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0364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综合报道)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博讯 boxun.com)

    2009年5月15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文章《对话基金会:六四期间遭监禁的30多人仍在狱中》里,记载了谢选骏先生的关注:“有一个最大的谜团,希望你们呼吁一下。就是挡坦克车的王维林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到现在为止20年了都不明确。……那个青年曾经整整激动了一代的全世界的人民。包括老布什总统都说过,他曾经当过海军陆战队,在航空母舰上驾驶过飞机,那么危险的工作他都做过,但是他看了那个挡坦克的青年,他都被震撼了。”

    被称为“中国的曼德拉”并获多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魏京生先生出席了6月6日在伦敦的西敏斯大学和6月7日在剑桥大学召开的《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与中西人士一起缅怀“六四”,回顾历史,他回应了谢选骏先生的关注。
    
    他说,“其实木樨地的王维林,(人们)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事是我的老同学处理的。当时,38军从复兴门这条路开过来,最前面的那个师的师长就是我的老同学。他就坐在首车里,所谓的王维林在那儿挡的是他的车。国外看到的镜头和国内看到的不是一个镜头。国内中央电视台放的是复兴门的镜头,国外是北京饭店的。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做同样的事,镜头略微有点差别。当时,驾驶员问他(我的同学)怎么办,能不能绕过去。所以,你能看到(录像上)坦克绕了一下。可小伙子横着过来了。驾驶员又问,师长怎么办?
    
    没过10分钟,天上的直升飞机来电话了,问:你们怎么回事?他们说,前面有老百姓挡着。直升飞机上的人说,‘什么老百姓,是暴徒!’他说,‘我看了确实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没有什么暴徒。又过了5分种,直升飞机可能请示了上级。飞机上的人说,‘首长命令了,你们马上进到军事博物管院里调整,让113师上。’113师的师长刚刚升了官。我的哥儿们(记者注:哥儿们是北京方言,即朋友的意思)就告诉侦察连的把这小子抓起来。至少先别让他死了,这人的生命太危险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排的侦察兵居然没有看住他,让他给溜出来了。他又去挡的时候,113师的坦克连停都不停,哗一下就过去了,直接就把他捻成肉饼了。而且那时侯,人身上什么都不带,你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至此,20年来的最大谜团,获得了初步的解释。
    
    2009年8月1日
   
    
    对话基金会:六四期间遭监禁的30多人仍在狱中
    
     自由亚洲电台
    
     旨在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美国非盈利组织对话基金会12号的新闻稿表示,中国有大约30名在六四民运中被捕的人仍在服刑。对话基金会呼吁中国当局释放这些人,或为他们减刑。
    
     对话基金会的新闻稿说,早先的估测是,六四期间遭监禁者的人数为50人至60人,但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政府告诉对话基金会,好几名因六四而服刑的人已经或即将提前获释。另外,相关人士的调研表明,博讯新闻网上原先公布的因六四而服刑的104人,大多已经获释。根据这些讯息,对话基金会将目前因六四而服刑者的人数修改为约30人。
    
     对话基金会研究室主任罗助华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他相信这个数字是靠得住的:
    
     “我们过去大约半年中获悉,一些六四期间遭监禁的人过去多年中陆续获得释放。换句话说,一些人是多年前获释的,而我们到最近才第一次得知他们获释的消息。对话基金会多年来与中国政府保持对话,一直关心六四期间遭监禁的人的情况,但有关因纵火、抢夺武器或恶作剧行为等刑事问题被捕的人的情况,我们最近才了解得多了些。我们相信我们获悉的消息是可信的。”
    
     罗助华说,有关博讯新闻网上原先公布的因六四而服刑的104人大多已经获释的消息,来自孙立勇等人的研究。在谈到孙立勇的时候,他说:
    
     “孙立勇本人六四后遭到监禁。他与其他因六四而服刑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属一直保持联系,对很多情况很了解。”
    
     这位对话基金会的官员表示,对话基金会呼吁中国政府对在六四民运中被捕的人实行宽大政策:
    
     “20年过去了,六四期间被抓的人服刑也已很久了。这些人在狱中表现很好,他们多次被减刑就是证据。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进一步对他们实行宽大政策。另外,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就六四期间遭拘禁的人—包括在狱中的和不在狱中的所有人的遭遇尽快作出全面的交代。”
    
     博讯新闻网负责人韦石表示,仍在服刑的六四受害者人数看来要高于对话基金会的估测:
    
     “我觉得30人可能偏低了,因为恐怕大部分没有名气的非学生类的那些,我想就没人关注他们了。”
    
     八九民运活跃人士、学者谢选骏希望中国政府释放所有六四期间被关押的人。他特别关注以自己的身体阻挡坦克的王维林的情况:
    
