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7日 转载)
    
    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唐士军 (博讯 boxun.com)

     沪一中院院长潘福仁先生,早前有所听闻,但从未打过交道。后来,因为官司缠身,本人因为遭遇“法律流氓强奸”,先后多次致公开信给潘先生,潘先生多次责成下属传达他的重视,但始终未见潘福仁先生尊容。
     本文有一个基本的设问是: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为什么有这样的设问呢?是因为读到沪上官媒2009年2月23日《解放日报》“卧槽泥马”的报道,联想到我案审理在沪一中院的扑朔迷离和莫名其妙,一下子觉得太妥贴不过了--
     我记得原来有个说法叫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前半句是说,千里马即使老了,也不会忘最初的理想。我想,潘福仁先生作为沪一中院院长、审委会委员、二级高级法官,现在还记得当初立志报效国家、成为一名法官时,所接受的基础训练:法官断案的依据究竟是什么吗?是不折不扣的法律条款,是自以为是的对法律的“正确解释”,还是胡子眉毛一把抓胡判乱判管它呢?现在,面对本人对我案终审错判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一而再、再而三的公开信,沪一中院院长潘福仁先生除了请有关方面负责人除了微笑致意,“传达圣旨”说院长大人多么多么“高度重视”,除此之外,您高居庙堂之上,不见有任何纠偏改错领导作用啊--有句话叫事不过三,难道沪一中院如此这般,是在教唆诉讼当事人放弃合法途经,“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若是,请潘院长明示。如今,终审错判做出一个多月,被侵权新闻记者劳动者我--唐士军全家人面临断炊之虞,急得火烧眉毛,而您以及负有查错纠偏的法院审判监督机构,至今毫无作为。最后,让一件傻子都看得明白、很容易即可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予以纠正的错案,由于沪一中院民一庭负责人表示就是“看不出错在哪里”,而继续拖延纠正无期,继续合谋加深对涉案新闻记者劳动侵权,甚至伪善地建议我到上一级法院申诉,企图转移、上交矛盾,和侵权用人单位一道合谋将“皮球”踢出去,拖垮、拖死劳动者。诉讼一年多来,涉案不法用人单位不就是这么干的吗?他们已经够强盗的了,沪一中院有必要再帮强盗一起继续践踏无辜孱弱吗?这就是一再对外声称严格公正司法、维护社会公平的沪一中院的做派?
     今日沪上,早已不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大流氓杜月笙、黄金荣把持着的“上海滩”;今天的沪一中院,按照胡温新政、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司法为民的治国方略,理应排出一切人为干扰,独立司法维护社会公平、匡扶社会正义,依法断案切实保护诉讼当事人不受非法侵害。但是,本人在贵院依法主张权利,近一年来“二进宫”,第一次被上诉人管辖异议上诉,贵院急当事人之急,断案高效、体现公正,何其亮哉!第二次因为一审“葫芦僧断葫芦案”上诉进得贵院,您看您下属的那种冷漠与敷衍,久拖不决哪有法官起码的职业良知?来到富丽堂皇的法院西式办公大楼内,您知道我的感觉是什么吗?我仿佛又回到了旧中国“万恶的旧社会”!
     作为沪一中院主要负责人,看贵院官方网站“法官风采”展示中的院长潘福仁先生,您背后是号召“人民当家做主”的救星毛抽烟污染空气的光辉形象,您两手轻抚法案,就像一个内心虔诚、行为端正如一个可爱的小学生。可是面对前述法院办案中的诸多扑朔迷离与莫名其妙,您的内心真的波澜不兴、死水一潭吗?按照领导学的一般常识,您作为沪一中院负责人,您的统领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舆论监督面前,怎么就不见您代表一中院做出一点点明智的抉择呢?这正常吗?您背后究竟站着哪位黑社会老大,威胁着您昧着职业良心和内心真诚,对于我案的大量舛误与错漏,装聋作哑置若罔闻?
     2月23日《解放日报》的报道说:“良马择槽而卧”,如何“跳”、怎么“卧”,能否“一马当先”抑或“马失前蹄”,值得细细思量,否则就可能变成一匹“卧槽泥马”。有一则短文,据说出自《战国策》,民间有人说不对啊,《战国策》里没有这段--伯乐多良马。其有邻亚犁。曾与人言。“我亦善识马。有一骏马。伯乐不及。”人皆疑。欲观之。亚犁恐。乃以草泥置一卧马于槽中。众人视之笑其蠢。皆曰:“此何良驹。卧槽泥马尔。”《解放日报》的报道不信邪,言之凿凿说:“卧槽泥马”出自“战国策”,形容虚有其表、窃居名位者,即使有相应的地位,其能力也不足以胜任,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
     真是不好意思,本人就贵院终审错判,已经多次公开质疑,每一次质疑都让法学界、新闻界、知识界吃惊不小,您一点不着急吗?我也三次致公开信给您,期待您是沪上司法500年修来的难民大救星,生得一双菩萨慧眼,积善成德、普度众生、救人危难,用仁慈之心、造百民之福,而不是视法律为儿戏,徇私枉法助纣为虐,万民申讨遭人记恨!
     潘福仁先生,是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我相信不是。我希望,沪一中院不要通过法院的恣意妄为、枉法裁判,不断教唆调解不成的当事人,离开法治框架自行解决纷争,如此下去与国家建设和谐社会南辕北辙--所以,恳请沪一中院潘院长,尽快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查错纠偏匡扶正义,用实际行动让《解放日报》关于“卧槽泥马”虚有其表、窃居名位者,即使有相应的地位,其能力也不足以胜任,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的生造典故见鬼去吧,让这个似是而非的亚犁“识马”搞笑判断歇菜吧。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009.7.20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相关网页链接 http://qzone.qq.com/blog/463480822-1248068871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