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甘肃民勤沙化严重 数十万农田弃耕数万人搬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 转载)
    甘肃民勤沙化严重 数十万农田弃耕数万人搬迁
    
    甘肃民勤沙化严重 数十万农田弃耕数万人搬迁


    
    甘肃民勤沙化严重 数十万农田弃耕数万人搬迁


    
    废弃的村庄
    中国青年报8月26日报道 陈富国的一天,通常是这样开始的:早晨从睡梦中醒来,先是抖落被子上的沙子,然后用一小碗水洗掉脸上的沙子,在吃过混杂着沙子的早饭后,他走出满是沙子的院子,这时,浩瀚的沙漠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正东方向40公里外,沈嘉道的一天,也是这样开始的。而两人的一天,又都是这样结束的:一天劳作后,吃过混杂着沙子的晚饭,躺在落满细沙的炕上,然后,在风吹沙走的声息中进入梦乡,任由细沙停落在脸上。
    
    居住在甘肃省民勤县两个不同的村庄,两个人的遭遇却是相同的。
    
    71岁的陈富国所在的新沟四社,位于民勤绿洲的西部,紧贴着被称为我国第三大沙漠的巴丹吉林沙漠;64岁的沈嘉道所在的下润六社,则位于绿洲的东部,紧贴的是我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
    
    巴丹吉林沙漠的风沙常常侵犯绿洲西部的新沟四社,而腾格里沙漠的风沙,也同样会向绿洲东部的下润六社袭去。
    
    在400多公里的风沙线上,这两大沙漠,日复一日蚕食着河西走廊上这块绿洲。民勤县1.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各类荒漠化土地面积眼下已经达到了94.5%。仅剩的绿洲,被两大沙漠一日日围歼,萎缩成一个向西倾斜的三角形,最宽处不过40公里,最窄处仅一路之宽。
    
    在这块正慢慢萎缩的绿洲上,30多万民勤人,像陈富国和沈嘉道一样,饱受风沙侵蚀之苦。
    
    沙进
    
    紧挨着沙漠的新沟四社,风沙总是不期而至。
    
    8月初的一天,天气刚刚还好好的,突然一股“黑风”从西南方向刮来,天空立刻黯淡下来。陈富国和老伴跑到家门前的打谷场上,拾掇晾晒在那里的酸胖(白茨果)。他弯腰将酸胖扫成一堆,老伴则蹲在地上赶紧将它们装进一只编织袋中。
    
    还没收拾完,黑风就刮过来了,遮天蔽日。狂风夹杂着细沙,唰唰作响,打在人脸上,火辣辣地疼。
    
    “这风还不算大。春天刮风的时候,吸一口气都会吸进很多沙子。”陈爷站在打谷场上,眯着眼睛看天空。这位当过民办教师的老人被尊称为“陈爷”,当地人一般称德高望重的老年男子为“爷”。
    
    这个200余人的村庄,西边仅一公里之外,就是巴丹吉林沙漠。村庄和沙漠之间是农田。这个8月,棉花已经结了骨朵儿,玉米穗子已经吐出。要不了多久,就能收获了。
    
    因为地处巴丹吉林沙漠的一个大风口,这样的黑风,成了村子的常客,它常常不请自来。
    
    在陈爷的记忆中,风沙大的时候,天昏地暗,半米之外,不能视物。睡觉时,他通常得把头埋进被子里。不然,风沙一起,呼吸都困难。吃饭也成了大问题,碗底总会留些沙子,有时几乎是“一碗饭半碗沙”。
    
    春天和冬天最难捱。风大的日子,院子里刮来的沙子堆得老高,有时甚至高出窗台,顺着窗户流到炕上。
    
    从小到大,陈富国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以外,恐怕就数清扫沙子了。常常一觉醒来,屋子里就堆满了沙子。有时,需要清扫三四个小时,才能走出家门。
    
