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荆楚:我帮孔令平先生浓缩和修改《血纪》(上集)引起的困惑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4日 转载)
    荆楚更多文章请看荆楚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荆楚 (博讯 boxun.com)

    
    
    孔令平先生委托我修改的《血纪》一书原稿,经过前后九稿的修改,耗时一年多,现在终于杀青可以交付出版了。
    
    《血纪》修改杀青后,我写下了《“血纪”浓缩修改缘起》的短文,作为其《后记》,放在书稿的最末尾。其文如下:
    
    “自我于反右五十周年接受海外编辑约稿而写下《一场以扼杀民族灵魂为目的的现代坑儒运动——阳谋五十年祭》一文后,就发表在《人与人权》上。不料这篇拙文发表在海外,却受到国内众多风雨飘零的右派先生的偏爱。有的地方还专门为这篇拙文召开了研讨会……
    
    “后来,孔令平先生读到我这篇文章后,很欣赏我的笔锋,认为我有能力把他的书稿修改好。于是想法设法跟我联系上。
    
    “孔令平先生联系上我之前,一直以为我是饱学之老者。直到知道我是他的后学之晚辈后,才让他感到惊讶和欣慰。乃一再要求我帮他修改他断断续续写了20年的《血纪》一书。《血纪》上集记载孔令平先生被划成右派到判刑及出狱的经历及狱中见闻。下集记载孔令平先生出狱后的人生历程。《血纪》原分为上下两集,因考虑到出版装订问题,把上集修改浓缩完成后,现在将上集分为上中两集。全书原稿120多万字,上集90万字。
    
    “我草草浏览了孔令平先生的原稿(上集)后,感到素材十分珍贵,但文字和思路上存在诸多问题,无法使读者阅读下去。而让这些珍贵的素材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确实感到万分可惜。因为这些素材可以据之编写一本毛共祸国殃民的编年史,也是一部反抗中共暴政的先烈们的英雄史诗。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乃答应在孔令平原稿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和浓缩。但鉴于自己时间和精力上的限制,只答应帮他修改上集。
    
    “接手这项工作后,经过前后九稿的修改,耗时一年多。才让自己感到基本满意了,即感到对得起读者了。浓缩和修改这样的作品,我感到比自己写作还要难。既要保持原作的历史风貌和语言特色,又要把作者的思想清晰流畅地梳理出来,使作品清新耐读,使读者不忍释手。其中的甘苦,只有深陷其中的人才能体味。
    
    “孔令平先生《血纪》原稿上集经浓缩修改后,尚有65万字。原稿共分为62章,我把各个人物和叙事情节分段细化后,使全书各章节大都可以独立成篇,从而演化成目前的196章(节)。自信经过这番修改之后,已达到耳目一新的效果。
    
    “在这部书稿的修改过程中,我曾发给少数圈内朋友审阅和征求意见。几位朋友阅读后认为,《血纪》一书完全可以与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相媲美。
    
    “而《血纪》上中集最终修改定稿后,鄙意以为,虽然《古拉格群岛》在反映苏联人民在斯大林统治下的血腥恐怖让人触目惊心,但作者是用一种归纳法来写作,而缺乏贯穿全书的气脉主线,其可读性稍嫌不足。而《血纪》一书的写作和修改原则,则是吸取了《古拉格群岛》一书的不足,是以孔令平先生的苦难经历作为贯穿全书的气脉主线。虽然人物众多,情节跌宕起伏,烈士事迹壮怀激烈,信息量巨大,但其可读性应远强于《古拉格群岛》。
    
    “孔令平先生在写作本书之初,确有争取诺贝尔文学奖之初衷。我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孔令平先生的实现其宏愿。但能否达到诺贝尔文学奖的高度,这已不由作者来决定,而应该由读者来评判。”
    
    随着《血纪》浓缩修改的杀青和转入出版进程,出现了一些令我十分困惑的现象:
    
    一、广西出版管理局、桂林出版管理局、全州文化局三番五次受命来找我的麻烦
    
    先是在9月6日,素昧平生的全州文化局刘局长带着两个人找到我家里,跟我交谈了一个下午,直到老婆孩子回到家里,他们才离去。
    
    他们来谈话的内容,无非是要我放弃《血纪》在海外出版……我说:“这本书在海外出版和发行,不关你们什么屁事。你们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知道,官场之中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我能体谅你们的苦衷。你们已经完成了上级的嘱托,就没有你们的什么事情了……”
    
    隔了一天,也就是9月7日,广西出版管理局的秦局长(女)和桂林出版管理局的陈局长又赶来全州。全州文化局的刘局长多次打电话找到我,然后把我接到全州文化局办公室里。秦、陈两人轮番用党文化向我展开“攻心战”,我毫不客气地对这套话语系统进行驳斥,弄得他们理屈词穷。然后他们话锋一转,又对我提出同样的要求,我也是以同样的理由来回绝他们……他们再三声明上级很重视……我问他们:“是哪个上级部门的指令你们做这样见不得人的坏事?我找他们算账去!”他们又不敢正面回答。
    
