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通钢事件的双输悲剧(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2日 转载)
    通钢事件的双输悲剧
    
    通钢事件的双输悲剧


    
    2009年7月26日,吉林通化,人们聚集在通钢办公区内。
    窗内是个世界,窗外是另一个世界。
    
    透过70岁老工人王春和家模糊的玻璃,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通化钢铁厂片区,兴钢路、愿景路、诚信路、共鸣路、同心路……从北向南依次排列的道路名称,呈现了几分和谐向上的气息。7月24日,刚刚上任的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君就是在位于同心路和共鸣路之间的焦化厂办公楼内遭围殴致死。
    
    连日来窗外的喧嚣一直在敲打着王春和的心灵。往日,他总是在厂边的广场与其他离退休的老哥们唠嗑、下棋,而近来,他更多的是在家中听听《梁祝》、样板戏,或在废旧的《通化日报》上练练毛笔字。
    
    7月、6月、5月、4月、3月、2月、1月,王春和掐指数着。7个月前,通化钢铁公司炼轧厂厂长宋凯被一名工人锤杀。“短短半年多,一个厂长、一个总经理,多可怕的干群关系,旧社会的资本家和工人恐怕也没有这样的吧。”王春和长叹一声。
    
    1944年,6岁的王春和随父母举家从朝鲜迁到吉林通化。1958年,通化钢厂成立,1969年,30岁的王春和从部队转业到了通化钢厂,爱人曾晶与他同龄,也在本厂工作。
    
    几十年来,通钢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甜美回忆,而今去令他百感交集。
    
    爱厂如家的年代
    
    通化位于吉林省南部,与朝鲜隔江相望,这里是高句丽文化、满族萨满文化的发源地。1958年,通化钢铁厂开始兴建。几十年来,通钢人走过了艰苦的创业阶段。王春和的老伴曾晶回想过去的艰难岁月时,眼睛总是闪着光:“建炼铁厂和焦化厂的时候,工人们一天一块五毛七的工资,吃的是苞米大碴子饭和萝卜咸菜,付出老大的辛苦,但那时人人干劲都很高。”
    
    41年来,工厂始终机器轰鸣,企业规模也持续扩大。“甚至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社会乱到那种程度,通钢都没停产过。”曾大妈说。
    
    在企业经营最困难的1992、1993年,王春和一家及其他上万个职工家庭一起与工厂共渡难关。那两年,企业需要职工集资,已经退休的曾晶两次集资都参与了。“其他退休的工人也都和我一样做,我们非常体谅企业的难处。”随后的几年,钢材价格不好,厂子效益差,工人常常几个月领不到工资,他们当年的集资款直到2005年才还了本息。“13年中,大伙都没有怨言,工人们没有为此闹事的,都是为了企业嘛。”大妈言辞坦然。
    
    这期间,通钢的改革在循序渐进、全面出击。1990年代中末期,通钢由工厂改革为有限公司;2003年,公司开始推进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剥离办社会职能和整体改制,企业把34家辅业单位剥离出去改制为民营企业,同时员工、干部的身份置换也开始进行。
    
    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到2005年,作为吉林省省属最大的国有企业和唯一的大型钢铁企业,通钢的钢产量已达到400万吨,总资产100亿元,销售收入80亿元,实现利润8.5亿元,成为一家集采矿、选矿、烧结、焦化、炼铁、炼钢、轧钢、动力、运输、机械制造、冶金研究设计等于一体的综合配套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同时也是全国100户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和国务院确定的520户重点扶持企业之一。
    
    改革行至中局,通钢在2005年又开始资产重组。新体制下,通钢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建立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机构。可是谁没有想到,听上去如此科学的公司治理结构,居然像埋在通钢体内的一枚炸弹。这一年秋天,通化钢铁厂的工人们记住一个名字——建龙。1999年创建于河北唐山的建龙集团,到2008年底共拥有控股子公司17家,总资产319.81亿元,企业遍布河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浙江、北京、湖北、四川等省市。
    
    早在2001年,建龙钢铁集团就进入吉林,当年5月1日租赁了吉林市明城钢铁有限公司,吉林建龙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2002年7月20日,吉林建龙70万吨带钢生产线建成投产,从此结束了吉林地区无热轧窄带的历史。
    
