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永丰们的无奈与在泰中国政治流亡者的无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郭永丰们的无奈与在泰中国政治流亡者的无奈
    
     作者:郭庆海 (博讯 boxun.com)

    
    十几天前,中国国内数百位维权人士、独立作家,共同发表声明,向国际社会申请政治庇护,网上有文,称其为“中国公民大逃亡”!
    
    目前居住中国深圳的郭永丰先生是该行动的组织者之一,在他们发表共同声明之前,通过skype,他曾特意向我这个已经成功逃到了泰国的人征求意见。我当时真是百感交集!曾几何时,我就是处在当下郭永丰们同样的境地——找工作受歧视、行动被监视、个人乃至于家人被威胁恐吓,所以,我不必去看他们的声明,也完全能理解他们的诉求了。
    
    我当然非常清楚,他们这样的请求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因为根据联合国1951年难民保护公约,能得到联合国承认的难民,必须是在原籍国之外。但也正是因此,我感受到郭永丰们的无奈!
    
    如果你有护照,如果中国当局允许你出境,来泰国的确是件很轻松的事。因为那样很安全,而且花钱不多。但是,郭永丰们恰恰都是没有护照的;极少数人可能取得了护照,却又不被中国当局允许出境。所以,他们要想离开中国,前往他们当下唯一能去的地方——泰国,就必须走偷渡的路了!
    
    我在成功逃离泰国后,曾有多位国内朋友通过网络和我联络,询问有关出逃的问题。我告诉了他们路上的艰辛——比如我曾背着电脑包、手里拎着行李袋,爬过大山,又在松软的河滩上步行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也告诉了他们路上的危险——比如在我逃亡时,因怕走露消息,我是在没有任何人接应的情况下走完了从中国边境城市景洪到泰国北部清盛港的路程,而据说有许多人在这样的路程中被暗算;当然,我也同时告诉他们,路上还需要不低于人民币2万元的费用。那么,他们中的所有人都并不畏惧我所谈到的爬山、及两个小时河滩上的步行,也不畏惧路程中有可能被暗算的危险,但是,大多数的人却因为那2万元的费用而绝望!
    
    想一想,他们中有的人是在坐了多年牢后才出来,妻离子散,孑然一身;有的人则常年累月的上访,早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如此,让他们到哪里去弄2万元钱啊!那在他们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所以,我知道他们之所以在国内发表那个声明、之所以在根本不可能得到联合国保护的境况下还要向联合国提出政治庇护的请求,实在是因为无奈!因为再也无法承受来自中国当局之迫害的无奈!因为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离开中国的无奈!
    
    我有时真地不能理解,中国当局为什么不放象我们这样的人顺顺当当的离开中国。那对中国当局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吗?因为他们不必再担心我们和周围的人散布“反动”言论了,他们也不必再担心我们到北京去败坏几千年来最佳之“盛世”的和谐了。何况,近年来颇开始推崇传统文化的中国当局,也应该知道孟轲圣人两千年前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老百姓不是靠封锁边境就可以限制的,国家不是靠山川险阻就可以巩固的,扬威天下也不是靠精锐的军队就可以做到的。
    
    当然,这样的事上也并非没有合理的答案。只看去年北京奥运会前,当国内人士都公开抨击奥运会的劳民伤财,抨击它实质上变成了中国当局践踏人权的帮凶,它在海外,却得到了华人、华侨的强烈追捧!在澳洲,去奥运火炬传递现场抗议的陈用林被一帮爱国华人围着狂骂:“汉奸!汉奸!汉奸!”在韩国,爱国华人为了给奥运火炬传递“保驾护航”,甚至自愿的充当起暴徒!而请听一下中国某位著名体育评论员私下交流时对中国当局的一种评价吧:“在国内,他们除了不要脸,什么都要;在国外,他们除了要脸,什么都不要。”那么,如果当下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都是象我们这样的一些人,都象陈用林那样去抗议在中国举行的奥运会,岂不要令中国当局疯狂吗?
    
    也正是因此,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将郭永丰们的这次“中国公民大逃亡”作为一个特案来处理,以你们的力量,让他们摆脱当下这种极端无奈的困境!
    
    不过,我同时要指出,不仅仅郭永丰们无奈,即使象我这样已经成功逃离中国的人,也感觉到一些无奈。这里有必要来诉一下苦,象我这样一个在中国坐了4年牢、被控制离开中国从而无法申请到护照的人,向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高级专员公署提交的第一次难民申请居然被拒绝!而拒绝的理由是什么呢?是因为我不能讲清海外那些发表我的文章的部分媒体编辑之姓名,以及我不能向他们提供我收到了那些媒体所提供稿费的证据——所谓我不能提供稿费证据,是因为我不能说出稿费是由美国哪家银行签发。就此问题,目前正在国内的多位朋友表示不可思议;尤其有关稿费证据的问题,他们更不理解。他们目前在国内,手头拿着海外媒体给他们的支票,但因为支票上都是英文,所以,同样不能说出支票签发银行,何况我一个什么也没有带的逃亡者呢。而难民署在给我的拒绝文书中并且说,他们就此怀疑我所陈述之因为写作而坐过牢的事实(The above-mentioned credibility concerns raise a serious doubt on your core claims regarding your writing activities in China and your arrest and detention related to your publications.)!
    
