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对邹城监狱的依法控告/许建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综合报道)
     我是许建军,1969年8月3日出生,男,汉族,山东省济宁市人,身份证号码:370802196908032713,联系电话:13054958228。QQ号:1153416319邮箱:[email protected]
      1997年5月经山东省省直机关公务员考试考入邹城监狱任公务员,先后在侦保科、九监区、督察队、狱政科工作,曾任分监区长等职务。现在邹城监狱狱政科直属一分监区工作。
       2002年6月3日,监狱发生了“ 因罪犯侯树华在集训队不服从管理,违反集训队规定,领导命令我对其‘电疗’,几天后,侯犯因病死亡,从而暴露出监狱集训队工作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和领导责任及自己工作中存在缺点和不足的事情”。而大家(包括我本人)当时看到和听到的却是领导为逃避责任、掩盖集训队工作事实刻意掩饰过的“说法”:我在集训队对体罚现象不加以制止,工作不深入,没有及时准确了解侯犯身体状况,违规让侯犯坐铁椅子,无节制使用电警棍,亲自对侯犯前胸、后背等多处电击,致使侯犯身体大面积轻微电击伤,加重侯犯原有病情,因而被处分。 (博讯 boxun.com)

      2002年6月,济宁市检察院调查时对我讲过这样的话:你干得越多,你毛病越大;你表现越积极,你错误越严重--――对不符合集训条件的犯人违规集训、进集训队由犯人清身、表现不好就罚坐铁椅子、每天吃喝远低于规定标准、超长时间学习、超强度训练、犯人组织犯人学习训练、违规使用警戒具、禁闭室等等,集训队的工作没有一项是合法的。但监狱处理时,集训队的工作成了我个人的事情,执行领导的命令成了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工作不深入、态度不慎重,我成了集训队工作的罪魁祸首。
      事情发生后,我一直认真检查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做了深刻的检讨和严厉的自我批评,并积极配合监狱及领导为此事消除影响、挽回损失,但最后却没想到,我的这些思想汇报却成了我的罪行,成了处分我的依据,我的善良成了束缚自己的枷锁,我对领导的信任成为领导利用的工具,我最终落入领导的圈套,成了领导的替罪羊。监狱集训队工作存在严重违法违纪问题的真正事实被掩盖,领导们成功逃脱了相应制裁。
      2002年7月20日,邹城监狱以一纸错误遍布、漏洞百出的“处理决定”用欺骗、诱惑的方式以“对体罚现象不加以制止,工作不深入,没有及时准确了解侯犯身体状况,违规让侯犯坐铁椅子,无节制使用电警棍,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亲自对侯犯前胸、后背等多处电击,致使侯犯身体大面积轻微电击伤,加重原有病情”为由,将我开除公务员、警察队伍,留矿察看一年,身份改为工人。
      
      在邹城监狱,问责制被扭曲、变形,成为“顶责制”,沦为选择性惩罚以防止责任范围扩大、以掩盖领导责任的工具!!并且在2007年3月29日监狱孟繁备再次表示了同样的观点。
      
