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新疆乌鲁木齐的消息:扎针参与者众,有爆炸事件被掩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5日 来稿)
    博讯读者爆料:自8月初针对市民的攻击手段全部采取毒针扎人,476人被毒针伤害而伤!数字触目惊心!涂有不明毒素的针头和注射器让人防不胜防,主要集中在公共汽车和人员密集场所。公众将犯罪嫌疑人矛头指向维族,并认为新疆政府对形式估计不足,治理不利。为此,9月2日2万多市民再次被迫走上街头,高喊:“政府无能!王乐泉滚出新疆”的口号游行示威。
    
     官方在封锁消息长达三周后昨日才公布消息,受伤者也有被扎部位腐烂、大面积清淤等症状。而参与实施的人员从妇女到儿童,从老人到壮年均有。公众质疑:这只是一小撮恐怖份子的行为吗?在毒针事件出现的第一周,政府封锁消息担心民众恐慌,然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让随后的事态恶化,被扎人数急速上升!市民惶惶不安,不知一直声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和警察两个月来在做什么,市民情绪极度愤怒。而目前因乌洽会的举办,也让政府的行动有所迟缓,但适得其反,参会人员应该不会对乌鲁木齐的和谐局面感到欣闻和放心的。 (博讯 boxun.com)
    
    乌鲁木齐15小学,被扎汉族、回族学生20余人,而参与者竟然有同校的维族学生!令人咋舌。仅9月1日当天,乌鲁木齐友好路龙源超市门口就有两人被扎被送往医院,同日在水磨沟区的106路车刚在高家庄站停车,就有数人被扎后,维族犯罪者跳车逃窜,被周围群众追赶后不久被拘。920等诸多公交车亦发生多起毒针扎人。8月31日,17路公共汽车在西北路附近爆炸;14路公交车同时被炸。然而消息全部封锁。但目击者随后通过电话向外界公布消息,乌鲁木齐治安极度恶化!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8月下旬,胡锦涛主席刚刚前往新疆视察,在其回京后,乌鲁木齐局势非但没有平稳,反而维族恐怖人员愈加嚣张,伤人事件和爆炸事件有增无减!新疆政府的无能让中央伤透了大脑!
    
    以下网上的分析,显示汉维矛盾仍很深。解决新疆问题,应该面对现实,找出根源。
    
    【而导致今日结果的原因其实众所周知,从75事件发生开始:
    1、 迟缓的镇暴反应,错过解救无辜群众的时机。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大量犯罪者乘机施暴后逃窜。
    2、 抽调维族警官审讯时同情并诱导罪犯翻供和录不实口供。用维语告知罪犯,只说打砸,不说杀人!导致大量人员被释放,后发现错放大量重大犯罪嫌疑人。这些人很多散落民间,成今日恶化事态的隐患。
    3、 镇暴迟缓,市民产生质疑。毒针时间前一周,新疆政府仍然企图通过掩盖和封锁消息,后来发现控制不住,急忙发送短信告知市民小心。然而十多天来,非但没有减少事件,恐怖袭击越演越烈。市民质疑政府在做什么?是因为“乌恰会“召开而怕损了面子而视市民生命如草芥?
    4、 维族高官在本次事件中扮演和稀泥角色。通过手中权利限制或延迟惩治罪犯,为恐怖分子说好话,说软话。用手中权利做危害国家安全的事。
    5、 维族犯罪分子早已掌握政府的想法,知道政府不敢大规模镇暴,释放者尝到甜头愈加嚣张,参与者增加。加上维族审讯者警官里因外合以及高官的和稀泥手段,导致袭击有增无减,公然挑衅政府的公权力和法律!
    6、 暴徒更清楚政府一定会镇压汉族的自卫行为,他们清楚政府最怕面子受损,担心外媒的报道,所以一直对汉族采取高压态势。
    7、 束缚汉族民众,不许制造所谓的不和谐。新疆汉族始终听政府的话,相信政府的能力,然而自从事件发生以来,政府声称会严厉打击犯罪,保护市民安全全部变成每日电视和谐团结采访节目下的假话。75至今已两个月,每天百姓在维族的嚣张和政府的软弱中度过!而动不动就让大家不许说不和谐的话(只许说违心的假话?)
    8、 维族高官和维稳的维族警官同情暴徒的有多少?否则不会总是出现镇暴延迟,和审问的维族警官协助罪犯翻供和诱导期至承认打砸,不承认杀人。导致7月8、9、10三天就释放大量暴徒,而后来发现多为重刑犯而不知去向。
    9、轻判,释放大多数罪犯!
    