    从另一个层面看,建龙入吉,也结束了吉林钢铁产业一个旧时代,数以万计钢铁工人的职业生涯和精神家园也随一个更大规模的收购而出现了转折。
    
    工人的精神悲剧
    
    2005年12月30日,建龙参股通化钢铁成功,新通钢集团正式挂牌。
    
    重组后的新通钢集团总资产139亿元、资本注册达38.81亿元,形成国有、民营、金融机构、经营管理层共同出资的多元产权结构和法人治理结构。其中建龙钢铁出资8亿元现金,加上吉林市建龙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的6亿净资产,一共持有新通钢集团36.19%的股份,吉林省国资委拥有46.64%的股份,通钢集团的债权人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拥有14.6%的股份,通钢经营层为2.57%。新通钢集团董事会由7人组成,原通钢集团方面3人,建龙钢铁2人,华融资产管理公司1人,企业管理层1人,董事长由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出任,通钢总部搬至长春,而位于通化市的钢铁厂,作为集团子公司更名为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
    
    改制后矛盾即生。“没有任何人否定国企改制是今后一段时间永恒的主题。”通钢的一位中层管理者对《商务周刊》说,“但寻求战略伙伴要有原则,得强强联合吧,可是建龙有什么先进技术、管理经验或者说资源什么的?没有,他们的本事和伎俩,这几年下来,我们很清楚。”重组之后,建龙集团尽管只持有36%的股份,但通钢集团的总经理、股份公司的总经理、通钢集团和通钢股份公司的财务部门等要害岗位已经逐渐换成建龙的人。“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基本上被架空了,建龙的人实际在管理通钢。”这位通钢股份公司的中层管理者对《商务周刊》说。
    
    陈国君就是出自建龙集团的管理者之一。2005年,陈开始担任通钢股份公司副总经理,2006年6月升任总经理。“用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角度来看,陈国君很能干。”王春和说到。但曾晶大妈对陈国君印象较差:“这个人不好,他训斥职工就像训斥儿女一样,工人们都没有起码的尊严。”听到这里,王春和对老伴的话又进行了补充:“人也不算太粗暴,但我认为让他来管理通化钢厂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不太合适。因为陈国君没有文凭,没有专业知识,没有技术职称,也不是党员。按企业干部的四化标准,他是不合格的,与通钢半个多世纪积累的许多人才比有很大差距。”
    
    工人们总结出的陈氏管理并无先进之处。
    
    “建龙入股后,通化钢铁厂的工艺、设备,基本都是老样子。他们的管理就是‘整人’,公开说法叫‘减员增效’。民愤就是这么来的。”王春和这样认为。
    
    据本刊了解,建龙管理团队入股通钢后,确实首先进行了人员调整。据当时参与并亲自操刀的通钢一位劳动人事干部向《商务周刊》介绍,当时的员工退休及补偿政策的制定,即满30年工龄的实行“一刀切”,不管工人还是干部全部退休,给予一定的补偿金后一概与通钢再无瓜葛。“当时我也是‘愚忠’的心态,省里决定的事,我们就积极配合了。”这位人事干部如今有些自责。
    
    2005年11月20日,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在接受采访时候称,通钢改制成功,剥离了33个辅业单位,交给社会17个学校和7个公安机构,主业方面调整机构,把34个机构压为18个,原来35000名职工留在主业中的为19606人。
    
    “近一半的工人被赶出工厂,年龄最小的才46岁就让人家下岗,有人气病了,有人跳楼了。”王春和介绍,从那时开始通钢人的上访路就开始了。通钢的员工改制转岗和内退自2005年10月开始,其后陆续几个批次,而其中争议较大的还有2006年二十七八个处级干部的内退风波。
    
    经过政府的多方努力,一批批工人和干部的不满情绪得到了抚慰。然而,新的减人计划仍在不断出台,许多年轻的工人也面临下岗。“通钢从1958年至今51年,我们是老老少少三代人都工作生活在这里,我们可以说,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然而,现在我们的儿女也要下岗,他们没有像我一样的退养待遇,而是直接裁员,我们孩子都难以生活了,我们活得能有意思吗?”从失落到无奈,愤怒开始在工人们心中滋生繁衍。
    
    “应该说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通过降低一些人工成本来增加经济效益,这事是可以理解的,但我想这得有个度。”这位人事干部说,“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建龙入股之后,将许多厂子原来的党群部门合并到了生产科,这样的机构精简太可笑了。这也是目前通钢干群关系严重恶化的原因之一。”
    
