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图)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网络民间举报网(jubao007.com)公布了非法采金矿影响农民耕种,而云南金平县国土局不做为的情况。本月19日,云南官媒发表文章,称姜焕文受雇去为农民维权,并对指称否认。官媒称,农民土地荒芜是故意的,不是金矿造成的。姜焕文的报道所反应的不仅是耕地受影响的问题,而且,改金矿开采本身根本就是违法的。
    
    博讯记者致电姜焕文,问及受雇一事。姜焕文表示,农民给了路费而已,来回机票3500多,农民给了5000。根本没有受雇的问题。姜焕文孩表示,关键是所揭露的是事实,不是捏造的。
    姜焕文指出,19日的报道,记者根本没采访过律师,他们的报道才完全是捏造的。为此,云南天台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已经向都市时报表示不满。
    
    博讯接获消息,传闻有人正在准备干掉姜焕文,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暗杀或打残或打成为植物人。估计他举报的事情影响了金矿,而金矿开采多有官匪背景。
    
    以下是举报内容和官媒的“报道”
谁能突破金平县国土局不作为的防线

     云南省三级党政部门有关领导批示,仍不能改变该局敷衍搪塞的问题
    
    笔者曾以《云南一“国土”副局长竟与县长“躲猫猫”,敷衍“领导”指示──关于红河州金平县“国土局”副局长沈加信等拒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况反映》一文,在2009年5月6日寄信给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中纪委副书记何勇、监察部部长马馼、监察部副部长王伟、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副部长鹿心社、中纪委驻国土资源部纪检组长王寿祥、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云南省长秦光荣、云南省纪委书记李汉柏、省监察厅厅长郭永东、省监察厅副厅长杨玉清、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张耀武、厅纪检组长吴国富、副厅长林耘埜、副厅长褚中志、红河州委书记刘一平、州长杨福生、副州长丁兴忠、州纪委书记温剑、州监察局局长张杰、州政法委书记和建、州组织部长罗志明、州国土资源局局长杨建国、州国土资源局纪检组长郭勇、金平县长马宁等等。据悉,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长吴国富、红河州委书记刘一平、副州长丁兴忠、州国土资源局局长杨建国、金平县长马宁等领导,均对此事作出批示。但是,时至今日,仍未见金平县国土资源局有任何真正的作为!
    
    我们认为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尤其是副局长沈加信等拒不履行法定职责的依据如下:
    
    一、2004年6月起,金平贵金属有限公司仅仅以一“探矿许可证”,即在勐拉河及附近河滩地(包括已开垦种植香蕉等的河滩地)开始非法采金。一直至2008年9月26日云南都市时报一则《探矿变盗采“淘金”公司4年堵断红河州勐拉河》新闻报道和2008年9月26日,云南法制报以《疯狂采金摧残美丽之河》为题,刊登了报道之后,多家媒体进行了转载报道。金平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并迅速作出反映,采取六项措施叫停三家河、勐拉河河道非法采金。10月11日,红河州副州长丁兴忠批示时为止。金平贵金属有限公司在该勐拉河及附近河滩地非法采金,长达四年多的时间,金平县国土资源局既未制止,更未给予任何处理,直至媒体报道批评了,副州长丁兴忠批示了,才稍稍有所作为。尤其是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沈加信接受采访时称,金平贵金属公司有探矿证,但没有采矿证,因为在河道里的采矿证非常难办,但沈加信称边探矿边采矿并不违法。但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刘汉书的说法与沈加信副局长的说法截然不同。他说,不管采什么矿,都需要办理采矿证才能进行开采,以探代采是违法的,是绝对不允许的。至于沈加信为什么“称边探矿边采矿并不违法”呢?诸位领导心中自明,笔者在此不必多作解释。
    
