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民”法院黑社会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31日 来稿)
    
     人民”法院黑社会
     我叫金琪,男,1954年10月13日出生;我的爱人叫马丽君,1958年12月25日出生;我俩都是极其虔诚且非常执着的伊斯兰教民,住河北省石家庄清真寺街。联系电话:15811467494(北京),15930886048(石家庄),031188816218(石家庄小灵通)。 (博讯 boxun.com)

     2004年10月13日,河北省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帮助其副院长的亲戚打一场诉讼标的不到四万元的官司,悍然查封我们整个工厂及里面全部设备等财产共计118多万元,继后抢夺盗窃一空,从而把我们夫妻俩逼上一条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
     一、祸患起因
     (一)与当今“人民”法院狼狈为奸打劫我俩财产的任文达、庞国平、庞德瑛三人关系久远
     2002年8月,我们夫妻以自有资金200万元成立一家塑料门窗厂,挂靠于河北省润泽实业有限公司。我俩均为该公司塑料门窗项目经理。厂子的资金往来及报税等,亦由该公司财务经管。
     同年9月1日,我与公民庞德瑛以以租转买的形式签订《设备租赁合同》书一份,约定我以年租金10万元的价格,租赁庞德瑛闲置在庞国平处(石家庄开发区天源铝制品厂)塑钢门窗生产设备一套,3年租赁期满,该套设备即归我所有。
     经庞国平同意,我俩当年继续使用庞德英已经付过费的厂房。来年9月1日,由我代表润泽实业有限公司,直接与庞国平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
     任文达家住当地北庄村,是倒买玻璃的个体户,此前给庞国平、庞德瑛供货。我们开张后也由他提供玻璃。
    (二)矛盾由来
     我们的塑料门窗厂开业后活源不断,先后接到市内外多家大、中型建设工程项目的订单,以至于仅靠租赁庞德瑛后来发现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那套设备不能保证基本生产,只好又投资20多万元购置了另外一套设备,其中盘锦兴华机械厂生产的中空玻璃热压机(2003年10月10日购买价26000元)、玻璃清洗干燥机(2003年11月3日购买价21000元)自动化程度很高,生产质量和效率堪称一流。因为在石家庄,我们是购买使用两台设备第一人,所以厂家给了很大优惠。
     就这样,我们忙时为社会提供60多个人的就业机会,活少时也有30多人一直在进行生产。我们还顺利通过省有关部门的考评验收,并于2004年 7月8月获得省里颁发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扣除成本、税金,年利润996,000元。
    1.与庞德瑛的矛盾由来
    由于我们接手庞德瑛的设备后即故障重重,且庞德瑛频频找人维修也不能使其正常生产(也许正是因此,庞德瑛的设备才闲置在那里),故我们依法与庞德瑛交涉,并明确表示:在不能使其设备正常生产前,我们有权拒付租金。双方终于2004年9月10日签订了《解除设备租赁合同协议书》,并且将原以租转买的合同改为纯租赁,租赁价格由每年10万元降为两年总共9万元。协议还约定:① 由我们向庞德瑛支付第一年的房租22,500元;② 协议签订3日内,即9月13日前,双方按原明细表记载的内容办理设备交接手续;③ 我们向其付款的最后期限为当年的12月31日,到时如不能给其9万元,则按原协议每年10万元,总计20万元给付。
    但蹊跷的是:庞德瑛收取了我们向其支付的22,500元房租之后,却不顾我们的一再催促,始终不来与我们办理其设备的交接手续。10月3日、10月7日,他到是来过两次,不过不是来与我们办理交接,而是充当任文达、庞国平的帮凶。
    2.与房主庞国平的矛盾由来
