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元旦假期,我推开了所有的应酬和玩乐,在出租屋里埋头创作《我为民工讨公道》。尽管深居简出,但牵挂我的朋友还不少。这节日期间,各种福福短信连绵不断。与此同时,亦有各地的当事人仍然向我寻求帮助。对于他们而言,因为冤屈,他们是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概念的。3月下午四时许,我又接到来自重庆的一位某先生的求助电话,这位上访者不是为自己的事,而是为一位访友李春霞的事。
    他在电话中急急告诉我:刚才李春霞又跑到天安门撒传单去了!
    从我的文章中熟知李春霞这个名字的读者不禁要问:李春霞的事情不是早解决了吗?为何还来北京上访?
    是的,她的案情在我和北京家媒体的关注下,郑州二七法院分两次共赔偿了她十万元钱,还补助了她五千元的各种上访费。但他们对于违法乱纪的女法官郑瑞玲一直不处理,反而还对这位贪官官委以重任--从民事庭调到了刑事庭。特别是,二七法院对于郑瑞玲的违法乱纪行为造成李春霞的服装工厂倒闭、负债的近百万元的损失置若罔闻。后来,尽管二七法院姬法院表示会按法律程序给予当事人相关的国家赔偿,但他们一直是在糊弄受害者,李春霞后来根本立不上案,更不要说什么依法得到国家赔偿了。在此后,郑州市和二七区政府及二七法院的有关官员们也曾因此而开过会,但因为双方差异太大而不欢而散。为了阻截李进京上访,他们使用各种办法。
    李春霞到了北京后,一直为此事而状告二七区政和二七法院的有关官员们。新年伊始,李的一位家人致电此时身在北京的李称:二七区政府和二七法院的人到处口出狂言:不管李春声告状到哪里,他们不怕。如果李答应马上回家,他们可以赔偿十万元左右,否则,分文不给。对方还有恃无恐慌的称:二七区的某位主要领导与二七法院的姬院长和郑瑞玲关系都非同一般,不是一般的人能告得了的……
    李春霞获知后,马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不顾几位访友的劝告,当即打车赶往天安门……这位给我打电话的某老板忧心忡忡地说:我知道,你一直在关注她的案情,所以我特别打电话向你求助。因为我们实在劝不住她。我们最担心她采取过激行为,那样就不好说了。
    这位曾因为冤屈而坐过牢的昔日千万富翁,为了申冤,一直和他的妻子李丽住在北京上访。他的妻子曾在李春霞的带领下来找过我,但人当时因为手头案件太多,特别是两本书得写,忙不过来,一直没敢答应下来。但他们一直记得我。所以一般有何事也会第一个找到我。
    他当即打通了李春霞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刚来到天安门。我严厉地批评她的过激行为。再说,这假日的,去哪里上访呢?直到她答应我绝对不会采取过激行为,不做任何违法之事。我这才放下电话。
    面对黄昏笼罩的天空。我不由又陷入沉思:对于这么一件简单的民事案,二七法院为何在拖当事那么长时间呢?那位知法犯法的郑瑞玲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一直得不到相应的处分?法院既然赔偿了有关损失部分,为何还要在国家赔偿方面处处欺骗当事人、处处人为地设置障碍呢?那位二七区的官员为何敢说出那么包庇的话来?到底是谁在背后做他们的保护伞?
    那么,李春霞去了天安门后到底做了什么呢?她的结局最后是怎么样的?下面是她当晚的自述:
    我是2009年1月3日下午5点半到的天安门广场,我在去的路上把我所要撒的材料装进了我的上衣口袋。我在正对着金水桥的地方站好后,就从衣袋里掏出来一把撒了出去,{我的材料是证据和控告材料,分A4的50%和25%大小}我刚撒出去武警就跑到我面前,紧接着警察也过来了,问了我情况后就把我带进了分局,在分局又重新问了一遍情况并做了笔录,到了晚上7点半我和另外11个人被送进了马家楼,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们省驻京办的人过来收了我的材料就走了。在12月份司法日的时候我在中南海曾被扣到马家楼一次,当时被省驻京办接到了我们省的黑监狱,在北京市京苑宾馆丰台区芦沟桥乡郭庄子191号{南阳市驻京办事处,现被称为河南省驻京分流处},那里关押着从马家楼接出的河南省上访人员,到了地方以后我发现情况不对,因我们车上共有8个人,所以都不下车,后来他们强行把车开进院里 ,并打开车门逼我们下车,在开进院里前我们曾打110求救,但110来后不管说这是政府行为,最后我们坚持不下去,他们又把车后门打开逼我们下车,我们几个都是又冻又饿,在这期间我打电话向一个也是上访者的朋友求救,因他认识外媒,后他联系了几个外国媒体对我电话采访,他们一看怕把事情闹大,最后把我放了,当时美国NBC曾经报道过,正因为此事所以省驻京办没有接我,到晚上10点多的时候,他们派了两个没有佩带工作证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自称是市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可是看起来却像是地痞的人员,他们开着一辆豫AJ3725的桑他那轿车,他们在里面答应只是接我出去,去留随便,我说必须跟记者通过话后再出去,后我当着他们的面打电话给你,可出门后他们却没有走的意思,他们开车跟在我后面,我又打电话给一个朋友,把他们的车号报给他,要他记下,他们问我想干什么?我故意说把他们的车号让记者记下,如我有什么事好报道出去,他们听后害怕了,就不再跟我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自由了!
    
