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教师节的悲痛: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记者:赵秀琴
    教师节的悲痛: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
    
     我是个律师,每天都会有许多的弱势群体通过律师网络和电话和我联系,让我帮助解决法律问题。今天是教师节,看到学校歌声嘹亮、彩旗飘舞,我想到不久前一个女教师的父亲,找我解决车祸去世的女儿的赔偿事情,我到他女儿的网易博客上面看了看,感人至深啊!看到她在以前教师节悲伤的校服事件,此时此刻也要为她说几句公道话。连蕾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生,我们是校友,这样更加引起我的同情。我为她祈祷,祝福她在天堂忘却人间的伤痛,保佑她的学生健康成长!我下面摘要连蕾教师节方面的纪念文章片段野餐读者,为了这样的事情永远不在发生,为了连蕾车祸的事情得到法律合理的赔偿!
    教师节的悲痛: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


    一、女教师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看到网络文章写到:我睡觉了,不知道过了多么长的时间,只听见“咣铛”一声,我睁开眼睛看见小轿车的车门玻璃没有了,车外面有一股蓝色的烟雾,我想汽车进沟了,别着火啊,快跑啊,一股酒气从我嘴里冲出来,脑袋感觉迷糊,身体动态不了。我没有想到孩子,也没有看到孩子。这个时候,听到张佰艳哭喊“我姑娘啊!”我一看在我身体后面倒着的女儿,已经肝脑涂地了,连蕾粉红色的脸已经瘪了,脑袋已经没有样子了,还有一些头发,只有一只左眼睛了,鼻子还是半拉的,没有一点动静,白色的大脑有两大块在汽车的坐垫子上面,我感觉到的脸上面,衣服上面都是孩子的白色脑浆和鲜血。我知道人的大脑没有了,没个抢救了,感到一起都完了。孩子的身上没有损伤,身上还是穿着粉红色的花衣服,左胳膊还挎着那个乳白色,带各种各样颜色宝石的皮包,如果不看脑袋,和睡觉没有什么两样。
    我知道连蕾就是在几秒钟里去世的,在睡觉里去世的,鲜血在几秒钟里喷射出去,小轿车的靠背上面、后玻璃上面,都是连蕾的血迹,可能她没有痛苦就去世了。她这一觉没有睁开眼睛,就是一辈子过去了。如果早上她起的不是那么早、如果中午睡一会觉、如果我不让她睡觉、如果小轿车播放歌曲、如果天空不下雨、如果手机信息叫醒他、如果她不是坐在小轿车的左面、如果她今天不回来、如果我不同意借小轿车、如果她不认识这个肇事司机、如果时间能够倒流……..
    张佰艳去摸孩子的胳膊,已经没有了脉搏,她哭喊着“我的姑娘啊,我不活了!”要跑出汽车外面,我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跑出去。我看见前面唐国才正在叫“国东!国东!国东!你醒一醒!”他把他脸上面扎着的一块的塑料拿下来,他的脑袋靠左面的地方有一条肉没有了。不一会唐国东“哼、哼……..”的睁开眼睛。我心里想这样太不公平了,怎么就我孩子一个人死了呢?驾驶员怎么没有死啊!我们俩怎么没有死啊!
    这个时候的我异常的冷静,心里想孩子没有救了,脑袋都没有了,我们今生今世的一切希望没有了,我们俩也自由了。我对佰艳说“孩子死了,把孩子的骨灰撒到黑龙江里,我以后很好的照顾你。”
    佰艳哭泣说“姑娘啊,妈妈替你去死啊!你死了,学校的人再也不能够欺负你了,妈妈知道你在学校受到许多的委屈啊!”
    她妈妈的哭泣一点不假,孩子大学毕业到励志学校工作以后,受到学校校长徐青山、国翠霞的残酷打击,他们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欺负连蕾,就是在前几天国翠霞还因为一点小事情把连蕾的课程停止了。连蕾面对他们的打击坦然自若,而我们家长心急如火。现在孩子没有了,她妈妈只能够这样哭诉,如果孩子不去世,她是一个字都不会说出来的。
    这个时候天空还下小雨,唐国才、唐国东出来小汽车。唐国才给交警队、110打电话报警,还给保险公司。我们俩也出来小汽车,我坐在公里的边上的地上面,两个腿打哆嗦,目光呆泄的看着小汽车,想到孩子悲惨的身影,看到已经冲下路基的厢式大挂货车停在那里。佰艳想过去看看,我没有让他过去。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半多了。
    记得许多人说枪毙人的时候,犯人都站不住的瘫痪在地上,我现在就是瘫痪在地上。因为,独生女连蕾是我的精神支柱,可以说我为了她的出生而活着,为了她的健康成长而活着,她身上流淌着我的血液,血脉相连啊!认识我的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连蕾才是我们家的老大,而我们整天都琢磨怎么样给她更多更好的爱。现在我们家的太阳陨落了,我的精神支柱倒塌了,我就站不起来了。
    我们俩又进到小汽车里面,我摸着孩子的左手,还热乎乎的,我说“孩子,爸爸对不起你,我把你害死了,我摸摸你的手吧!”
