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中国网律师18日接删文章电话 19日下午起网站受到攻击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1日 转载)
    
    20009年9月18日,维权中国网律师接到电话要求删除文章,称文章造成诽谤.19日下午开始,维权中国网持续受到攻击.附维权中国网文章和13条评论:
     (博讯 boxun.com)

    网民发帖称:派出所所长执法时被省人大代表殴打?
    
    来源:维权中国网 作者:谁打谁
    
    维权中国网消息 近日,网上有许多帖子称,2009年8月31日早晨7点多,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司马浦派出所所长翁钟文在当地龙腾宾馆追捕一名侦察已久的毒犯时,遭到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代表、龙腾宾馆老板靳文龙的欧打。
    
    帖子称,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代表靳文龙聚集当地黑社会份子及保安将所长翁钟文等围攻,靳文龙打完人并声称要罢了所长的官!帖子还称,马浦派出所所长翁钟文被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代表靳文龙率人殴打时,几百人围观。
    
    记者在广东省人大网站上了解到,广东省十一届人大代表790名,其中汕头市46人,靳文龙的名字在汕头市46人中。
    
    还有网民发帖子称,2009年8月31日早晨7点多,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司马浦派出所所长翁钟文一行多人,听说在广汕公路边上抓捕到了一名不明身份的人员,听说是“白药仔”(即吸毒者),然后带队来到司马浦龙腾宾馆。他们在无着制服,又无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将不明身份、因何原因抓到的人带到龙腾宾馆新楼保安室,喝令龙腾宾馆的值班保安员关掉宾馆的前后门,当班的保安员将此情况报告给值班经理。没几分钟,廖副总经理就到了。
    
    廖副总经理到场后,翁钟文用枪指着他,大声吆吓:“你让老五过来”。廖副总经理感到这样一来影响不好,就打电话给龙腾老板,靳文龙到场后对翁所说:“这里是公众聚集场所,人员多,影响不好,你不要乱开枪,要是伤了人,你可要负责的”!翁钟文不服气了,仗着自己是警察,是所长,一点意见都听不进去,整个人就扑上来了,要打老五(即龙腾老板靳文龙),并多次气势汹汹的用手枪指着靳文龙说:“我是来抓人的,搞不好连你一起抓”;然后翁钟文又粗暴地伸手抓住靳文龙,扬言说若不老实就毙了你!!话音未落,翁钟文不顾劝解,直接举枪准备对准靳文龙射击,幸在场的几位民警和保安及时抓住他持枪的手,使其将枪口朝天,子弹才射向了天空,翁钟文开枪射击之后,仍然不顾在场的民警和保安的劝阻,漠视周围群众的性命安危,再次持枪准备向靳文龙开枪射击,幸在场人员的多次得力劝阻,才免酿成血案。翁钟文在现场民警劝阻下,企图无法继续,但仍然多次持枪射击,直至将其手枪枪膛内的子弹大概有6、7发吧全部当众射完,之后更是去抢夺其他几位民警的枪支,准备继续行凶,其他的警察看到自己的所长太过于冲动,都没有给他抢去,拒绝将枪给他,直到子弹打完后还几次将手枪举向空中做射击状,后来才在同行民警的推拉下离开龙腾宾馆。
    
    翁钟文不单对正当商人如此嚣张,在其任司马浦派出所所长的几个月来,路面抢劫事件时有发生,治安状况恶劣,群众普遍感到没安全感,老是担心不知什么时候,恶运就将降临到自己头上,遇有打架、抢钱的事,出警是珊珊来迟,但是,捞钱的事比方说是查赌查发廊的事就比谁都快,甚至是普通的3-5元一局的抓到就要罚2万以上,否则就要关上一段时间才能出得来,在其领到下就多次在辖区内以抓赌、抓黄、查车为名,数次对企业和老百姓拔枪恐吓勒索,制造多起故意伤人打人的恶劣行为,民愤极大。司马浦人对此只能私下议论:“司马来了个翁疯子,老百姓怎么过日子”!就可见其影想之恶劣!
    