    二、罗应金因为金平贵金属有限公司“采金”后,未能按照约定依法复垦土地,投诉至金平县国土资源局。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沈加信及矿政科长马强等均以勐拉村委会顶岗村民小组已出据了关于“金平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在勐拉顶岗村“沙地探矿”完毕后,恢复土地及移交土地的证明为由,不予受理罗应金的投诉。2009年3月27日上午,笔者指出:我国《土地复垦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复垦后的土地达到复垦标准,并经土地管理部门会同有关行业管理部门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沈加信等国土执法人员,在场听后,并未否认其不知道有此《土地复垦规定》。沈加信等人既然明明知道有《土地复垦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为何还要硬以顶岗村民小组出具的一纸证明为不予受理罗应金投诉的理由呢?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
    三、2009年3月26日上午,笔者将了解到的情况,即通过发送手机短信的方式,将此情况反映给了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县长马宁、县纪委书记普正才等相关领导。正在开会的县长马宁,看见该手机短信后,立即安排县政府办主任童鸣书、县监察局效能监察室梁凌、县信访局副局长普志明与姜焕文面谈,并于会后亲自赶来了解详情。当场将已调至县纪委工作的谭晓亮叫来,询问其当时作证人的情况。谭晓亮承认其当时确实动员及劝说过,让罗应金将承包地租给贵金属公司采金的事实。随后,马宁县长作出安排,由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沈加信负责主持,让罗应金与贵金属公司坐下来,双方可否协商解决问题。沈加信仍以勐拉村委会顶岗村民小组已出据了关于“金平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在勐拉顶岗村“沙地探矿”完毕后,恢复土地及移交土地的证明为由,为该贵金属公司寻找开脱的借口。在笔者明确指出有《土地复垦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后,才装聋作哑。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进行所谓的调解,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必须依法行政,责令该贵金属公司必须按照规定复垦土地。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
    四、2009年3月24日,在顶岗村民小组长刀利金家里,顶岗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刁志光直率地说:“贵金属公司采金后,不单单是罗应金的土地未复垦完,我们顶岗村民小组,还有六、七十亩土地,也未复垦完,还在荒着……” 村民小组长刀利金则说:“我是后上来当组长的,不太了解情况”作为顶岗村民小组长的刀利金,既然不太了解情况,怎能有资格出具“证明”呢?或许其中有点儿说道吧。不知道刀利金是否了解村民小组长的职责和义务是什么?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此后,刀利金仍然继续想方设法地帮助该贵金属公司整治罗应金。2009年4月22日,村民小组长刀利金突然派人向罗应金送达一纸《顶岗村民小组催款通知书》,以下是原文:承包方:刘绍春、毛玉金、罗圆;第二承包方:罗应金等同志,2007年,防洪堤解堤,我村组织抢修投入11215元,2008年加固防洪堤投入8950元,2009年加高防洪堤挖开排水沟投入8100元,三次共投入28265元,按5份分摊,顶岗村承担一份,石屏县刀小贵承担一份,农场二队龙传兵承担一份,勐拉客运站李国春承担一份,你们承担一份,三年共计金额5653元,该抢修防洪款至今未交到我村,影响我村经济周转,接到本通知后,请在三日内到我村结算,逾期按合同违约责任,收回所承包的土地。如有特殊情况,及时与我村彭玉金、刀利金,联系电话15974738752 、15925312992。特此通知,顶岗村党支部、顶岗村民小组。为此,罗应金即于次日以一《告知书》明确告知:顶岗村党支部、顶岗村民小组:接到贵处的崔款通知十分震惊,现将本人意愿如实告知如下:一、本村用于防洪投资系维护村集体财产的措施,该行为的受益人为村集体,故该投资应从村集体财产中支付,做为土地的承包者无承担义务。二、本人依法承包土地,基于该土地,本人只负有向贵村交纳土地承包费的义务,至于防洪投资即不是土地承包合同约定义务更非法定义务。三、本人与贵村间的土地承包合同关系依法依合同成立,在未经双方协商一至及法律裁决的情况下,贵村无权单方解除合同,更无权收回承包地。告知人:罗应金2009年4月23日。在此需要明确指出的是顶岗村民小组无权单方解除承包土地合同,在双方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只有在通过司法程序予以解决。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
    据了解,金平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曾经受有关部门委托对此事进行过调查,后以莫名其妙的什么未达到多少万元损失为由,敷衍了事。另外,笔者认为有必要一提的是:笔者自从帮助罗应金举报或反映情况以来,曾经给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县长马宁、县纪委书记普正才打过多次电话或发过多次手机短信息。令人费解的是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及县纪委书记普正才,从未接听过电话或回复一个字的信息,只有县长马宁每次都十分负责地接听有关举报或反映情况的电话,还及时地回复手机短信。2009年7月21日 10时:12:分许,笔者偶然想起此事已过二个多月了,仍未见有望解决问题的动静,就又拨打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的手机时,万未曾想这次牛书记还真接听了,只是牛书记说:罗应金反映情况不全面有不属实的地方。笔者为了鼓励牛书记关注民生,特意说道:听说牛书记是一个很好的书记,经常热情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牛书记听了笔者的几句恭维话儿,呵呵一乐。仅此而已。至于作为金平县纪委书记普正才,笔者直至今日,仍未有机会“聆听”到他接听举报电话的声音!金平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李林偶尔也接听笔者拨打的电话,不过其总是正在调查,还没有结束为搪塞之借口,一推了之。至此,我们已清楚了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和顶岗村民小组等有关部门的立场,都是站在维护非法“采金“企业一方,而不是站在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立场上。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
    综上所言,我们认为云南省委、省纪委、省监察厅、省国土资源厅及红河州委,有必要组成联合调查组,针对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尤其是副局长沈加信等拒不履行法定职责的问题,予以严肃查处,依法问责!该撤职的就撤职,该罢免的就罢免,以早日促使金平县国土资源局出现一个依法行政及执法的新气象。另外,针对金平县纪委等有关部门负责人,长期“敷衍塞责”的不作为行为,应予追究相关法律或党纪政纪责任。
    网络民间举报网姜焕文被面临“诽谤罪”
    此致
    