    此时此刻,我是想把女儿的最后体温传递到我记忆里,女儿的手从出生到现在,我曾经无数次的抚摸过,幼儿的时候经常为她洗手,小学的时候她经常和我做拍手游戏,这次是最后一次握着女儿的手了。我抚摸她的手背和仟细的手指,她热呼呼的体温不时的传递到我的心里,我就是以这样握手的方式和心爱的女儿永远的告别了。
     二、教师节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
    我看到网络文章写到:第二天孩子在上班的励志学校回来了,哭泣着不吱声,国校长打电话给我说“让连蕾去量身材做校服,要不的师傅走了?”
    连蕾哭泣不去,我到学校去了,见到副校长任莉莉站在那里等候,我到国校长办公室,校长说“连蕾在量衣服的时候,回家了,一会师傅走了,让她来这里量身材?”
    我说“孩子哭泣,不能够来,那就按照你的身材做吧,或者按照潘梅的身材做?”
    校长说“那不行,不做也可以,她不来不行,我等到11点钟。没有校服,以后的活动参加怎么办?”
    我知道这个时候国校长心里想的是什么花样,无非又找到了治理连蕾的破绽。这个不是刁难我们吗?明明知道没有校服以后学校活动参加不了,怎么不给孩子做?孩子哭泣来不来,还不准用别人的身材出做衣服,这样做是什么恶劣品德?一些教师也没有来,怎么也作服装了?我气愤的没有办法,孩子在人家手下工作,来日方长,只好回家说孩子。
    孩子还在哭泣,我说“校长等待你那,你去量一下就回家。”孩子还是不去,到了11点钟国校长来电话问这个事情,我说孩子说不做了。
    下午,孩子好了的时候,我问她“怎么回事情?”
    连蕾说“上午学校做校服,我们都去量身材,我先去的就到师傅那里开始量,一个人对我大喊‘没有课的后量,有课的先量!’师傅就不给我量了。这个不是整我吗,我都开始量了。我不做校服能够怎么样?”
    我说“说就说了吧,后量也可以,别跑回家啊!”
    孩子哭泣的说“我不去上班了,校长有什么了不起,总批评我。呜、呜、呜……..”
    我问“谁让你上后面去了?”连蕾没有回答。
    晚上,我到扬丽老师家里问问这个事情,她是我在阿木尔林业局当老师时候的同学,她说“让后面量就后面量吧,不是没有说不给做吧?”
    我问“谁说让孩子后面量的?”
    她说“不知道?”
    我说“可能是任莉莉,就是她负责这个事情,这个女人凶的很啊。”
    她说“孩子有毛病,说就说了吧。”
    我说“这个人真坏,孩子都开始量了,就让她量吧,才几分钟的事情,还这样的说孩子,孩子没有脸面。校长也是坏,我去说让使用别人的身材做,她还不让,说什么等孩子11点钟去,孩子不去就不给做了。她的目的就是你不做才好哪,就是不让你做,到以后学校有什么集体活动连蕾不能够参加,慢慢的把连蕾弄出励志学校去。”
    扬老师说“不管怎么样,孩子不应该回家,应该做服装,说就说吧!”
    第二天孩子上班去了,事情好像过去了,可是孩子没有做校服,看上去是个偶然的事情,实质隐藏着从徐青山就要把孩子起出去学校的阴谋。而且这个阴谋随着校服的问题一步步展开了,到了6月份,整个林业局各个单位参加演出节目的时候,由于孩子没有校服就不让参加了,孩子没有参加演出,整天无所事事的跟着我观看我们单位的演出,好像不是励志学校的人一样,国校长他们到处宣扬连蕾不做校服,可能怕花钱什么的,这样不明白真相的人都认为国校长做的对了,连蕾自己不愿意作校服。但是,连蕾这个时候和我们单位的大学生刘杰对象谈得可以,两个人亲亲热热的样子,我们都希望他们幸福。
    后来,我忍不住给连蕾的干爸爸,我的老同学,在塔河县当林业局局长的张宗祥打电话,我大声的说“张县长啊,孩子在学校没有课,你给说一说?”
    张宗祥说“可以,你在那里?”
    “我在韩家园,回家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啊。”
    第二天,我接到他电话“孩子讲课的事情,我和于兆杰、国翠霞都说了。你啊,让孩子练习讲课,在自己家练习,他们没有说别的。”
    我大声说“感谢县长啊,你是真正的帮助我啊,马上就给我回电话,还是老同学,别人不行啊!”