    天啊,我可是向他们提供了我被判刑的判决书原件、及我刑满释放的证明原件的,而且,我之被捕坐牢,有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等多家权威媒体的报道,这样的情况下,我因为写作坐牢的事实居然也被怀疑起来,这真地令我无语了!
    
    此外,该公署负责我的案件的那位女官员在向我进行询问时,一再质疑我的写作动机。她的问题是:“你既然因为写作坐了牢,为什么出狱后还要写作?”当时,我对于那位官员的问题真地感到很无奈!我跟他解释,我无法寻找到其他领域的职位,而且,写作是我的专长,我要生存,就只有写作。但是,那位官员根本不接受我的这种解释,最后我只好非常严肃的告诉她:“写作是我的权利!”,这才算让那位官员停止了在这个问题上长达一个小时的纠缠!但也恐怕正是因此惹恼了那位官员,接下来,当我陈述自己在中国受到政治迫害,无法申请到护照时,那位官员居然对我说:“也许根据中国法律你就不应该申请到护照!”只差象地道的中国人一样说一句:活该!
    
    同时请注意,受到了这种不公正对待的绝不仅仅我一个人:当下在曼谷申请政治庇护的有一位在中国坐过十几年牢、名叫孙树才的87岁前国军中校军官,难民署给他的拒绝信是这样写的:“如果你没有意图以你的安全为代价,在中国或其他地方发表你的文章,或者公开从事反对政府的活动,你的信念和行为,在将来也不大可能引起政府的注意。”(In addition,providing that you have no intention,to government activities at the cost of your safety,it is unlikely that your convictions and actions will come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authorities in the future.)而因为1989年“六四”事件在中国被追捕的罗雄基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迫逃亡泰国,由于一直得不到政治庇护,几年前他不得不偷偷回国。但回国后马上被抓,因当年之事被判两年劳教……于是,当下在泰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中流行一种说法:中国的政治流亡者被歧视!
    
    而我相信,如果国际社会暂时还没有力量去解决“中国公民大逃亡”所涉及数百位中国维权人士和独立作家在中国国内向其申请政治庇护的问题,但应该有力量来解决已经逃亡到了泰国的这些人的政治庇护问题。
    
    因此我呼吁,请联合国难民署给予在泰国向其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以公正的对待,请国际社会关注我本人、及所有在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之艰难处境!
    
    *********************************
    
    作者:中国籍作家,现流亡泰国曼谷。
    
    电话:0066-86198312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亡研究生力挺热比娅:何不让传媒采访热比娅家人?
  • 西藏流亡政府称中共应注意西藏自治诉求界线
  • 西藏流亡政府内讧 “总理”桑东仁波切请辞 (图)
  • 曾向外国记者哭诉中共罪行的拉卜楞寺僧人流亡印度
  • 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长将出访美欧
  • 新华社与西藏流亡政府消息出入大:青藏骚乱藏人与警方冲突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温家宝讲话
  • 高智晟家人流亡美国后,尚被秘密关押的高智晟本人可能遭受报复/RFI
  • 愤怒的流亡藏人/RFI
  • 流亡50年:藏人无悔无怨的选择
  • 达赖哥哥呼吁流亡藏人保持冷静 与中共对话
  • 西藏康区多人遭捕 流亡藏人示威抗议(图)
  • 铁流:让流亡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写给胡铸主席的第六封公开信
  • 当局定点追杀 牛博网流亡一月内数历生死
  • 流亡藏人:拟以和平示威代替过年
  • 西藏流亡政府呼吁停止拉萨镇压
  • 流亡20年思乡情未断:他们要回家,北京该咋办?(图)
  • 流亡藏人瑞士抗议温家宝到访/BBC
  • 流亡者的牧歌/一九八九:记忆的呼唤 (之五)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 吾爾開希的流亡筆記——寫給回家之後的我
  •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 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身边的魅影/郭庆海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流亡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李科先
  • 茉莉:德国流亡作家笔会:希望汲取当年BBC被渗透的教训
  • 明迪: 流亡心态与移居心态
  • 路透:流亡“议员”称达赖或去看奥运
  • 陈维健: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 寒竹:评《西藏流亡人宪章》中的血缘主义
  •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张成觉
  • 悉尼平台吁人大提案让流亡人士回国
  •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 王艾:谢谢你,流亡
  • “给世界惊喜”:建议中共邀请流亡异见人士观摩北京奥运
  • 香港回归十年,我流亡十年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曾庆红、王沪宁批准流亡者远志明回大陆拍摄传教电影内幕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