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质问国家信访局:为什么不受理河南固始县农民的上访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河南固始县农民
    
     2009年8月14日上午,来自河南省固始县汪棚乡大皮村的上访农民,城郊乡六里棚村的上访农民,陈集乡臧集村的上访农民共计23人分批地进入国家信访局,不料国家信访局竟对他们的信访不予受理。当他们追问不受理的原因时,过来一大批保安硬赶他们走。 (博讯 boxun.com)

    
     汪棚乡大皮村的上访农民代表分别是:许尔南、王岐言、汪登友、汪永发、邓言俊、邓云龙、杨怀兵、易成学。
    
     汪棚乡大皮村的八位上访农民代表是第一次来到国家信访局。
    
     他们之所以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是因为县乡村干部和公安局警察强行征占了大皮村的一千多亩基本农田进行倒卖,卖给开发商建“河源科技大学”。历经四年多时间,现在大学没建成,却留下了一片建筑废墟,一千多亩基本农田被撂荒在那里。
    
     现在县乡村干部还有强征三十五亩基本农田卖给厂商建“中天水泥厂”,如果县乡村干部的计划实现了,不仅要掠夺大皮村农民的农田,还会污染这里农民的生存环境。
    
     八位农民代表知道省委书记徐光春、县委书记方波是幕后操纵者,所以没有经过县、市、省三级信访机构,便直接来到国家信访局,真没有想到国家信访局竟然不予受理。
    
     城郊乡六里棚村的上访农民代表分别是:孟宪明、洪先学、向明礼、杨继云、宋文群、马德珍、柯建芳、向明营。
    
     他们八位也是第一次来国家信访局上访,他们之所以上访是因为村支部书记汪治宏、村副支书李新民、乡派出所长杨明耀和村民组长陶建堂等人合伙于2004年以每亩1.25万元的超低价格卖掉了该村的四百多亩土地。卖地时村民都不知道,直到施工时村民们才知道土地已经被汪治宏等人卖掉了。大伙一齐来阻止开发商施工,遭到了公安局警察的镇压。到现在连1.25万元也没有兑现给村民们,有很多村民现在吃不上饭,而汪治宏,陶建堂等人在固始县城关有多处别墅。洪先学、向明礼因为组织农民上访,以“强迫交易”罪遭到羁押并分别罚款 一万元,参与上访的其他农民都分别以“强迫交易”罪而罚款5000至10000元不等。所有的罚款都是乡派出所警察周勇收的,没给收据。因为生活所迫,八位农民代表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没想到国家信访局竟然不受理。
    
     陈集乡臧集村上访农民代表分别是:李传付、蒋国乐、冷佃华、冷佃友、付春侠、汪成敏、丁士杰。
    
     他们七位反映的是:
    
    陈集乡臧集村支部书记朱仕锋、村文书杨志勇合伙贪污村民集资款一百三十多万元。
    陈集乡党委政府取消了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剥夺村民民主选举权利。在上一届的选举中,由乡党委抽出三十四名共产党员进行投票,结果就有三十名党员投票赞成该村的农民秀才张继明(共产党员、县级人大代表)任村支部书记。但后来却仍然是朱仕锋任支部书记。
    陈集乡党委政府不仅取消了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剥夺农民的民主选举权利,就连共产党员的选举权利也同样剥夺,他们就是要扶植朱仕锋、杨志勇这样的坏人掌权。
    
     因为很多问题,固始县有些农民起诉到固始县法院,固始县法院就是不受理,上访到市、省不管用,现在到国家信访局竟然不受理,那么老百姓的问题怎么解决那?
    
     政府是在逼着老百姓走极端!
    
     农民代表孟宪明住在北京市一个小招待所里面,招待所电话是:010-82014023,希望关注中国农民民生的媒体、机构的朋友们通过这个电话采访和询问。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未未等人继续与成都警方交涉,迫警方发放信访告知单(图)
  •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提篮街道信访办邀上访人吃”闭门羹”
  • 政法委要求涉法涉诉信访:不到北京也能解决问题
  • 蔡爱民136次进京举报竟然是全区信访先进单位(图)
  • 信访办内4男子打麻将称为赢午饭(图)
  • 信访办人员工作时搓麻将 参与者称为赢午饭(图)
  • 华裔访民上访见闻成书 评信访机构功能不彰
  • 实拍:老访民在信访局门口大哭、退伍军人信访(图)
  • 上海政府又添命案,八旬老人冤死信访办
  • 上海200多名访民到国家信访局(总部)直接上访(图)
  • 浙江访民高声叫骂,信访窗口不敢接招/徐江姣(图)
  • 黑龙江人大信访办院内上访公民被殴打(图)
  • 湖北房县信访局长女儿被杀 2000警民拉网搜疑犯 (图)
  • 依法信访申诉怎是“要挟政府”?
  • 孟建柱:解决公安信访突出问题
  • 无锡涉法信访问责,政法难以承受之重/惠林泉
  • 河南商城县有个“迫害信访人专案组”
  •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 24日信访办抓捕陈风强的更多镜头(含视频)(图)
  • “阳谋”再现——某些信访部门引君入彀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一份没有内容的信访回函意味着什么?
  •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 残疾智障儿郭新鹏被上海信访办处长肖兵毒打(图)
  • 韩传义:信访干部韩卫国离奇死亡申诉材料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余干县信访“分级负责、归口管理”
  • “信访钦差”能否真的让信访摆脱困境?
  • 叶匡政:“信访钦差”无法拯救信访制度
  • 主管信访的逯局长其实是要记者替他说话(图)
  • 中央的“信访经”与干部的“新四怕”/周宏忠
  • 信访制度救济功能的有效性问题/班文战
  • 六月三日不准上信访办/杜阳明
  • 信访办——今日社会的主角
  • 法院为何比信访更不靠谱/秋风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的故事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
  • 国家信访局,你是帮访民还是害访民的/江荣生
  • 焦东海:痛斥上海市卫生局信访办王家军主任的不作为、乱作为
  • 信访制度的困境及其改革出路探析/刘为勇
  • 主人与仆人 信访办人员对艰难生存访民的欣赏(图)
  • 刘哑玲:国家信访局,你是否应该被问责一下?
  • 从孙东东事件看信访制度缺陷(图)
  • 盛昌黎:“零信访”口号应该取消
  • 击中了中国国家信访局与地方信访局它的死穴 中国政府能力受到质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