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伊里夏提:也谈王震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伊里夏提
    
     最近汉人的游行,他们的口号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要求王乐泉辞职,是因为汉人认为王屠夫的高压政策还没有能够震慑住维吾尔人的反抗。 所以接着他们就喊王震万岁。因为在汉人看来,王震过去用残酷屠杀的方法将维吾尔人镇住了,所以就有了共产党进东土耳其斯坦初期的稳定。实际上汉人因中共的愚民政策,并不了解这段历史,初期东土耳其斯坦并不稳定,在恐惧中的汉人只是在意淫而已,占领者是永远不会得安宁的。 中共占领东土耳其斯坦同时,东土人民的反抗就开始了,而且是武装的反抗;最为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是乌斯曼巴图尔的武装起义。乌斯曼的义军横扫占领东土耳其斯坦北部及东部的共军, 一度打到了乌鲁木齐,令中共非常头疼,王震当时就是所谓“剿匪”总指挥。最后,王震是在被整体收编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民族军的帮助下(民族军也称5军;在苏俄,中共虚假承诺后被中共收编),1950年年底抓住了乌斯曼巴图尔, 抓住乌斯曼的是阿吉耶夫领导的民族军战士。乌斯曼巴图尔的儿子,谢尔德曼是1960年代放下武器的!这其中还有50年代末伊犁热合曼诺夫武装暴动。60年代伊犁人民在民族军领导人,祖龙太耶夫,马尔果甫领导下的反抗中共侵略东土耳其斯坦的和平示威,后在中共武装镇压后,演变成所谓的“伊塔边境逃往事件”。60年代末的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革命党在其领导人米基提司令,阿胡诺夫领导下在喀什的武装暴动。这一系列的反抗证明维吾尔人从来就没有怕过侵略者,更没有怕过什么人!靠武力是永远达不到目的的,是无法让一个民族屈服的!!!武力,屠杀,只能使仇恨更强烈,时间只会起发酵作用。犹太人并没有因希特勒的名字而不生活在德国,因为在德国还有人叫希特勒。 (博讯 boxun.com)

    
    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用王震万岁这一口号,再一次证明了共产党教育下的这部分汉人对武力征服的渴望,对残杀的渴望,对人血的渴望!也证明共产党成功地在东土耳其斯坦汉人中,又一次扇起了大汉民族沙文主义,汉人的吃人文化再次暴露无遗。靠这一阴险,狠毒,共产党大概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维吾尔人问题。共产党及崇拜暴力的这部分汉人自以为维吾尔人会屈服的,因为汉人很多,很强大,他们自以为可以无所顾忌的进行民族屠杀;令维吾尔人在屠杀中屈服。如不屈服,也可以像希特勒当年最后解决犹太人一样;将维吾尔人全杀光。王乐泉们很自信他们能做到,至于国际社会,共产党的这些希特勒们相信他们能顶得住,只要把互联网封了,电话掐了,外来的记者们抓了,武力送走,过后说是记者煽动闹事,也能蒙混过关。现在不是在进行实验吗?!也挺成功的!!!但是,不要忘了,希特勒没有成功,不仅没有成功,而且还被永远的定在了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王震是否真得那么神,维吾尔人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害怕呢?就我个人的经历,我从小上的是汉人学校, 我是和汉人孩子一起学习,一起玩长大的。我第一次听到王震的名字,记得是一次我和一个汉人同学打架,我把他的鼻子打出血了,他叫了几个他的高年级朋友来帮忙,其中一个高年级的汉人说你不怕王震杀了你吗?我当时很惊讶,谁是王震?他能将我杀了吗?我怀疑,当时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会怕一个名字呢!回去问我妈,谁是王震,我妈说是邻居家的孩子吧。在那个年龄,那个时代,我怎么也没有搞清到底谁是王震。对我来说,还有比这个王震更重要的事要做,游戏要玩。而汉人同学也不得已地放弃了用王震吓唬我的想法。因为此后没有人再提起过王震,即便是在一些汉人同学非常气愤地骂我“老维”时,也不再提这个起不了震慑作用的名字。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对我们民族的历史进行系统的学习。这时我知道了王震。知道他是中共的屠夫,也知道他杀的汉人不比我的同胞少(最近的6.4大屠杀,王震是有一份的,汉人把这忘了)。他曾经杀了我们很多维吾尔人。我和另一个同样上汉校的维吾尔朋友还谈论过王震。但绝不是害怕,而是认为在维吾尔人的近代历史中, 有俩汉人必须被杀掉;一个是盛世才,一个是王震。因为这两人欠太多维吾尔人的鲜血,生命。当然,这种想法,我们也只能藏在心底,因为我们毕竟是孩子。我们也没能杀了他们, 没有等我们实施我们的计划,真主就将这两人带到地狱去了。但令我们高兴的是,王震死后扬灰了。 因为按伊斯兰及维吾尔人的习惯,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死后焚尸扬灰,纵贯伊斯兰及维吾尔历史,只有一人被焚尸扬灰;那就是曼苏尔.哈拉吉,是因为他亵渎造物主。至于王震,当然是恶贯满盈,我们才不在乎你汉人怎么解释这焚尸扬灰!!!
    
    现在,这部分汉人再一次提出王震, 也只能满足一下他们的大汉沙文主义意淫欲望而已!你汉人政权越狠,维吾尔人的反抗将越激烈。因为我们是正义者,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祖国,我们神圣的——东土耳其斯坦。我们在为我们的正义事业——民族的自由而斗争, 这是信仰的力量支撑的献身事业。就像当年的共产党人为信仰献身一样。维吾尔人会一代接着一代,将这斗争进行到底,自由或死亡!不管维吾尔人讲什么语言,汉语,英语,俄语; 他们的心还是维吾尔的心!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我大概可以算是中共的同化政策的实验品之一,我从小上汉语学校,受汉化教育。但这一切并没有改变我。 我本人就可以证明语言的改变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民族属性,民族自豪感。我的维吾尔语水平,远不如我的汉语水平。 但这并没有妨碍我变成一个维吾尔民族主义者,为维吾尔人的自由而奋斗。对汉民族文化的了解,使我对这个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敬佩,但这个民族的自私,狂妄,对历史的无知又令我无奈,失望,愤恨; 有时又很反感。汉文化使我的视野更广阔,也更了解了汉人。作为个体的人,我可以和汉人做朋友,作为维吾尔人的一分子,我却无法理解这些个极端大汉民族沙文主义者, 或所谓的“粪青”们。他们似乎不属于那具有5 千年儒家中庸文化的汉人; 他们是还未开化的最野蛮非人类。我只能说他们是非人类,因为这种嗜血是不属于现代文明人类的。
    
    (作者系世界维吾尔大会内务部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访伊里夏提:新疆问题的症结和出路(图)
  • 张清扬:世维会内务部长伊里夏提接受本站专访谈7 5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