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时间:2008年3月25日 星期二 7:48:26分
    
     地点:张合厅家门口(二七法院旁小路上)张合厅车里
    
     人物:张合厅,李春霞 北京记者
    
    
    张:等这两天,我也没法,我这两天忙的不得空;
    
    李:现在崔瑞玲连管都不管;
    
    张:不管现在移交了!
    
    张:移交了,归执行厅管,你知道不知道。
    
    李:那你知道不知道等于没人管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在法院花了多少钱。
    
    张:你花多少钱?我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钱。
    
    李:你咋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钱?
    
    张:我知道你花了多少钱?
    
    李:每次去临沂不都是我把钱给你,你给他们。
    
    张:人家花多少钱不都有票吗,春霞?
    
    李:那他们是不是去玩哩?
    
    张:咱就说第二次,你就说第二次人家要多少钱?
    
    李:第二次我给你拿了四千。
    
    张:你那时拿了四千,我说你别给他那么多,你给他三千,等于这一千是还我的。(春霞,你原来欠我钱哩)
    
    李:你等于是不是还有五百,你说你还有五百帮我请他吃饭还你哩,咱是这样说的不是。
    
    张:我原来帮你办事花了几百,这五百等于你还我的,那不等于又替你省了一千。
    
    李:我是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法院花了多少钱?你会不知道每次吃饭你不都在那吗?
    
    张:你说咱吃了多少次饭?
    
    李:咱光在一家亲最起码有三四次吧?
    
    张:我没吃那么多,春霞。
    
    李:你咋会没吃这么多。
    
    张:头一次我知道,头一次吃饭我知道。
    
    李:你咋会头一次啊,光楼下两次,楼上一次,每次你自己算算,刘保增俺俩中间还去过一次。咱还在拐弯那吃了两次,你都忘了?
    
    张:我知道。
    
    张:这几年了,谁还知道?
    
    李:你都忘了我花多少钱?
    
    张:你具体花多少钱我知道,我花你一分钱了?
    
    李:我没说你花啊,我是说他每次去。
    
    张:咱都花在路上了,你不能那样说你花了多少钱。
    
    李:是啊,他们第一次去日照我拿出了3000元。
    
    张:嗯。
    
    李:去连云港我拿出了3000元,是不是?最后等于又掏了。
    
    张:那不就去了一次?
    
    李:两次。
    
    张:一共去了两次,知道不知道?
    
    李:就是啊,两次,第一次3000,第二次又是3000。
    
    李:最后我又拿出350给那个司机。
    
    张:你不是,人家开出租车哩,你用人家几天?
    
    李:就是啊,我是说我说的意思是合厅哥,我现在不是埋怨,我花这个钱了咋着,我是说我花钱我也认,但是你得把事给我办成啊,你不能说我花到最后没人管我了?
    
    张:不是没人管你,你自己咋办的事你心里清楚。
    
    李:现在这个车手续你知道不知道都已经过户走了,早都过户走了。
    
    张:中间事你是咋办的你也清楚,春霞。
    
    李:我咋清楚啊?我光给那个洗脚卡给她买了多少张?
    
    张:你说洗脚卡,你给我了几张?
    
    李:我最少给你了两次吧?
    
    张:就一次,那上面就剩四次给我了,谁要拿第二次谁是鳖生的。
    
    李:不是,给你的是让你给她哩。
    
    张:你就没给我。
    
    李:给你了,就在这个口那给你的。
    
    张:谁要接你两张洗脚卡他妈叫狗×死。
    
    张:那是你直接给人家的,我连碰都没碰。
    
    李:那你让我送到二七检查院给玉昆的那两张是不是?
    
    张:我就没碰洗脚卡。
    
    李:我不是说你碰,那不是你安排我去弄的,弄到最后不是现在都没人管我了。
    
    张:哦,哦。
    
    张:那不就是两张洗脚卡?还有啥?
    
    李:我光给崔厅长洗脚卡两次,第一次拿判决书时给两张。
    
    张:你给他我知道不知道?
    
    李:那不都是你安排的。
    
    李:那二七检查院你不知道?
    
    张:那两张我知道,别的我知道不知道?
    