    当时翁钟文不但嚣张,而且特别冲动,严重失态,所做所为与一名人民警察的身份严重不符,更别说是身为带队的所长了,作为现场目击者,真的感慨,现在的领导是怎样去挑选领导干部的,共产党要是这样组织用人,那我们平头老白姓还怎么活!
    
    还有网民发帖子称,靳文龙是省人大代表,又经营酒店结交众多黑社会恐怖份子,霸占当地农田耕地几百亩,谁也惹不起!这等目无法纪,无法无天的可耻行为在法制社会的今天公然上演,实在是公安的悲哀,也是国家的悲哀,更是老百姓的悲哀!
    
    以下是文章后面的评论,一共13条,关于揭露广东省人大代表靳文龙的文章,还称,靳文龙涉嫌强奸女学生.
    
    一、 他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是从改革开放之前,在司马浦镇土产站倒卖黄麻皮(当地人叫:麻补),从农民手里买三级的黄麻皮,经过行贿工作人员及站长,变成一级黄麻皮。买通站长后,本来土产站有收购黄麻籽,结果土产站不收农民的麻籽,只收靳文龙的麻籽,农民的麻籽就只好卖给靳文龙,靳文龙乘机压价,大捞血汗钱,用此手法把土产站应该分派卖给农民的化肥,也同样经他手先榨油水再卖给农民!
    
    二、 78年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靠当供销员骗外省百货公司的钱财,80年后,利用国家对外开放政策,打着办“三来一补”企业,大搞走私布料、汽车,造假海关批文等等赚了上个亿。(90年靠出卖色相使台湾一富婆出资办企业他占干股赚钱)
    
    三、 90年后,其兄弟几个又靠假出口真退税,骗取国家退税款将近5个亿(2000年国务院807专案组到汕头市时其兄弟几个全在逃、网上通缉),现在靳文龙的户籍还有澳大利亚的,他是双重户籍(其人大资格本来就值得怀疑)。
    
    四、 94年他用不正当的手段低价购买得司下管区农用土地50亩(实际是70亩20亩是多占的),2005年以办理了国土手续(国有),但是没按规定还给农民国有土地证用补偿款。该土地用于办染布厂(极端污染环境),其烟囱及污水直接造成周边的居民、单位(派出所)严重受污染,该染布厂(新万年)之产量年上亿元,但税收只有区区几十万,年偷逃税收上千万元(这也是贡献吗?)!
    
    五、 他开办的宾馆楼房,原属海外华侨捐资修建的侨联大厦,他经过不正当手段向镇政府低价买到手(海外华侨要将其用于办公共福利事业汽车站却不行),尔后又用惯用手法低价向司下管区买的另一块土地(该土地原是司下管区一基督教徒买来建基督教堂的,被他叫黑社会人员通过黑手段折价买到手)。宾馆开办以来,黄、赌、毒,是家常便饭(前年又开了一家新天地发廊、与其女婿廖展文书记合开的、更是要多黄有多黄、要多毒有多毒),常年就有三家在宾馆里头贩卖毒品,他从中收取红利。至于黄、赌,鸡头、赌庄那就更不用说了。 唉,太多了,反正每年他的宾馆里最少因黄赌毒而死的人不少一人,当然,都被他搞定了,还有,宾馆偷税漏税,黑社会聚会打架斗殴等等。就连峡山的金嘉诚酒店老板都不得不拱手低价出让其宾馆给靳的侄子,现在的金佳城酒店老板以是靳文龙家族的了。
    
    六、 97年他为了建别墅,扩建工厂,看中美西村的土地,用黑手段威胁村干部强买该村上百亩土地,该村群众集体与他的黑帮对抗,致使多名群众受伤。
    
    七、 为了达到其称霸一方,用重金勾结镇某主要领导,操纵司下、司上居委干部人选,所有村干部均是其马前卒。谁敢不听话?只有死路一条,群众就只有默受的份了。
    
    八、 用黑手段低价强买司马浦工商所办供楼(该所地点属黄金地带),致使现在工商所办公地点商户办事难找(最可恶的是、若所长不听他话,他就使手段把他调离,以被他调走两任了)。
    
    九、 用黑手段低价购买大布农用土地100亩(每亩5万元),为让其妹夫当大布理事会头,出资30万修路。这也叫公益?他的欺世盗名勾当实在太多,无法一一详诉。
    
    十、 太太多多,在本地欺男霸女,廖展文书记的女儿就是被其先强奸后当X奶的,当然,也得到好处。此人的种种罪行,书笔难填!现在所写的只是其罪山一角。所谓大善人!?就是如此!
    
