被警方拘捕的福建网友郭宝锋告诉本台记者:“现在封杀得非常厉害,在国内校内网上你发龙应台这几个字就很难发得出去,就是国内的一些网站上面,比如说豆瓣、校内这些网络服务,都很难发得出去,相关的评论都被删掉。这本书是对历史的一个反思,可能有些篇章对中共整体的形象是不利的。”本台记者星期一尝试上豆瓣网站,找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相关消息,但发现已全部被删除。
    
    从香港返回台湾的龙应台回应表示,非常希望大陆人民能读她的新作,这可以让对岸人民看见台湾历史的伤痕,继而从中认识台湾。
    
    龙应台日前在其新书发表会上曾提醒胡锦涛在即将来临的国庆致辞中说的第一句话,是向人民道声「对不起」,对经历战乱的人民展现疼惜,而不是只有庆祝的典礼。香港大学一位正攻读博士的学生表示:“起码他应该有一个开放的态度,让大家去反思,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而不是用一种强制的手段让所有人嘴角上翘,表示普天同庆,起码你要开放,让大家用一种公允的态度去对待这段历史,因为这段历史不仅仅是共产党的历史,它更是所有中国人的历史,也是很多在台湾的华人,包括两岸三地甚至海外几千万海外华人的一段历史。”
    
    目前任教于香港大学的龙应台,早前时常在《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撰文。2005年,《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刊登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等文章后,网络便盛传「冰点」将遭停刊。2006年一月,「冰点」周刊因刊登学者袁伟时文章,被当局勒令停刊之后, 龙应台随即在《中国时报》发表标题为「请用文明来说服我─给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文章,谴责北京当局对言论自由的箝制,这封公开信当时就遭到大陆网站封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现企业网络诽谤案 发帖者遭刑拘
  • 广东15厅局设网络发言人:可用虚名
  • 全国网民都要记住这个名字-网络打手胡启恒(图)
  • 网络频传西安惊现针刺案:官方否认
  • 济南维权人士、网络记者张金凤仍被禁见律师
  • 中国开始规范网络新闻标题
  • 各地网络新闻发言人亮相 政府将直面网上舆情
  • 网络红人刘逸明(熊忠俊) 四报纸图片(图)
  • 部分地方政府设网络新闻发言人回应网上舆情
  • 张清扬:《北京日报》再批刘逸明:网络言论不是绝对的(图)
  • 网络兴起 “引导舆论”不如被舆论引导
  •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图)
  • 湖北通山县招聘网络评论员/毕研韬
  • 蒋宏坤 回应了网络上对他“大专”学历的热议
  • 中央党校专家:基层领导干部不能怕网络
  • 张清扬:因质疑飙车案,著名网络作家刘逸明被行政拘留
  • 党校刊物称中国全社会网络信息安全意识淡薄
  • 地方政府应重视网络民意,给本地论坛宽松环境
  • 四年半铁窗生活之后,网络异见者张林获释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罕见网络诽谤案:严重危害社会 为何只诉诽谤罪?
  • “最牛区长已阅”:一枚官腔网络版“图章”(图)
  • 今天,谁也阻止不了“网络电视”
  • 传媒、网络与NGO:大陆公共话语权天下三分
  • 网络+拳头带来民主/力勇
  • 王力勇:网络+拳头带来民主
  • “节客拯救地球”网络签名活动
  • “贾君鹏”引发网络狂欢 “网闹”成为网民新宠(图)
  • 网络热起给“严晓玲遭轮奸致死”发帖者寄明信片(图)
  • 网络问政无现实力 强卫顺水推舟/陈赫
  • 胡星斗:中国的网络与媒体开放
  • 评:国内的网络恐怖是为了什么?
  • 咱们网络有力量/于啸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境/贺卫方
  • 政府能控制“网络群体性事件”(图)
  • 伊朗选举争执:新一代发动网络抗争/张翠容
  • 中共推行的网络工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