    李:在这我记的刚开始是给你,后来你是让我直接给她。
    
    张:春霞你别说那,谁摸你洗脚卡他妈让狗×死,咱别缠那么多事,缠那么多事没意思,我啥时候摸过洗脚卡?谁要是谁洗过,就那一次,不知道剩了四次还是五次?
    
    李:那是第一次崔厅长玉昆咱去洗脚那一次,那张不算?
    
    张:你啥时候也没给过我洗脚卡?别的我没摸过。
    
    李:我光洗脚卡买了十张。
    
    张:你买了多少张我不知道。
    
    记者:那多少钱一张?
    
    李:400元一张。
    
    张:我知道多少张?
    
    李:你让我给玉昆那两张你知道不知道?
    
    张:我说你买两张洗脚卡,那两张你给玉昆了那我知道,别的我都不知道,还有一次那上面不知道剩了四次还是五次。
    
    李:那是咱第一次和法院去的时候。
    
    张:就给了我一次。
    
    李:后来我记的都有,我帐本上都写的有。
    
    张:写的有,你不管给谁我不知道,我知道你给谁?
    
    李:那最起码,你知道她去临沂那两次玩都花了多少钱吧?那都下来都6000多。
    
    张:那第二次我也没去呀。
    
    记者:那张哥,我问一下他们法院现在什么意思?
    
    张:法院已经到执行庭了,你给执行庭协调看咋执行?
    
    李:执行庭现在不管呀?
    
    张:不管这么长时间你咋办哩,你找过我没春霞?
    
    李:那保全期间他把这车过户走了,你知道不知道?
    
    记者:就是保全期间他把东西过户走了?
    
    张:你只有去问法院,我也不知道。
    
    李:法院现在都不理我的茬,你知道不知道?
    
    张:中间你咋办哩,你办的啥事你也清楚,春霞。
    
    李:我咋办哩,合厅哥,你要跟我一样又请客吃饭,又请客旅游,又买洗脚卡,到最后没人管你了。
    
    张:人家是办事,不是旅游,你不能那样说。
    
    李:她去日照没?
    
    张:谁去日照了?
    
    李:你们一块去日照了没?
    
    张:俺也没去日照,俺啥时候去日照了?
    
    李:咋会没去日照啊?那日照票都在那放着,咋会没去日照啊?
    
    李:第二次去的连云港,第一次是你领着去的,你咋会不知道?
    
    张:俺去就是顺路,你知道不知道,俺没去日照,俺去日照干啥哩?
    
    李:你们去日照海水浴场,你咋会没去啊?
    
    张:啥海水浴场,我不知道海水浴场。
    
    李:你当时还给我说她们在那玩到可晚。
    
    张:那是顺路。
    
    李:你说你催着走,要不是这还得花哩,就这一分钱都没剩,你仔细想想?
    
    张:3000块钱花完了我知道,头一次。
    
    张:第二次花了多少钱?
    
    李:第二次我不是给他,给你拿了4000元。
    
    张:你4000元等于还我1000块钱帐。
    
    李:我知道,你不是说有500是原来借你的,有500元是你替我请她吃饭花的。
    
    张:那不是还我1000元帐吗?
    
    李:是啊,那又给她3000元,到最后王昆(法院的)找我350元,然后又给司机了350元。
    
    李:司机的350元你知道吧?
    
    张:300元还是350元我也记不清了。
    
    李:350元,300元的车钱,50元的打的钱,350元,我当时兜里就300元,我还是给他借了50元,你想想?
    
    李:我花了这么多钱,你光说我办哩啥事,你想想你要是我,你也可生气。
    
    张:你说多长时间了,你找过我一次没?
    
    李:十几万在那压着,我肯定可生气,你知道不知道?
    
    张:你找过我一次没?
    
    李:十几万在那扔着,我又花了几万,我恼不恼?
    
    张:你恼不恼?中间有啥事我都没法说,你知道不?
    
    李:中间你打电话,你说啥时候让吃饭我没去过?
    
    李:就那一次没去吧,咱去临沂你说你请她吃饭了,你都直接拿出来了,中间你那一次让我请客吃饭我没去?
    
    张:说那没啥意思。
    
    李:不是说那没啥意思,合厅哥。
    
    张:谁没吃过饭呀?
    
    李:不是说谁没吃过饭?那可不是吃了一顿两顿?那问题是我花了这么多钱,法院到最后没人管我了?
    
