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夜访女访民李蕊蕊及证人:强奸犯绝对不是访民(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女访民李蕊蕊被看守强奸的地点是黑监狱,强奸她的是黑监狱的看守。当局称强奸犯是“访民”,官员、警察和官媒再一次向民众颠倒黑白,公然说谎。以下是一直关注此案的刘德军和网友专程去安徽界首——李蕊蕊的家乡调查的情况。以下文字由刘德军撰写)
    
     (博讯 boxun.com)

    昨夜(13日)原计划十点到李蕊蕊家,结果因为司机不识路,一路飙到宿州才发现不对,结果多花了几个小时,加上后来下大雨,雨停后又起雾,所以弄到凌晨两点才到蕊蕊所在乡镇,跟她舅舅王先生联系时,他已睡熟,听说我们到了,让我们在一个地方等他,等了二十多分钟,王先生骑着自行车来了,我们说明来只是为了见一见蕊蕊,确认她现在的处境,如果她的确是自由的、安全的,我们连夜就走,不惊动当地左右邻居。
    
    他舅舅的态度似是同意,但随即又说明天带蕊蕊来见我们,让我们先回县城住下来,我说那样我们无法确认蕊蕊是否被限制自由了,我们可以去王先生家,请他带蕊蕊及她父母到他家让我们见一见,但王先生一直很强硬的不同意,我当时分析原因可能有两点:一、深夜去蕊蕊家找他们,怕引起左邻右舍猜测;二、可能蕊蕊被关起来了,我们半准备突然赶来,他们来不及做安排。但因为王先生态度越来越强硬,我们没办法,只好回到县城住下,此时已到凌晨四点了。
    
    早上七点多,我醒来后,马上用宾馆的座机拨打蕊蕊家的座机,这下有人接了,听声音是一个中年妇女,我说我是蕊蕊的朋友,叫刘德军,你问蕊蕊就知道了,请问你是蕊蕊的什么人?她回答说是蕊蕊的妈,我说请让蕊蕊接电话,但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说打错了。我说这不是李蕊蕊的家吗?那男子说不是,我说刚才那个女的还说是蕊蕊的母亲,蕊蕊不在家吗?他说不在,但随即改口说,根本没有这个人。
    
    我又联系李舅王先生,他说他带蕊蕊一人来宾馆见我们,我说不行,要带的话就带她及她父母一起来,要么我们去王先生家见他们。王先生说,那我先给他们打电话看看。当时我不知道他的他们是指谁,我希望是指蕊蕊父母,千万不要是当地政府官员。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王先生打来电话,让我们去他家,我问蕊蕊及她父母是不是都在他家,他说是的。于是我们出发来到王先生所在的村,王先生在外面等我,我问蕊蕊们来了没,他说“我姐(蕊蕊妈)来了”,我问蕊蕊及她父亲呢?他说等会儿来。
    
    我们进到他家后,他一个劲儿的说农村家就这样,不成样子,什么都没有。家里的确什么都没有,界首是安徽最贫困的县,当地经济条件的确很差。
    
    进入他家正屋(相当于客厅)后,一个中年妇女坐在里面,跟她说你好,她脸上表情动了一下,没说什么,看来很戒备,我问王先生这是蕊蕊母亲吗?得到肯定的答复。王先生向她介绍说,这是那天去接蕊蕊到公安局投诉的网友,姓刘,她妈才跟我们握手,平淡的打了个招呼。
    