     由于我们每每向庞国平支付房租水电等费,他均以打白条了事,拒不给我们出具发票。他庞国平怎么偷漏国家税款我们不好追究,但没有正式发票,该项支出则不能摊入生产成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寻租能够为我们出具正式发票的厂房。
     2004年9月27日,我们与石家庄新时代建材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第二天即9月28日,我们与庞国平签订《解除租房合同协议书》,约定我们10月7日前将房屋腾空交还给他。但10月3日我们搬移机器设备时,房主庞国平却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3. 三万九千七百四十一元的借据由来
     任文达不满足倒买玻璃挣小钱。他瞧我们的生意兴旺非常眼红,多次求我们跟盘锦兴华机械厂联系,要厂家以给我们的供货价买给他前述两台设备,也好开一个塑钢门窗厂。
     这年头,建设行业的通行惯例是先供货后结账。以我们的塑料门窗厂为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按照技术要求,以垫资生产形式将门窗先做好,再分批供给建筑商;建筑商收到门窗先给打个收条,待它们安装之后,再视开发商的给款情况,分几次与我们凭收条进行结算。我们对给我们供货的经销商也经常采用这种办法。
     截止2004年10月3日,我们还有一万九千多元的玻璃款没与任文达结算。
     就在我们搬移机器设备的那天,任文达带来几十条汉子堵住工厂大门,凭空说我们还欠他三万多块钱没有结,点名要那两台我们花了47000元买的设备,不然我们别想拉走任何东西。危急之下,我们向110报警。当地派出所出警后,将我和任文达一并拉到派出所。警察要我先跟任文达结算,然后再回去搬厂子。他任文达一张收条没有带,我也是两手空空,这空口无凭怎么进行结算?此时,民警“建议”我按任文达所说先写个借条,到时再凭收条结算,否则,警方对我们的处境爱莫能助。
     想我几十个人和临时雇来的吊车都窝在厂子里动弹不得,当时只好遵照警察的旨意写了张39,741元的借条,但在上面特别注明:“以上单据结帐时复核,以复核后为准。”
    孰料,写下借据后,任文达还是拦住厂门不让搬,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对这一切竟然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其后的几天,心急火燎的我们紧着催促任文达前来结算,但任文达却置若罔闻。
    10月7日,是我们与房主庞国平约定交还厂房的最后一天,我们又安排人车准备搬移厂子。这时,房主庞国平又将任文达召来阻拦,当地派出所闻报出警,只是在旁边观望。
    10月11日,我们第三次准备搬厂子,庞国平三召任文达。这一次任文达几十人带车而来,上来就抢机器。我们连续报警,并且一再恳请110不要安排当地派出所出警,警方后来表示接受。
     在多名出警民警的震慑下,任文达不知给谁人打了一个电话后,兴奋无比地呼喊其同伙:“法院那边都已打点好,咱们走”。
    此时已临近下午下班,搬厂只好另雇吊车再定时间。
     二、违法成性是法院
     (一) 任文达称其亲戚是当地法院副院长
    任文达此前多次对我们吹嘘,他的一个亲戚姓郭,是当地,即高新区法院的副院长,法院就跟他家开的一样。还说我们若是在法院有什么事,直接找他任文达。
    出事之后经了解,高新区法院确实有一个副院长,姓郭,叫郭兴锁,当地仰凌村人。仰凌村毗邻任文达所住的北庄村。现在我们有正当理由相信:郭兴锁副院长还真的与任文达沾亲带故。
     这年头有一门亲戚在法院里当领导,那可真是挣大钱、大发财呀!
     (二)法院为区区不到四万元,查封我们整个工厂为哪般
    1. 高新区法院帮助其副院长的亲戚“抢蛋杀鸡”
    2004年10月12日8时许,我们突然接到庞国平打来的电话,称:“任文达把我们告上了法院,法院的人马上要来查封工厂。”听到这话,我们还搬什么厂子,等等看吧。
