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捍卫我们的基本自由——声援所有人权斗士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周天
    
     秋雨之福基督教家庭教会被成都民政部门所谓取缔,说明我们国度没有享有信仰上帝的自由!公盟公益NGO被取缔,说明我们国度没有结社的自由! (博讯 boxun.com)

    
    北京一些律师组织被年检和年度考核的名义打压,说明我们的律师尚没有获得辩护自由的基本权利!纽约时报赵岩北京申请游行示威被拒,说明我们国度没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冯正虎回国入境六次被拦截,公民昝爱宗出国出境四次被阻拦,还有其他人的更多案例,足以说明我们国度没有真正的出入境的自由!
    
    广州朋友野渡、北风等热血汉子身着印有“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共产党《新华日报》1946年3月30日社论)、“民不选官,官不为民(民不选官,官必害民)”等字样的文化衫被警方限制,说明我们国度没有想穿什么衣就穿什么衣的自由,其背后还是我们无法实现言论表达自由。
    
    刘晓波、刘军宁、余杰、王怡、廖亦武及303名首批联署的08宪章群体的名字不能出现在出版物上,说明我们国度没有出版的自由!就连零八宪章主要签署人的名字也被新浪博客列为“封杀用户”和被网易留言板屏蔽,说明我们国度的人们连享受完全的姓名权的自由都没有!
    
    “游行示威”这几个字在网络上成为非法字符,说明我们国度连最起码的网上的游行示威自由(区别于街头)都失去了!我们的同学老乡之间组织联谊委员会、沙龙、促进会、学会、读书会都要冒着坐牢的危险,说明我们国度没有集会的自由!
    
    从来没有工会组织过我们的罢工,我们的罢工自由也被不明不白地剥夺了!在我们这个国度居然没有同意罢工和反对罢工的自由。自由这个词那么美好,我们却很少能够成功使用我们的这些天赋的人权,神圣的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罢工自由,一切普世价值下的自由,却在中国成为反动,比如在互联网上却不能完整发出宪法第35条整个句子。《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居然“包含不良内容而无法提交”,如此可怕而可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限制。有人写道:我爱北京敏感词,敏感词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敏感词,指引我们向前进。
    
天安门是敏感词,是敏感词,别说上述那么多的自由了,我们现在仅有的就是一个言论自由了(先不敢奢想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也是得不到完全的实现。不过,在我们嘴巴未被贴上封条那一天,我们就要说出我们的话:声援秋雨之福家庭教会,秋雨之福是信仰耶稣真理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不是非法组织,更不是地下教会。信仰自由是公开的信仰自由,不是偷偷摸摸的私下聚会。

    
    声援公盟组织、因维权而坚持正义的律师组织和胡佳曾金燕、许志永、陈光诚袁伟静、庄璐,公盟是民间组织,不是非法组织。声援冯正虎们,还他们正常的出入境权,公民有出国出境的自由,也有入境回国的自由。声援广州朋友身着印有“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民不选官,官不为民”等字样的文化衫,公民有表达自由,更有表达共产党《新华日报》社论标题的自由,共产党若反对共产党自己的观点,共产党就已经不是共产党而彻底变质了。声援刘晓波、刘军宁、余杰、王怡、廖亦武及303人首批联署的08宪章群体的出版自由,也为我们每一个向往自由和捍卫自由的人们声援,抗议当局把零八宪章列为“不良信息或敏感词”,我们强烈抗议。
    
    至于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上海一些地方新起名叫“散步”),罢工自由,等等宪法上有白纸黑子的自由,虽然太重要了,但主张起来太难,组织起来太不容易,我们只得先从最直接的言论自由开始践行。言论自由是首位的,如果不争取言论自由,别的什么自由也都不会有。如果实现了言论自由,就可能什么自由都实现了。
    
    言论自由高于一切,新闻自由高于一切,所以我们应当这样说:我们声援!我们抗议!我们捍卫!捍卫他们的基本自由,就是捍卫我们的基本自由!一个国家若没有公民的言论自由,也别想有那些强权公仆们的言论自由。没有邓小平、赵紫阳、江泽民甚至王洪文、陈良宇的言论自由,其他政治局委员也别想拥有相同的言论自由。一个国家若没有人权和普世价值,所谓的强权也享受不到人权和普世价值。这是价值观的问题,不是用钱和权交易就可以搞定的;这是天赋人权,不是用权和钱交易就可以买到的。争取我们的自由,捍卫我们的自由,直到我们享有自由,否则我们不会停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洋面对外国媒体笑谈“热点”:中国不缺乏言论自由(图)
  • 广东省委书记:中国从不缺言论自由(图)
  • 公民自由联盟支持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救援工作(图)
  • 替党说话与言论自由:中国党政官员必须补的一课
  • 我为什么要支持维吾尔人获得应有的自由/关注维吾尔族人权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刘晓波遭拘留前录制影带,“坚持自由写作不屈从”
  • 蔡楚: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 王怡:为“秋雨之福教会”被取缔一案答自由亚洲电台问(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昝爱宗:压根就没实现信仰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西藏自由分子推动美国设驻华西藏事务部
  • 中国钳制网络自由
  • 小平头:黄琦11次进灾区救灾部分图片--黄琦失去自由周年纪念(图)
  • 售卖六四纪念物者曾遭软禁 深圳多名异见人士重获自由
  • 六四周年期间 多位民主人士被剥夺人身自由
  • 自由诗人鲁扬曾被威胁不离开浙江就抓起来
  • 中国自由诗人鲁扬被浙江国保请去“喝茶”,夫人受株连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全美学自联征集2006年度“自由精神奖”候选人提名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 苏扬:西方言论绝对自由!?
  • 自由中国新礼制:从家庭出发/吴飞
  • Twitter的勝利與Opera Unite的誕生:實現自由的想像/北風
  • 重拾传统 归还自由/刘业进
  • 简述儒道自由——李宇宙狱中文
  •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标准和程序
  • 中共如何践踏维吾尔人宗教自由的/郭保胜
  • 论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什么不关用?
  • 温克坚: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 伊朗、杰克逊与刘晓波:个人自由是一场永远的抗争
  • 林云海:拿邓玉娇的自由说事的人,你们都智障了吗?
  • 李日升:最爱自由路得金
  •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 中国领导人谨慎给予人民的自由又部分收回
  • 解剖“自由中国论坛”这个麻雀的意义/老管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没有新闻自由 报纸无异于废纸/李炜光
  • 邓玉娇自由了 真相被驴霸了/严少雄
  • 学者谈“邓玉娇免刑罚回复自由”:程序欠公正
  • 从真相中获得自由:掩盖真相与颠覆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