    张:你问她案卷移交给谁了?看她咋办哩就可以了。
    
    李:你想想查封期间,2006年7月还查封哩,人家2006年1月可卖掉了,这不是不现实吗?
    
    张:你问他们,你问案件具体在谁那里?我也不知道案卷现在在哪?你说我知道?
    
    李:你和刘保增也是朋友哩,你都连问都不问?
    
    张:你都找人弄哩,你又没再找过我,我知道咋回事?
    
    李:最起码,一开始都是你领着我在办的吧?
    
    张:我领着你办,就是封他车时候,后来你都一直找人办。
    
    李:我找谁办了?
    
    张:我知道?后来你具体咋办哩我不知道?
    
    李:后来就没找任何人办,我去找崔厅长,我一说人家车查封期过户走了,她说春霞你光想着他的出租车,他都没有别的财产了?我说我光一个出租车都打几年官司,我再想他别的财产?
    
    张:那执行他别的财产不是也可以?
    
    李:问题是打官司不就是为了查封他手续?十几万哩呀,那不就因为这?
    
    张:你去那问问,看具体案件在谁那里?到现在,你去问问?
    
    李:要不这两天你和我一起去找找他吧?
    
    张:这几天等我忙完了,我这两天正装修房子,俺掌柜还在新华街,我还得去接她。
    
    李:那你啥时候有空?
    
    张:五天以后我就弄完就没事了,电话里我没给你说几天?刚才你打电话我正在解手,你知道吧?电话在衣服兜里装着。
    
    张:前天,还是昨天你给我打了个电话?
    
    李:昨天。
    
    张:我没说五天以后?
    
    李:不是,你知道因为啥吧,法院又让我交了2000元钱。
    
    张:你问他办到哪了,具体案件咋办哩?
    
    李:那现在就没人给你说那么多?
    
    张:案件现在在谁手里呢?
    
    李:我也不知道在谁手里?
    
    张:还得有人管这个案件。
    
    李:现在还不是在执行庭手里,现在变成在她楼下小屋里,两个女的?
    
    张:那还是执行庭。
    
    李:你问她她都不给你说那么多,光说你交钱不交?
    
    李:我说那车,手续都转出去了,这车连几千块钱都不值,我交这钱干啥哩?
    
    张:车现在在哪?
    
    李:车还在后院,车顶都塌了。
    
    李:这车,执行庭给我说卖了连执行费都不够。
    
    张:你再问问,让我这几天忙完再说。
    
    李:这几天你可别不接我电话?
    
    张:我刚正解手,电话在衣服兜里装着,我都没穿衣服,咋不接你电话?前两天你打我没接你电话?那是仇人?
    
    李:那不是,我也可生气,你知道吧?
    
    张:我骂过你还是打过你?都是朋友,没啥意思。
    
    李:我知道是朋友,你看你一开始也是好心好意介绍我认识她。
    
    张:谁不是好心?
    
    李:中间吧?我给你说合厅哥,其实这个车,如果不是查封期间把手续卖了,让我执行不了,她花这么多钱我也不会有任何埋怨,甚至到最后我再给她拿点钱,我都会认,你也知道我不是那个小气人?
    
    张:既然事到这,你去执行庭问问看他咋执行?
    
    李:我那时候想她要给我弄完,你想想当初买也买了,掏也掏了,没钱我去借钱满足她,我何必现在给她弄恼?不就是因为她吃了喝了她也不管我了?一句话可把我打发了。一说你去想他别的财产,你想想,合厅哥我再去想他别的财产,我不又得掏钱?
    
    张:回来再说吧,她在那等着我。
    
    李:中。
    
    张:我就这几天都忙完了。
    
    李:中,你可一定接我电话。
    
    张:我地板砖都揭了。
    
    李:你要不接我电话我坐你家不走。
    
    记者:要不就这样吧,你看中午有没时间,你把她们都约出来?
    
    张:约谁呀?
    
    记者:约法院的。
    
    张:我都丢不那,我约谁呀?这两天忙,我得给她送去,她在那等着我。
    
    张:我早上洗洗脸,涮涮牙,解解手,我得赶快赶回去,这都没住人,给你说实话哩,整房子。
    
    李:那你,你家不是才装修,你咋又整了?
    