    十一、 2003年至2008年五年时间,司马浦的猪肉、自来水、煤气、等等供应全部由他操控,平均加价35%,这也是为了民生?
    
    十二、常年就有三家在宾馆里头贩卖毒品,他从中收取红利。至于黄、赌,鸡头、赌庄那就更不用说了。靳文龙有多臭?04年重庆旅游学校全体将近毕业的学生到他的宾馆实习,期间知道有一女生是处女又长相比较好看,就将他强奸了,被他强奸后,威胁若报警就要向校方投诉其服务态度不好使其毕业按语不及格(当然、为了使女学生感觉上好受点,靳文龙也给那学生800元开处费,不过,又在其实习期结束时结算工资时将其扣除掉了800元),这也是人做的吗?猪狗不如。
    
    十三、 至于建养老院,你知道政府下拨多少钱吗?司马浦保安队办公楼今何在?队长埋了!队长买得到吗?不!他是经靳老板才买得到的。其中猫腻多少大家知道吗?200万!为了搞垮同行,什么毒招他都出,赖二明被抓就是凭证,好了,不用再说了。希望大家知道转载。谢谢
    
    
    维权中国网对本文是客观公正的,13条评论是网民所发,网络上到处都有,不知道什么人那么害怕?网络上到处大量疯狂删帖子.如果涉及什么诽谤,可以直接找公安报警.如果不是诽谤,检察院和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是否应该介入调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教师12年学术维权 惟愿学界天下无贼(图)
  • 维权中国网遭遇黑客持续攻击 已经瘫痪3天
  •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在狱中被通知可以请律师(图)
  • 《中国维权动态》第118期
  • 台州维权人士林大刚病重巧遇严正学/吴高兴
  • 国庆前杭州维权民主人士多被跟踪监视
  • 上海维权民众致中共十七大四中全会/鱼死网破
  •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押送回广西老家
  • 《中国维权动态》第117期
  • 替汉人维权 维族名记被汉人打成重伤
  • 毒奶粉事件一周年,维权道路持续
  • 济南维权人士、网络记者张金凤仍被禁见律师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被软禁
  • 紧急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朱金娣被扣押
  • 江西抚州工行断友9月7日举行大规模维权活动(图)
  • 中共著名烈士遗属在维权(图)
  • 四川维权人士枉成明被行政拘留
  • 建国六十周年中共军队老干部维权再起(多图)(图)
  • 深圳劳工维权人士张治于被非法关押
  • 刘杰-我的维权经历(图)
  • 上海维权民众致俞正声公开信(图)
  • 上海150多名维权民众继续大声紧急呼吁
  •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 湖南耒阳尘肺工人维权纪实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好悠闲:唤醒良心的行动——南池子王琳老人坚持继续维权
  •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 维权人士的遭遇(图)
  •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号召上海维权民众乃至全国,展开反监控反暴力运动!(图)
  • 世界的维权脚步(图)
  • 两岸六十年 中国维权运动时代的兴起
  • 从法官维权看权大还是法大/才亮
  • 从法官维权看权大还是法大/王才亮
  • 枉成明:中国弱势群体维权联盟宣言
  • 中国维权人士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东方
  •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吴苦禅(吴高兴)
  •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张三一
  • 刘晓艳:制度限制下的维权运动
  • 农民工职业病维权仍艰难 一纸诊断证明难得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喜闻作家毕淑敏维权/郑恩宠、朱金娣等
  • 征集签名:控告问责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无锡维权
  • 新疆“75”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陈维健
  • 上海维权公:上海人民向温州网民反腐行为致敬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 王译:维权英雄、爱心义工陈杨轶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