    村子西头的几户人家,至今土坯院墙外还有大堆沙子。沿着沙子,可以轻而易举地走上院墙,当地人形容为“沙压墙,羊上房”。
    
    陈富国始终记得,60多年前一个冬天的傍晚,他和村里的几个孩子从3公里外的小学回家。黑风骤然刮起,几个孩子立刻手拉着手一起走。这是刮大风时,孩子们通常采用的保护方式。那天的风异乎寻常地大,飞沙走石,“伸手不见五指”。当他们走到村口一个避风的地方时,才发现最边上的一个孩子不见了。他们立即手拉着手走到那个失踪的伙伴家中,告知他的父母。他的父母迅速出门寻找。孩子们又挨家告知,每走到一家,都会有大人帮忙去寻找那个失踪的孩子。
    
    黑风刮了一夜。大人们寻找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有找到那个失踪的孩子,最终只得放弃。
    
    5年后,那个孩子的尸骨出现在村东5公里外一个沙丘旁边。
    
    小学毕业后,陈富国就在沙漠腹地放牧。每有大风刮起的时候,他就紧紧拽住马的尾巴,识途的老马总会把他带回家。家里那匹棕红色的老马救过他好几次命。
    
    陈爷经历过最强烈的一次黑风,发生在1993年5月5日。那场黑风直刮了一天一夜。他没敢出门,躲在家里,心惊胆战地听着房子的动静,担心黑风会把房顶掀走,甚至把房子刮倒。他无比忐忑,在家里不停地东看看西瞧瞧。尽管门窗关得紧紧的,一些透风的地方也已经事先用东西塞住,但那些细小的沙子还是钻了进来。那场风过后,靠近门窗的地方,积了一寸厚的沙子。
    
    黑风过后,他的房子安然无恙,但那场黑风却吞噬了民勤30多条学生的生命。
    
    黑风袭击着新沟四社,也同样时常袭击着40公里外的下润六社。
    
    对于风沙,下润六社村支书沈嘉道同样有说不完的故事:谁家的房顶被风沙掀翻了,谁家种的树苗被吹跑了,谁家的羊找不到了……
    
    事实上,在这块最宽不过40公里、最窄仅有一路之宽的狭长绿洲上,那些细小的沙子无处不在,黑风起时,无论身居土坯房,还是躲在县城的楼房中,民勤很少有人能免遭风沙的侵袭。
    
    据说民勤县城原来有老城墙。不过,民间戏称,民勤老城是没有北城墙北大门的。因为北城墙根的沙堆堆得老高,把北城墙和北大门全部遮盖住了。北边的人进城,只要顺着沙堆爬上城墙,再从城墙里侧的沙堆上滑下去即可。在陈富国记忆中,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北城墙被拆除后,沙子才被清理掉。
    
    资料显示,民勤年风沙日139天,8级以上大风日29天,沙暴日37天,最大风力可达11级。民间有“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说法。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空气污染加剧 中国北方干旱
  • 山西启动干旱黄色预警 要求加密旱情信息上报
  • 吉林近半耕地大旱 农业干旱Ⅲ级响应启‎
  • 内蒙古普遍干旱、部分地区受旱成灾
  • 宁夏干旱:16万人百万牲畜食水短缺
  • 中国首次水权改革没能抗干旱:专家那套行不通
  • 金融危机遭遇50年干旱:天灾人祸恶性循环
  • 湖北洪湖水体面积因干旱80天缩减35%
  • 张清扬:多年持续干旱透支,华北水资源几近枯竭
  • 高原融冰造成中国大干旱 百年后江河干涸
  • 河南第二大水库因干旱成休闲场所(图)
  • 10省份大规模增雨 1502万公顷土地干旱缓和 (图)
  • 中国双重挑战 金融危机遭逢罕见干旱
  • 气象专家:四川汶川大地震与此次大干旱联系并不大
  • 罕见干旱 398万人饮水难
  • 中国北方8省区遭遇严重干旱:黄河流域橙色预警(图)
  • 我国北方遭遇严重干旱多地发布红色警报
  • 河南发布最高级别干旱预警
  • 黄河防总发布黄河流域区域干旱黄色预警
  • 干旱北京下雨就积水路瘫/阚有波
  • 气象干旱和构造干旱/杨学祥
  •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陈维健
  • 干旱也是一种人祸--河北已没有一条河能流到大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