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公民郭永丰及其女儿紧急吁求政治避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请社会各界有能力和资源者真诚给予帮助,郭永丰将感激不尽!)
    联合国国际难民署:
     愿意接受庇护的他国政府: (博讯 boxun.com)

    所有提供各种帮助的兄弟姐妹们:
     您们好!
    我叫郭永丰,42岁,男,中国公民,1967年8月1日生(阴历6月25日),身份证号:622621196706250837。
    女儿:郭琪,14岁,准备上初中三年级就学,因父亲原因学业已受到严重影响。
    联系电话:0755-29217638,0755-26984947
    现暂住在深圳西丽镇九祥岭村西区。
    由于在网络征集中国公民联署签名,并准备向中国政府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网络活动,长期受到当局威胁、恐吓、监禁直至雇凶砍杀,如今仍在当局的雇凶追杀中,生命安全得不到丝毫保障,故特提出此申请,恳请联合国难民署派官员紧急到深圳调查核实,以准许我早日寻求到美国、英国、法国或德国等愿意接受保护我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的第三国避难,以彻底消除我的后顾之忧。
    
    理由及全部经历详细列述如下:
     本人原来打工谋生,自2002年中旬自办公司遭遇深圳市住宅局腐败领导的直接干和预封杀,致使公司倒闭之后,一直探索根除腐败的办法,后成为民主人士。
     1999年,在深圳物管协会工作时,曾提出三条腿干“革命”办法,专门写信给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没有回音。
     2004年9月,在网络发起成立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并在各省建立分部19个,创编《联盟周刊》第十九期时,于2005年4月21日被深圳国安从单位带走,关押96天,在家监视85天,10月20日解除监视,电脑至今未还。
     2005年底,为了建立真正自由民主的中国,给中共中央胡锦涛写信一封,至今没有回音。
     2007年3月份,发起支持胡温实现真民主签名活动,后以此为基础,在网络征集公民联署签名,拟向政府提出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建议书。
     2008年年底,打算去北京咨询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有关事宜,本人被深圳国保强制拦截,遭到他们所派来三四十人的围追堵截,最后软禁在松坪山朗山酒店。在关押期间,他们让房东断我家水电一上午,逼迫我家人三日内搬走,并故意拔断我正在接听的电话线,激怒精神容易亢奋的我不得不用电话机砸人,为此把我弄到高新派出所拘留至午夜两点多,才让我写了保证书,还通知与此事毫无关系的我妻子来,继续对本来胆小怕事的她威胁施压
     2009年3月3日上午,中共两会召开之日,我被深圳南山区高新派出所逮捕,送南山区拘留所关押10天240小时,之后由南山区委派人软禁两天共计48小时,两会结束后的3月15日晚8时释放回家。
     4月3日,我前去北京工作,深圳国保竟然与北京警方于4月5日晚绑架正在北京参加工作前培训的我回到深圳。
     4月23日,我被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分局非法传唤,在传唤期间,家中手机被国保窃走(根据公安不立案也破案的举动,可以充分这样判定为国保所为,否则早破案了)。
    4月24日至5月9日,他们以我非法从事社团活动名义拘留我15天,拘留期间我一直绝食抗议,并写下《我要用我的生命捍卫中国公民的法定监督权》和《公民监政模式实现中国民主最稳定》。
     6月2日至6月6日,我再次被监禁4天。
     6月10 日,国保雇凶砍杀我(根据公安不破案的举动,可以充分这样认定,否则早破案了),造成血淋淋的场面,具体见图片。
    被砍杀过程如下:
     2009年6月10日下午四点四十分,我象往常一样在离住处不远的小山上跑步,当碰见一些年轻人时以为是路人没太在意。当跑过这些人时我不由自主地向后一看,突然发现一年轻人站了起来双手挥着一根很粗的木棒向我冲来,我见状立刻调转身往回跑,躲避不及,被当头一棒,打飞了眼镜。正当我避过这个年轻人继续往回跑时,回去的路又被三个手执菜刀等刀具的黑衣年轻人并排截住,穷凶极恶的四个人立刻将我团团围住连砍带刺一通暴打,把我打翻在地。为了逃生,我从摔倒的地下捡起一块石头吓唬他们离开,四个人这才与我保持距离。我试图扔出石头打一人时,这人退远了,其他三人又迅猛扑上来,我只好又用石头吓唬这三人,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极难逃出围攻,已经遍体鳞伤鲜血淋漓的我只好快速再摸一块石头吓唬他们,他们这才与我拉开更远的距离,我才有了逃生的机会。于是赶快往回跑,只见这四人不能近身攻击,只好也捡起石头砸我,并追赶着。由于我已跑远了,快到了马路上,他们才没有继续追上来。
     下山之后,我发现身上多处刀伤和棒伤,其中左臂右桡骨被砍断,左手前臂扎断一根筋(由于经济原因未验伤),骨头轻微损伤,右手大臂被砍两刀,右手前臂划下一长刀印,左肩靠背挨了重重一棒,左眼眶被打裂,左右大腿各挨重棒打击,新手机被打烂,眼镜被打飞,全身几乎没有一处不疼痛,彻夜难眠很长时间。如果不及时逃离,一定性命难保。这明显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多次踩点,周密策划的雇凶杀人案。
    如此故意杀人案,西丽镇派出所又是怎样作为的呢?
