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金鑫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
    
    图一 :堵门的断友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


    
    图二:市分行院内维权的人群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


    
    图三: 市分行大门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


    
    图四:赶赴市分行暗室潜伏待命的警察
    
    
    湖南郴州工行买断人员维权纪实


    
    
    图五:张贴在市分行门前的通知
    
    
    
    从8月6日到8月12日,工行湖南郴州市分行买断人员约200人在郴州市分行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维权活动。
    
    
    
    8月4日至5日,工行湖南郴州市桂阳县近20买断人员聚集工行桂阳县支行,就买断问题讨个说法,要求恢复身份、恢复工作。有断友说,当时似有倾向解决问题。这是这次维权活动的前奏。
    
    
    
    8月6日,桂阳买断人员转而上聚郴州市分行,这时工行郴州其它县、市、区的买断人员亦响应之,逐渐上聚郴州,与工行对话,向工行提出要求。此时工行腾出市分行处于14楼的会议室让买断员工们休息、讨论,也回应将于12日予以答复。6日到11日,工行郴州市分行给买断人员的吃住问题包下来了,叫“包吃包住”,原因似乎是事情来得突然,无法以对,故以“包吃包住”方式“安抚”一下,如此则可以腾出时间汇报、请求上级行或者与地方政府沟通,以求解决问题的对策,而维权人员则利用这一时间一方面等候其它未至人员的陆续到来,另一方面讨论维权的方法、策略与注意事项,也分发一些宣传资料或上访材料。也在这期间,得知有人上访郴州而又来不及进行有效拦截的各县、市、区的政法委书记,信访局局长,少量公安人员,工行各县、市、区支行的行长和少数在职人员分别联合起来尾随而至,对各自的维权人员进行劝阻,要求返回原地。但由于他们人数远不敌维权人员人数,故这一招并没有凑效。不过据一位郴州北湖区的断友说,很大部份“半边户”断友由于在职的另一方受到政府方面的压力,因而未能出来维权。但已来到维权现场的断友们还是非常踊跃热心的。
    
    
    
    8月8日中餐,进餐时有断友要些烟酒,负责管理招待的一在职邓姓干事不允,大家本来就有气,听到这话,边说“少管闲事”,边要去揍他,结果是烟酒之事放开了,而在随后的招待中邓姓干事也被别人取代了。
    
    
    
    8月9日上午11时,大家正在会议室静坐讨论,只见一断友因气愤高声嚷嚷而入,随后副行长一行人亦至,争执中断友欲去揍这副行长,而被他的随从人员劝阻,副行长则陪笑着溜之大吉(见录音1)。郴州工行买断人员虽是弱势群体,但决不是弱者,因而决没有向行长下跪的现象出现。
    
    
    
    8月11日是维权人员翘首以待的日子,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买断人员在会议室静静等待工行进来答复,然而整个上午未见工行一个人影进来,维权人员的几天来的美好期待在的预感中成为泡影。吉林通化事件是人尽皆知的事,没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而买断人员此次也确确实实被工行忽悠了一把。
    
    
    
    中午休息时,有断友发现平时不关的电动铁栏栅却关起来了,更得知除对外营业的机构照常上班外,其它办公地已予关闭。下午,人们涌入院子内,却进不了会议室,大家就在院子内静坐或站立以等候答复。良久,行长谢少雄一行人出来“接应”,与平时维权比较积极的二三个买断人员展开对话,要求选出5个代表到食堂谈判。大家早就得知前一天晚上在食堂处已被连夜安装上摄像头,而且食堂地处偏僻远离维权人员密集的维权现场,是对维权代表下手的绝好地方,因而没有同意选出代表,而声称“没有代表,每人自己只代表自己”,或称“人人都是代表”,也没有同意前往食堂交谈,试想一下,关闭上好的会议室不用,而去那个用来吃饭的食堂谈判,其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说话不多的行长谢少雄对话时表现比较谦逊,没有那种在中国惯见的上级对部下的凌人之气,而且始终面带微笑,但这只是表面的假象而已,迹象表明他是在“请君入翁”,因而绝对是“来者不善”。下午谢少雄也出来“接应”二三次了(可见交谈时录音2、3),然终因买断人员在“选出代表”与“食堂谈判”等问题上不愿引颈就戮而没有达成“协议”。晚餐不再提供膳食,但这天晚上仍提供住宿,而次日不再提供住宿。就晚餐问题,有部份女性买断人员愤而走向食堂,讨个说法。很多公安便衣出面阻止,不让进入食堂。有的在职人员,站在与维权人士对立的角度说话,将这事说成是“冲击”食堂。据有的断友说,食堂里面布置好了“谈判桌”,桌子上面摆放的牌子很多是“XXX维稳办”。与此同时,亦有断友摔众堵门,有一车辆要出而不得出(行长谢少雄非常害怕出事隐藏车内欲要逃逸),潜伏在周边的警察出面干预,车辆得以开出,随后堵门断友亦散去。
    