    “别说了,孩子的事情是大事情。”
    连蕾和大学生刘杰谈对象自然没有成功,有我们家庭不够积极的原因,主要的还是他听学校的坏人说“连蕾不行,不说话,什么也干不了。”
    刘杰和介绍人说“她顶多是个学校看大门的,我不干了。”我给介绍的对象,请客吃饭花了1000多元钱,没有开花结果,妻子埋怨我不应该找他,人家瞧不起我们。
    我说“励志学校的几个坏人啊,多么作损,有机会我非得和她们说说!”
    6月份底快放暑假的时候,国翠霞真的让康主任给连蕾安排课了,但是,目的不是让连蕾得到锻炼,而是还要把她从学校起出去。什么样的课程?每周给小学2年级的学生讲一节自然课,连蕾刚刚接触这样的课程才讲了3节课,就让她在学校老师的公开课上面讲,连蕾不是学习这个科目的,还刚刚接触这个科目,自然就讲得不好。校长正是需要这样的结果,就把连蕾的课程停了,给不知道真相的人一种假象就是:连蕾讲课不行。校长制造一种继续排挤连蕾的前提条件,校长安排的这个甜蜜的陷阱,造成一种无形的不好氛围,把连蕾陷进去,到现在连蕾还在学前班工作。
    这里要说的是小学教导主任康铁梅的事情,连蕾从到励志学校工作以来,她对连蕾是即关心又打击,关心的是怕连蕾出事情,亲自到家里过问连蕾的事情,打击的是不积极的给连蕾课程,总是怕给连蕾课程讲不好,总是怕连蕾看不好孩子出事情,给她的升官发财造成影响。两个校长都给连蕾课程了,到她那里都不给通过,连蕾没有办法,只能够自己把责任承担下来。连蕾之所以没有和康铁梅说校长给她课程的事情,是因为说了也没有用处,康主任不会给她课程的,还是不说了好。
    暑假的时候,为了给孩子一个快乐,我带领母亲和女儿去齐齐哈尔旅游,在那里的“浏园”的嫩江边的游泳场玩了一个星期,我们游泳,还给孩子照了许多的相片,吃了一些好吃的,还买了两件裙子。可能那个夏天是孩子大学毕业以后最快乐的一个暑假,我把那次的照片放在连蕾新建立的博客lianlei2007上面,许多学校的老师看见了,都夸奖连蕾的衣服好看,其中一个橘红色的纱裙子她穿的很合适。我和她奶奶还领她去比较大的理发店做的头型,从此以后,她知道自己做头发了。孩子逐渐开始回复了美丽漂亮的习惯,回复了开朗热情的性格。开学的时候,扬丽老师说“连蕾比以前爱说话了,也漂亮了。”
    更加可恶的是国翠霞的阴谋诡计得逞了,教师节的时候,由于连蕾没有校服,国翠霞竟然不让连蕾参加学校的教师节会议,教师节那天励志学校和整个林业局的学校轰轰烈烈的开会纪念,连蕾在家里没有事情干,国翠霞的理由就是没有校服!看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冬去春来,我找了国翠霞几次要求给连蕾做校服,她借口还是没有给做。我就自己拉着连蕾去服装店自己做的校服,到2008年教师节的时候连蕾穿上自己做的校服,参加了教师节,女儿教师节那天快乐的笑脸,记忆犹新!如果我们自己不做校服,女儿最后一个教师节更加遗憾!你们看到没有,国翠霞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逼迫一个善良的女教师,竟然无孔不入的不给做校服!
    教师节的悲痛: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
    教师节的悲痛:国翠霞不给女教师做校服


     ****************************************
    连蕾已经去世了,她和励志学校国校长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坎坎坷坷变得无所谓了。其实天下乌鸦一般黑,教育界、学校的激烈竞争,导致排挤没有后台的教师,进来新教师的行为,只是冰山的一角、屡见不鲜,背后的利益关系,腐败裙带关系,不言而喻,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励志学校的国校长的做法,只不过是上行下效、小巫见大巫了。
    连蕾是个孝敬父母的好孩子,又是个董事情的好女儿,她曾经对我们俩说过“我要是不是为了你们父母,励志学校我一天都不想上班,到外地那里都可以工作!”
    随着连蕾的走了,一切都随着她的灵魂飘荡而成为过眼云烟!聪明的读者可以看出来了,连蕾确实是一个非常仁义的漂亮女孩子,上中学的时候,许多老师都夸奖她说“大家闺秀”;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大学生,2004年秋天的时候,她打电话和我说“爸,我们班级把我评选为优秀大学生了。没有什么奖品,就是大家选举产生,班级就一个人。”
    当励志学校教师的时候,从来不说三道四,面对韩家园林业局继承下来的政治斗争的迫害惯性,为了不给父母希望的破灭,她默默承受巨大的痛苦。正是我们俩得罪了一些韩家园林业局的个别领导宋光胜,这个人好坏的腐败分子,把她也卷入矛盾之中,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励志学校的电话号码0457---3534645、0457---3534643、0457---3534644、0457---3534607、13039901807、-13613647500、1379666165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励志学校女教师连蕾公路遇车祸身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