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半百母亲被公仆刁难,三年无工资(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0日 转载)
    半百母亲被公仆刁难,三年无工资
    人文关爱天唱
    
    半百母亲被公仆刁难,三年无工资


    家破和谐在
    
    
    一位半百母亲被公仆刁难,三年无工资、拿不到5年前就应该领取的养老金,上访后,家被端,身份证被扣押,16岁的女儿被神秘失踪至今16个多月,流氓用政府里流氓用各种恶毒语言刺激她,收买上海一些无良伪访民散布:“她是政府派来的倒钩……”孤立她,这样的状态在旧社会有吗?国民党做得出来吗?
    
    56岁的她在一无所靠的情况下寻找孩子,可是孩子被谁诱骗控制了?上海古美派出所的教导员张志华、女户籍警郑寒芳能够否认不知道吗?
    
    迫害她们母女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敢于践踏一切公序良得,左右上海古美派出所的一些人的行为?
    
    希望版主能够给转载,让社会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神秘失踪的孩子和无助的母亲。
    
    
    
    《生病后的感慨……》
    ZHF公仆让我成了“孤寡无助的老人”,市场经济使一切都违规操作。
    昨天晨起,感觉有一些无力,腹部也有一些不舒适,以为是夜里睡在冷席上,多喝点开水就好了,但煎熬到下午仍然不舒服,虽然惦记着还想发稿,也不得不蜷卧在床上,坚持到下午,呕吐了几次,怀疑前天吃的盒饭不干净,想着去门口的诊所治疗但又考虑医疗保险至今也仍然没有落实,去一次医院费用不菲(缴纳了15年多,居然就是这个下场!),就想去买一些消炎药,顺便去网吧将孩子的几篇作文从被屏蔽的博客里转过来,可是起身后却十分无力,但再难我也得去,否则夜里就更麻烦了!
    走到门口,遇到了在网吧烧饭的阿姨,一个很善良敦厚的人,“今天怎么没看见你”,她关切的问,正在相互问候,我才知道她原来也住在这个小区,天空突然下起雨,大家赶紧四处躲雨,可是药还没有买,上去再下来,来回10层楼……雨水又是这样大,我走对面经常去吃面的小店,说明了情况,店主因为知道我的遭遇,平时也是十分的同情,很客气的将门口的伞拿给了我,我勉强走到三百米外的药房,说了我需要的药品,接连几只都没有,最后店员在柜台下拿出一合“左氧氛沙星”,24元,我付钱后,让其开发票,久久不见出来,此时腹痛使我有一些站不住了,我扶住柜台问:“发票呢?”对方说不能够开药名,只能够开药品,可是后来连“药品”发票也不能够开,我对这个药品的合法性有了怀疑,此时我已经站立不住了,但仍然清醒的明白,连药品也不肯出具的“药”肯定不能够要。
    在门口,我腹疼得力不可支的蹲在地上,一边在想:怎么连药店都这样做买卖?药品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啊!如果今天是一个民工或者老年人,会怎么样?
    外面的雨停了,我将伞送还小店,一路上几次蹲在地上,行人的脚步从我面前匆匆走过,我的女儿此时在哪里?以前我吃鱼不小心卡了,她都会三问四问,端茶倒水……
    现在我成了孤寡老人,含辛茹苦10多年抚养的女儿因为我的上访而神秘失踪,寒窗苦读10多年的学业也中断一年多!我一丝不苟缴纳了15年多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在我应该养老医疗的时候要用家破儿失踪的代价去乞讨,至今仍然无说法!
    买个药品居然连发票也不敢出示!
    这是在乱世吗?!
    出来时只带了一些买药的钱,还必需返回5楼去拿钱,咬着牙走到家里已经大汗淋漓,再也顾不得换鞋、更衣的习惯,用肥皂洗手后就倒在床上,休息片刻再坚持起床、等车、上车、到了地铁口上虹大药房,买到了我所需要的抗菌素,又在隔壁的房产中介要了一些水,吃下了药品……走走停停,到家的时候,大概药力已经发挥作用,腹疼的感觉有所减少,醒来已经是今天上午九点钟了!
    如果我不是医生,今天一定只能够去医院,而且至少是几百元的费用吧?
    民生之维艰!有多少没有医疗保险的人遇到疾病的时候会在痛苦中挣扎?
    社会的诚信来自政府的管理,人民的安康更需要政府的诚信!
    一个城市医生、单亲母亲在政府公仆的折腾下,品尝着旧社会的流离失所、生活维艰、家破儿失!
    
     我家以前都准备者一些常用药品。
    自从孩子来到身边,我总准备一些常用药物,以备不时之需,一是紧急时候派用场,二是在药房买的药物要比去医院优惠一些,还少了挂号、检验等费用。常看到一些半夜抱着孩子来医院的家长那么辛苦折腾,有一次我在急诊室上班,门口有一对家长探头探脑,等走到我面前,才知道是我孩子的班主任和他丈夫,平时经常听孩子回来说:妈妈,今天老师请假了,因为她小孩生病……”,今天这样晚了还来医院,后来得知她已经去过一家医院了,回去还是高烧不退,咳嗽剧烈……给她开了药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想:带一个孩子多难啊!
    所以我平时我对孩子总要求:“回家先洗手,一定要流水、肥皂知道吗?”,“每天的饮食要含有一些素菜、蛋白质……”,所以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良好的习惯。2006年我被折腾去无锡,又要常常奔波回上海处理房子,搬运物品,16岁孩子独自在家,居然能够在放学后(也要在6点左右),再去超市,买几根黄瓜、一合鸡蛋,自已烧饭,为了节省时间烧一次吃几天,写到这里,我又止不住想哭,才16岁的孩子,城市里都是娇宝宝,零食还挑三拣四,即使农民工的孩子回家也向父母撒娇啊!可是她居然在这样的努力克制后仍然被推出了学习的轨道,神秘失踪了400多天了!你在哪里啊?孩子!
     自从孩子失踪后,我已经无法再有正常而有规律的生活,经常通宵达旦的熬夜在网吧,饮食更是随便,饥饿常常使我只能够在外面随便吃份面条,盒饭。而此前担心卫生几乎从不吃这些东西,带孩子去上课,宁愿买个面包之类的食品,如果孩子看到我现在的生活状况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在ZHF权利无监督,公仆公权私用的情况下,将来会有多少人遭遇我和孩子的痛苦不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