    
    
    工行是根本就没有诚意与买断人员谈判的,它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就是镇压。你要维权,它就要“维稳”,至于你维权是否合法,它根本没有考虑过,法律在中国几乎是一纸空文。利用“安抚”的机会,工行得以喘息,而针对此事的镇压活动却在暗中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下午大家在院内或静坐或站立或交谈,便既有公安车辆明着开进院子来,也有公安便衣暗着混进人群中。据有的断友反映,他和一个“断友”交谈,问他情况,对方答称是(郴州)北湖区的,但继续交谈下去,对方却接不上茬,最后一走了之,可推断他便是公安便衣。有的断友也看到维权现场有皮肤黑黝、身体壮硕的年轻汉子站在人群当中,既不象是在职的,也不象是买断的,而社会溜子流氓不会混进来,因而推断必是公安便衣无疑。虽然断友原来都处同一银行,可对别县市区的同事却不甚熟悉,这就给公安便衣混进现场提供了可能。另据朋友反映,下午刚开始有二十多个警察从街道往工行某侧门进入岗位潜伏待命,而下午下班时分因没有代表进食堂谈判而偷偷从侧门退出。按照4:1的比例,二十多个警察在食堂处摛拿架押五个代表是绰绰有余的,由此足见其用心是何其毒也。
    
    
    
    8月12日上午,大家继续维权。一些维权人员到市信访局递交材料。另一些则继续到市分行院内聚集,工行既不接待也不答复,而办公地仍然关闭着,人们不能进入办公室,只能在院子内活动。10点多钟,因得不到工行答复,很多维权人士愤怒,拿着报纸垫在地上人坐在上面将工行的大门堵着。车辆不能入出,只有行人能自由进出。有的停在院内的私人车辆要开出,不能出,很着急,只好作揖要求放行,而得到的答复是找行长去。有的摩托车小心从人行道过了,却对堵门者说声“谢谢”。有的支行行长来劝阻,也只是象征性地劝劝而已,并不尽力,被劝的女断友哭着诉说自己堵门的理由。市分行人事科长前来交涉,大家并不理会他。稍后有警察观看后离去,再后有警察进来说“这是犯法的”,得到的答复是“工行犯法,你们为什么不管?”而警察却说“他们犯法,你们不能用犯法的方法对付。”大家继续堵门,这时候大家情绪非常激昂,这个世界似乎快要爆炸了。很多围观者站在门外观看,议论着大家堵门的原因。封门近一个小时后,此活动自行取消。稍后得到消息,各县市区有大批公安人员前来增援,如不取消,封门者将被抓,云云。
    
    
    
    此次维权活动就这样被扼杀了。
    
    
    
    下午,看到市分行门外张贴了二张内容相同的“通告”,标题全称是《关于依法打击处理涉访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签署时间是2009年5月18日。而分行的秩序也恢复正常了。
    
    点击下载:wma

    
    点击下载:wma

    
    点击下载:wma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几欲轻生 一位工行买断员工的病中申诉(图)
  • 工行买断人员全国总工会上访的视频
  • 四百余名工行买断人员全国总工会上访(图)
  • 云南普洱思茅工行买断员工赖俊平的起诉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