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东方奴隶梦工场——康雍乾文字狱再研究(13)
    
    
    
    在前清文字狱狂潮中,值得关注的,不仅是底层汉族知识分子的人权,前清的封疆大吏甚至是倾向汉文化的知识分子的人权一样值得关注。
    
    王锡侯是命断弘历制造的文字狱,而江西巡抚海成也被判斩监侯,命悬一线。
    
    弘历下此毒手,就是要树起一个标尺,要各省大员提起精神来给人民建造思想高墙与地狱。
    
    我们研讨1770年左右的满清国策,就不难看到两个具有连贯意思的大动作——
    
    1,先是1772年弘历老先生想出引蛇出洞的高妙之计,颁发命令要向全国征集图书,驱动前清宣传作坊隆隆开工编辑《四库全书》,理由冠冕堂皇,说是要“稽古右文/嘉惠士林”,换一个现代的说法就是要“繁荣促进满清文化,增进知识分子的福利”。
    
    弘历还怕人民不信他们虚伪的承诺与赤裸的谎言,此地无银三百两式地解释道:“朕办事光明正大,可以共信于天下。岂有下诏访求遗籍,反而在书中寻摘瑕疵,罪及收藏之人。”
    
    两年之后,弘历再露狰狞,降下严厉谕旨,指责征集天下群书动作不力,为什么各省进献的一万多种图书中竟然没有“稍有忌讳之书”?这么多书里怎么“竟无一违碍字迹之理”?况且对于众多的明末野史,“必有抵触本朝之语,正当及此一番查办,尽行销毁。”弘历并且严厉敲打前清国高级干部,其命令翻译成现代汉语的意思是:“要是这回下死命令后,还有隐讳保留,就是主观有意来保存反动著作(伪妄之书),日后一旦发现,就罪不可赦,各省的督抚们也难辞其咎!”
    
    前清宣传作坊开创历史新篇,实为乔治·奥维尔《1984》中的真理部前辈——对于前朝历史,务必洗去,务必陈述得符合自己的价值观,这正是《1984》中的真理部篡改报纸/制造新语的祖师爷。同时,也应证了一句名言:“灭人之国,必先亡人之史。”凌沧洲要补上一句:“奴人之躯,必先洗人之脑,控人之忆。”
    
    要想打造完美东方奴隶梦工场,还有一招不传之秘:不断地洗去人民的记忆,尤其是人民对统治者们的屠·城/屠·杀/迫害的记忆。
    
    2,1774年8月,前清统治者彻底撕下虚伪的面纱,颁令全国,掀起大规模的查办禁书运动。
    
    海成漫不经心的作风,被弘历视作查抄不力的反面典型。前清专制统治除了要借王锡侯一家的血泪来献祭外,海成的乌纱和斩监侯也吓倒了一批封疆大吏。江苏首先行动,刊发《违碍书目》,发至各县,按图索骥查抄。而安徽/河南/湖北/江西/浙江/广东/广西/陕西等省都立即行动,刻印《禁书书目》,厉行查缴,一场席卷中华大地的反文明/反人性/反人类的运动轰轰烈烈,长留史册。
    
    后世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该铭记历史上这样一场改造灵魂/打造奴性的大工程。
    
    后世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该铭记《四库全书》出台的背景,而对这种阉人和奴隶的文化/被阉割的图书大成予以严厉的谴责和深刻的抵制。
    
    
    (13,未完,待续)
    
    凌沧洲写于2009年8月20日,幽州---北京。
    
    (前12节请阅凌沧洲博客http://lingcangzhou2008.blog.163.com)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