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8日 转载)
    
     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博讯 boxun.com)

     关于我案中沪上司法部门(劳动监察、劳动仲裁、徐汇法院、沪一中院等)的故意枉法与践踏社会公正,本人已经多次公开撰文质疑,举沪上一位检察官清点总数大约有50余篇,这些文字主要针对二审终审错判的沪一中院。沪一中院受理本案后,在法定期限没有审结,不向当事人告知理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违法延期审理久拖不决,法官的出尔反尔、生冷蛮狠、缺乏人道让人心寒,被一再问责后慌里慌张,于6月4日(6月4日咨询答复尚未审结,经一再督促,6月5日即收到了判决书,签印日期却被人为写成“6月2日”)违法延期审理3个月零2天“审结”--自从徐汇法院、沪一中院白纸、黑字、盖红印,一而再地向当事人、向社会、向历史、提供了一份又一份舛误与错漏连篇累牍的判决书,有关法官的职业良心能得到安稳吗?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6/4810930.html 现在将本案一审错判办案法官马勇刚、王仪蔚、人民陪审员钱竣声,二审“伟光正”错误维持的羊焕发、孙卫、杨苏等列举于此,请各位拾遗补缺分享这些“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典型事迹。
    
     司法不能倾斜,错案必须纠正。本人6月12日转呈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及该院审判委员会“民事再审申请书”,迄今近3个月,请沪一中院回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法院既不依法启动再审程序查错纠偏,又不向申请人依法出具书面司法文书,何故?二审严重延期审理,唯一的理由是“案件实在太多”,这当然不是本案延期审理的合法依据,而且因此“太多”案件都被悄然延期审理,那意味着最高法院关于民事上诉案件3个月审限的规定,已被沪一中院悄然废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司法公正让位沪上人治。真是厉害!
    
     不管我写多少质疑文章,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6/4814597.html ,沪一中院就是不动弹,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7/4980207.html 负有领导作用的潘福仁院长毫无作为,非要名副其实成为一具“草泥菩萨”!
    
     潘福仁先生出有好车、住有美宅、啖有佳味,他当然不着急,错案纠正遥遥无期。而我一介书生穷酸记者,我靠辛勤工作获得有尊严的收入,既不能依法恢复工作又不能违法重新就业,全家人要吃饭,养家糊口刻不容缓!
    
     所以,从9月7日上午9:00左右开始,本人不在沉默,就到沪一中院“静坐”恭候潘福仁院长及审判委员会,希望他们尽快就本案再审诉请做出处理。欢迎潘福仁先生帮我全家人解决吃饭这个最大的政治问题。
    
     在法院西头的诉讼接待口,本人向门口的“传声筒”某丽华出示了报社违法颁发给本人、法院一再枉法确认的新闻采访证件,传声给院办刘秘,从现在开始“静坐”恭候潘福仁院长出面解决问题。刘秘说,潘院长外出开会,估计要一个月才回来。我说,不要骗我,我不信;另外,即使潘院长最近不在,那此前这么长时间,本人的诉请要不要处理?这样拖着,要耗到什么时候去?
    
     一遍又一遍地请传话,法院的领导就是不见影子。好不容易,传声筒透出信息:院办刘秘答复,已联系监察室、审监庭有关负责人,但负责人愿不愿意接待,她也不知道......时间一点点过去,问题解决没有任何希望。我请传声筒再问问刘秘,传声筒很不高兴,说,要联系你自己联系,我没有义务给你联系。我说,那好,只是我手机快没电了,我跟院办刘秘联系一下,用用你这里电话吧。传声筒说,这不行,电话不对外。我说,你错了!没有对外,我是对内,找院办刘秘。说着,我怯怯地欲接近话柄,传声筒一把抢过去,很快拨通一个号码,对里面说“他强我电话”!我说,你这不是明显撒谎、恶人先告状吗?明明是你在抢嘛,怎么说我在抢?传声筒脸色白净,但内心空虚,跃然脸上。很快,从法院里面出来6个彪形大汉,将正在和传声筒理论的我团团围住。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横肉胖子质问。“我在这里等候领导解决问题。请亮证件!”我的回答义正词严。对方不予理睬。“这里不是信访,你要硬闯进去吗?”另一位大汉急于嫁祸于人,扮演“帮凶”角色。“真是怪了,我往里面硬闯了吗?我不是好好在这里等候接待吗?请出示证件!”我出奇地愤怒,继续义正词严要求他们出示证件。
    