     “有一个最大的谜团,希望你们呼吁一下。就是挡坦克车的王维林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到现在为止20年了都不明确。这30人里面包不包括王维林?那个青年曾经整整激动了一代的全世界的人民。包括老布什总统都说过,他曾经当过海军陆战队,在航空母舰上驾驶过飞机,那么危险的工作他都做过,但是他看了那个挡坦克的青年,他都被震撼了。”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
    
    爆六四最新内幕:挡坦克的王维林生死

    被称为“中国的曼德拉”并获多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魏京生先生出席了6月6日在伦敦的西敏斯大学和6月7日在剑桥大学召开的《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与中西人士一起缅怀“六四”,回顾历史,讨论中国目前的热点话题,分析中国民主运动未来的走向。以下报导是本报记者根据两个讨论会的记录综合整理做出的。
    
    参加讨论会的人们有的是青年学生,对于“六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还有人并不相信中共的军队杀了人。魏先生说,“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卫生医疗机构统计是死了6700多学生,不包括中央国家机关的,也不包括军队在广场上直接处理的。后来(军队)调来了直升飞机,开始是说运弹药,实际是运尸体。有空军人士说,直升机运了4天尸体,北京实际上死了有上万人。”
    
    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们当时并不想杀自己的同胞。38军的徐军长公开抗命,结果被抓起来了。但是杀人的命令是从上面下达的。他特别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勇士只身挡坦克的情况。他说,“其实木樨地的王维林,(人们)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事是我的老同学处理的。当时,38军从复兴门这条路开过来,最前面的那个师的师长就是我的老同学。他就坐在首车里,所谓的王维林在那儿挡的是他的车。国外看到的镜头和国内看到的不是一个镜头。国内中央电视台放的是复兴门的镜头,国外是北京饭店的。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做同样的事,镜头略微有点差别。当时,驾驶员问他(我的同学)怎么办,能不能绕过去。所以,你能看到(录像上)坦克绕了一下。可小伙子横着过来了。驾驶员又问,师长怎么办?
    
    没过10分钟,天上的直升飞机来电话了,问:你们怎么回事?他们说,前面有老百姓挡着。直升飞机上的人说,‘什么老百姓,是暴徒!’他说,‘我看了确实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没有什么暴徒。又过了5分种,直升飞机可能请示了上级。飞机上的人说,‘首长命令了,你们马上进到军事博物管院里调整,让113师上。’113师的师长刚刚升了官。我的哥儿们(记者注:哥儿们是北京方言,即朋友的意思)就告诉侦察连的把这小子抓起来。至少先别让他死了,这人的生命太危险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排的侦察兵居然没有看住他,让他给溜出来了。他又去挡的时候,113师的坦克连停都不停,哗一下就过去了,直接就把他捻成肉饼了。而且那时侯,人身上什么都不带,你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魏京生谈到“六四”大屠杀的背景时说,“邓小平在“六四”中杀人,为了树立他的权威。赵紫阳希望通过这场运动使邓小平下台。但是邓小平代表的是一些利益集团,他们是不允许你们学生这么干的,所以邓小平最后决定杀人。当时在广场上都是支持学生的。学生们提出了反腐败。当学生又回到天安门时,我所在的监狱里的警察就说可能中国共产党要开枪。所有人都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杀人,共产党要对整个社会让步,解决了对谁都好,对中共、对老百姓都好。当时在广场除了中共中央委员会的牌子没有,连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牌子都有,国务院的大旗都有人看到过。干部都是趋向学生这边的。很多人都是反对镇压的。譬如,洪学智(军委的执行副主席,有实权,可以指挥军队)秦基伟(国防部长)都是直接抵制的,民心所向吗。 (Modified on 2009/8/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证实“假情报”的“真实性”中共判魏京生15年徒刑?
  • 三十周年之际,魏京生评议“西单民主墙”(图)
  • 达赖会见魏京生 达赖:中共有原子弹但缺道德(图)
  • 魏京生小传
  • 三十年的羁绊:以逮捕魏京生始,以逮捕刘晓波终
  • 魏京生回忆录:我刚满月就会咬收音机开关
  • 读郑义《海边的豪宅——记魏京生》几点感想
  • 魏京生:新毛派的兴起
  • 离奇的审查程序 ——魏京生谈《德国之声》的审查
  • 余杰: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 魏京生:民运还是共运/斯通
  • 实事求是:魏京生先生是反共不反华的/高洪明
  • 感谢辞——为严正学得奖致魏京生基金会
  • 孙丰:魏京生须为援救周玉田负起责任
  • 魏京生:没有自由地活着:中国的文革及其它 (图)
  • 余志坚陈西李海等推荐周志荣为魏京生斗士奖的联名信
  • 从中国的六四到台湾总统府的丑闻/魏京生
  • 柳萌:魏京生为什么反对邓小平?
  • 文明台独与霸道台独(及张俊宏魏京生的离婚论)/王希哲
  • 纪念为弱势百姓打抱不平的刘宾雁/魏京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