    10月13日上午,一个自称是高新区法院叫刘广跃的人打来电话,说,“任文达在我院提起诉讼,向你们讨要39,741元欠款,同时提出了诉讼财产保全,现法院已经依法查封了你们的整个工厂”,并要我们第二天到法院找他。
    依法查封整个工厂?不对吧!你法院查封或者冻结当事人财产,依法应该先查封或者冻结当事人的银行帐户,只有在当事人银行帐户里没有钱或者存款不足,才能够查封或者冻结与原告诉求等额的财产,哪有上来就查封整个工厂的道理。
     当我们赶到厂子,只见工厂的三个大门交叉贴着高新区法院的封条。厂子所有机器、设备、成品、半成品、原材料等共计一百多万元的财产,被它们一古脑的全部封死在里面。
    第二天,法院书记员祝纪锋一个人,在任文达的陪同下来到工厂。只见任文达看好了哪台机器,祝纪锋就在其查封财产清单上填上哪台机器,他俩选中九台机器,即一整条塑钢门窗的生产线,价值20多万元之后,结伴扬长而去,可工厂大门上的封条,还是牢牢地贴在那里。
     我们工厂被法院查封的消息,风一样的传遍石家庄建筑业。关系好的客户,平平顺顺与我们终止协议;正在洽商的许多客户,客客气气地与我们说再见;还有一些客户(包括庞德瑛等),将我们告到高新区法院要求赔偿。私下一打听,敢情儿这些与我们打官司的,大部分为高新区法院所鼓动。
     原来,高新区法院为了阻止我们到北京告御状,曾卑鄙无耻地胁迫润泽公司举报我们夫妻二人私刻公章,好让它们给我俩治罪。在遭到润泽公司的严词拒绝后,法院便策划多人轮流提起诉讼,仅注册资金就达千万元的润泽公司的银行帐户,也因此反复被高新区法院所冻结。由此更能折射出:当年任文达诉我们时,高新区法院舍我们夫妻二人银行存款或者润泽公司的银行帐户而不冻,直接查封我们厂子及设备的险恶用意!看来高新区“人民”法院为了其副院长的亲戚真是两肋插刀,它们存心出我们的丑,目的是陷我们于灭顶之灾。它们得逞了。
    2. 任文达的工厂开张了
    ① 未及我们上诉,被法院查封的等全部财产不翼而飞
    任文达与我们的官司没有任何悬念,更不会有一点点公平与公正。但有意思的是:2004年12月14日我们刚刚领取初审判决书,四天过后,即12月18日就发现:我们的厂子空了,里面机器设备等全部财产都没有了。赶紧向110报警。警察出了现场,笔录做了,照片拍了,后来却告诉说,法院查封的东西,警方无权介入,让我们直接去找法院。
    ② 谁瓜分了我们的财产
     在我们穷追不舍下,高新区“人民”法院和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相继供认:2004年11月30日,庞国平找到法院,称与金琪的房屋租赁合同已经解除,并已将厂房租给他人,要法院拉走查封设备,腾出厂房。于是,法院于12月15日(注:即我们领取判决书的第二天),在确认申请人金琪不到场的情况下(注:不知道我金琪怎么就成了申请人),也没有通知无利害关系人到场见证,而是将厂房门锁砸坏,搬出查封的机器设备异地封存,尔后换了一把新锁,将钥匙交给庞国平,并告知要妥善保管。后来,厂内剩余物品大部分被庞德瑛、任文达等人拉走。
     我们非常关心高新区法院将查封的机器设备异地封存到了什么地方,后来石家庄中级法院终于羞羞答答地供认:高新区法院径直将查封我们的那条塑钢门窗生产线,拉到了任文达处。
     中级法院还供认:任文达除了拉走了他所相中的那条塑钢门窗生产线之外,还拉走了6万多元的原材料;庞德瑛除了拉走尚未与我们进行交接的那套机器设备,还顺走我们一万多元财产;庞国平处还留有3 万多元不属于他的财产。
     法院把拉走我们全部财产的责任推到庞国平、任文达、庞德瑛等人的身上为其违反成性的反动本性所定。我们要追究的是:庞国平既然接受了法院的委托,却伙同任文达等私分法院委托其保管的财产,且数额巨大,你法院为什么不依法追究庞国平监守自盗之罪?!为什么不依法制裁庞国平、任文达、庞德瑛结伙盗窃公私财物之罪?!为什么慷国家之慨给予我们赔偿,而让这些犯罪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甚至还常以此案为美,来显摆他们在法院的神通多么广大?!