    新闻链接:2007年12月,时年35岁的郑州女子李春霞多次来京向我投诉称: 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庭长崔瑞玲在审理她的一宗很简单的合同纠纷案件,就以多种借口向李索要现金、洗脚卡,吃喝费用等共计1.5万元,最后还因其司法错误给她造成了极大损失和伤害。
    2005年8月,崔首次前往山东临沂办理冻结裁定手续时,通过中间人张合厅转告,要求李提供车辆一部,现金3000元,并表示顺便去连云港旅游;2006年7月,崔前往山东临沂继续冻结被告陈孝霖的一辆富康牌小汽车时,又向李索要3000元现金,并让其提供了雪佛莱轿车一辆,顺便又去日照游玩,李在无奈之余,只好花费350元雇了个司机专程陪同前往。期间,崔又要求李在一家名为太足道洗脚城购买洗脚卡10张送去,要求李送至郑州某检察官转交。在此案审理期间,这位崔法官多次通过中间人向李转达要求请客,前后花费1.5万元。
      但令李春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崔的严重不负责任,依法执行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2006年1月,她在一审结束后,随即依法申请执行,但直到2007年上半年,法院才通知准备执行拍卖,李随即落实陈孝霖车辆情况,却被告知道路运输证已经被陈孝霖过户给他人,而且这完全是因为身为法庭庭长的崔瑞玲工作严重失误造成的,因为崔在两次办理冻结手续,均只冻结了车辆管理所的车辆过户手续,而没有在交通局运管处冻结其道路运输证的过户手续,致使陈孝霖把道路运输证过户给他人。
      得知此结果后,李春霞十分震惊,她为了在官司打赢后,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所以在起诉前就申请财产保全,并依法提供了财产担保,就这么简单的问题,却由于崔工作严重不负责任,未予冻结该出租车的道路运输证,致使被执行财产丧失了绝大部分的价值,现在仅剩下停放了三年之久的一辆毫无价值的破车,致使执行庭法官不得不放弃执行。李本来认为起诉的这第一笔债权如果能够安全顺利实现,再继续起诉另外其他几笔货物欠款,没想到耗时三年之久,忍气吞声的贴进去这么多钱财,而且因为在偿还开厂时的借贷资金,最后只好以住房抵押,以至一家老小不得不在外租房居住,服装厂也倒闭关门。
    从2007年上半年开始,李春霞开始向郑州市各有关部门控告崔瑞玲违法乱纪行为,但至今一直无人理睬。李春霞在向我提供了大量铁的证据后,气呼呼地说:石记者,我真没想到这个女庭长向我索要了那么多次好处,还敢如此严重不负责任,最终给我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在我的关注下,此案终于引起了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控申处的高度重视,同时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纪委也责令二七法院对此立案调查,二七法院的姬院长也多次向李春霞表示会依法赔偿。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


    郑州二七区政府为何还在官官相卫?

_(博讯记者:真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子就是法,老子就是政府!
  • 中日韩地方政府首脑共推区域协作应对金融危机
  • 江苏响水老人镇政府坠亡 家属抬尸索赔(图)
  • 小熊:广东企业“双转移”因政府违规告急
  • 乡镇政府「吃、拿、要」刁难,港资厂迁粤北任宰割
  • 新一轮地方政府改革精简厅局级机构80个
  • 快讯:江苏小尖镇政府成灵堂一事 媒体前往调查设卡并收买
  • 山西柳林县政府不让4.28火灾的受害者上访维权(图)
  • 中国一镇政府楼成了灵堂 再现石首事件 (图)
  • 镇政府大楼被装扮成灵堂 (图)
  • 郑州市中原区政府劳教蔡爱民的详细情况(图)
  • 石首事件再现江苏 网传万人围住镇政府
  • “中华桂都”原来是个骗局 河南商城县政府被骗300多万(图)
  • 女纪委书记政府大院内持刀捅死追求者(图)
  • 江苏盐城响水县小尖镇政府办公大楼成灵堂(图)
  • 上海政府十五年的腐败
  • 张清扬:长春市政府“承债息访”花钱买稳定(图)
  • 牡丹江出租车大罢工 聚集到政府抗议
  • 深圳机构改革启动,缩减15政府部门
  • 制造我冤案的各级地方政府责任人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杨浦区人民政府雇佣的恶狼-余强(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 乌鲁木齐7·5事件,央地政府应承担什么责任?/高洪明
  • 水公司、国家电网等由政府垄断的企业,其账目应该是完全公开的
  • 经适房是检验政府诚意的“试金石”
  • 谁在代表我们花钱? 我们要这样的政府干什么?  
  • 中国政府数据为何屡遭民众嘲讽?
  • 杜明容:中国政府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我被长期迫害多年上访雪上加霜!
  • 政府该为通钢工潮表态了!
  • 从邓小平曾说“美国实际上有三个政府”谈起
  • 中国取缔非政府组织恰恰不利于社会稳定
  • 赤峰污染暴露政府舆情渠道的狭窄
  • 为什么不信政府和媒体宁相信谣言?/李大同
  • 开放社会的善治之道:政府与合法反对者共存共荣
  • 通钢血案 政府应该做什么
  • 国外政府信息公开镜鉴
  • 徽湖:房地产开发究竟有多少“政府成本”?
  • 美国政府任由双赤恶化,中国买美债不如借钱给农民
  • 政府失公信力 「杞人憂鈷」逃亡/孫嘉業
  •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 霍邱县政府穷的破釜沉舟/张晋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