    在9月2日市民游行后看到百姓的愤怒后,3日民众继续游行时。乌鲁木齐的栗市长才匆忙公布判刑和抓捕人员人员名单,然而被处以死刑的50人!其余都为轻判或释放。】
    
    全城百姓已被新疆政府推到被迫自卫的局面,亦被推到完全对政府失望的局面。
    
国内被和谐的帖子,转发如下: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
     我是一个乌鲁木齐人,我是热爱乌鲁木齐的,因为那里是家乡,是我成长的地方,是溢满了我回忆的地方。但是自从七月份的事件发生后,乌鲁木齐变得让我不认识了。
     我是7月28日才回到乌鲁木齐的,之前的种种都只是在电话上听家人口述的,听上去只是觉得不太平,然后嘱咐家人一定一定要小心。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埋怨过所谓的封锁消息的措施了,7.6和7.7两天我没有办法和家里联系,短信和电话都不通,更不用说网络了,家里那么混乱而我却联系不到家人,焦急和不安让我变得又脆弱又烦躁,相信每一个当时在外地的乌鲁木齐人都经历过我的这种感受。后来可以和家人打电话联系了,我才知道乌鲁木齐出的事情远远比想象中的严重太多太多,那么大的一个城市,大街上居然空荡荡地没有人,天上飞着拉着警笛的直升机,马路上行驶着装载武警和特警的卡车和防爆车,人们上街都要抄着棒子自卫……
    
     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事件的20多天之后了,因为道路上有好多武警和特警(向他们真诚的致敬,真是最可爱的人),所以上街的人也多了,公交车上的人也多了,大兵压境的条件下还算太平,但明显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那件事的阴影之下。在家的一个月,没有办法上网,没有办法发短信,每天晚上七八点就要快快回家了否则家人会担心的,整个暑假我几乎都没有去远一点的地方玩过。一开始我还很好奇的找视频和图片来看,但是看到后来,我真的是已经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我对那些人的痛恨了,残忍的手法,连孕妇小孩都不放过,毫无人性简直连畜生都不如。血腥暴力的画面令我胆战心惊,令我吃不下饭,令我晚上做恶梦,太可怕了。
    
     带着满满的不放心我又回到了北京,还不到一个星期,果然暗涌着的不安分就爆发了。因为不敢招惹大街上的武警,于是那些不得好死的采取了其他的龌龊手段,用带有病毒的针随意地在街头扎人,被扎的人症状不同,有的溃烂,有的昏迷,有的死亡。
    
    我打电话给家里问他们情况,现在又恢复了没有人敢上街敢坐公交的状态,而且现在学校开学了,每天放学的时候学校门口的街道上都堵满了接小孩的私家车。今天乌鲁木齐下暴雨了,游行的人在暴雨中被驱赶和镇压,又乱了……
    
     最近我总是骂脏话,我实在是太愤怒了,那些没人性的亡命徒定不得好死,上千无辜生命被他们残忍地摧毁而且死无全尸,上万无辜群众被他们群殴至今生死未卜精神受到摧残,数不清的美满家庭被他们无情的破坏亲人都死了要钱顶P用,这些都是要还的,无论谁讨债,用刀子的,用棒子的,用乐泉砖的,用注射器的,用硫酸的,怎么欠的怎么还!
    