    尊敬的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
    
    尊敬的云南省长秦光荣
    
    
    
    实名反映情况人:金平县金水河镇纳窝村村民罗应金
    
    代理反映情况人:中国民间职业举报第一人--姜焕文
    
    2009年8月3日
    
    罗应金手机:13887561227信箱:[email protected]
    
    姜焕文手机:13654904466信箱:[email protected]
    
    附注此举报信抄寄:
    
    尊敬的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中纪委副书记何勇、监察部部长马馼、监察部副部长王伟、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副部长鹿心社、中纪委驻国土资源部纪检组长王寿祥、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云南省长秦光荣、云南省纪委书记李汉柏、省监察厅厅长郭永东、省监察厅副厅长杨玉清、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张耀武、厅纪检组长吴国富、副厅长林耘埜、副厅长褚中志、红河州委书记刘一平、州长杨福生、副州长丁兴忠、州纪委书记温剑、州监察局局长张杰、州政法委书记和建、州组织部长罗志明、州国土资源局局长杨建国、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县长马宁、县纪委书记普正才等。
    
    新华网、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民主与法制时报、法律与生活杂志、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云南法制报、都市时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农民网、云南网、大河报、福建之窗、大江网、大河网、南方社区、凯迪社区、天涯社区、红网论坛等。
    
