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警察渎职纵使黑势力绑架人质4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1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凯瑞报道)8月3日下午,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天津市东丽区银河大酒店九层楼的窗外,单手抓着窗子欲轻生。接到报警后,消防官兵与民警及时赶到现场施救,在僵持近一个小时后消防队员趁该男子不备将其救下。”
    
        (博讯 boxun.com)

    
    他是一位勇敢的丈夫,拥有一对可爱双胞胎的父亲,在全家人被黑社会势力拘禁于天津市东丽区银河大酒店912房间长达四天,因不堪忍受全家被拘押的折磨所作出的无奈之举。
    
      
    
    这位跳楼的男子名叫冯仁发,是海天公司派驻北京的销售员。一切的根源和厄运,都来自他为公司完成的天津地区一笔50万订单开始。
    
      
    
    2009年4月24日冯仁发出差天津,在天津市滨海瑕信房地产有限公司办公室,与瑕信公司签立三份销售合同书:瑕信公司以5万元人民币总价购买海天公司生产的三台洗车机,当时收取一万元定金。
    
      
    
    7月21日,海天公司按瑕信公司要求发送二台洗车机,次日设备送达,冯仁发在收取瑕信公司支付二十万元人民币(部分货款)后,组织人员卸下洗车设备,开始安装作业。
    
      
    
    7月31日在基本完成两台机器安装后(因瑕信公司安装现场水电未到位无法调试设备),按要求海天公司业务员卢某押车将第三台巴士洗车机送达瑕信公司安装现场并进行卸货安装。按照合同约定,三台机器安装完成之后,瑕信公司应支付剩余货款29万元。冯仁发向瑕信公司催要货款。瑕信公司张经理拒绝,并提出异议,责问冯仁发提供的机器安装尺寸错误,影响以后其他机器安装,并将冯仁发及电工顾某带到瑕信公司。冯仁发要求与瑕信公司法人代表信砚廷当面沟通,被对方拒绝,并有四、五人开始对冯仁发围攻殴打。电工顾幼生离开殴打现场,立即电话报告海天公司董事长张某。张某打电话联系瑕信公司信砚廷了解情况后提出解决方案,信砚廷同意以后再说。
    
      
    
    然而晚上8时许,海天公司总经理徐某接到电工顾某报告:冯仁发已被瑕信公司几个人带到当地银河大酒店912房拘押,安全受到威胁,要求报警。徐某当即打了天津市公安局110报警电话求助.警方在拘押现场回电认为是经济纠纷,让双方自行解决。徐某提出业务员冯仁发的安全问题,要求解救被拘押人。警方说他们保证冯的安全(冯当时提出要跟警方离开酒店,警方不同意,说他们只带犯罪嫌疑人回去)。警方在现场电话向徐某提出:你们海天收了21万,应该退回,设备拉回去,对方的损失,你们协商处理。瑕信公司信砚廷在拘押现场打电话给徐某,威胁报警人徐某说:你姓徐,是你报的警,我记得你,跟你没完(当时警官就在现场)。
    
      
    
    7月31日夜十二点,瑕信公司信砚廷在银河大酒店912房间拘押地逼迫冯仁发给海天公司领导发短信:1、厂家来人解决。2、机器拉走,退回21万货款,再赔偿20万损失。3、机器不拉走,未付货款29万,只付9万,分五年付清,另外20万作赔偿。
    
      
    
    为了保障海天公司职工的人身安全,在得不到天津市政府公安部门的救助情况下,海天公司迫于万般无奈,当天给瑕信公司发去违心的妥协传真:保证三台洗车设备“安装调试完成后移交给贵公司使用”,“我们同意全部三台洗车机的未付货款(贰拾玖万元整)不再收取”,
    
      
    
    在冯仁发被非法拘禁3天后,8月2日,信砚廷要求冯仁发打电话通知家人带20万元过来就放人。冯仁发妻子东拼西凑凑到3万元人民币,于8月2日带着儿子到达瑕信公司办公室,告诉家里无钱,也无法筹到钱,要求他们放人。瑕信公司不仅不放冯仁发,还在冯的妻子,儿子一进门就限制其与外界联系,当晚将冯的全家带往银河大酒店拘押。
    
      
    
    据事后冯妻回忆,当时手机被缴之后,受到对方威胁,如果不听从安排即让她永远见不到丈夫。对方老板(信砚廷)晚上12点过来,说先拿10万过来就放她和儿子,让她丈夫在他们那打十年工,没有工资;如果没有10万,就把丈夫打残,送到唐山煤矿。在受到威胁之后,害怕的冯妻无奈答应了对方的要求。8月3日上午,冯妻提出回家找钱,对方不同意,逼迫她打电话海天公司副总经理崔某骗过来,要抓住崔某。在被不断地威迫和恐吓之下,冯妻已经痛哭不已。
    
      
    
    此时的冯仁发不堪忍受全家被拘押的折磨,爬上九楼窗户外要从九层楼上跳楼自杀。瑕信公司看守人员还不让其妻报警,抢夺她的手机,其妻无法忍受大喊救命,并要与丈夫一起跳楼……。当时银河大酒店楼下聚集了大批围观群众,有人报警,后来消防部门和当地警察也赶赴现场救援,两小时候后冯仁发获救。
    
      
    
    另一方面,海天公司法人张某和副总经理崔某于8月2日到达天津,经向各方求救未获进展,8月3日上午张、崔二人到天津公安局举报中心督察处请求救人,开始被拒绝受理。后来张、崔要求举报当地辖区派出所救援不作为的事实,一名王姓督察警官才让张某填表,并当场电话联系东丽区警察分局孙警官,约定下午3点在分局面谈。
    
      
    
    下午海天公司副总经理崔某在去分局的路上打通冯妻的电话,听到冯妻大哭,并说冯仁发挂在窗外要跳楼,警察已经到现场。崔某到达东丽区分局,要求他们立刻救人,分局办公人员,告知警察已经出发。下午五点左右冯仁发一家被解救并带到东丽区分局,但不被允许见面,也不许带走,警方很多人强行要求崔某与瑕信公司协商解决问题,一直拖到晚上八点多,在崔某一再要求下,东丽区分局才将他们用车送出,并以不能超出辖区界为由拒绝送到天津市区,要在一荒无人烟的路段将他们放下,经崔某再三要求才把他们送到有路灯的桥下,下车后崔某带领冯仁发全家立即打的士赶赴天津火车站,连夜赶到北京。
    
      
    
    另外,至8月3日下午,海天公司已安装完成全部洗车设备,由于安装现场水电未到位不能调试,安装工人已无工作可做,要求按公司的工作安排去外地安装设备,被瑕信公司拒绝,在毫无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海天公司五名安装工人当晚偷偷溜出旅馆,连夜逃离天津。
    
      
    
    一起经济纠纷,本应由法院公正解决,然后在法律健全的社会,却上演了一幕全家跳楼的人间惨剧,当事人经历了殴打、威胁、限制自由及全家被非法拘押的惨痛。在当事人被扣押的四天四夜过程中,虽然其公司多次报警,但并未得到当地警方的积极救援,甚至在海天公司法人代表张某和崔某去天津市公安局举报中心举报天津110不作为,该中心督察处王警官只是电话通知东丽分局下午三点接谈张、崔二人,对于冯仁发被非法拘禁四天四夜的严重事态不闻不问。直到当事人要跳楼,挂在酒店九楼窗外二个多小时后才去救人。
    
      
    
    在这样法制时代,公民的和合法权益如何得到保障?这起事件让人心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南数十村民绑架人质派出所长解救时被挟持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