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万州矽肺农民维权之路:他们逐一死去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3日 转载)
      [南方周末]在5年的司法维权拉锯战中,重庆万州大梧村个矽肺工人,已有5个陆续死去了。12年前,他们结伴去温州打工;7年前,他们肺里装满异乡的尘土回到家乡。在过去的5年里,他们打着难有尽头的官司———其实就是想多要一些钱,以便让自己活得久一些。这是一个维权迷宫,也是一个和死亡赛跑的游戏,而他们输掉的,是自己的命。
    
       脸上最后的红晕 (博讯 boxun.com)

      尹祥说:妈,我如果回家,最多活三天。三天后,他果然死了。
      当时蒲自炳站在路口,他看到秦茂臣、尹祥、熊彬、熊少金、牟伦华5个人肩并肩朝自己走来。几个人生前总穿得破破烂烂的,这次却一水灰白色的新衣服。老蒲“嗨嗨” 的喊,但五个人擦着他肩膀过去却不应他。老蒲反而把自己从梦中喊醒了。天还没亮,老伴牟云看他没事,翻身又接着睡了。
      6月8日,吃完午饭———实际上没吃几口,吃饭对他是一项重体力活———蒲自炳才把这个怪梦讲给老伴。农村有这个忌讳,上午跟人讲梦到死人会带来霉运。老伴安慰他说没事,反正你没跟他们打招呼。但妻子让他下午去镇上的卫生院看看。
      秦茂臣、尹祥、熊彬等5人和蒲自炳都是大梧村6组的,他们得的同一种病,矽肺。从02年到现在,5个人陆续去世。入夏之后,年满60的蒲自炳,双颊上的红晕日益鲜艳了。这是一种诡异的色彩,尹祥5人死前,脸上也突然出现过这种红晕。
      大梧村位于重庆市万州区东南的山沟里。1997年1月,同村最早在外打工的熊少金回来说,他在温州找到了活,一个月能赚1300元。当时其他工种一个月能赚七八百就很不错了。年近半百的蒲自炳跟着熊少金以及熊的堂弟熊彬,到了温州龙湾永昌矿石研磨厂。
      研磨厂当时有35个工人,都是来自重庆的老乡。熊少金是小头目。他们的工作,是把矿石在粉碎机里研磨成细度为400目的粉末,并把这些粉末包装好。“这个细度比面粉还要细,”蒲自炳的工友、矽肺患者冉红章告诉记者。
      在随后的两年间,大梧村6组一共有7个人到这里打工。车间里粉尘大得根本睁不开眼。“天热的时候你得不时掏鼻孔,不然鼻屎会让你透不过气来。”蒲自炳说。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下班后,一嘴的粉末。
      最初的两年时间里,蒲自炳他们在工作间没有任何防护。
      1998年,资格最老的熊少金患了矽肺,他的继任者冉红章开始担心老乡们的健康。在征得大家的同意后,冉每个月从每人的工资里扣两块多钱,去批发一些医用口罩,每个月给每人发三个。“但实际上没什么用。”冉红章说,细度400目的粉末,普通的医用口罩根本挡不住。事实后来证明,冉红章们每个月的2元钱是白花了。据《求是》杂志报道,重庆先后去该厂打工的35名民工中,有32人患上了矽肺。而大梧村6组去该厂打工的7名民工,患病率则是100%。“甚至一些老板,都得了矽肺。”冉红章说。2002年3月,老板发现蒲自炳开始干不动活,就说老汉你岁数大了,笨手笨脚的,走吧。老蒲就走了。当时,同村的三十多岁的牟伦华也因为“干不动活”被一块被清除。
      他们俩又到了一个建筑工地混了两个月,都发现自己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是矽肺的症状之一)。6月份,蒲自炳便和当时已经查明患上矽肺的同村的尹祥和熊少金回到了家里。
      尹祥是大梧村6组第一个因为矽肺病去世的。从温州回到家后,尹祥就住进了万州的一家医院。在病床上熬了5个多月,花光他打工5年的全部收入和家里所有的积蓄后,母亲熊邵琴说儿子我们回家吧。尹祥说妈我不能回去,回家我最多活三天。但家里已经没有钱了。父亲尹兴发花了130元包了一辆车把儿子拉回家里。
      三天后,尹祥果然死了。
      尹祥死后3个月,当初带领大家去温州打工的熊少金也口吐鲜血去世了。那时蒲自炳依然怀着一丝侥幸,直到2003年12月病发,蒲自炳起初以为是感冒,挂了几天针没有好转,他到三峡医院去拍了一个片子。看到了自己肺上的一团团黑云。
      6月8日下午,蒲自炳雇了一辆摩托车,带着借来的1600元,来到了白杨镇卫生院。医生建议他在医院住下观察一段时间。吸了几次氧之后,身体状况好转了一些。“他整体的状况现在非常危险。”卫生院的邓医生告诉记者。
    