    
    可笑的是除了乌鲁木齐的人,都几乎没有人知道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当时杰克逊死了还在各大门户网的首页停留了一个星期之久,乌鲁木齐死那么多人居然没有后续的报道。
    
    那么大一个首府城市有人用带有病毒的针恶意扎伤上百个人,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愣是一点都没有报道。
    
    而我看见的只是千篇一律的民族大团结和分裂势力必不长久以及社会治安日益稳定的瞎话。
    
    更绝的是整个新疆的网络都被切断了,所以真正受苦的人们没有办法说话,能说话的人又被封杀。
    
    封锁消息这种措施是我到目前为止最为鄙视的行为,纸是包不住火的,暗涌迟早会变成汹涌,那个时候事情就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了。
    
    事情没那么容易掩盖,也没那么容易糊弄。事情出来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有有效地措施,一直也没有人声称负责,人民都对之失望了。让历史说话吧。
    
     我是真的热爱我的家乡的,我出来上大学的这些年一直都在给身边人灌输着我们新疆风景有多美人有多好,但是我现在真的有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苦衷,本来新疆在他们眼中就很乱了,有爆炸的公交车,有名誉全国的小偷。现在让我说什么呢,说公交车爆炸都是小case么,说在街上走着走着就会被群殴么,说一个女人从你身边走过你就被她用针注射了致命的病毒么。太可恨了,我是那么喜欢乌鲁木齐这个城市,很繁荣很热情很淳朴,但是我怕这次的创伤太深了,以后没有人肯去乌鲁木齐了,谁愿意去呆在一个没有生命保障的地方呢。我还恨,暴徒为什么会在乌鲁木齐猖獗呢,乌鲁木齐太无辜了啊。
    
     如今我离家那么远,我只能每天给亲人打电话,确定他们安全,但是每天都很担心啊,那些个不要命的亡命徒根本就防不胜防,连政府周边都不安全了。昨天和WSS电话到半夜,我们都是又痛恨又无力又揪心,她说她会每天都祈祷她的家人我的家人我们的家人都平安,我说我也是。
     我虔诚地祈祷,我的家人朋友,我们的家人朋友,在这混乱的时候,都能够平安。我也衷心地渴望,我眷恋的故土能够尽快恢复安定。同时,我还希望,那些不得好死的早日得到报应。
    
    ———————————
     从五号那天目睹暴徒冲向新华南路,我和妈妈仓皇回家,一直到现在,我觉得该写下什么了。新疆是我热爱的故乡,我的血脉与之相连。
    
     报纸上通缉了一个姓张的男人,说他杀了很多平民。可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张的妻子怀有八个月身孕?张太太被暴徒割掉胸部后打死,又被剖开子宫将还未出世的孩子取出,这个孩子被放进囊坑烤熟……张当夜见到妻儿的惨象疯了。
    
     同学们,我们五岁时还在爸爸的背上骑大马吧?可是一个孩子被四个暴徒拽着四肢车裂!他有什么罪过要如此夭折?你们敢想象彼时这个孩子的哭喊么?
    
     妇产科的主任的被打成重伤,这个阿姨恢复意识后说:我这一生接生了上千WZ的孩子,他们为何这样对待我们?
    
     他们招呼我们去他们的院子避难,他们随后又招来坏人将我们打死。CCTV报道的WZ大妈被逮捕,因为她招来暴徒杀死她店里的数十避难的我们的同胞。
    
     警察接到求救电话来到现场,却不被允许带枪支。武警赶到现场,手里却只有盾牌和警棍。直到午夜,警察才领到枪。烈士万金刚其实被临街居民楼上砸下的石块打死……
    
     我们的父母官,LYH,CZW,你们都在哪里?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看到大湾高挂的头颅了么?你们看到因为被肢解而无法辨明身份的无名尸体了么?你们看到疯癫的遗孀,哭已无泪的孤儿了么?这是我生长的地方,你们可以让她安宁祥和么?
    