    张:那洗脸盆漏水,我一搬,腿断了,腿一断地板砖弄坏一块,整浴池也给卸了,一卸这四年了,腿糟了,也得换,地板砖弄烂一块全屋都掀了,给洗手间那一块再整整,墙再涮涮。
    
    记者:噢!
    
    张:要不四五天,要大装修得一两个月。
    
    李:你知道我中间为啥没找你吧?中间厂一不开了以后。
    
    张:回来再说,我知道情况,有啥事回来再说。
    
    李:中。
    
    记者:他们现在法院,跟你怎么说的吗?
    
    张:她给我说,她会给我说?她会给我说怎么说,你这问的都是?俺又不联系,她给我咋说,你说她给我咋说?人家办案件,让你会咋说,不可能。
    
    李:主要俺表弟不知道情况,她主要是到最后。
    
    张:最后我也不知道情况。
    
    李:你咋会不知道,你不是还给刘保增捎信说一起坐坐,那是不是因为我告她的事?那时候我去她们纪检那告她。
    
    张:走吧,这样说吧。
    
    李:中,你可别不接我电话。
    
    张:哎哟!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郑州市二七法院工作人员吃喝拿要重要录音资料.

_(博讯记者:真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常州法院公开开庭不准被告亲友旁听 殴打家属引发流血冲突(视频)(图)
  • 杭州法院回应网络传言:飙车案胡斌身份确认无疑 (图)
  • 威视腐败案最新动态:纳米比亚法院决定继续扣押嫌犯资产
  • 河北兴隆法院暴力审讯 无辜群众被打冤死(图)
  • 重庆法院将网上直播庭审防司法腐败
  • 涉嫌刺杀李柱铭黎智英案在深圳法院开审
  • 网友疑飙车案受审胡斌是替身 法院称猜疑不成立
  • 公安法院部分领导包庇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残害受害人(图)
  • 云南大学连发恶性杀人案 法院批管理有重大纰漏 (图)
  • 自贡中级法院受理卖判决书还债人上诉案(图)
  • 王胜俊会见哈萨克斯坦最高法院院长阿里姆别科夫
  • 龙口法院严刑拷打非法拘禁申诉人
  • 王胜俊会见哈萨克斯坦最高法院院长
  • 广东高院院长:法院要勇于面对媒体监督
  • 邓太清被全国大接访忽悠了一把 百姓怒砸法院牌
  • 强烈控诉:又一北京经租户被法院强拆!/前门村夫
  • 山东龙口法院严刑拷打/非法拘禁申诉人李子全、李欣
  • 河北男子猝死法院禁闭室遗体有多处外伤
  • 被拆迁户在太原市法院拉出横幅标语(图)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告到法院仍未能立案侦查的“11.26”中毒死残案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省法院一纸判决 五百人无家可归-----抚顺醇醚化学厂职工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包头法院执行不力让他白白损失7万多元 (图)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法院需要公正官,衙门更需念佛人
  • 法院的判决书如同废纸
  • 权色交易 法院判假为真
  • 三个法院,三种判决,谁是公正的?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饿死莫做贼,气死莫告状--中国大陆基层法院的观察与思考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治安队长酒后驾车撞死人 法院判其赔款了事
  • 葛黎英向法院递交的行政诉讼
  •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 虹口法院腐败、法官渎职枉判/陈家栋
  •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 政府高层决定了法院将给刘晓波定罪(图)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判处李铁败诉三大招数
  • 美国教授:这件事比较有趣的是牵涉到中国法院、政府和开发商(图)
  • 马兴龙:新疆昌吉州指定审理玛纳斯法院更黑暗
  • 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腐败“办案纪实”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陈书伟“操”法院国内媒体传播分析(1)/秦风
  • 法院为何比信访更不靠谱/秋风
  • 深圳维权人士陈书伟“操”法院被拘留(图)
  • 马兴龙:昌吉地区法院缺乏诚实信用,腐败法官一丘之貉,我的回避意见
  • 北京千余户居民痛斥北京海淀区法院官商勾结徇私枉法
  • 李昊霖:铁路运输两级法院是一个畸形儿
  • 張英:泰國警署拒不執行曼谷法院對李宇宙的釋放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