    减人增效实施后,在岗工人也未尝到甜头,据那位人事干部透露,2005年置换身份结束后,通钢普通工人的月平均工资是1440元,如今是1000元左右,“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新的中层管理干部的年薪则成十倍几十倍地增加了”。
    
    “我们管这叫,黑爪子(工人的手)挣钱,白爪子花。”曾晶说。
    
    简而言之,“高薪拉拢中层,压迫工人,分化工人群体”,是通钢工人们总结的建龙另一主要管理手段。这些作法终于带来了恶果。2008年12月27日,通钢炼轧厂厂长宋凯被一名27岁的年轻员工用铁锤当场砸死。“外界说宋凯之死是小摩擦导致的,其实内因是建龙这种粗暴和独裁的管理积累下的愤怒导致的。”王春和说,“我们工人不是机器,是有灵魂的人。这一点被这些所谓民营企业家们忽略了。”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改制后的三年中,通钢的规模和实力出现了跨跃式发展,2008年,在总结通钢50年成绩时,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说,改制后通钢的年生产能力由2005年的300万吨达到700万吨,这三年的增长速度是前三年(2003—2005年)的4倍。他当时预计2008年底通钢的利润将达到30亿元,同比上年底的12.7亿元增长了1倍多。
    
    这些数据的背后自然有建龙的贡献,但对通钢的普通工人来说,他们作为企业主人翁的精神世界却因建龙的到来而改变。“现在人与人之间互相戒备,年轻人‘研究’老辈人,同辈的担心同辈人会‘整’自己。”那位人事干部痛心地说。
    
    宋凯死后两个月,2009年3月初,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向大家宣布,建龙要撤走了。“我们不清楚原因,但是看到建龙的人搬走,厂区和宿舍区全都放起了鞭炮。”王春和说。
    
    建龙的管理者走后,通钢集团副总经理张志东代理通钢股份公司总经理。平静的4个月过去了。然而,让所有工人意想不到的是,2009年7月,随着国际国内钢铁行业回暖,陈国君带着建龙已经控股通钢的文件又回来了。 (本文来源:商务周刊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通钢原董事长安凤成已被警方控制
  • 通钢事件,国人的心将在哪里安放?
  • 通钢人心惶惶 家属勇敢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 通钢副总否认高层策划通钢事件
  • 谁是通钢事件背后的组织者
  • 通钢闹事人中不穿工作服居多 难说谁打死陈国君(图)
  • 被通钢愤怒工人打死的总经理家属要求严惩凶手
  • 通钢工人大起义 警察抓人中共必自毙
  • 知情人透露陈国军可能并非被通钢工人打死
  • 通钢起义:中共要抓几个暴徒蒙混过关
  • 吉林通化警方将严查通钢事件组织者
  • 大动干戈:吉林通钢打死总经理事件将严查组织者
  • 7.24事件之后,通钢又发生了什么?
  • 通钢总经理被群殴致死续:目前尚未有人被捕
  • 一名通钢老工人的呼救:这里官匪勾结.救救通钢!
  • 吉林通钢集团董事长和数位副总集体请辞
  • 抗建龙集团重返,劳资矛盾激化通钢事件
  • 通钢集团惊人的内幕!!!
  • 吉林通钢因重组引发群体事件 重组方一名管理人员被殴打致死
  • 吉林通钢事件的意义 
  • 郭春孚:通钢工人的“盛世生活”
  • 上海部分市民声援吉林通钢工人/郑恩宠、毕和英等
  • 政府该为通钢工潮表态了!
  • 通钢事件后,看下岗工人如是说。。。
  • 通钢工人目前斗争的策略问题
  • 为人民服务:纪念通钢总经理陈国军同志/武文建
  • 通钢7.24??一个生命的逝去引发的思考
  • 建龙为什么退出通钢了?
  • 黄一飞:通钢总经理,晚死了十年
  • 通钢事件:工人阶级最终将解放自己
  • 通钢事件:工人阶级最终将解放自己/曹久强
  • 派胡海清温如春去解决通钢问题
  • 中央领导来通钢看看吧 这里贪污腐败盛行
  • 通钢大起义 胡锦涛底掉/徐迅雷
  • 事实教育职工,通钢揭竿而起,:下岗不不如死去
  • 通钢起义 争取政治权利/周新城
  • 关于通钢工人7-24捍卫国企的思考/孙寿慧
  • 通钢工人建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