      2004年至今,我先后多次要求相关领导复查此事,给我一个公正的答复,都遭到领导的推诿、拖延,并拒绝我索要、查看 “尸检报告”“检察院检察建议书”等和处分有关的证据、资料的正当要求,拒绝我查阅本人档案、察看“处理决定”“处分文件”“处分审批表”等有关文件。无奈之下,我于2006年6月开始,以书面形式向监狱提交复查申请并于2006年10月开始上级机关反映此事,2007年3月开始对邹城监狱及相关领导侵犯自己合法权益的事实提出控告。
      2007年7月邹城监狱受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指示调查此事、山东省监狱管理局要我向邹城监狱索要调查结论。为早日解决问题,我在邹城监狱调查组不允许我对调查经过进行录音的情况下予以积极的配合。事后,我多次要求监狱向我出具调查报告或调查结论,均被拒绝(期间,事件主要责任人之一刘葆善调离)。2007年9月4日,调查组领导才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给我念了一遍调查报告算是向我通报了调查情况。但一直没有出具书面调查报告并拒绝给我书面调查结论。
      因邹城监狱调查组向我通报的调查报告中存有大量问题,且邹城监狱和山东省监狱管理局都不肯出具书面结论。我又先后向司法部、人事部等上级主管部门提出了控告。并且多次到省纪委、省监察厅、省人事厅、省司法厅、省人大常委会、省监狱管理局走访、控告。
      2008年12月,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在明知2007年7月邹城监狱的调查报告存有大量问题的情况下,再次将控告材料转给邹城监狱,由邹城监狱纪委、监察室予以调查,但2009年1月4日我对于邹城监狱监察室刘项贞主任不准录音的调查谈话予以了回绝。
      2009年1月15日邹城监狱监察室表示调查结论正在起草、春节前可完成、给我。
      2009年2月1日我到邹城监狱监察室索要书面调查结论,监察室刘项贞主任答复“领导尚未研究,不知道什么时候研究”。
      2009年2月3日我再次到监察室索要书面结论,监察室刘项贞主任竟答复我“不知道结论该不该由纪委、监察室出具?”
      2009年2月12日上午,孟繁备政委亦告诉我监狱包括省监狱局都没搞清该由哪个部门去调查?结论该由哪个部门出?
      2009年2月12日下午,孟繁备政委在监狱没有文件或通知的情况下,“因保卫两会安全需要”,不准我休班。2月13日,监狱内网才有了鲁邹狱发[2009]10号文件《关于做好全省“两会”期间安全稳定工作的通知》。但这并不影响其他同志们休班,而唯独我休班被拒绝!?
      至此,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因为掌握巨大的资源,在公权力面前,任何人都是弱者,而我在领导和上级机关的面前更是一次次感受着自己的弱小和无奈。我不明白:如果对我的处分没有问题,为什么邹城监狱在反复调查数年的情况下,不肯出具书面调查报告或调查结论!!!而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为什么一次次将我的控告书交由邹城监狱进行调查,并允许邹城监狱一次次拖延调查报告及书面调查结论的出台!!!!
      期盼我的依法控告早日有个公正的答复!!期盼对我处分不公的事实早日大白于天下!!!
      以上情况,多处都有录音。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京城黑监狱发生强奸访民事件 刘沙沙等砸门而出
  • 胡斌被押至监狱哭着证明真身(图)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起诉梅州监狱和省狱管局/RFA张敏
  • 山西监狱惊天大案服刑人员马振国被殴打致死的真相(图)
  • 李莉跪哭黑监狱:山西司法黑暗无边,告状无门(图)
  • 浙江610前主任承认“监狱罪犯呈超规模关押状态”
  • 河北平泉党校成黑监狱关押殴打九月孕妇/赵春红
  • 广东茂名监狱大地震 多人被逮捕:有人举报到胡锦涛那里
  • 前几天到监狱会见了倪玉兰/董继勤
  • 董继勤:我到监狱探视倪玉兰了
  • 广东茂名监狱大地震多人被逮捕
  • “六.四”,我被非法囚禁25天黑监狱的纪实
  • 重庆男子为让监狱治病三次偷牛入狱(图)
  • 山东郓城女访民林万红在黑监狱被割舌头(视频)(图)
  • 一日食四餐,前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监狱享受“最后的特权”
  • 广东梅州监狱蓄意阻挠律师依法会见郭飞雄
  • 北京访民揭黑监狱公安施虐 (图)
  • 深圳访民袁佩纬在京被关黑监狱 不给饭吃受打骂!
  • 文革前后的秦城监狱:曾炒鸡蛋带蛋壳(图)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他们是畜生!在黑监狱衣服裤子全部剥光/王玉妹
  •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 南通黑监狱迫害老人几时休?!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上海72岁退休女工林继亮在监狱五花大绑三天三夜(图)
  • 特级教师任绪富:反腐反进监狱 编书编成罪犯
  • 中国地方监狱一些现状
  • 一名女高中生遭遇老师强暴后被关进监狱
  • 冀东监狱草菅人命 七名服刑人员惨死
  •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秦城监狱中的女人
  • 手握特权的领导办公室,离监狱都不远/汪宛夫
  •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 为了严晓玲案之真相、我们的权利,让我们填满监狱
  • 刘逸明: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 二次起诉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是否立案待审/高洪明
  • 陈良宇在监狱吃特供,还抓许忠衡干嘛/严少雄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前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监狱享受“最后的特权”/严朝晨
  • 我的简历——余长江于泰国移民局监狱
  •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 关于禁绝中国监狱牢头狱霸现象之公民建议书
  • 不在监狱,就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 韩三洲:“满村听唱蔡中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读后感(图)
  • 当精神病院成为“契约型监狱”,还有什么不可以?
  • 关于铲除中国监狱牢头狱霸现象之公民建议书
  • 汉江监狱系统的工人死活无人管???
  • 北京大学成64监狱师生出入必须接受盘查,狼狗巡街!
  • 市民被秘密关黑监狱 两会前俞正声被丑化/毕和英(图)
  • 刘霞:为什么这个“监视居住”比人在监狱还残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