     经历了太多因为痛心而失眠的夜晚,我来到首都求学。现在却又听说他们在扎针:艾滋病血,污水和不明液体。我们的生命还是在危险之中!父母官,请让我们放心出行!我们向西守望我们的家乡,却是一片萧条。特警来了,我们暂时不被屠杀,那么之后呢?
    
     他们还说我们欺负他们,殊不知,是他们血洗了我们对其所有好感!
    
     西气东输,我们的天然气价格比上海昂贵。开采矿产,我们的矿藏源源进入各大公司的车间。瓜果飘香,我们却不再敢上街买来食用。我们从一片戈壁之中为祖国托起一颗明珠,几代人将年华献给了西域广袤的土地。我们献终生,献子孙,为何还要像羔羊一样被宰杀?
    
     亲爱的新疆,你的剧痛连着我的剧痛。快点好起来吧,这是我对你最真诚的祝福。
    
     请不要让我的故乡涂炭,我只是一个新疆人,我只想她美丽安平。
    
给汉人的反思

    诺大的新疆,维族人1000万左右,有着丰富的矿产、石油,他们却处于贫困的底层,是不是中央的政策有问题呢?仅允许生2个孩子说明不了问题。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9/9/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乌鲁木齐市再现对峙场面”:热比娅要求王乐泉辞职
  • 乌鲁木齐累计被扎476人 确认89例
  • 孟建柱再赴乌鲁木齐
  • 乌鲁木齐武警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图)
  • 乌鲁木齐万人游行:市委书记电视讲话维稳(图)
  • 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关于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的通告
  • 北京举办乌鲁木齐7·5事件展:血腥镜头甚为恐怖(视频)(图)
  • 因针刺事件 乌鲁木齐大批民众示威
  • 乌鲁木齐千名民众抗议当地治安状况恶化
  • 乌鲁木齐出现恐怖扎针事件 400多人受伤
  • 土耳其总理特使遭乌鲁木齐警察拦截 表示强烈不满
  • 乌鲁木齐 不明针刺伤人
  • 乌鲁木齐巿公安初步完成7.5专案前期取证
  • 乌鲁木齐拟拆热比娅三幢物业
  • 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贺卫方回新疆,回到前网络时代
  • 乌鲁木齐「7.5」事件后首个驻华使节访问新疆
  • 增三万武警驻守乌鲁木齐,对外通讯仍然中断
  • 遭炸弹威胁返航的阿富汗客机抵达乌鲁木齐
  • 被拒阿富汗航班有五中国乘客 将尽快飞乌鲁木齐(图)
  • 妇幼保健医院不愧为乌鲁木齐最“赚钱”的医院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 乌鲁木齐逞凶的奥迪车司机确系警察:出租车司机似乎先动手?
  • 乌鲁木齐骚乱:这些部长说瞎话的水平真高
  • 卫方:我马上要回新疆了: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图)
  • 乌鲁木齐7·5事件,央地政府应承担什么责任?/高洪明
  • 中共某些人策划韶关和乌鲁木齐事件的原因初探
  • 南疆自乌鲁木齐骚乱至今一直实行宵禁
  • 哥大中国论坛讨论新疆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7月18日
  • 思考中国未来面临的真正挑战!哥大中国论坛讨论新疆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
  • 关于乌鲁木齐的报道写给中国政府的一封信
  • 如何看待乌鲁木齐流血事件/曹长青
  • 乌鲁木齐大气污染 没熏倒周永康/王大豪
  • 写给政府的一封信:关于乌鲁木齐的报道真让人恶心!!!
  • 王钦华:乌鲁木齐事件 问责当局
  • 乌鲁木齐大騷亂之後/張華
  • 新疆乌鲁木齐暴乱:真相是受害者/邱立本
  • 胡温 乌鲁木齐蹲一蹲/孙明玮
  • 统治者望以乌鲁木齐热点转移人民注意力/朱高正
  • 乌鲁木齐暴乱 台湾政界在做什么?
  • 坚决反对乌鲁木齐严重暴力犯罪事件——高洪明
  • 乌鲁木齐亲历者说,当局“包办”了“暴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