      命价
      在放弃自己的申诉权后,熊邵琴拿到了大儿子的命钱3.2万元以及小儿子的医疗费4.7万元。
      在村里人看来,蒲自炳基本上已经处于“等死”的阶段。村里患病的7个人,已经死了5个,只剩下最年长的蒲自炳和最年轻的尹全(1979年出生,尹祥的弟弟)仍然活着。“当时在厂里的时候,他们都喊我老不死,没想到我还真是老不死啊。”8月13日,蒲自炳在卫生院的204病房开玩笑说。
      熬过2003年这个艰难的冬天,蒲自炳决定返回温州去给自己讨一个公道。熊邵琴和蒲自炳一块到了温州。大儿子死后,小儿子尹全也检查出矽肺,她打算找厂家讨回大儿子的命钱和小儿子的医疗费。
      等他们俩到了温州的时候,大梧村6组仍坚持在温州龙湾永昌矿石研磨厂打工的其他4个农民,全部出现了矽肺的症状。
      2004年5月,蒲自炳和邻村的吴家祥到温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去做职业病鉴定。疾控中心的人说,要做鉴定,必须先要工厂老板出具职业史证明。老蒲和吴家祥只得去找老板,但厂长朱良宝说“我不认识你们”。
      两人只好和其他工友找到了龙湾区卫生局,卫生局说老板不认识你们,找我们有什么用。大伙又回去找老板。
      熊邵琴同样四处碰壁。厂家说从来就没有两个姓尹的青年在该厂打工。熊邵琴听说邻县云阳县一个农妇女熊德明曾接受过某中央领导的接见,便找到熊德明,跪在熊的面前寻求帮助,但没有结果。2004年5月6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就温州龙湾永昌矿石研磨厂出现大面积矽肺病,作了专题报道,这引起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及温州市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后者发出《关于加强职业病防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加强职业病防治力度。
      2004年5月上旬,温州市龙湾区永中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出面,在永昌矿石研磨厂和民工之间进行调解。
      但这种调解后来被龙湾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显失公平”。8月15日,尹全拿出当年母亲熊邵琴与工厂达成的调解协议书。协议书上写着“申请人自愿向卫生部门放弃诊断职业病申请”,“申请人……不再向劳动部门要求申诉及法院诉讼活动”。在放弃自己的申诉权后,熊邵琴拿到大儿子的命钱3.2万元以及小儿子的医疗费4.7万元。
      在龙湾区人民检察院介入调查后,依法委托温州市疾控中心对民工进行职业病诊断。随后,温州市疾控中心作出《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蒲自炳、吴家祥等11名民工均被确诊为二期、三期矽肺,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属非常严重的职业病。
      11名民工分别获得了12万元到23万元数额不等的赔偿,并要求厂方将赔偿款支付给民工。依据裁决,蒲自炳应该拿到15万,但是直到目前,他只拿到 7.5万。“当时就不服。”蒲自炳说。但是大家商量拿到一点是一点。当时听说南京胸科医院可以洗肺,五个人拿到钱的一个星期后就买了去南京的火车票。
      南京,药液通过导管从左边鼻孔进去,再从右边鼻孔出来。“洗出了很多黑色的东西。”冉红章说,自己觉得还是有一些疗效。但蒲自炳摇头道,一点用都没有。他的论据是,死的那几个人,差不多都洗过肺。
      熊彬是和蒲自炳他们一块去南京洗肺的。但据蒲自炳回忆,因为他当时肺上已经有了水泡,医院不敢给他洗。
      在南京的半个月,每个人花了大概1.7万元。从医院出来后,熊彬、尹全、蒲自炳、牟仑华结伴回到了家里。秦茂臣则独自回到了温州,和重庆籍的几个老乡继续同厂方交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州矽肺工人维权迷宫:输掉的是自己的性命(图)
  • 7名患矽肺病农民工等待赔偿5年去世(图)
  • 等待赔偿历时5年无果 5名矽肺病民工已去世
  • 云南调查农民工患怪病死亡事件:矽肺患者占2/3(图)
  • 云南水富返乡农民工患怪病续:已确诊32例矽肺(图)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