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投错了高山,站错了立场:机场大亨死于高官内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国观察
     (博讯 boxun.com)

    一审被判死刑,二审维持原判!现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于8月7日在济南被执行死刑。60花甲之年,李培英成了中国民航系统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判死刑的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然而死者已矣,留下迷雾重重,拨开迷雾却披露出更大的阴谋。
    

政绩
    
    从一个农民之子到商界精英,在李培英的家乡河北省广平县人们的眼中,农民出身的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成功人士。从首都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到首家跨区域的机场集团公司成立,再到北京、天津、重庆、湖北、贵州、江西、吉林、辽宁8省市机场被首都机 场集团公司全资、控股、参股,托管内蒙古机场集团和黑龙江机场集团。
    
    在担任首都机场董事长期间,李培英作出了很多重大决策,为提高首都机场的资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譬如,机场成立时注册资金是38个亿,后来逐渐发展增加到50亿 元,现在首都机场自有资产达到了860多亿元。曾经顶着他人的不同意见,收购了全国各地的一些机场。机场作为稀缺、不可再生资源,其升值潜力是巨大的。一个个大手笔,一次次漂亮的收购,这是李培英在位时最重要的政绩。如此大规模的扩张, 让李培英无比风光,并一度赢得了"机场大亨"的美誉。
    

罪行--"贪污"
    
    在1995年1月至2003年11月间,李培英利用担任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副总经理,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裁、总经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公司董事长等的职务之便受贿2661.44万元,贪污8250万元,涉案数额总计1.09亿元。
    
    李培英案的"突破口"是从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王政那里打开的。审计时发现,首 都机场有一笔巨额资金在王政那里,账面显示是15亿元,是首都机场委托王政理财,后转化为公司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在继续追查这15亿元的资金来源时,审计 人员发现其中9亿元是从首都机场的账户上转过去的,6亿元是从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转去的。而银行账户显示,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只通过银行转账 3.38亿元,另外2.62亿元来源不明。
    
    经进一步审查,2.62亿元的来龙去脉很快就清楚了。原来,首都机场在委托中国民族国际信托 投资公司理财时,投入了6亿元资金,但股市风云变幻,最后只剩下3.38亿元。后首都机场终止了与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理财协议,转而委托由王政控 制的北京广联经济开发有限公司理财,并要求北京广联经济开发有限公司承担2.62亿元的亏损。另外,首都机场再给北京广联经济开发有限公司9亿元理财资 金,这样李培英就与王政签署了15亿元的委托理财协议。而这2.62亿元的亏空,被北京广联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以融资成本的方式予以平账。
    
    问题出在2.62亿元的亏损当中。这个亏损是以"打包"方式出现的,就是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给首都机场理财时,共计出现了2.62亿元的亏损,在细查每一笔亏损时,其中有8250万元是被李培英分三次转走的,并不是理财亏损。
    
    李培英从6亿元的委托理财资金中转出的8250万元,被济南中院认定为贪污。
    

罪行-"受贿"
    
    李培英的受贿犯罪集中在1995年1月至2003年11月。当时首都机场"钱太多了",便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目的是让"钱生钱"。侦查机关认定,李培英先后11次收受陈小平、麦炳辉、胡和建、覃辉、蔡汉德、王政等7人财物共计2661.44万元。
    
    1994年7月,深圳市经济协作发展公司总经理陈小平急需2000万元资金,找到李培英帮 忙。李培英安排首都机场财务处以"以存定贷"的方式,将首都机场的公款2000万元借给陈小平,期限一年。到期后,陈小平除归还本金外,还给首都机场利息 63万元,贷款服务费用192万元,合计255万元。其中的192万元进入了机场小金库。为此,李培英于1995年1月在深圳晶都酒店收受陈小平30万 元。
    
    2000年9月,北京嘉利恒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和建,从首都国际机场拆借资金6000万元用于房地产开发。2003年3月,胡和建通过香港汇丰银行个人账户,汇给在美国读书的李培英的儿子李庆10万美元。
    
    2002年6月至2003年9月,李培英接受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覃辉的请托,先后4 次安排首都机场为其拆借了资金6.3亿元。为表示感谢,2002年7月,覃辉汇给李培英在美国的儿子李庆100万美元。2002年4月及2003年11 月,李培英先后两次向覃辉索要1040万元,其中的1000万元转往香港用于偿还赌债。覃辉累计向李培英行贿1867.68万元,占到李培英受贿总金额的70%。
    
    此外,李培英受贿案中还有一名"污点证人"蔡汉德。2002年5月至2004年8月,李培英接受香港繁荣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蔡汉德的请托,与繁荣公司签订 最高额5亿元的投资协议。李培英先后3次为繁荣公司及其合作公司从首都机场拆借资金共计9.5亿元。李培英接受蔡汉德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534.24万 元。但是,据李培英供述,蔡汉德曾经欠首都机场1.025亿元的债务,这笔债务后来被李培英动用家族的钱偿还了,因此蔡汉德对李培英负有1.025亿元的债务。
    认罪
    对8250万元贪污赃款,李培英作了如实供述。侦查机关认为,李培英能够如实供认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
    
    另外,对于受贿赃款,李培英除了替蔡汉德偿还首都机场的亿元债务外,其家人还替李培英退赃6000多万元,累计1.7亿元左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亲属主动为被告人退缴赃款应如何处理的批复》,被告人退赃较好的,可依法适用从宽处罚。据此,侦查机关认定,李培英积极退缴赃款。
    

判决
    
    2009年1月21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培英犯贪污罪、受贿罪一案,并于2月6日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李培 英犯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剥 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9年7月6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董事长李培英案作出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法院认定李培英犯受贿罪和贪污罪,其中受贿2661万余元,贪污8250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死刑于2009年8月7日在济南被执行。
    

迷雾--"隐形富翁"覃辉
    
    与受贿近2亿的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死缓"的命运大不相同的是,李培英案同样涉赃款上亿,却被毅然决然的执行了"死刑"。究竟是什么决定了李培英"必死"的命运?
    
