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康奈尔“毒气泄露”事件的“罗生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纽约时报
     从今年4月开始,牵扯到吉林康奈尔和吉林化纤两家公司,以及民众、企业与政府三方的大规模“气体中毒”事件,至今尘埃并未落定,那些工人是真的污染中毒了,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或者是想乘机敲诈私营老板和政府一笔赔偿?真相似乎还没有大白,外人也不知道该信谁的,民众、企业或政府?
    
    纽约时报近日就此事件刊登驻中国记者安德鲁·雅各布(Andrew Jacobs)从吉林发出的一篇题为“中国工人说是真的病了,不是癔症”(Chinese Workers Say Illness Is Real, Not Hysteria)的报导。该报导说,一天早上,田丽华(Tian Lihua,音译)正要上班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然后就觉得四肢发麻,最终是头晕目眩,失去知觉。接下来的几天里,和田丽华在同一家纺织厂的工人中,有1,200多人都出现了类似或另外一些症状,包括抽搐、呼吸困难、呕吐和暂时休克。
    康奈尔“毒气泄露”事件的“罗生门”
    
    29岁的纺织厂工人张福生(音译)插着输氧管,躺在吉化医院的病床上。(资料图片)
    
    “在我最后醒过来时,我听得见医生说话,可是睁不开眼,”田丽华在上个月躺在医院的床上有气无力地说。“他们说我是对不明物质有过敏反应。”
    
    这个“不明物质”,据田女士和厂里其他工人说,是来自马路对面,那是一家生产苯胺的工厂,苯胺是一种高毒性的化工原料,可以用来制造聚氨酯、塑料、除草剂和染料。
    
    今年春天,在位于吉林市的吉林康乃尔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一开始生产后,当地医院就开始有感到不舒服的工人来看病了。这些工人不是康乃尔公司的,而是来自处于离康奈尔公司100码远的下风区一家腈纶化纤厂。有时候,医院里忙的不可开交,来的病人多,甚至多到只能两个病人躺一张床。
    
    明摆着,这应当是一次化学污染事故了?可官员们说不是,中国卫生部门的官员们称,这只是一次小群体的心理疾病爆发,就是所谓的集体心因性疾病--“集体癔症”(Mass hysteria)。根据政府方面在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称,视觉模糊、肌肉痉挛以及头痛,都是一种处于对化学泄露的恐惧引起的普通心理反应。
    康奈尔“毒气泄露”事件的“罗生门”


    
    (从左至右)邓艳丽(音译)、田丽华(音译)和李秀英(音译)躺在吉林市的吉化医院中。他们深信自己患病是由于有毒化学物质造成的。(资料图片)
    
    患病工人和他们的家属说,曾经有一组来自北京的公共医学专家来到,进行了为期4天的探访,他们与医生们交谈并查看了血样,然后认为“主要与心因性因素有关”,建议躺在病床上的工人们“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西方医学专家们说,对中毒的恐惧确实可以导致人们出现那种主要与心因性因素有关的症状。不过像被报导的吉林市这种规模的心理疾病爆发,还真是少见。
    
    官方的诊断并没有使吉林的人们的紧张情绪得到缓解,吉林是中国东北的一座工业城市,这里丘陵苍翠但烟囱林立。自从工人们开始有疾病反应以来,两个多月,已经有至少24名工人留医治疗,另外有许多人坚持认定是受到了有毒物质伤害。当地居民说,说成“集体癔症”,只是企图掩盖官员的渎职而已。
    
    “一种心理疾病咋能整出这么多痛苦和磨难?”29岁的纺织厂工人张福生说,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管,喘着粗气。他的四肢麻木,但眼珠子在打转。“我唯一的希望是身体好起来去干活,养家糊口,”他说。
    
    今年5月,1000多名居民在当地拦火车,让铁路交通中断了几个小时,以期引发政府对患病工人的关注。令他们更加愤怒的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在网站上发表的公告,证实了这是一次“化工泄露”并要求其他公司汲取教训。不过,只过了几个小时,网站上的这个公告就被拿掉了。
    
    “我们完全是康奈尔做化学实验的老鼠,”34岁的化纤厂工人谢绍峰(Xie Shaofeng,音译)说,他妻子还住在医院里。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指出,该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过去的几十年,中国经济增长迅速但是放松了污染控制,结果导致环境日益恶化。虽然许多人长期都生活在受污染的空气和用水环境中,但是现在他们的环保意识开始不断提高,关心健康生存问题了,他们要求更加严格的限制含毒产业。
    康奈尔“毒气泄露”事件的“罗生门”


    
    这是康奈尔公司的厂房(资料图片)
    
    去年秋,在政府公布说,由于许多奶粉配方中添加三聚氰胺,导致上千名婴儿患病,这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污染的恐惧。
    
    在北京的卫生部拒绝披露他们在吉林时发现了什么更多相关细节,但当地政府称,调查者没有发现工人的器官受到暴露化学物质损害的迹象。另外,他们说这些自称的病患来自化纤厂不同的分部,他们对症状的描述也并不完全一致。
    