    xx职业举报人受雇抹黑金平国土局
    专家指出,网络自由须在法律道德范围内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 2009-08-19 14:56:03 星期三 来源:云南网
    近几个月以来,红河州金平县政府的声誉因两篇帖子遭受重击。事情源于一起普通村民与公司的纠纷,因“民间举报人”介入,制造网络舆论并将矛头转向政府,直指职能部门“渎职”和“违法”。
    纪检部门调查发现,政府纯属蒙冤。
    “民间举报人”如何定位身份?网络推手背后有何动机?法律怎样衡量此事?
    两篇帖子直指副局长“渎职”
    近来,国内多个网络论坛出现名为“云南一国土局副局长竟与县长‘躲猫猫’,敷衍领导指示”的帖子,直指金平县国土局在处理村民罗应金与探矿公司在土地复垦方面的“渎职、违法”问题。
    发帖人是号称“中国民间举报第一人”的姜焕文。
    整篇帖子有7000余字,以“论事”为主,但标题却是“副局长与县长‘躲猫猫’”,把矛头直接指向个人,猛烈抨击金平县国土局副局长沈加信,“该副局长敢于‘忽悠’领导,说明其具有一定的背景。”
    这篇帖子在多个论坛出现后,见金平县政府“没有反应”,姜焕文的另一篇帖子又出现,“谁能突破金平县国土局不作为的防线”,文章副题称“云南省三级党政部门有关领导批示,仍不能改变该局敷衍搪塞的问题”。
    
    事情源于村民和探矿公司纠纷
    事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2003年7月,金平县金水河镇纳窝村村民罗应金,向邻村村民刘绍春等3人承包了20亩河滩地(实际约40亩)种香蕉。几个村民,一纸协议,40亩土地40年租期,租金4.5万元一次付清。
    2004年6月,一家探矿公司欲在当地探采金矿。这家公司持有探矿权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后因以探代采被整顿叫停。时任勐拉乡副乡长的谭晓亮,按政府安排配合公司行动,劝说罗应金将40亩河滩地出租给探矿公司,且保证探矿过后复垦(恢复原来面貌)。就这样,罗应金刚刚承包过来的河滩地就获得8万元补偿。
    然而,就在探矿公司归还土地后,双方因土地复垦面积和质量问题发生纠纷。罗应金以对方违约为由向探矿公司索要40万元,遭到拒绝。
    村民请“民间举报人”公开介入
    从协议中可见,探矿公司开工后,应该“将采场表土全部拉到一处堆存……复垦土地时,平整好基础后,堆存的表土拉回铺垫。”因逾期,探矿公司又向罗应金赔偿了6万元。这片花费4.5万元承包的土地,不到两年便让罗应金获得了14万元。
    因为土地复垦纠纷,罗应金先后2次向法院起诉,一次败诉,一次法院不予受理。
    此后,罗应金联系上姜焕文。
    2009年3月下旬,姜焕文来到金平实地了解,并到政府部门质问和参加调解。
    沈加信回忆,他第一次见到姜焕文,觉得对方的口气咄咄逼人,追问土地复垦问题,于是就要求姜说明身份。后来他曾在接听电话中质问姜焕文“你是哪样人?为什么来管此事?”另外,姜焕文想拍照,被他制止。
    沈加信认为,他和姜焕文之间就此结下恩怨,这也是姜焕文此后在网上想方设法攻击他的直接原因。
    今年3月26日上午,姜焕文很快向金平县委书记牛兴发、县长马宁、县纪委书记普正才发短信“举报”。用他的说法,县长马宁是个好人,因为他立马安排了调解。而县委书记和纪委书记基本不理他。
    姜焕文的网帖在多个论坛出现后,文中被指“忽悠县长”的国土局副局长沈加信曾私下给县长道歉:“不好意思了,把你无辜扯上了!”县长马宁安慰:“怕什么,清者自清。”
    
