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王学勤被逼在居委会自焚重残,不赔偿(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王学勤被逼在居委会自焚重残,不赔偿

    以下是王学勤自己的叙述:
    我叫王学勤,家住北京市宣武区白纸坊南樱桃园6号.我和爱人都是再婚,并各自有一个当时正在上高中的孩子。我没有工作,爱人于2001年下岗没有收入,到了2002年10月,我爱人自己才找了一份北京海洋馆停车场看车每月500元的临时工,这时他的档案存放在宣武职介。而海洋馆不要档案,不给上三险,从2001年——2004年元月我家就靠他的这点工资和变卖家中的一些东西维持生活。但到了2004年元月我家原住地拆迁,我们便到外面租房住,每月还得支付600元房租,这时我们已经无法生存了。于是我便于2004年元月向南樱桃园居委会申请低保。可居委会却不给我告知书,也不说明原因,反而利用权势,对我百般刁难,不予办理,欺压百姓,甚至居委会的张淑芬主任打电话把其丈夫叫到办公室对我进行人身恐吓。
    
    并扬言:“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办低保”大耍流氓无赖作风,到了2004年5月19日发生了我所谓自焚一事时,已经5个月了,他们根本没有作必要的工作。分明是不给我办理低保,我在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才带了一瓶未开封的酒精到居委会要求他们就我办低保一事和我一同到办事处去评理。当时在场的有派出所的民警高国跃和社保所的干部李辉及居委会书记等人,他们没人理睬我反而冷笑,当我把酒精倒在身上时我的要求再次遭到拒绝后我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了当时酒精就放在他们面前的办公桌上,竟没有一人上前制止和采取任何有效措施,甚至居委会的王主任却大叫道:“要点你到外面点去,别这吓唬我”,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他们没有积极化解矛盾,反而激化矛盾,眼睁睁地看着我点燃了身上的酒精,这时他们却都跑到屋外看着我在火海里挣扎,直到我不动了民警才叫快拿灭火才将火扑灭,简直没有人性。事发后他们把我扔到医院就都跑了,一个都找不到。当我丈夫得知后赶到了医院,医生对他说:“三天之内必须手术,不然人就死亡”。当时以及第二天我爱人都找到办事处说明情况,要求先救人,可办事处的王志强主任他们却说:“火是她自己点的,我们没有责任,不负责救人,你自己想办法救人”。当时他们根本视于人民群众的生死于不顾。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爱人只能四处借钱,在我生命奄奄一息的危急时刻,为我交了刚借来的保命钱。我做了手术才保住了性命,但我却落下了烧伤面积达42%双手残疾失去劳动能力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成了重残人。特别是在我住院治疗几个月期间里,我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全身伤口到处流黄水,我爱人24小时看护为我用吹风机吹干并用棉棍擦干,还有持续发高烧,用酒精擦使我退烧等等。特别是我每次换药时从我伤口往下撕纱布时,由于纱布和伤口粘在一起就像从身上往下扒皮一样的痛我大哭大叫不让换药,真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一时间我不让医生换药,拒绝治疗,后来在医生的劝导和我爱人的精心照料下我才鼓起勇气坚持治疗获得重生。从我开始住院至今大小手术共做了15次左右,每次手术进行全麻。由于我对麻药过敏,醒来后48小时呕吐无法进食,使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伤害。当时我出院时双手伤口还未愈合。由我爱人在家代为换药治疗一年后手指坏死,部分才做了截肢手术。以至后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卖了由我父母出钱购买的用来共同居住还未回迁的三居室住房一套,用来还债和后续治疗及康复等之用。这件事的发生造成了我们倾家荡产,无家可归,居无定所。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由于他们没有人性和他们的不作为行为及严重的渎职侵权行为所致。没有尽到政府应尽的职责和人道主义责任。这种事我想不管发生在哪样一种社会制度的国家里,政府都会主动履行职责积极救人的,更何况发生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制度下及到处充满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中国。他们却没人去管见死不救,真是不可思议!事发前他们要是采取必要措施和有效手段,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事发后当时办事处要是积极主动救人,我也不会卖房救人造成我倾家荡产,无家可归,居无定所。他们不配做一名人民警察和国家干部人民公仆。这就是和谐社会阳光下的罪恶!
    
    我这事已经5年了,经历了十五次手术每次全麻后呕吐48小时,生不如死!在这期间我找办事处要求解决问题,可他们始终不和我谈及此事,我也要过有我爱人交的材料和我的烧伤照片,他们却耍无赖作风说:“我们没交,没见到,不知道”。私下里原综治办主任张宝生却说丢了,不予解决问题。当我找到宣武区政府时办事处才却被迫拿出所谓不符合时效及不符合实际,只对他们有利的证据说他们符合政策,不存在任何责任,这分明是推脱责任,不给我任何说话机会,于是宣武区政府及北京市政府不能给我一个公正答复和解决问题。我在被逼得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向公众讨一个公正说法,还我一个清白之身!这样的悲剧从头到尾都是行政官僚利用手中权势欺压百姓枉法不予办理低保行政不作为,渎职侵权造成的逼迫我自焚维权,但至今北京市政府区政府包庇行政官僚,对受害人王学勤不依法赔偿,受害人王学勤走投无路,恳求国际人权组织给予人道主义的救助!
    
    北京访民.王学勤 电话:83547827
    
    2009年8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