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工爬吊车讨薪打伤民警被判刑(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转载)
    
农民工爬吊车讨薪打伤民警被判刑

    
    郭强成被捕
    现代快报8月19日报道 当河南农民工郭强成爬到50多米高的吊车顶上讨要工资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维权”行为最终令自己身陷囹圄。为了要回自己的血汗钱,郭强成把怨气撒在了无辜的船厂身上,他坐在吊车上闹了一天一夜,逼停了船厂上百号员工的工作进程。这还不算,酒后的他还打伤了民警。昨日上午,此案在下关区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郭强成已经没有了当日的冲动,面对千里迢迢赶来的父亲,郭强成跪了下来。
    
    法院昨日当庭宣判,以郭强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两年九个月。据了解,像这样不当讨薪,给相关部门造成损失并被司法机关处理的,郭强成是南京第一例。
    
    包工头骗他却找船厂报复
    
    郭强成出生于1978年4月,是河南省修武县人,初中毕业之后,郭强成像绝大多数农村青年一样回家务农。几年前,郭强成和一帮老乡出门打工,跟着包工头在船厂做小工。去年上半年,他在南通一家船厂干了几个月的活之后,钱一直没有拿到。就在郭强成等老乡准备堵住人要钱时,包工头却突然带着他们来到南京,让他们到南京一船厂帮忙。
    
    “来到南京后,我们跟着一个叫陈元的包工头继续干,几个月之后我们才知道,南通那边的包工头拿了钱早就跑了,所以我们是被骗到南京来的。”郭强成说,他由此认定陈元是和之前的包工头串通好想要吞他们的钱。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郭强成说他想到了报复陈元,找陈元要他的那一笔4.4万元。虽然郭强成他们在南京这边的船厂每个月都领到了工资,但是自打他打定找陈元要钱的主意之后,他就盘算着如何行动。
    
    2008年10月8日,郭强成喝下了一瓶白酒,决定当天就行动,他随后又去买了两瓶酒,还在身上藏了铁棍和铁块以备不时之需。“当时我只是想爬上吊车引起大家的注意,让船厂给陈元施加压力,逼他把工钱给我。”郭强成在开庭时表示。
    
    爬吊车讨薪还打伤民警
    
    虽然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触犯刑律,但是,等到他下午3点钟爬上吊车后,事情并未像他所设想的那样发展。郭强成在爬上一辆五六十米高吊车后,随后就把吊车上的两名驾驶员赶走并让对方去喊人。可是,他坐在吊车上一会了也没有人来搭理,这时他开始砸驾驶室并拿里面的东西往下扔,阻止吊车和吊车下方在建船舶作业,想引起人注意。这一招果然有效,工地上的人纷纷报警,而厂领导和警方也很快赶到了现场。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的时候,郭强成说出了自己要钱的目的并嚷嚷着不给就要跳下去。其实,郭强成在上塔吊前,做了两手准备,他的想法是,如果他死了,船厂会赔给他家人20万,这样他的家人后半辈子也能有个依靠。其实这是当时他进厂时,公司领导在给他们做安全培训时,曾经说过如果发生工伤,船厂只能赔20万,这句话被他误解了。
    
    而在和警方对峙时,为了阻止警方带他下车,他不停地打民警,导致两名民警受伤。
    
    “你们把钱汇到我妹妹的账户上,要不然我是绝对不会下来的。”郭强成向下喊话,在此期间,他不停朝在建船舶扔铁块、铁板、机油桶等,这样一来,下面的上百号工人只能停工。
    
    到了晚上,郭强成还拿出两瓶酒喝了起来,在他看来,钱一刻没到,他就不会下来。折腾到了第二天上午11时左右,郭强成在得知4.4万元已经汇到他妹妹账户上后,他才下了吊车。“他们已经把钱给我了,我就没有理由再闹下去了。”郭强成在庭上说。
    
    虽然郭强成是在妹妹收到钱后才下的吊车,但是,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两项罪名,而他千辛万苦要回来的钱,也很快被警方追回。
    
    为省钱,开庭前一分钟才接受律师辩护
    
    昨日上午,郭强成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妨害公务罪在下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开庭前,郭强成的父亲已经带着律师早早地赶到了法庭,想帮儿子辩护。但是,郭强成却一直拒绝律师辩护,原因是担心自己再给家里增添经济负担。
    
    不过,在众人的劝说下,开庭前一分钟,郭强成最终答应聘请律师帮助自己辩护。
    
    下关区检察院指控,郭强成在2008年10月8日15时许无理要求陈元支付其4.4万元,酒后携带铁棍爬上吊车至次日11时许,导致该厂的生产计划未能按时完成,一艘船推迟下水时间两天,吊车遭破坏直接经济损失2920元,还造成其他损失。
    
    检方指控,郭强成明知民警在执行公务,因担心自己被民警带下吊车,便使用铁棍击打民警,致其左下口角部软组织挫伤;另一民警被铁块砸中,警服、皮鞋被损坏,其左手、左臂、左足后跟处软组织损伤。
    
    同时,下关区检察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郭强成赔偿船厂损失2920元。而开庭前,郭强成的家人已经帮助郭强成赔偿了2920元。
    
    法庭上,郭强成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在整个开庭过程中,郭强成不时地朝旁听席望去,想要看一看父亲,到了最后陈述时,一直很冷静的郭强成最终流下眼泪。“我首先对船厂的损失表示道歉,还有我对不起我的父母。”郭强成说。
    
