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富二代“接班”没有完,河南“官二代”却已开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31日 转载)
    
      继“富二代”横行不法饱受舆论指责之后,中国“官二代”子承父业又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博讯 boxun.com)

      《广州日报》等媒体报道,河南省固始县在2008年全县选拔正科级和县局级干部任用中,最后确定的12名乡长,基本都是当地官员和房地产老板的子弟。
    
      针对媒体质疑,中共固始县组织部部长周辉回应说:“12名乡长大都是现有官员之后”情况属实,但“他们都是符合程序,经过大范围的公选出来的,他们具备了当选的条件”。周辉反问:“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了吗?”
    
      固始县这次官员选拔分成三步骤:第一步,在符合43周岁以下、任副科级两年以上等条件下自荐,最后自荐出来270多人;第二步,经县处级、正科级干部以上还有老干部代表300多人投票,推出来60多人;第三步,经过数天考察,由县委常委等官员50多人投票选出最后的乡长12人。
    
      这一貌似公平的选拔程序其实很容易被权力操纵:例如在第二步,有权投票的300多人都是现任官员和曾经当官的人,没有民众代表,也没有民众监督;第三步更是权力的较量,有考察权和最终投票权的50多人全是该县的官场精英,民众的参与和监督无从谈起。
    
      同时,大多数乡长候选人的父辈或亲属都是正科级(县局级)以上官员,都在考官之列。作为当地官场的重量级人物,这些候选人的父辈或亲属不仅自己手里有一票,还可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关系网造势拉票,让自家的“官二代”顺利当选。
    
      事实上,早在固始县组织部公布选拔官员的名单前,有网民就根据当地官场关系网,准确预测到何人当选何种级别,并披露当地官员为此拼关系、搞暗战的内情。
    
      北京有关人士对本报说,“官二代”子承父业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河南,在中国各地都相当普遍。在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进入官场或事业单位“吃财政饭”是大多数人的首选。由于官场职位稀缺,竞争人数众多,往往只有当地权贵子弟才能被选拔到比较重要的岗位。固始县的官员选拔程序虽然有不少弊端,但好歹还算有程序、有投票。很多地方连这样的程序都没有,完全由“一把手”等少数官员拍板决定,公众要想监督也更难。
    
    
      但固始县“官二代”全面接班和周辉的辩护遭到人民网、新华网、《新京报》等媒体的强烈抨击。人民网发表文章质问,官员子女当然有权当选,但“遍眼尽是官二代”,还能“当然”吗?
    
      文章认为,若名副其实地按程序行事,那么官员子女不能有任何捷径,而应与其他人“公平竞争”,参加“择优录取”的公务员考试。依照常理,官员子女高比例通过公务员考核,机率已很微小;而在公平情境下,他们占据官位中“大半壁江山”,更不大可能。所以官员子女当选,必定有大量“权力玩手脚,暗箱运作”、程序失灵的成分。
    
    阳奉阴违的权力把戏
    
      文章指出,“官位继承”让正常的社会流动陷于瘫痪,而造成如此恶果的,是程序的“过场化”,是阳奉阴违的权力把戏。官员选拔要挽回它的公信力,人们的“公正焦虑感”要得以缓解,就必须让公正的程序落到实处,而不是“挂着‘程序化’羊头,卖‘潜规则化’狗肉”。
    