    再隔两天,即9月9日上午,又有广西出版管理局的哲学博士向润华(音)来找到我,并给我带来了两条香烟。中午又约我在饭店吃饭,提出同样的要求。我们边吃饭边辩论,把他驳斥得无法回答。他便要我为老婆的前途和孩子的未来考虑云云。我说:“为了一本书的出版,就关涉到老婆的前途和孩子的未来,只有神经病才会这样做……”他要我把修改杀青的《血纪》一书拷贝给他看看,我说你是带着上级任务来的,我不能拷贝给你。你如果作为我的私人朋友,我完全可以把书稿弄给你看。因为书稿弄出来,就是给人看的……就这样,一直聊到下午四点半钟,才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后不久,老婆就下班回来了。待吃完晚饭孩子上学之后,老婆就跟我大发脾气。我才知道桂林出版管理局的伍局长伙同全州文化局的刘局长,去找到全州中医院的支部书记赵红,要求赵红出面来说服我老婆,对我老婆施加压力,来阻止这本书的出版。伍刘两人一再对我老婆声言曰,如果这本书出版出来,将影响国家的政治稳定,将影响我老婆的前途和孩子的未来云云。
    
    听了老婆回来的唠叨和发火,我的心里也在发火。正想找到伍刘两人兴师问罪去,结果堂弟听说了这件后,乃一再劝我把火气压一压……
    
    不料,我没有找他们去兴师问罪,他们又于今天上午再次去医院。这一次,他们竟然伙同县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找到我老婆单位的书记赵红,仍然是那一套说辞……说这事还没有算完。并说他们知道我失业在家,有什么困难可以向他们提出来,让他们去设法解决云云。
    
    这几天来,老婆一直在我耳边叨扰不休。我知道她长期为我担惊受怕,所以我也就含含糊糊地诺诺以对。但这种默默无言,并不是心如止水,而是心乱如麻。所以这篇文字在前两天就开个头,但直到今天才动笔记下。
    
    二、呕心沥血地把书稿弄出来,却为出版费用的筹措而发愁
    
    这本书浓缩修改杀青后,于是跟出版者联系上。但出版者却耽心这类书籍的销售前景不是那么乐观,有可能要赔钱。于是他建议由作者筹集出版的初期费用,出版后能赚钱,当然是皆大欢喜。而出版后不赚钱,则让作者垫上初期出版费用而已,损失也不算大。
    
    但自我因写作被迫买断工龄失业之后,生活仅仅是处于粗茶淡饭甘之如饴的状态。而孔令平先生目前亦靠养老金生活,也没有多少余暇。两万多元的初期出版费用,对于别人是小数目,但对我和孔令平先生来说,却是大数目。
    
    为这件事情,我也感到困惑不已。既然中宣部和各级中共组织如此重视,像癫痫病人发作一样,来想方设法阻止其出版,说明我为之付出的心血很值得,说明《血纪》一书很有价值。而《血纪》修改浓缩杀青后,出版者却因为出版经费紧张,显得一派冷淡。
    
    三、为当局的思想警察、言论特务、出版管制之密如蛛网而惊讶。
    
    这本书稿修改杀青之后,正好国内朋友新开了一个叫“未来社会”的新网站。因为这个新网站开好之后,网站的管理者就邀我过去混混,并开设了一个“荆楚专栏”。
    
    我想,到这个新开的网站上去厮混,得拿点新东西出来给朋友们“添把火”。遂把刚刚浓缩修改杀青的《血纪》在这个网站上连载刊出一段时间。贴出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就删去了,因为出版者有意见。只留下前言和目录挂在上面。
    
    其后,当局就派人来纠缠上了我。我只能为当局的思想警察、言论特务、出版管制之密如蛛网感到惊讶,也为中国纳税人感到万分冤枉。
    
    这些天来,当局一再找我和我老婆的麻烦,一再声言曰:《血纪》出版,就可能引发政治的不稳定,就会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当前正是国庆六十周年大庆,上面一再强调维护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听了老婆回来学说的这番说辞,我却在心里暗想,倘若资金宽裕,我会以这本书为“国庆”六十周年献上一份厚礼呢。
    
    我从来不相信一本书能有这样大的魔力。在一本按真人真事记述的书稿面前吓得发抖的政权,除非是用谎言的纸灰糊成的。这样的政权,一阵风吹过来,就会灰飞烟灭?
    
    
    
    记于2009-9-14下午。心情郁闷,思绪纷乱,词不达意,请读者贤明多多包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荆楚今天下午被广西警方约谈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透过“郭飞雄事件”看胡锦涛真面目/荆楚
  • 荆楚:胡锦涛在奥运之后,会不会秋后算帐?
  • 抓捕著名网络作家荆楚先生是中共当局进一步践踏人权的罪恶行径/贵州全体民主异议人士
  • 言者无罪,宪法至上/中国人权论坛就荆楚先生被拘之事的声明
  • 张文和被抓,很有可能被关进神经病院里去/荆楚
  • 荆楚不要成为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西风独自凉
  • 陈冰被判劳教的理由让人目瞪口呆/荆楚
  • 透过“郭飞雄事件”看胡锦涛真面目/荆楚
  • 一场以扼杀民族灵魂为目的的现代坑儒运动 ——“阳谋”五十年祭/荆楚
  •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