    王先生招呼我们坐下后,蕊蕊母亲很戒备的问道:“你们究竟想了解什么?”
    我们说,“我们就是来看看蕊蕊现在是否安全,全世界知道此事的人,都想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因为当初政府威胁说要把你们全部送精神病院。”
    她妈才稍微缓和下来,说,这样啊,她现在的确是在家里,没被关起来,当时是说要把蕊蕊关精神病院,并让我和她爸,她大伯、舅舅都在里面守着她。但后来没有真的送精神病院。”
    她接着讲蕊蕊为什么上访的事,说蕊蕊智力发育比别人慢些,但现在没有任何问题了,以前上学时,老师经常看不起她,蕊蕊舅舅接过说,老师经常叫她“傻蕊”,同学们都穿拖鞋上学,可老师单单对蕊蕊说“你个傻蕊,穿拖鞋上学就是傻子”。
    因为老师经常这样侮辱蕊蕊,所以同学们也跟着侮辱她,编造各种关于她的故事来挖苦、取笑她,甚至无聊的编出她和弟弟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这让蕊蕊非常苦恼,以致得了抑郁症,天天晚上想起这些事就哭,以至经常失眠,导致白天上课没精神,这样老师更挖苦她,最后蕊蕊上到初三时,不得不停学了。
    
    蕊蕊停学后,非常伤心,本来她想继续上学,但学校老师的态度又让她不敢上学,她只好走上上访这路,逐级向学校及各级教育部门反映,但那个经常污辱她的班主任却不承认自己说过那些打击、污辱蕊蕊的话,而且学校也不让她复学。最后才导致这次她进京要求讨还公道。
    
    蕊蕊一个人揣着一千三百块钱来到北京天安门,白天就想办法找投诉的地方,晚上就在人多的街边打瞌睡,待到第三天,她问天安门外站岗的武警国家信访局在哪儿,那武警不知出于何故,指给蕊蕊的地方却没有找到国家信访局,蕊蕊就回来问那武警,因武警站在栏杆里面,蕊蕊就翻进栏杆质问她,却被警察带进了公安局,随后公安局交其交给驻京办主任蔡某,蔡某将蕊蕊送到了黑监狱聚源宾馆。
    
    说到这时,蕊蕊从外面进来了,一看到我,非常高兴,说:你们来了!我们正在跟她打招呼,她妈赶紧问她:“你认识他们吗?”她舅舅也跟着不停的问,蕊蕊指着我说,她我认识,这时她妈的态度才真正缓和下来,笑着说,大家都坐吧。
    蕊蕊一直很高兴的在笑,直到我们问她这些天怎么样时,她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我们赶紧岔开,说你们这儿的大豆和玉米真多啊,同来的网友小马问,大豆开花是什么颜色?白的吗?蕊蕊才又开心的说,不光白色的,还有带些红色的,小马又问她平时在家做饭吗?她说做啊。问都做些什么,她说擀面条,做板面,她舅舅的小女儿说,我姐做的板面可好吃了。她妈也说,她做饭挺好吃的,经常做我们一家四个人的饭。蕊蕊还说她想去学学电脑,在外面找个工作。她喜欢外面的生活。
    
    这时我拿出打印的律师授权委托书,说广州的著名律师刘士辉愿意为她提供法律援助,网友们也都支持她。蕊蕊和她舅舅仔细的看了授权委托书,马小姐问蕊蕊能看懂吗。蕊蕊说能,已经都看完了。马小姐问她希望这个案子得到怎样的处理,蕊蕊不假思索的回答:"依法处理。"
    
    蕊蕊舅舅就刑事和民事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首先罪犯要得到处理,然后民事方面不仅要求赔偿身体方面的伤害,还要赔偿精神损失,以及对蕊蕊未来人生不利影响的赔偿。我说这个将来律师会和他们详细商议的。
    这时蕊蕊父亲也来,他们各自在委托书上签了字。
    