     俗话说“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我一介穷酸背气新闻记者,此刻面对6个无证无名彪形大汉,也绝不退缩。僵持不久,几个家伙群起将我推拉搡出接待室,从门口台阶上推下去......踉踉跄跄,好在没有倒地!站稳,回身,正告六彪大汉:“拿出证件来!记住,这里是法院!不是你们家后院!‘宾至如归’,我是诉讼当事人,我到法院来解决问题,你们,将我暴力推出大门......拿出你们的证件来!”我气喘吁吁逼近他们,想回到接待室,几个彪汉站成人墙,连续数次将我推下门口台阶,所幸没有倒地摔死:“我们凭啥要出示证件给你!你是公民,你应该懂法,你不可以查别人的身份证件!”一个喽啰的叫嚣,差点让我哑然失笑:“小伙子,你真该好好学学法!我不是在大马路查人的身份证件,这里是法院,你们要是公职人员,执行公务就必须亮明证件......”
    
     僵持中,见一个胖子将工牌装在口袋不拿出来,一再要求他们不理,我伸手欲拿出查验,被他一把推开:“这人脑子有问题!”“你这是无理取闹!”.....6个彪汉,见周围观众越来越多,一面大声呵斥观众不能围观,驱逐群众;一面见我“鱼死网破”,他们6人轮番两次强行将我从西头接待室,推拉向东头接待室方向,我全力挣扎解脱:“放开!放开我!我不是来信访的!”6个彪汉中,两个明显为头目的胖子放话“放开”“放开他”......重获自由,我随即向西头接待室回撤,几个彪汉一路人墙强拦不允。我坚决要进门!那个明显大头、有证不亮的横肉胖子,眼睛圆瞪着:“告诉你,你这种无理取闹见多了!你不能进去再进一次试试!”我立即进门,6彪汉群起一拥而上,将我再一次推下台阶去......踉踉跄跄站稳,我拿出电话拨打法院监察室周荣芳主任、院办刘秘电话欲反映问题,几部电话均是接起即挂!彪汉们见我打电话求援,立即鸟兽散状退回接待室里面,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一个领导出来,一直到12:12法警队李学忠队长从里面出来,我立即迎上去控告刚刚发生的事情。李队长态度诚恳,一再要我坐下谈。我说不,我要站着说,现在约见潘院长事搁后,先请您调查上午六名无证打手暴力推殴本人的事情,他说好,我先调查一下。李学忠队长劝说,中午到了,赶紧去吃饭。我说不去,我是来法院解决吃饭问题的,法院枉法耍赖导致我全家断炊,法院不解决问题,我没地方吃饭......随后,李学忠队长告辞调出去了,一去不回来,几次致电了解情况,均无人接听......
     就这样,空候到下午16:15左右,一直没有领导出面。因为手机没电,传声筒的电话“没有义务”给纳税人我用,想继续联系院办刘秘、监察室周荣芳主任而不得,接到知识界、法学界、律师界、新闻界朋友们的一再规劝,伤心至极,离开接待室准备回家。到东头接待室,又忍不住进去“信访”,按照4号窗口027号接待人员的建议,填表一份,简述“静坐”沪一中院一天,其中酸苦辣咸,让因此延迟下班的老先生感慨不已,答应尽快上报。我说,谢谢您,耽误您下班抱歉了!
    
     这正是:静坐一天
    
     挨饿一天
    
     问题解决
    
     没有进展
    
     为了将来
    
     不被奴役
    
     一点皮肉
    
     精神磔刑
    
     值得领受
    
     歇一晚上
    
     明天静坐
    
     绝食抗议
    
     沪一中院
    
     全天收到数以百计的声援消息、短信,不能一一写在这里,匆此致谢。晚上,收到一个无名氏的的短信,颇具社会转型期劳动保障现实问题研究价值。转发于此,以结束本篇短文--
    
     唐记者:你好,我是劳动部门一个工作人员,看了你9月3日在徐汇区检察院的抗诉意见,深表赞同!这是个很明显的劳动侵权和维权案件,支持并声援你的正义行动!这是明显有法不依的案例,这样的案件在全国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一个素不相识者的同情。珍重!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009.9.8凌晨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