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闵行倒钩”事件又出热词:“这是工作秘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1日 转载)
    
    来源:京华时报
     2009年9月16日,上海新闻综合台《新闻夜线》节目播出对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建强的采访时,这句话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接着很快成为网络名言。 (博讯 boxun.com)

    
    刘建华先生这句话原本是回答记者提问的----,刘先生到《新闻夜线》回应“放钓执法”事件;当记者问“当天如何部署工作整治黑车”时,刘建强说出了这句可能注定要轰动天下的“名言”----这是工作秘密。
    
    刘建华的这句话会成为继“周老虎、俯卧撑、躲猫猫、打酱油、……”之后又一个网络流行语吗?我看会。理由如下。
    
    一、这句话能经典地表现出眼下以“机密、秘密”为借口拒绝政务公开的现状。连“如何部署整治黑车”都成了秘密,那政府机构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和可能向社会公开呢?国家机密现在走到“工作秘密”,自然堪称经典,值得流行起来。
    
    二、这句话能让我们记住在有些人眼里,我们是没有知情权的。
    
    三、这句话能让大家明白,滑稽和幽默不是艺术家的专利,中国的公务员有时是很有创造性“天赋”的演员。有了这三点,它能不流行吗?
    
    网络热点:对上海“钓鱼式执法”的娱乐和审视
    
    9月11日,一篇帖子引发广泛关注。帖子中,网友“善良的被骗”自称是上海外企白领,8日下午1点左右,他驾私家车在等红灯时,一名白衣男子过来敲他的车门,说胃痛,因打不到车,请求带他一程,还拿出10元钱当车费。
    
    “善良的被骗”说,他先是拒绝,但看到对方“疼痛难忍”后“心软”,同意让他上了车。这名男子在车停驶后突然拔走车钥匙,七八名身穿制服的人随即出现“强行”将他塞进一辆面包车。双手反扣,卡脖子,搜去证件,扣车。“制服人员”告诉他,交钱才能拿回车。他想打电话报警,电话被抢走。最后被罚10000元加200“保管费”了事。
    
    大旗网在第一时间内推荐了该帖,其阅读量过百万。其后,此贴被转载于国内各大小论坛。截止目前,在谷歌获得大约238,000条查询结果。有网友称其为“上海版的南京老太”。并戏谑称“倒钩”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一,很多帖子里都可以看到“闵行倒钩,天下第一”的跟帖。
    
    如果说这些网友是在以一种娱乐的方式调侃发泄,那么也有众多知名博客在另一个层面审视这一事件。他们对事件的讨论已经远远超越其本身,而是一个法理问题----执法部门是否可以“诱民入罪”?在诚信丧失的今天,如果这么做,是不是更大的危害?
    
    引用著名网友十年砍柴对此事的评论:在西北的荒漠地带,生长一种叫“发菜”的藻类植物。因为它被食客们追捧,许多农民去采发菜出售,代价是将荒漠上本已十分珍贵的植被破坏,引发生态灾难。上海闵行有关部门利用“倒钩”执法,庶几近乎此。
    
    什么是“钓鱼执法”为何不可诱民入罪
     魏英杰:执法部门不可诱民入罪
    
    从这个角度讲,如果执法部门先让人伪装成路人搭便车,再以“非法营运”进行处罚,无论是否涉及钱款,都可能构成了“诱民入罪”。从现有报道看,执法人员放“倒钩”时并无特定对象,也没有证据表明该车主以前有搭客收费行为。这就意味着,采取“钓鱼式执法”更加失去了合法性依据。
    
    应当进一步追问的是:为何相关部门会采取这样的执法手段?网上普遍的看法,这是“罚款经济”的一种恶性表征,急功近利的执法部门受利益所趋,不惜滥用职权、构陷公民。也有其他车主称,自己曾有过类似遭遇,并被处以数千上万的罚款。但只能说,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
    
    这位白领的遭遇并非单纯的执法对错问题,其实质是公民在为法规缺失“埋单”。由于法规不明确,执法部门或因执法难度太大而陷入被动,但也可能加以利用,使之成为“合法”获取部门利益的来源。最终,有关部门还可以借此转嫁执法不当所应承担的责任。试想,一旦搭便车、拼车“合法化”,相关部门还能够以执法的名义“诱民入罪”吗?
    
    十年砍柴:伤害良善的执法艺术贻害无穷
    
    这是一起典型的“请君入瓮”式的“执法”,它完全背离了执法乃是为维护法律尊严和公序良俗的目的,而涉嫌诱人违法,逼人作恶。即使这位私家车司机真的贪图10元钱的小利,但只要那位要求搭车的“路人”,曾经以胃疼却拦不到出租车为借口的事实存在,就不应认定为“非法运营”。因为这位司机并无开黑车牟利的主观故意。
    
    利用倒钩“执法”,虽有可能抓获那些职业“黑车”,对维护出租车管理秩序不无裨益,但其危害性远远大于其正面效果。
    
    笔者这样说绝非危言耸听。在当下,诚信沦丧、道德滑坡是令人忧心的社会问题,在被称为人情荒漠的大都市,良善之心所散发的光辉是何等的可贵,作为政府部门,有义务去呵护这点光亮,而非采取“倒钩”的方式去消灭本已稀缺的同情心。有时候笔者本人也有这样的困惑,好像一些管理者不是提倡为善,而是想方设法让你麻木、冷漠。比如我坐地铁,常常能听到广播里这样一遍遍播放:“请主动抵制乞讨卖艺行为。”听罢真是心寒!我承认乞讨行为对公共交通的秩序有影响,我也知道某些人化装成可怜样博人同情。可必须承认,这个世界确实有许多可怜的人需要施舍,否则就难以生存下去。如果所有人都害怕受骗,都变得心肠坚硬如磐石,所有的乞丐在公共场所都空手而归,我们这个社会难道就文明了?进步了?
    
    长平:比"黑车"更黑的是垄断权势
    
    曾经有一个“钩子”对记者说:“做钩子的都是黑社会,不是好人,我也是坏人,就是合法抢钱啊!但我不抓车,也有别人来抓车。”从这一段自白和辩解中,不仅可以看到上海交管部门对人伦道德的摧残,还可以发现公权力堕落的秘密----― 居然和“合法抢钱”出现在一个句子里,还如此水乳交融,令人不寒而栗。
    
    “黑车”到底黑在哪里呢?就是没有向这些部门和出租车公司缴纳管理费用而已。管理费用该不该缴?那要看它的设置是否合理。如果垄断性太强,市场被扭曲成畸形,部门利益和出租车公司的利润高得离谱,没有“黑车”那才是怪事。
    
    通过市场调节,辅以适当管理,“黑车”并不至于如此“猖狂”。但是由于权力的贪婪,这种调节的渠道被阻断了。这才是“黑车”存在的根源。跟这种权力畸变相比,“黑车”实在算不上有多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