     2009年6月10日下午,西丽派出所的警察接到110报警后赶来,到了之后只坐在诊所里等着医生给流血不止的我包扎伤口,既不给流血不止的我本人拍照,也不到案发现场去取证,整个过程让我感觉“很应付”,尤其是我委托诊所对所有伤口的拍照,竟然在警察的过问下,以相机坏了为借口彻底销毁,而我在拍照开始时还多次询问拍照人员这相机是否绝对没问题,得到有力保证后我才放心让他们拍照后包扎的,否则我就会找另外人拍照,必须留下有力证据的。
     在诊所包扎完备后,我在办案民警带领下去西丽镇医院拍片,花费540元,竟然没有拍到任何骨伤或伤筋的问题,但在以后去南山区医院拍照时,竟然发现西丽镇医院的拍片完全无效。于是重新只对一处骨伤拍片,竟然发现确实有断骨。
    6月10日晚,警方在录口供时,对本案故意有轻描淡写描述,比如把木棒写成木棍等。虽然之后办案人员李林溪警官带杨熙又来我家一次,补充做笔录,但从此就杳无音信。
     一开始时,警方一再表示负担我的全部医药费,结果在诊所的费用由我妻子支付,转到西丽医院的拍片费先是派出所垫付,第二天就被辖区民警温先生讨回去。但西丽派出所办案民警李林溪对一媒体的记者说,“怎么会对受害人有什么偏见?昨天他受伤之后,我们都一直陪着他在检查,什么医药费都是我们付的,他所有的检查费用,昨天晚上的检查费用花了一千多块钱,就是我们民警给他付的钱。”
     6月11日,作为身受重伤的我,理应由警方全程陪同去做法医鉴定,结果警方没有派人去,只由本人孤单前往,并跑了很多趟,让本来身负重伤经济非常拮据的我支付非常昂贵的各种费用。
    当我在南山区法医鉴定所花了很多费用和时间做完法医鉴定时,法医竟然明确告诉我不给法医鉴定报告,甚至备份材料,并拿走我的病历本,他们叫我找西丽派出所要。也没有告诉我任何鉴定结果。后来我到派出所碰到办案民警李林溪时,李让我知道了鉴定结果,依然没有拿到任何书面的鉴定报告。
    按照刑事案件处理规定,当事人遭遇凶杀报案后,接案公安理应代当事人支付所有医药、看护、法医鉴定等费用等。
    时至今日,我多次打电话到西丽镇派出所查询案情进展情况,接线员总是让我去派出所询问,但当我跑到派出所之后,办案民警人又不在。案子这么久,为何该派出所迟迟不破案?为何不按照原告印象中的罪犯画像通缉?原告曾给派出所打电话,要求办案民警找他,他会提供新的线索给他,为何办案民警不理会?
    来自现实的威胁:
    据博讯新闻网报道: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261400.shtml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深圳国保说继续要追杀郭永丰先生
  • 关于卢端炎郭永丰一个小小的声明/李铁
  • 遭遇砍杀的郭永丰致深圳市长王荣的公开信(图)
  • 再次力挺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反暴力!(图)
  • 郭永丰被搬家者偷走装有银行卡和现金的钱包
  • 郭永丰被砍一个月警方不作为 深圳警察管搬家不管破案(图)
  • 郭永丰诉深圳市公安局非法拘留 能否立案由领导说了算
  • 维权斗士郭永丰决志信耶稣:得胜报
  • 身负重伤依然身着64文化衫上街的郭永丰(图)
  • 郭永丰控告深圳市公安局!
  • 深圳警方雇凶砍杀反腐人士郭永丰几率最高!
  • 郭永丰揭深圳市长腐败案被封
  • 深圳反腐人士郭永丰遭深圳警方追杀!
  • 异议人士郭永丰死里逃生 深圳警方向美国之音记者撒谎
  • RFA:网上撰文评腐败郭永丰突遭暴打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被砍(图)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4名不明身份者暴打(多图))(图)
  • 郭永丰再次被拘获释,李铁张津郡为其洗尘(图)
  • 深圳国保进入郭永丰家窃走其手机?
  •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中国民主制在快速降临/郭永丰
  • 不怕死的温和派民主人士郭永丰(图)
  • 郭永丰:请奉献爱心的朋友给我留下你的真名!(图)
  • 维族暴乱是中共暴政黑社会化的必然产物/郭永丰(图)
  • 广西韦先辈给郭永丰的慰问信!
  • 郭永丰感谢所有给予他真诚帮助和关心的朋友们!
  • 就郭永丰被打一案,为深圳市公安局支招
  • 钱冠中:深圳市公安局就是狂砍郭永丰的幕后黑手
  • 深圳腐败分子还会劳教我三年吗?/郭永丰
  • 韩国总统感动世界 ,中国独裁者作恶人民/郭永丰
  • 被人误解的郭永丰和中国公民监政会/左尔辰
  • 郭永丰:谁才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敌人
  •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求各界声援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
  • 郭永丰:腐败分子不可怕,怕的是他们手中的公权力
  • 郭永丰致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的公开信
  • 郭永丰成了大陆最敏感的民主人士?
  • 郭永丰:公民监政模式实现中国民主最稳定
  • 郭永丰:中共两会把我X进了黑狱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