    我问到网上有传闻,说有人企图把这次犯罪行为弄成访民对访民的伤害,说那个犯罪嫌疑人不是黑监狱的管理者,而是一个访民。蕊蕊母亲及舅舅非常激动,说证人都说那坏人就是管理者,是里面的打手,怎么会是访民呢?
    我们问蕊蕊能不能确定伤害她的罪犯是管理者,她说她刚去,不能肯定,但大家都说他是管理者,是里面的打手。
    蕊蕊舅舅提议说,有个姓于的大姐,这次帮了蕊蕊不少,说她也是界首人,也跟他们一起被接了回来,问我们要不要问她,因为上次我为一个同是界首的阿姨录了做证的视频,我就问是不是那个穿白衣服,帮蕊蕊拿着做为证据的被子的阿姨,蕊蕊说是的。于是我们决定去拜访于阿姨,请她确认一下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我们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来到于阿姨家院子里,发现于阿姨家真是一贫于洗,房子又小又破,没有装修,连层石灰都没刷,经询问得知于阿姨一个人生活,丈夫带着女朋友到外面生活去了,儿子又失踪了。家里的地也因为修窑厂被占了。
    进了于阿姨的房子里,进而竟然连象样的椅子都没有,只有三个小板凳,我们说,因为网上有人说有关部门想把这个案子定为访民和访民之间发生的事,问她能不能确认罪犯是访民还是管理者,于阿姨非常激动的说,我今年四月份在里面被关了四天,这次关了十多天,能肯定的说他就是管理者、是里面的打手,他管着大门,说让开门,别的打手才能去开大铁门放风,说不让开,就不能开。而且他还经常打人,谁嚷着要出去,他就打谁。
    正在听于阿姨讲述的过程中,收到一条短信,发短信的人说他是安徽人,也是访民,在聚源宾馆黑监狱挨过畜生徐进的打,并说自己愿意站出来为蕊蕊做证人。
    于阿姨说,当初是蕊蕊们镇上的党委书记、派出所所长、银行的一个主任,还有界首市信访局局长一起去把她从东交民巷接出来的,并警告她,说她所说的为看到的蕊蕊的事,不准再对别的任何人说,当时她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晚上,门外突然进来两个男的,问她为什么被带到这儿来,她说是因为界首一个女娃娃被黑监狱的打手污辱了,她去帮忙做证被弄到这儿来的,那两个人非常震惊,说他们就是来接这个女娃娃的,但当初党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只说蕊蕊在北京上访,要他们赶快来领回去,根本就没说被污辱的事。于阿姨这才明白他们说的不要再对任何人讲蕊蕊的事的原因了。
    于阿姨向我们展示了当时那几个人强行弄她去宾馆时,抢她手机弄断的手机绳和提袋绳。当时他们企图抢她手机,她死命护着,才没被抢走。
    在进她卧室看手提袋时,我发现里面电饭煲煮着饭,而菜非常简单。看的我直心酸。
    一个生活如此穷困,经历过各种人生不幸的老人,却有一颗正直无畏的心,为了一个弱女子,挺身而出,当初就是她鼓励蕊蕊报案并主动抱着带血的被子床单,一路不舍的到公安机关做证,虽然明知会被交给驻京办,再进黑监狱,依旧坦然面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友夜访在北京黑监狱被强奸的女访民李蕊蕊
  • 女访民被强奸的黑监狱聚源宾馆秘密转移访民
  • 目击证人亲写证词曝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强奸过程
  • 官方:处女访民被强奸案告破,为嫌犯从轻处罚打伏笔
  • 美联社(纽约时报)报道处女访民被强奸案子
  • 处女访民被强奸续:家人疑被控制
  • 处女访民被强奸案进展:李蕊蕊要被送精神病院
  • 处女访民被强奸案进展:警方没交待、家人势讨公道
  • 武汉女访民黄猷凡:房子被抢、母亲自杀、女儿被领导包养(视频)(图)
  • 快讯:遭强奸的女访民已经回家
  • 女访民被强奸后,刘沙沙带众破牢而出
  • 女访民遭看管人员强奸,报警反被北京警方扣押
  • 暗访女访民被强奸的宾馆:骗访民入住并出卖给截访人员(视频)(图)
  • 报道女访民被强奸,记者要写检查
  • 被强奸女访民是在校生,精神近崩溃,被送到马家楼关押,目击证人被羁押(视频)(图)
  • 少儿不宜:女访民被强奸后叙述经过(视频)
  • 女访民被强奸后续报道:警方拖延不抓罪犯(视频)
  • 女访民被强奸,网友陪其前住公安局报案被抓(图)
  • 山东郓城女访民林万红在黑监狱被割舌头(视频)(图)
  • 温家宝,你娘有难快回家撑腰/处女访民被强奸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