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凤翔数百孩子血铅超标:居民搬迁需4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搜狐新闻
     近日,陕西凤翔县数百儿童血铅超标引起关注,当地一家冶炼企业排放的"毒气"被疑与此有关。据悉,官方将按照一年搬迁100户的进度组织搬迁,此举引发当地居民强烈不满,晚搬迁的住户担心会多吸4年"毒气"。 (博讯 boxun.com)

    
    昨日中午,陕西凤翔县长青镇细雨纷纷,马道口村村民苗鹏很担心:“风经常往我们这边刮,污染全都过来了!他们还经常夜里排毒!”他对东岭集团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最大的印象就是每天早上清扫院子能够扫出半撮箕灰。
    
    上月24日,经宝鸡市妇幼保健院检查,苗鹏的女儿苗淼的血铅浓度高达每升255微克,大大超出了正常值。此外,苗淼还被检测出“血镉超标”,镉高达每升14.2微克,比正常的0-5微克高出太多。据专家介绍,镉被人体吸收后,容易造成骨质疏松、变形等症状。
    
    还要在这里吸4年“毒气”?
    
    从苗鹏家往北望去,大约200米远处就是冶炼公司的围墙。而苗鹏家附近还聚居了大量的村民。
    
    “按照环保要求,公司周围1公里以内是不能住人的。”东岭冶炼公司一位工程技术人员说。但现实的情况是,入驻之初就确定要搬迁的581户村民在公司已进驻两年之后还有425户原地未动。
    
    在长青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楼走廊墙壁上,悬挂着园区2009年重点项目公示牌,其中一项便是移民搬迁,目标是东岭项目区孙家南头村6组的16户居民,总投资400万元。
    
    根据长青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长青镇镇长蒲仪明的公开表态,按照一年搬迁100户的进度,搬迁完“不安全区域”内的群众还需要4年多时间。这引起了当地群众强烈不满。“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还要在这里吸4年‘毒气’?”
    
    搬出1公里 仍算不上安全?
    
    与迟迟未得到搬迁的居民比起来,孙家南头村7组的张广元老人是最早搬迁的99户居民中的1人,他们搬到了距离冶炼公司1公里的高处。不过,76岁的老人说,他目前所住的地方仍然算不上安全距离。“我家没有小孩,不知道铅是不是超标了。但是我邻居的2个小孩去医院检查了,都超过了。”
    
    “我认为要搬到5公里以外。那才是安全距离。”张广元老人说。
    
    村里的孩子大多数已到医院做了检查,还在等着省卫生厅指派的医疗机构复查。成年人也做了血铅检查的,目前只有孙家南头村的女村民王召贵1人。她查出的血铅单位含量是330(成人正常标准为200以下)。“我们都没钱,经济不宽裕,只能先顾着孩子。”几位村民告诉记者。
    
    考虑把孩子赶紧送出去读书
    
    对于孩子们今后怎么办,村民们都充满了焦虑。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把孩子赶紧送出去读书,不要待在本地了。这是当务之急。
    
    马道口村的马省勤最近就忙着给13岁的儿子马露军找外地学校,离家只有100多米的马道口小学不敢读了。他在宝鸡二电厂搞建筑临时工,每个月可以挣到一千二三百块钱,儿子的外出将是他全家最大的负担。“我们已经到岐山县双语学校联系过了,那学校愿意接收我儿子去上学。每年下来得花六七千元。”马省勤说,儿子在家读书只需要交18块钱的作业本费,“几乎不花钱。”
     据了解,仅马省勤所在的村民小组,就有二三十名孩子将被送往岐山双语学校读书。“这里实在是待不了了!”一位家长说。
    
    律师:管委会有监管责任
    
    据陕西当地媒体报道,2008年10-12月,凤翔县疾控中心对全县儿童进行了血铅筛查。在16个乡镇抽样了4000余名儿童,唯独没有长青镇一名儿童。这是否意味着当地在回避污染?由于凤翔县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目前尚不得而知。
    
