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亦武跟国家机器打个平手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7日 转载)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老乐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国家机器非比寻常的利害,任你没有危及国家的安全,一不小心也要给扔进去绞拌。何以故,操作机器的人手痒故;利器在手要显故。有人帮了弱势群体,得个监狱;有人发些文章,得个监狱;有人写个“宪章”,得个监狱……这些事儿跟监狱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一撇的,硬是要把你弄进去住一住。让你明明白白知道中国还有一个不开住宿票的私家黑屋,更让你知道不是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尽自己的义务为国家做事。
    
     廖亦武们在自筹资金拍摄“六四”屠杀血案纪念大片的时候一直被公安吊线,公安要真是为公计、要真是不扩大“六四”屠杀坏影响,就该把廖亦武们的大片扼杀在萌芽状态;要真是“挽救”一个人,就该在吊线的时候悄悄递话:兄弟,这事儿干不得,要惹祸。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躲在阴暗处,悄悄等着以廖亦武为首的一干人“往邪路上滑”,滑到底了,无路可退了,他们出来以暴力挽救。呜呼,国家机器也会演大戏,活脱脱一部情景戏。这跟设置圈套不同,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公安等的就是这部大片,等的就是这盘大菜,好多人都眼巴巴地候着廖亦武们挟两筷子呢。这好比车站码头戴红袖套的执勤老太太,听见你咯痰决不上前说:不要随地吐痰。而是悄悄跟在你后头,等你呸的吐了,紧步上前拦住,一声猛喝:“罚款!”世道就这样,真切地摆着,无奈得很。
    
     一切情形,廖亦武的狱里狱外纪实作品已反映得明明白白,相信读者诸君已知晓。我要说的另外的话是,国家机器只知抓廖亦武痛快,却不知抓廖亦武所要付出的代价以及承担的后果。机器们因大套而低估了廖亦武,又因低估了廖亦武而被刻上“卑鄙者的墓志铭”(取北岛诗意)。我的朋友中有从监狱出来的,出来后拼命呼吸新鲜空气,打造新的生活,过得还不错,大有今是而昨非之慨。当然了,我是一个普通人,知七情六欲,明白各类的明痛及隐痛,他们出狱后的生活取舍我没有资格置喙。正因为我明白这些,所以我更钦佩廖亦武出狱后的选项,我真想砸开廖亦武的骨头,看看里头是些什么东西。
    
     我一直在琢磨,有好多跟政府捣蛋的人进出中国国境跟赶场似的随意,而廖亦武为中国挣得那么巨大的国际声誉,却不能出国去领奖和接受采访,到底是为什么?后来抛开正道思维,望邪道上思想,突然之间大大彻悟也:这是应了中国的辩证法和因果律。解读如下:国家机器绞杀了廖亦武,但没死,廖亦武又把国家机器弄到阳光下曝光,很成功。满世界因之哗然惊叹且为廖亦武鼓掌,廖亦武又因此出国接受荣誉,而出国的门坎却又是由国家机器来把守。整个牵扯关系就是这样,典型的中国辩证法和因果律。廖亦武与小金潜行至祖国边陲云南旮旯,仍未能摸出国门,这样的结果又说明,有关方面是把整个的国家机器打开,对付廖亦武。全国大大小小海关在廖亦武面前张开内部黑网,廖亦武插翅难飞。
    
     现在看来,当初整廖亦武是个重大失手,主要是有关方面对廖亦武严重估计不足。同案犯巴铁在监狱里对廖亦武说“对不起,胡子,请原谅,我们斗不过国家机器。”国家机器把人弄进去绞,就是要把人的思想绞出这样的心得体会。我也不敢说廖亦武有牛虻在狱中那样的嘲笑精神,也不敢说廖亦武有法拉奇的希腊情人(名字记不起了)捉弄暴政那样的风格,廖亦武是个中国人,他的反抗方式有中国式的风格,这就是:韧性。廖亦武就像一张脱水的干牛皮,摆在国家机器面前,还真不好弄。国家机器没能在廖亦武的脑袋里绞出这样的心得体会是严重的功能失调。而接下来的结果反倒是因廖亦武的一力举荐,中国的国家机器获得与苏联古拉格群岛齐名的国际声誉。廖亦武单人出场跟国家机器肉搏,打了个平手。而以国际比赛通用的同量级赛的原则来看,廖亦武实际上还算赢起的。
    
     事儿还没完。有关方面切莫执迷于眼下得失,以封锁廖亦武出国为快事,以因此占得上风而窃喜。当心还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要追着廖亦武递出去。只要廖亦武争口气,多活些年头,我们应该看得到这个结果。那时,国家机器就被动了,你放不放他出国领奖?若放,终归还是放了;若不放,名目是什么,还真不好搪塞。该不是外交部发言人对世界各大媒体说:“他出狱后虽然没有干颠覆国家政权的事,可他尽干些扫皮的事情,使我们严重地下不来台,我们不高兴,也不想让他高兴。”这个说法真实倒是真实,但上不得台面。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随时随地放廖亦武出国,还他一个公民正规待遇(如果他没被剥夺公民权利终身的话),死活由他去,进出由他去,不管他了。
    
     我这里张起嘴巴说容易,读廖亦武的文章可不容易,他的文章不能读,需慢慢过,像过碾子,死一回。从作品里头出来,仿佛陪了杀场回来,半天恢复不了自主心情。这说明,在跟国家机器肉搏的背后是血和泪,是被打掉之后还得连根咽下的牙齿。从这个角度而言,廖亦武的这个“平手”也是提起脑袋换来的,不容易。
    
     (一点后话:廖亦武10次被拒出国,乃中国奇迹,亦世界之最。此文即由这“中国奇迹”和“世界之最”逼出的思考。2009、9、4日,老乐于澳洲)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董盛坤(全文)
  • 廖亦武:广场行为艺术家余志坚
  • 广场行为艺术家余志坚/廖亦武
  • 廖亦武:奖励或祭奠—代推动中国进步奖答谢辞
  • 廖亦武被阻出境,姚立法受到监控 /RFA
  • 六四画家武文建/廖亦武
  • 天安門母親---廖亦武的音樂作品(图)
  • 廖亦武:死里逃生者杨文昌
  •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廖亦武:天安门市民纠察队队长刘仪
  •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 土改受害者朱家学(二)/廖亦武(四川)
  •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胡成章一家(上)
  • 土改受害者郭正洪/廖亦武
  • 饱死鬼——土改受害者张进谦 (之五)/廖亦武
  • 土改刑场 ——土改受害者张进谦(之三)/廖亦武
  •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续)/廖亦武
  •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下)/廖亦武
  •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 土改受害者张应荣(上)/廖亦武
  • 胡平: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阿泽
  • 陈墨:我的“通吃”观—读廖亦武《赢家通吃的汤锅》思及王维与祖咏(图)
  • 东海一枭: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 (下) 廖亦武
  • 面对黑暗—读廖亦武的《证词》(上)一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