    ③ 如此公开拍卖
     石家庄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在其(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号决定书中玩了这么一段文字游戏:“二审判决生效后,任文达于2005年2月19日申请执行。经石家庄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对开发区法院查封九项机械设备作出市价鉴字[2005]第03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被查封物品的拍卖低价为人民币36787元。经开发区法院委托,河北省拍卖总行于2005年5月18日上午,在其拍卖大厅依法公开拍卖了查封的九项机械设备,成交价为3.8万元,开发区法院将拍卖款给付任文达抵顶了金琪的欠款。”
     事实上,所谓的公开拍卖,只是对任文达一个人公开。实际上,早在2004年12月15日,任文达的塑钢门窗厂就已正式开张,高新区法院祝纪峰书记员还代表该院,专门到厂参加九台机器设备的落成仪式。
     当我们知道九台设备仅仅作价36787元时,打电话质问石家庄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的两位估价师:你们一没查看机器,二没查验我们的购机发票,凭什么估的价?一位估价师说的非常明了:是高新区法院要我们这么估的。
    (三)“人民”法院把我们逼上苦难无比上访路
    高新区法院在本案执行过程中,违法犯罪事实非常清楚,不论任何一级人大、政府、党组织和伊斯兰教会与法律工作者及社会各界,包括统归政法委独门领导下的司法机关中的检察院,只要听到我们的血泪控诉,无不怒斥当今法院违法成性。可石家庄高新区法院、二中院却不以为耻,楞是逼着我们不得不一级不成往上再找一级,由此踏上一条苦难无比的上访之路。四年多来,我们夫妻二人仅在北京上访,就被北京警方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8次,累计66天。其中我为3次24天,马丽君为5次42天。另外,高新区法院两次同时拘留我们夫妻二人,一次四天半(无证羁押),一次十天。
    (四)法院,你以后自己再煽自己的耳光一定要悠着点儿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的上访终于惊动了京城有关部门和领导。2007年10月15日,石家庄中级法院在上级法院的要求下,总算作出高新区法院执行存在违法的裁定,而高新区法院、中级法院为了减少对我们的赔偿额,竟然编造出我们的工厂由于经营不善,已于2004年8月停产的弥天大谎。为它们谎言作证的主要证人,就是涉嫌合伙盗窃公私财物的主犯庞国平。不过法院前面刚刚说过我们工厂2004年8月已经停产,后面又承认我们与庄园房地产公司所签《华府园塑钢门窗施工合同》正在履行。该合同所涉金额210多万,法院联手任文达等抢光、偷光我们机器设备等全部财产时,还有许多门窗没有完工,40多万元的工程款没有结算。但是,在法院的“重拳”打击下,这些全都化为了乌有。
     另外,利用它们从人民手里篡夺,并且把持的国家司法公权利,把能找的都找了,能威胁利诱的都威胁利诱遍了的两级法院,尽管在其赔偿决定书中只字不提,但它们知道或者应该知道,我们工厂于它们指定8月停产的前一个月,刚刚荣获省里颁发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获得此证得经省工商、税务、质检等多个部门严格考评,有生产规模、经营业绩等诸多硬性指标的严格限制。
    法院呀法院,你撒谎也要撒的艺术一些,最起码能够自圆其说呀。
    (五)荒诞的三次赔偿决定
    2007年11月13日,同全国千百万被“人民”法院逼到上访绝路上的冤民一样,出自对法院的极其不信任,我们通过邮局,以特快专递形式分别给石家庄中级法院并高新区法院寄去了要法院给予国家赔偿的请求。截止2007年12月13日,共请求法院给予赔偿金额1130.0846万元。其中:
    1. 丢失厂房内机械物品损失不少于117.782万元(后来中级法院发觉我们计算有误,增加为118.502万元);
    2. 物品重做损失26.3768万元及1,2项合计计算的利息损失34.9225万元;
    3. 违法查封致本人违约,造成华府园工程未结算尾款损失不少于40万元;
    4. 违法查封造成按揭20%的工程款换购的华府园1504号房屋不能交付本人使用,造成房屋产权损失和租金143.64万元;
    5. 违法查封致本人与供货(料)商的合同纠纷损失174.861万元;
    6. 违法查封致我们不得不解除30名职工的经济补偿、赔偿金80.6177万元;
    7. 违法查封致石家庄市桥东区栗村村南街1号3-5-401号房屋产权和室内家具贱买损失30万元。
    8. 本人及妻子、儿子因违法查封被迫退保人寿保险损失117.0993万元;
    9. 违法查封致停产停业利润损失315.4万元;
    10.上访差旅费用8.808万元;
    11.2005年6月9日儿子金熹颢左手前臂双骨骨折,医疗费2万元、后续医疗费1万元、复读费2万元、耽误学业费20万元、耽误前途费10万元、残疾赔偿金5万元,共计人身损害赔偿40万元;
    12.夫妻二人被北京警方违法羁押,侵犯人身自由赔偿5772.54元。
    同时还要求恢复厂房及设备原状。
    2008年1月21日,高新区法院在坚持其执行没有任何过错的前提下,“委屈无比”地作出只赔偿我们7.821万元的赔偿决定。
    2008年6月10日,中级法院为了构建和谐社会,撤销了高新区法院的赔偿决定,作出赔偿我们19.6836万元的赔偿决定。
    2009年1月11日,中级法院为构建和谐社会再添砖,又重新决定,赔偿我们44.2662万元,外加经济补偿2万元。
