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宁波鄞州区区长向反映问题网友回复俩字"已阅"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6日 转载)
    重庆晨报8月16日报道 宁波网友“天生我才2”不久前向区长信箱反映邱隘居民出行难问题。过了6天,等来网上回复,就两个字:“已阅。”
    
     “天生我才2”把这封区长信箱回复的截图挂到了宁波天一论坛上,戏称之“最牛区长信箱回复”。 (博讯 boxun.com)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鄞州区区长信箱的负责人。他说,这种简单机械的回复方式确实不妥。
    
    网友晒“最牛回复”
    
    “最牛区长”遭拍砖
    
    “天生我才2”的帖子出现在8月11日的宁波天一论坛上。从截图来看,他是8月5日下午1点21分向鄞州区区长信箱反映问题的,内容如下:
    
    “邱隘居民一直以来都存在出行难问题。规划上说兴宁东路近期要延伸下来跟邱隘的盛莫路连接起来,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实行?希望政府能尽快解决我们出行难的问题!谢谢。”
    
    在信件下方显示“受理状态”为“处理完毕”,“办理意见”一栏为空,而在“办理结果”一栏中,除了注明“承办反馈”为“已阅”,再无内容。
    
    反馈时间显示为“11日上午8点18分”。
    
    “天生我才2”表示,通过区长信箱反映问题,是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用“已阅”来打发,也能叫“回复”?他认为,即便不能立即解决问题,也应该给出一个解释,或告知该寻找哪个部门反映。
    
    对此,宁波网友纷纷跟帖拍砖。
    
    网友“大宁波小城市”说,“见过雷的,见过牛的,没见过雷死牛的,鄞州区长信箱让我见到了”。
    
    “秋秋1117”说,政府官员不论职位大小,都是人民的公仆。不认真办理民生的事,不配做人民的公仆。“做官”的真正意义在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因超职责范围
    
    故批“已阅”?
    
    记者联系上了鄞州区区长信箱负责人陈荣华。他证实了这封受理编号为00029346的信件真实性。“事情是不假的,但其中存在一些误会。”
    
    陈荣华说,区长信箱对信访件有3种处理方式。对工作人员能力范围内的事,受理中心直接回复;在能力范围以外的具体问题,交给相关部门办理;非个人事件,涉及面广而杂的,把信件转给相关部门阅读。
    
    他表示,第三种情况,不需要相关部门直接向当事人回复。
    
    陈荣华介绍,这封来信的询问内容涉及到整个东部新城的整体规划,所以8月5日当天区长信箱就把信转给了鄞州区交通局。办理结果一栏中的内容由交通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填写。
    
    交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确实看到过这封由区长信箱转阅的信。“关于转阅的承办件,我们不需要具体办理,看一下就可以了。”他解释,信件所反映的内容已经超出鄞州区交通局的职责范围,所以不能给出具体承办意见。
    
    官方回应
    
    回复方式不妥
    
    记者问陈荣华,即便是上述情况,就可以简单地用“已阅”来回答吗?
    
    陈荣华表示,“已阅”这个回复,简单机械,确实不妥。
    
    接着他又表示,信件回复中的“已阅”,可以解释为“相关部门已知道此事,会重视起来,采取相应措施”。不过网友们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解释,大多数网友认为,“已阅”是光明正大的敷衍。
    
    陈荣华说,“这个事情本可以避免。如果工作人员在回复时说清楚,信件反映内容涉及问题复杂,虽然不能给出具体承办意见,但会重视起来,受访人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陈荣华说,今后工作中他们会注意此类问题,同时加强和各部门之间的沟通。 (本文来源:重庆晨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互联网舆论监督引起中国官方的忧虑
  • 百姓遭殃立法空白,官员素质低,急需民主监督
  • 官员与中国网民的暗战:监督官员的网络七招 (图)
  • 广东高院院长:法院要勇于面对媒体监督
  • 党政干部问责需要新闻和公民监督
  • 中央巡视组监督省级四大班子
  • 各国对行政行为的司法监督
  • 中国多位省部级高官涉贪:无监督机制是最大弊病
  • 最高法院竭力摆脱舆论监督/陈真诚
  • 中国政府再次承诺保护人权,民间应密切监督兑现
  • 出台首部问责法规,没监督制度,可以肃靖官场歪风?
  • 李喜阁:谁来监督寺院不正之风
  • 云南省高院给14名记者颁发“新闻监督护照”
  • 山西省长王君:审计部门要监督好山西的每一分钱
  • 小熊:检察机关无人监督致使大陆“一把手犯罪”猛增
  • 最高检发言人:网络成监督司法重要途径
  • 吴邦国绝不让多党监督执政党的腐败和卖国
  • 赵长义:应以法定形式监督4万亿投资
  • 预告:4位代表9日晚与网友交流人大立法监督工作
  • 质疑《焦点访谈》:监督的眼睛为何只向下看?
  • 退休之后的腐败 谁来监督二线尉健行
  • 让老百姓来监督地方官远比省委直接任命县委书记要明智许多/蔡慎坤
  • 拘捕网民,公民监督名存实亡
  • 让“权利监督权力”真正破题
  • 神秘的反贪初查权监督真空成"巨贪"生成的温床
  • 民主监督是公有制成败的关键/余斌
  • 体制不改 谁能监督王荣/杨平
  • 让干部无处无时不受监督/李慎明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政府如何应对公众“苛刻”的监督
  • 何增科:我国现行权力监督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 QQ群 退“权” 有感 群主 监督 束缚 共享 选举 民主 5毛
  • 仇富是因为权力缺乏实质性监督/谢明康
  • 允许群众监督胜于公安部“五个严禁”/东方木
  • 整治学术失范还应该真正开放社会监督/贾常宝
  • 垂直管理让民众监督鞭长莫及/张育华
  • 刘云耕:欢迎新闻媒体对人大工作进行监督
  • 让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作用更加凸现/宋艾君
  • 筹建“全国政协委员提案信息公开监督网”/崔秋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