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党碧云:我为维护土地承包权被三次关押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1日 转载)
    
    2006年9月14日晚,中国人民银行绥德县支行、绥德县政协、绥德县市政管理所指使施工队开着三辆推土机,铲倒我们承包地里种的庄稼和蔬菜,第二天我得知后,和邻近几家土地被侵害的人到地里阻止施工。我要求施工队长宋子良出示征用耕地的审批文件和购地手续,宋子良说:"审批文件和手续在领导手里,是保密的,不能给你们看。"我说:"国家大事都要叫老百姓知道,你们占我的承包地,能不叫我知道吗?"我阻挡他们破坏、强占我承包的土地,坚持了十天,9月25日,县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王永碧、审判员李文武带两名法警,把我和也是保护承包地的薛建利的妻子从我们的承包地里带到县法院,要我们写保证,承认错误,要求我们不能阻止施工,说是上述三个单位已经购买了土地。我坚决要求看土地占用审批文件和购地手续,不写保证,法官当晚就把我关进了县看守所,没有出具任何拘留手续。我儿子找了村长,第二天(26日)我被释放。
     (博讯 boxun.com)

    从10月初起,我到村、名州镇、绥德县、榆林市、陕西省、中央逐级上访,全国人大、国务院、中纪委、国土资源部等我都去过。
    
    2008年11月7日,我和35位绥德的上访人员到国家信访总局上访,被国家信访总局送到国务院信访接待处关了20多天。其间有县政府、县公安局、县信访办的官员到北京来与我们谈过话,说我们犯了法,要我们回绥德,我们不敢回去。后我们被国务院信访接待处送回绥德。一到绥德,我和另外两个就被关进县看守所。我被在看守所里拘留了10天,到12月10日释放时才给我们出具了拘留证。
    
    我们家祖祖辈辈是农民,现全家八口人,主要靠三亩地种菜为生。2006年我的承包地被全部占用,全是全县最好的平展展的水浇地,种菜每亩每年至少收入六七千元,每亩市价达到200多万元,政府总共只给我们补偿了一万多元,其它社会保障和安置一概没有。这样的补偿安置我们怎么能接受?我连续上访,榆林去过三次,省城西安三次,北京有三四十次。
    
    我们五一村原有1200多亩地,2000来口人,到2006年春天,耕地全部被占用完,无论是村干部还是政府官员,从来没有给我们出示过国家的征地批文,直到2008年9月,经农民反复上访要求,县国土资源局才将国家批准征用耕地的文件出示给村民。国家批准全县占用耕地的总数只有304亩,但据我粗略的统计,近十多年仅在县城周围几个村,包括我们村,占用的耕地就超过5000亩。村委会从未就占用土地问题召开过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村委会成员连续三届没有选举过,连形式上的选举也没有搞过,村干部都是连任。
    
    2005年11月,县上出动200多警察,由县政法委书记高崇战、县长助理李子成、县公安局副局长马兴胜率领,驾驶三辆推土机,强行破坏我们村校场滩的农田,数百村民到现场阻挡,村民高老七在严寒中脱光衣服,躺在推铲前面,被警察强行拉到派出所,当时阻档的村民有十几个人被拉到派出所,村民的土地及窖藏的冬菜全部被毁坏。
    
    2006年3月25日,县上又侵占全村仅剩的全部土地,调集了300多警察,手持电警棍,在田地周围设了警戒线,不准村民进入,村民有拍照、摄像的,胶卷和录像带被没收走了。
    
    我每次上访被带回绥德,警察和官员都问我为什么要上访?我说:"我承包的土地被你们占用了,你们为什么不给我出具有关文件和手续?为什么还要关押我?没有土地,只给补偿了一万多元,我们怎么生活?"
    
    党碧云电话号码 1360922954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