    这点钱还不够我们丢失财产损失的一半,还不够我们依据国法应当支付工人两个月工资的遣散费等,还不够我们夫妻二人近五年来依法上访维权的误工损失或者说五年来的工资收入……
    三、我们要求
     我们的苦难遭遇充分证明:当今破坏社会和谐的主要祸根,逼着老百姓不得不通过上访予以维权的是“人民”法院;真正反党、反华、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邪恶势力是“人民”法院;真正颠覆国家政权的还是“人民”法院。自打胡锦涛同志主持党中央工作以来,这个“人民”法院不仅没有给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身上增一点光,反而尽往他们的脸上抹屎。重庆唱红打黑,抓了一批法院、公安的坏头头,引得万民欢庆、举国欢腾更能证明这一切。
    值此“人民”法院恶贯满盈,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之际,我们强烈要求:
    1.石家庄中级法院必须依法有据地赔偿给我们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2.依法追究高新区法院主要涉案人员,如:郭兴锁、刘广跃、祝纪峰人等涉嫌渎职犯罪和任文达、庞国平、庞德瑛人等涉嫌盗窃公私财物犯罪的刑事及附带民事赔偿责任。
    注:本文所述均有当事人所签合同,法院相关判决、决定文书,相关财务票据等证据予以证实。
    
     金琪 马丽君
     北京:15811467494
     石家庄15930886048
     031188816218
     2009.9.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依法就业,盛世绝路--且看上海法院如何“依法保护”劳动者!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就法院裁定不受理其诉案提起上诉
  • 发生在武汉桥口区法院内的咄咄怪事
  • 北京一镇政府强制拆迁民房 被法院一审判定违法
  • 看南京鼓楼法院判决的一起强奸案,彭宇不冤枉(图)
  • 郭泉案法院通知延期再审
  • 女生称教授骚扰论文遭卡 教授为保名誉诉至法院
  • 台州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受贿判10年 贪内助也收钱
  • 法院工作人员捡到手机后敲诈物主
  • 法院领导外出办案乘飞机 法警坐火车致疑犯逃脱
  • 女子不服法院判决带棺材闹法院
  • 江苏高级人民法院关门暴打弱女子(图)
  • 滕彪: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 致四川成都人民检察院、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多图)(图)
  • 拒绝商业贿赂,惨遭成都中法院黑手(图)
  • 王胜俊:法院防腐要“用制度管权”
  • 法院拘村长为外嫁女分红 村民阻挠称已补偿(图)
  • 重庆维权工人代表胡卫民,唐爱民将于8月15日至18日受到法院审判
  • 山西太原市迎泽区法院院长李克宁受贿被逮捕/陈涛安
  • 上海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告到法院仍未能立案侦查的“11.26”中毒死残案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省法院一纸判决 五百人无家可归-----抚顺醇醚化学厂职工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包头法院执行不力让他白白损失7万多元 (图)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法院需要公正官,衙门更需念佛人
  • 法院的判决书如同废纸
  • 权色交易 法院判假为真
  • 三个法院,三种判决,谁是公正的?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饿死莫做贼,气死莫告状--中国大陆基层法院的观察与思考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治安队长酒后驾车撞死人 法院判其赔款了事
  • 新华区法院行政厅法官说:就是见了胡锦涛也不管用/ 王海珍
  • 法院岂能把司法当儿戏
  • 也谈人民法院坚持“三个至上”/刘晓原
  • 葛黎英向法院递交的行政诉讼
  •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 虹口法院腐败、法官渎职枉判/陈家栋
  •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 政府高层决定了法院将给刘晓波定罪(图)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李铁败诉三大招数
  • 美国教授:这件事比较有趣的是牵涉到中国法院、政府和开发商(图)
  • 马兴龙:新疆昌吉州指定审理玛纳斯法院更黑暗
  •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腐败“办案纪实”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陈书伟“操”法院国内媒体传播分析(1)/秦风
  • 法院为何比信访更不靠谱/秋风
  • 深圳维权人士陈书伟“操”法院被拘留(图)
  • 马兴龙:昌吉地区法院缺乏诚实信用,腐败法官一丘之貉,我的回避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