    在法庭休庭期间,记者在羁押室见到了郭强成,谈到当初的一时糊涂,郭强成眼圈又犯了红。“我第一次出来打工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拿回去,奶奶、孩子的礼物我什么都没钱买,我当时想,这一次我要是再要不到钱,我哪里还有脸见他们,所以我不得不爬上去了。”郭强成说。
    
    在采访结束后,郭强成又委托记者带话给家人,表示自己会好好改造,让家人不要担心他。“他们一直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却让他们伤心了,我真的良心不安。”郭强成说。
    
    最终,法庭经过合议,考虑到郭强成是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家人也帮助赔偿了部分损失,从轻判决,以郭强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两年九个月。
    
    羁押室突然下跪泣不成声
    
    庭审结束后,郭强成的父亲请求法官能让其见儿子一面,取得允许后,他匆匆来到羁押室看一眼儿子,此时正在核对笔录的郭强成一见父亲进门,张了张嘴,随后突然跪下来。“爸爸,对不起,只能让你帮我好好照顾奶奶和我女儿了。”郭强成泣不成声,而郭父见儿子哭成这样,也掉下了眼泪,两父子一起痛哭。
    
    事后,记者采访了郭父,老人告诉记者,他今年55岁,是昨天上午和郭强成的阿姨一起坐火车从河南来到南京的,就是想见儿子一面。“孩子的奶奶今年已经90岁了,这些天身体不行了一直住在医院里,她就这么一个孙子,总是念叨,我们到现在还不敢告诉她,就怕她受不了。”说到这,老人眼圈红了,并很快背过身子。
    
    “这孩子是个很老实的人,也是非常孝顺的,那天太糊涂了。”郭强成的阿姨说道,他们都是农村人,家里非常困难,郭强成也是一心想让家里过得好一点,所以才一时冲动。“他女儿4岁了,现在他已经快一年没有回家了,孩子问起爸爸去哪里了,我们只能骗孩子说爸爸打工去了……”郭家的人叹着气说。(文中人物系化名)
    
    通讯员 关研
    
    快报记者 李梦雅
    
    郭强成跪在父亲面前忏悔
    
    法官提醒
    
    民工讨薪要注意方式
    
    “农民工欠薪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本案中郭强成是和别的单位出现了劳动纠纷,但是他却找和他没有任何民事纠纷的单位闹,造成被害单位的损失,这样的行为导致郭强成构成犯罪。”审理此案的法官告诉记者。法官表示,民工讨薪本身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讨薪不能以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为前提,导致别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这样就会让本身合法的行为演变成触犯法律。
    
    “民工讨薪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采取过激的行为,可以通过工会与用人单位协商解决;用人单位拖欠工资事实清楚的,可以向劳动保障监察部门投诉举报,由其责令用人单位来解决;有争议的可以向劳动保障仲裁部门投诉,通过调解、裁决方式来解决;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通过法律来解决。”法官提醒。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金顶阳光工地出事了 多名民工被埋
  • 民工小学遭强拆,女校长汽油浇身以死对峙!(图)
  • 东莞工厂定单回升约三成 出现民工荒
  • "开胸验肺"农民工准备提出索赔
  • 上海民工子弟小学遭强拆 校领导汽油浇身(图)
  • 开胸验肺农民工为受处分医院喊冤
  • 良知如何面对11名重庆民工
  • 7名患矽肺病农民工等待赔偿5年去世(图)
  • 等待赔偿历时5年无果 5名矽肺病民工已去世
  • 律师建议设立“劳动警察” 降低农民工维权成本
  • 海南民工投燃烧弹讨薪致12人伤 引百人群殴(图)
  • 痛何以堪?农民工愿二次开胸揭露真相 (图)
  • 流民之通:民工北京站打死流浪儿潜逃17年
  • 提高农民工学历不可行政命令/魏文彪
  • 某维族记者对在内地的南疆民工境遇的看法
  • 就业难与民工荒“双碰头”/鲁宁
  • 首批户口名额 农民工获上海户口喜极而泣
  • 银川70多名农民工与警方对峙:警察开枪驱散人群
  • 农民工讨薪数月无果流落街头睡地下通道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农民工职业病维权仍艰难 一纸诊断证明难得
  • 一个民工的请求: 城里人请不要让我让座好吗?(图)
  • 一位上海农民工子女学校教师的痛苦
  • 歧视农民工的原因种种/张守涛
  • 易中天昨夜难眠:12岁农民工女儿的理想让我充满敬意 (图)
  • 农民工怪病事件不能由地方政府唱独角戏
  • 请把劳动自由权还给农民工
  • 苏荣:返乡农民工不是包袱而是财富
  • 珠三角农民工扶助基金会倡议书
  • 强烈建议全国“人大”大幅度增加"农民工"代表
  • 我会尽力为农民工说话/胡小燕
  • 对农民工子女教育的期盼
  • 农民工就业调查:5月整体就业局势方可明晰(图)
  • 匪夷所思的「敵對勢力」論 ,對農民工維權上綱上線 /孫嘉業
  • 王三运:带着责任倾注感情 促返乡农民工就业
  • “敌对势力”正在促使农民工走上街头 /陈淼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蔡慎坤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
  • 民工们的劳动有什么“体面”可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