    纪检调查证实政府蒙冤
    在姜焕文的网帖发出不久,红河州纪检部门迅速开始调查。
    文章中实名出现的金平大部分官员都被上级纪委和检察院“叫去问话”。同时,纪检部门对于文中反映的干部“渎职”和“违法”进行周密的外围调查,多方调查结果只有一个:举报不属实。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时探矿公司进入当地是搞探矿项目。时任勐拉乡副乡长的谭晓亮只是配合探矿项目的实施。至于复垦之事,是“谁开发、谁复垦”的原则,探矿公司早已复垦并经罗应金及亲属确认验收。这点,有村民小组的签字证明。国土局的验收,必须有了租给探矿公司时的立项资料才能进行。而村民和公司方都无法提供数据。
    纪检部门调查发现,在此事件中,没有干部存在渎职或违法行为。
    “我一直想以诽谤罪起诉姜焕文,他给我和家人都造成了很大伤害。”说起网帖,沈加信被纪检部门证实清白后气愤地说,“但我是一个公务员,需要讲大局。”
    无论网络舆论如何炒作,金平县政府始终没有回应,他们的说法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公众质疑姜焕文动机
    发生纠纷的40亩土地一直荒芜了3年。“今年村委会为了保持水土和盘活土地,在上面种了玉米,又被罗应金全部砍了!”村民说。
    白白让土地荒芜,到底为什么?罗应金的回答是,因为复垦不到位种不出庄稼!而村民王绍明、刀光平等人都认为,罗应金是想借机索要赔偿。
    在金平采访中,从民间到官方多数人都认为,姜焕文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钱。但姜焕文并不这样看,他的网站有这样一句话:“匡扶正义,鞭笞邪恶;依法举报,服务社会。”
    网络和论坛是姜焕文的主要阵地。从公开的报道可知,姜焕文在最初走上举报之路是为了领奖金。扳倒某副市长时,曾收取举报人5000元的举报费,后来因为举报费还与当事人闹过矛盾。而在早年,他曾公开索赔“举报奖励”。
    “这类举报人的行为就是在纠纷中收一方的钱,以网络为阵地去攻击另一方!”金平一名官员称,这次金平政府部门受到攻击,就是验证。
    罗应金证实,他为姜焕文出了来回的机票钱和生活费。
    姜焕文则向记者介绍他的代理举报宗旨:“必须事实清楚,有一部门可以证明事实的证据,符合法规和政策。”
    律师看法
    姜的“调查”有明显的偏向性
    对于姜焕文的行为及影响,云南天台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认为,以涉嫌诽谤罪起诉的证据是充分的。姜焕文作为一个自然人,其所谓的“调查”缺乏事实依据,并且有明显的偏向性,对文中当事人构成了伤害。
    社会学人士王砚蒙则称:“网络虽然是自由的,但必须在法律和道德范围内。以此为工具,伤害别人又获取私益,必将受到法律和道德的惩戒。”
    特派记者 张友平 (都市时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察威胁女访民李蕊蕊遭强奸的证人做假证,否则以诽谤罪制裁
  • 邓永固因揭露骗取抗震救灾款被判诽谤罪
  • 四川邓永固网上发贴被判“诽谤罪”成立
  • 严晓玲轮奸致死案:吴华英被以“诽谤罪”刑事拘留(被抓时视频)(图)
  • 又有维权人士涉嫌“诽谤罪” 福建“止谤”风暴就要来临
  • 莆田:举报获刑六年 诽谤罪名13年沉冤未平(图)
  • 关于 “诽谤罪”杭州某些领导追杀举报人 的作秀问题
  • 张清扬:最新奇闻:发一篇帖子,居然成立“诽谤罪”
  • “黯黯阴霾”(二) 博讯记者政文被诬陷“诽谤罪”的证据(图)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江苏启东举报人沈德新的诽谤罪是如何成立的?(图)
  • 滕彪李苏滨关于青岛于建利涉嫌诽谤罪案的辩护意见
  • 重庆一村支书当众批乡支书获诽谤罪喊冤
  • 邓永固被控“诽谤罪”的声明
  • 胡泳: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 能否废除“诽谤罪”的“但书”条款/王刚桥
  • 小草民:滥用公权产生莫须有的“诽谤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