    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个神通广大的"隐形富翁"覃辉。判决书称,李培英共受贿2661.44万元,其中覃辉累计向李培英行贿1867.68万元,占到李培英受贿总金额的70%。这个传媒大亨、北京超级富豪覃辉,在张恩照案中同样因数额特别巨大的行贿被捕后,然而离奇的是,作为案件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在被捕后却能被神秘力量偷偷放出,并能在被边防控制的情况下,离关出境,进行人间蒸发。
    
    覃辉之所以能量巨大,皆因平日在其所开设的"天上人间"俱乐部,"天上人间"是中国最豪华的娱乐场所,是北京娱乐场所的NO.1,俱乐部内美女如云。覃辉因此结识了很多中纪委、公检法司和政府部门的大头小脑,更对中纪委人员进行了无微不致的"照顾",每次覃辉都亲自安排,务必做到让这些大爷们玩得开心,走得放心。"天上人间"于是在业内有"北京红楼"的说法。所以,覃辉的靠山直接就是查办腐败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党权大于一切,且高层权力斗争激化的背景下,中纪委具有生杀欲夺高于所有政府机构的大权。于是,"隐形富翁"覃辉也上演了一处"赖昌星"式的大逃脱。
    
    正是这个没有到庭的覃辉,只凭他的一纸数额特别巨大的行贿证言,李培英被判了死刑,李培英的辩护律师以证据不足为由提出异议,认为该项错误认定事关人命,请求二审法院依职权调取证据,查明事实。然而二审依旧不予理睬,维持原判。
    

迷雾-"污点证人"蔡汉德
    
    李培英受贿案中还有一名"污点证人"蔡汉德,也是在提供了相关证言之后,又神秘地失踪了,现因涉嫌诈骗犯罪正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缉。而这个人还欠有李培英家族1亿多元,完全有可能希望李培英被判重刑永远不要出来,从而逃避自己对李培英家族的债务。
    
    一个案子中,两个重要的行贿证人都在提供证言后不见了,而对于这样两个无法到庭的嫌疑人的证言,法院居然就轻率地采信了。最令人不解的是,如果中纪委的办案手段、办案人员都光明磊落,不怕见光,认为覃辉、蔡汉德的证言没有问题,为什么不敢让其当庭对质,接受律师和法官的提问?而是秘密打招呼,放这些本身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一走了之?这本身也说明我们的某些办案人员心太虚,见不得光。
    

阴谋
    
    据覃辉身边的人透露,覃辉逃跑出国前夜,曾心有余悸地对身边人讲:"在配合中纪委双规调查这种事上,我是老运动员了,所以一进去我就下跪求饶,痛哭流涕, 先落个好印象。进去后我才知道,李培英他妈的犯傻,瞎仗义,替陈良宇顶雷,这下子跟最高层的权力斗争扯上了,上面是一定要办他的。专案组负责人明确对我 说,只要我配合,就会让我远走高飞。否则就让我破产蹲大狱,把我老婆孩子都弄进来,把你们这些人也弄进去。没办法,就算我能顶,也没用,帮不了李培英,还 得把我全家和所有这一摊子全搭进去。思前想后,只能是先自保了,只好对不起培英大哥了,我只好按他们的要求提供证据,在中纪委提供的指证材料上签了字。我 算是明白了,在中国谁是真正的大爷了。"
    
    《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也佐证了覃辉私底下的说法,李培英惹祸上身,全因为上海社保案案发后,李用首都机场的资金为涉案的 中国华闻控股有限公司堵塞资金漏洞--首都机场斥资11.2亿元,收购了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华闻传媒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亿股份。李的不 聪明之处,就在于太过仗义,在风头浪尖上无知地卷入了高层的权力斗争。当时,查陈良宇已成为中纪委奉命行事的头等大事,谁挡道就办谁。
    
    据中纪委内部人士透露,李培英一进入中纪委视线,中纪委副书记,主抓陈良宇案的何勇,就定下了调子,说这个人关系太广,上上下下认识那么多人,包括中央领导。知道那么多事,一定要严查严办。于是,一个司级干部,被关在秦城监狱,"享受副部级待遇"。两审的最终结果都是"死"!
    
    可以说,李培英一案,审批过程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李培英的"死刑"根本就是早有预谋,并不是说李培英并不该死,毕竟错已犯下,铁证如山,然而与李培英有着相同"罪行"的高官可以不死,偏偏李培英却必死无疑,可见李培英并非死于其所犯之罪行,而是死于中共高官内斗,换句话说,谁让他投错了高山,站错了立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培英在山东二审维持原判获得死刑
  • 首都机场原董事长李培英终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图)
  • 韩瑞:李培英案大阴谋:纪委让覃辉人间蒸发(1)
  • 首都機場集團原董事長李培英受賄一審判死刑
  • 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李培英被双规
  • 李鸥:李培英还是死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