      《法制日报》的文章说,官员子弟之所以获得进阶的资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在官场文化的影响下,他们从开始踏入仕途起,就受到各种形式的关照,有着寻常子弟无可比拟的升迁环境。在这个精心筹划的过程中,家族势力在官僚系统积累的资源发挥着极大的作用。从固始县的例子可见,官员选拔系统具有高度的密闭性和排斥性,权势家族之间也存有激烈竞争,对没有背景的官员就会产生阻止效应。由此,官员家庭合法地实现权力在家族内部的传递,公众成了看客。(联合早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新安县一学校甲流确诊病例增至80例(图)
  • 河南一高中确诊80例甲型流感病例
  • 河南8农民发传单斥村官被捕 入狱前戴手铐被示众
  • 河南一高中确诊80例甲流 3000学生放假(图)
  • 河南航空专用频率遭干扰 飞行员接指令听到戏曲(图)
  • 河南郸城闹市区挖出“军火库”(图)
  • 河南济源发现巨型娃娃鱼(图)
  • 河南省投入近亿元修缮烈士纪念设施
  • 中共世袭延伸到基层:河南一乡长公选多半是官员子弟
  • 河南一法官让原告代理人代写判决书
  • 河南深山发现生殖崇拜岩画(图)
  • 河南卫生厅厅长和河南人民医院院长为同一人(图)
  • 河南8村民举报村官被挂牌示众后判刑 (图)
  • 网帖曝河南固始公选乡长黑幕 多半是官员子弟
  • 河南商城计生雷人标语:宁添千座坟,不增一个人(图)
  • 被6人强奸不报警 河南15岁烈女复仇
  • 河南淅川南水北调中线移民搬迁正式启动
  • 北京城放光明,河南省起乌云 商城县下大雨,咱乡村淹死人
  • 河南杞县辐照厂放射物卡源故障处理启动
  • 河南内乡县公安局长“崔阎王”的腐败生活(图)
  • 国家政策如一纸空文 河南商城县农民希望地震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河南方城县千名村民状告县委书记梁天平
  • 河南规定农户收玉米要办砍伐证,每亩收500元,抢劫凶过土匪!
  • 河南商城金荣山案5月13日开庭被取消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河南的领导进来瞧瞧-国营企业欠下89余万
  • 河南修武县法官枉法 侵吞四十五万元/李清泉
  • 河南商丘盲目开发:黑白招数都用上“光彩”政绩不光彩(图)
  • 揭露河南平顶山平煤集团迫害老工人内幕
  •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河南省新乡市委书记连维良-又出了一个连卖光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河南省平顶山矿领导違法牟取暴利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河南文坛爆出惊天丑闻 (图)
  • 来稿: 祷告词违法 河南家庭教会领袖张义南判两年劳教(图)
  • 河南派出所副所长竟遭拘禁不陪跳舞的服务员
  • 河南郸城“处女卖淫案”宣判 4名民警被判处徒刑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心连心”艺术团在河南:强奸你还说是爱你(峻宏投稿 )
  • 一丝不挂的清白不是人的清白, 评河南“处女卖淫案”
  • 河南曝第六起"处女卖淫案"
  • 河南一刑警队长醉酒驾车 接连断送两冤魂
  • 健康报年年报道河南实现100%无偿献血的成绩,真无耻,请去信或电话抗议!
  • 请河南省长李克强珍重!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河南韩庄煤矿下岗工人是怎样评价《中国工人工会组织》的!【特稿】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河南巡警中队长 半夜抓女人回公安局里强奸
  • 丧尽天良者的“事迹”是如何被表扬的?“河南省上蔡县人口大县革掉土葬陋习 ”
  •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 河南交警致富有方:做起土匪生意,所有车辆交20元罚款
  • 河南驻马店水库垮坝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有20万
  • 河南居马店水库垮坝 八万五千冤魂谁之罪
  • 河南学童未交杂费3.5元被辱服毒身亡
  • 河南省卫生厅欠揍/段华洽
  • 河南黑砖窑截断河坝老百姓命悬一线/樊云慧
  • 门爱景:河南郑州体制改革夺我四十五年工龄(图)
  • 河南濮阳人民声援东明起义军,要求与北京谈判 (图)
  • 河南省省长郭庚茂座谈讲话
  • 河南省太康县公路局副局长刘照光欠薪揭了公务员经商的底/胡艺
  • 谁敢采访欺骗1041户高校教师业主的河南省最牛官商结合骗子
  • “真学、真信、真懂、真用”,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习近平同志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河南省确山县任店镇薄山村专吃救灾款的村支书刘晓昌
  • 历史的产物?河南通许县公安局合同制老民警被清退之后
  • 网友曝河南三门峡交警叼烟执法 只罚款不开收据(图)
  • 龍緯汶:后羿射紅太陽.河南大旱
  • 河南商城县上石桥镇月塘村村民联名要求选举村委会 (图)
  • 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法院院长袁永新:坏!
  •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 河南商城县:谁在帮助村干部诈骗
  • 河南公务员涨薪造全国媒体抨击/曹林
  • 河南桐柏县豪华风水楼里的权力自信与权力自卑/刘义昆
  • 乔志峰:河南省濮阳县教育局长为母大办周年祭也成了生财之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