    尽管他们说吉林的这些病患应当是已经中毒了,但是中国以外的心因性疾病专家称,也有可能是一些人确实受到了有毒气体的影响,而另一些人却是因为看到有人真正中毒而自己因此受到影响而产生了心理疾病。
     马来西亚双德科技大学的社会学家、《暴发!社会极端行为百科全书》(Outbreak! The Encyclopedia of Extraordinary Social Behavior)的作者之一罗伯特E·巴索罗曼(Robert E. Bartholomew)认为,中国政府处理此事的方式,比如阻止新闻媒体的报导,可能是给过激行为火上浇油了。“解决心理疾病的最好途径是公开说出来,它可以驱散疑虑,”如果这确实是一次集体癔症事件,他说,它将会成为有记录以来的史上最大一次工作场所心理疾病,巴索罗曼说。
    
    这已经不是发生在吉林的第一起苯胺事故。2005年时,在另一座工厂的爆炸后所释放出的挥发性物质曾经导致了8人死亡和上百吨剧毒苯和硝基苯流入松花江,影响了下游几百万人的饮水安全。
    
    今年4月初,在新的1.25亿吨苯胺工厂投产后,公众的紧张情绪有增无减。在去年9月的试运行期间,在化纤厂前站岗的两位保安受到排放的气体影响,康奈尔公司给了赔偿,不过人们并不清楚的是,制造程序相应做了些什么调整,特别是,对公司的混合了一氧化碳、硫化氢以及一氧化氮的气体副产品是如何处理的。
    
    投产后不久,康奈尔公司一位34岁、叫李洪伟(Li Hongwei,音译)的员工在工作岗位上倒下。有传言说他是中毒身亡,不过厂方坚称他是死于心脏病发作。厂房还给了他的家庭各种的抚恤,包括给他妻子安排了工作、给他母亲和儿子每月共计200美金的补助,他的家庭拒绝接受采访。
    
    李先生死后,政府命令康奈尔停止生产一个月。不过,到今年6月初,就在重新投产后不久,纺织厂的一位38岁的技工王树林(Wang Shulin,音译),又在工作时发生了抽搐。据他的同事称,王树林被送到医院后,在正要做CT检查时去世。死因是脑溢血。
    康奈尔“毒气泄露”事件的“罗生门”


    
    吉林康乃尔化学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治平(资料图片)
    
    厂方坚称王先生的死和化学泻漏无关。
    
    纽约时报的报导还说,不过这样的保证并没有使得人们的担心消除,人们依然对康奈尔会不会继续污染空气放心不下。35岁的电工李敬丰(Li Jingfeng,音译)在紧靠苯胺厂的乙醇厂工作,他说,上个月他们厂的化学探测器已经关闭了5至6次,迫使工人都疏散。“人人都在担心那儿会有什么东西出来,”他说。
    
    那些继续坚持认为他们已经中毒的人使得地方官员大为头痛。一些病人已被送往其他城市进行治疗;那些拒绝离开当地医院的人说,医生已下令停止给他们用药。为了让那些忧心忡忡的工人返回工作岗位,工厂的管理层给他们每月奖励20美元至30美元,他们的月薪一般是从120美元到200美元不等。
    
    有6人仍住在吉林的医院里,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还没有得到诊断,也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医疗诊断记录。30的邓艳丽(Deng Yanli)是其中之一,她正在被持续不断的痉挛和头晕所折磨,她拿出一张列有10种药品的收据,其中包括维生素注射剂,治疗恶心的药片,和其他治疗中风的常用药。她说,吉华医院的医生在6月初停止给她用药,目的就是要迫使她离开医院。
    
    这家医院院长将记者提问的问题转给了吉林市卫生局,而该卫生局则发表了一份声明说:“我们已竭尽所能地对这些患者做了诊断和治疗。”
    
    已经全面恢复了生产的康奈尔公司有关主管说,他们都急切希望能够迅速让这个插曲成为过去。虽然产权是私有的,但该工厂有一个复杂的企业结构,其中包括来自香港的投资者和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在苯胺厂和周边的晴纶化纤厂又是互相结成了紧密的联盟关系,而根据康奈尔公司网站,该公司还经营一家制药用品公司,供应吉林市医院90%的静脉注射药品。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在结尾写道,康奈尔公司的核心人物是董事长宋治平,她也是中国的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的代表。
    
    记者在访问康奈尔公司的办公室时,高层主管说,宋女士正在外地,而主管公司治理的副董事长徐中杰(Xu Zhongjie,音译)说,宋治平女士说了,那种对她的公司的指控,使他们感到很受伤害,因为这种指控是荒谬的。徐中杰说:“我每天到这里来,你们看我有病吗?”他很开朗地微笑着说。“如果我们散布毒气,政府就不会让我们继续生产了,我相信政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