    谁该为孩子们的血铅异常负责?记者昨日联系上东岭集团有关人士,对方表示:此事的处理主体为政府,他们所作的工作就是全面配合政府的调查和检测。
    
    西安律师杨韬认为,针对人身损害赔偿方面,管委会所代表的凤翔县政府与冶炼公司的协议并不是简单的民事主体责任,管委会对此负有监管的责任,没有具体落实居民的搬迁。
    
    新闻回顾: 陕西凤翔县数百名孩子血铅含量异常
    
    近日,陕西省凤翔县长青镇马道口等地的村民们自发到宝鸡各大医院检测发现,两村数百名婴幼儿及儿童绝大多数被检测出体内铅超标,其中部分超标严重,已达到中毒标准。两村民居南北环抱着的一家年产铅锌20万吨的冶炼企业,被疑与此有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凤翔县至少三百名儿童血液含铅 (图)
  • 陕西洛南教会状告公安违法行政诉讼正在进行(图)
  • 陕西警方三个月处理百余名"牢头狱霸"
  • 温家宝前往陕西,习近平赶至甘肃:北京政界发生了什么事呢?
  • 陕西定边县交通局局长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刑拘
  • 陕西眉县一黑中介以出国务工为名骗数十农民
  • 陕西省志丹县发生爆炸事故致3人死亡
  • 陕西一副县长被镇财政所汽车撞死(图)
  • 陕西11岁女童遭强奸续:13名责任人受处分(图)
  • 陕西一男子驾驶公务车撞死副县长
  • 陕西11岁女童宿舍内遭强奸 官员协调封口(图)
  • 陕西横山官煤勾结(图)
  • 陕西一交警队长服毒自杀 16万罚款去向不明
  • 陕西交警队长自杀 疑因完不成罚款任务
  • 陕西靖边围剿强拆民房 ,房东已被公安带走!(图)
  • 陕西秦俑馆与考古院纠葛30年:谁有权发掘秦陵?(图)
  • 陕西神木副县长高小明受贿250万被捕
  • 陕西10名传销分子聚众冲击工商所最高被判10年
  • 陕西神木县领导班子:全民免费医疗将坚定不移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陕西监察厅为何将"违规办矿"的股利"退"给煤矿经营人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陕西三门峡库区存在20年之久的假移民问题(图)
  • 陕西咸阳部分新农村“示范村”见闻
  • 黑村官袁军旗/陕西咸阳礼泉县药王洞乡张旗寨村
  • 陕西省徐晓库求助信
  • 陕西汉中城固县黑帮错杀无辜案续:何时还张凯家属一个公道(图)
  • 陕西汉中市城固县惨案:黑帮错杀无辜,警察无作为
  • 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星火村村民控诉(图)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陕西五羊公司“合法” 拦路抢劫(图)
  • 陕西蒲城“女中学生戴铐事件”有了处理结果
  • 陕西戴铐妇女申冤后突成“逃犯”连夜被拘(图)
  • 军嫂被诬卖淫案 陕西榆林派出所赔付4.2万元
  • 陕西军嫂被诬卖淫:女警滥用警械被辞
  • 陕西一军嫂被诬“卖淫”在派出所吞金喊冤
  • 请全世界正义人士关注陕西西安陈光荣冤案
  • 陕西再出“麻旦旦案” 公安局逼迫朋友承认“嫖娼”
  • 慢交罚款 陕西老农被工作人员打死
  • 陕西一民警在高速公路超车不成 竟鸣枪威胁无辜者
  • 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嫖娼案”风波再起:姑娘没精神病就不算有损失
  • 恶警察为所欲为: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卖淫案”开庭
  • 劳教职工致陕西赵乐际袁纯清的一封信
  • 陕西宝鸡公车私用现象问题严重
  • 民情民意上呈与回访窗口陕西成员给信访联席办公室的信
  • 陕西人事厅超级车队的背后解读/花玉喜
  • 陕西延安市富县委书记周德喜执政实施霸王形象/李照生
  • 我到陕西投资的遭遇
  • 陕西公安向煤老板要赞助,权力的公正如何保障
  • 陕西面临养老危机/张敏洁
  • 陕西榆林学院:从一个处级干部的离奇任命看官职交易
  • 毕文章:陕西保姆应该穿贞操裤
  • 陕西监狱警察津贴怎能分三六九等
  • 陕西打虎、贵州烧衙、上海刺警三案的政治思考/孙寿慧 
  • 陕西西乡克扣救灾粮内幕揭秘:粮食局吃进出差价(图)
  • 陕西省政府:一个农民其实什么也做不了!/陈逢逢
  • 06年陕西师范大学学术报告精确预言四川地震(图)
  • 成都市陕西街片区拆迁的法律界定
  • 陕西油画学会会长:虎照背后是一个强大利益集团
  • 陕西绥德宣传部长:以前没有网络多好啊
  • 昝爱宗:拘留校长的陕西县长岂能道歉了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